李旺

首页 >时事 >外交官 > 正文

中瑞关系堪称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的典范

中华英才 作者:蔡方柏 2015-12-05 16:29

核心提示: 今年9月14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瑞士联邦建立正式外交关系65周年的纪念日。中瑞建交65年来,两国关系取得长足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今年9月14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同瑞士联邦建立正式外交关系65周年的纪念日。中瑞建交65年来,两国关系取得长足发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基础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中瑞两国高层互访频繁,经贸合作突飞猛进,人文交流密切,在国际事务中保持良好沟通与协作,创造了多个“第一”。在庆祝中瑞建交65周年之际,作为第七任中国驻瑞士联邦大使,我愿对中瑞建交谈判始末、中瑞关系发展中所创造的多个“第一”及双方建立友城关系取得的突出成果作一简要回眸,以突显中瑞关系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中的引领作用。

顶住美国压力,坚持承认新中国并与其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新中国成立初期,欧洲多数国家,迫于美国的压力,都对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避而远之。当时美国千方百计打压和孤立新中国并试图削弱其国际影响力。外交方面,美国要求盟国在是否承认新中国问题上必须与其保持完全一致。美国还专门照会欧洲的中立国和拉美国家,不得先于华盛顿承认新中国,并竭力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

609042
1998年3月,蔡方柏大使参观瑞士某制药厂

早在1949年6月美国就致电瑞士政府,发出“贵国过早承认亚洲一个共产党政权将不适宜”的警告。瑞士领导人具有战略眼光和维护自身利益的决心,通过分析清楚地认识到,“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将持续较长时间,因此早承认比晚承认好”,以维护其在华利益并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非中立国所不能起到的作用。有鉴于此,1950年1月17日,瑞士联邦政府主席兼外长马克斯·珀蒂皮埃尔致电毛泽东主席称,“瑞士联邦主席荣幸地通知毛泽东主席先生阁下:……现决定在法律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准备与贵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我们将藉此来实现中瑞之间久已存在的良好关系的愿望。”2月6日,珀蒂皮埃尔又电告周恩来总理,瑞方已任命其驻香港领事泽文·施褆纳为驻华临时代办来北京与贵外交部取得联系,我希望知道您是否准备接受他的这个任命。

中方十分重视瑞士方面的表态和要求,认为瑞方的对华政策有利于我发展与西方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周恩来总理研究了瑞方电文并指示外交部于2月6日作出如下答复:“我现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委托通知阁下,在贵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反动派残余断绝关系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瑞士联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望贵国政府派遣代表前来北京就此项问题进行谈判。”在周总理的指示下,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复电珀蒂皮埃尔,表示接受指定其为临时代办的泽文·施褆纳为瑞士联邦政府派来北京就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

建交谈判进展顺利  4次会谈达成双方满意的协议

第一次会谈是1950年5月26日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和欧非司司长宦乡、副司长温朋久会见了瑞士谈判代表泽文·施褆纳,双方就两国建交相关问题交换了意见。关于瑞士同国民党政府断交问题,施褆纳表示,南京解放前,瑞士在中国曾有一公使馆由一位代办主持工作,南京解放后瑞士公使馆未跟随国民党政府迁移。但此时瑞士在广州有一名誉领事(商人),也于1949年5月离去。瑞士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时,即宣告正式断绝与国民党方面的关系。1950年1月瑞士联邦政府一方面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同时通知国民党驻伯尔尼公使,表示瑞士已与之断绝关系。至于国民党驻瑞士使馆问题,瑞士政府已将前国民党驻瑞士使馆及其有关财产档案封存,准备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

第二次会谈是6月9日施褆纳应邀来外交部进行的。施褆纳首先递交了1份“移交记录”,详细列举了国民党在驻瑞士使馆的财产,包括使馆的建筑、档案资料、家具和一些日用品。施表示,“中国在瑞士的唯一国家财产为前国民党政府驻伯尔尼公使馆中的家具、档案等,中国国家财产现由瑞士联邦政府政治部(即外交部)负责保管,准备将来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委派的代表。”至于公使馆馆舍是前日本使馆,由盟国租于中国使用,而不是中国国家财产。6月30日,我外交部在致瑞方的答复信中表示,对瑞方断绝与国民党政府一切关系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瑞士合法资产所有权确认表示满意。

