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外交官 > 正文

周总理和我们这批小留学生

中华英才 作者:宋允孚 2016-03-17 11:33

核心提示: 1976年,周总理病逝,举国哀悼。2016年1月8日,老人家离开我们40年。这里是作者撰写的怀念文章,其情至真,其情感人。

1976年,周总理病逝,举国哀悼。2016年1月8日,老人家离开我们40年。这里是作者撰写的怀念文章,其情至真,其情感人。

620059
周总理会见外宾(后排左二为宋允孚)

五十多年前,周恩来总理完成对亚非14国正式国事访问,我国也成功试验了第一颗原子弹。从那时起,我国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法国、