第三次会谈是6月30日施褆纳应约来中国外交部就委派使节事项进行谈判。施褆纳表示,瑞士政府派驻各国使节只派公使,不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希望瑞士派大使或是公使。章汉夫副部长表示将请示中央人民政府后再作答复。

8月8日,施褆纳来外交部进行第四次会谈。施褆纳表示,现在他接到本国政府的指示,决定派遣全权公使为瑞士联邦政府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施还说,瑞士联邦政府希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瑞士尚未派定公使之前,接受并承认他本人为驻华代办或临时代办。章汉夫副部长表示,请瑞士联邦政府自行决定。8月16日宦乡司长、温朋久副司长会见施褆纳。宦乡表示,在瑞士派驻华公使前,如中国先派公使去瑞士,不知瑞士政府意见怎样?施答称,瑞士政府积极欢迎中国先派公使去瑞士,因为瑞士驻华公使必须要到九十月份才能任命。

609044
2015年9月,蔡方柏大使(右)与夫人(左)同瓦格纳博士(中)合影

1950年9月14日中瑞两国宣布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当天,新华社发布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新闻,15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如下:

瑞士联邦政府于本年一月十七日宣布愿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任命施褆纳先生为临时代办前来北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取得联系。

我外交部李克农副部长当于2月10日电复瑞士联邦委员会主席彼蒂彼爱尔,表示同样愿望,并接受施褆纳先生为瑞士联邦政府派来北京,就中瑞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初步与程序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

施褆纳代表于5月16日到达北京,随即开始进行此项谈判,现在谈判已顺利结束。

中瑞两国并已同意:瑞士联邦政府在未正式派定该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使之前,暂派施褆纳先生为瑞士联邦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代办,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派冯铉先生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联邦特命全权公使。

从此,瑞士成为最早承认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之一。

中国政府任命的驻瑞士首任特命全权公使冯铉于12月3日由布拉格扺达瑞士任职。当他到达苏黎世机场时,瑞士政治部的服务社主任迎接并陪同至首都伯尔尼,在伯尔尼由政治部交际处处长到火车站迎接。冯铉公使递交国书后积极开展外交活动。12月27日任佐立先生以瑞士联邦首任驻华特命全权公使身份拜会了周恩来总理,并于次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递交了国书。至此两国顺利建立了外交关系并互派待命全权公使,中瑞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

中瑞关系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史上创造多个“第一”

中瑞关系最大特点是敢为人先。1980年,中国刚推行改革对外开放政策时,瑞士迅达集团第一个走进中国市场,在北京成立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2007年,不少国家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时,瑞士成为欧洲国家中率先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之一。2010年1月时任副总理的李克强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并访问瑞士,与瑞士领导人就两国开启自贸协议谈判达成共识。同年4月,双方举行首次谈判,此后3年共进行了9轮谈判,取得了积极进展,但仍未签署协定。

2013年5月,李克强出任总理后的首访国家选择了瑞士。在这次访问中,双方签署了结束中瑞自贸协议谈判谅解备忘录,两个月后双方签署自贸协议,该协议于2014年7月正式生效。瑞士又一次成为欧洲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议的国家,有力推进了双边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的快速发展。

《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议》的签署和正式生效是中瑞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远超出双边关系范围。这项战略性的举措不仅使两国经贸合作取得突破性的进展,2013年两国贸易额则猛升至595.3亿美元,同比增长126%,而且这是中国同欧洲大陆国家的第一个自贸区,也是中国同世界经济20强国家第一个自贸区,对世界各国也会产生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作用。

2015年3月,当外部力量竭力阻挠一些发达国家申请成为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国时,瑞士再次顶住压力,坚持申请加入,并于今年3月28日正式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

正如李克强总理2013年5月24日在瑞士金融界人士午餐会上指出:“中瑞关系之所以历久弥新,成为不同文化国家之间友好交往的典范,主要得益于一种敢为天下先、争当‘第一’的品质。我们应当传承和弘扬这种开拓进取的精神,促进中瑞关系始终站在时代的世界潮头,不断追求卓越。”

中瑞关系不只是创造了多个“第一”,而且在文化、教育、旅游等人文领域的交流日趋频繁,特别是在建立友好省州(市)关系方面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双方已建立12对友好省州(市)关系。昆明市与苏黎世市友城关系是最成功的典范之一。

1982年,瑞士苏黎世市与中国昆明市缔结友好城市关系,刚当选苏黎世市长的托马斯·瓦格纳博士(Thomas Wagner)是这一友城关系的积极推动者之一。他在任20年中不遗余力地推进苏黎世与昆明在文化、城市供排水、城市发展、公共交通、环境保护、经济贸易等诸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取得了大量成果。

609043
蔡方柏大使夫妇当年在瑞士穿越冰川

1987年,苏黎世市供水局提供设备帮助昆明市自来水公司建立水质化验室,1990年,双方合作制定了昆明城市供排水总体规划。1993年,昆明市在苏黎世建成中国园。在瓦格纳博士推动下,苏黎世市相关部门与昆明开展了持久、深入的合作。1994年10月,双方签署加强城市供排水领域合作的协议,1996年7月,苏黎世供水局专家实地查勘昆明市外流域“引水济昆”工程,撰写了《云龙水库项目报告书》。同期,双方在城市交通领域开始合作,制定了《昆明城市发展和公共交通总体规划》和《昆明城市公共汽车线网及场站规划》,并于1999年世博会前夕在昆明市开通第一条‘公交示范专用线’。双方互利互惠合作也延伸到旧城保护、引进“城市猫”垃圾清扫车、掌鸠河引水工程、在苏黎世建立中医诊所项目。

2002年9月瓦格纳博士退出苏黎世市政府,多位继任市长继续努力使两市友城关系得到深化和发展。

瓦格纳博士退出后,建立了私人咨询公司,并担任瑞中协会主席,致力于促进瑞士和中国的经济交往,并与昆明继续保持密切联系。从2009年至2012年,作为瑞中协会主席,他积极推动瑞士水务公司与昆明市开展了“湖清水秀”治理滇池的研究项目,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他还参与瑞士西卡公司在晋宁建厂、瑞士芬美意昆明公司迁建项目。与他比较熟的中国人都称他“老瓦”。对此,他也非常自豪,托马斯·瓦格纳博士还担任过瑞士外交政策协会主席等职,自2000年出任瑞中协会主席以来,他更是致力于促进瑞中两国在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上的友好交往和务实合作。在他的大力推动下,苏黎世州与重庆市结为友好州市关系,瑞士的许多官方机构和私人企业也纷纷与中国建立更加密切的交流与合作关系。瓦格纳博士访问中国一百余次,足迹遍及中国大江南北,在中国也结识了许多老朋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授予他“人民友好使者”的称号,以表彰他为两国民间友好交往所作的积极贡献。同时,他也是中国昆明市和大连市的荣誉市民。笔者在瑞士任职期间曾与他有过多次交往,近年来也与他在北京的外交场合几次会晤,深感这是一位知华、友华的老朋友,真不愧为“人民友好使者”的光荣称号。

综上所述,我深信,只要中瑞双方保持着与时俱进,敢于创新,敢于突破的精神,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在未来的岁月里定能创造新的“第一”,再造辉煌。

蔡方柏

1936年1月生于湖北咸宁市。历任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一等秘书、参赞、公使衔参赞、外交部西欧司副司长、中国驻瑞士大使、中国驻法国大使。1998年当选为第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04年任中国前外交官联谊会会长、欧洲学会法国研究会会长。现任外交部外交笔会会长。

(2015.11.01 第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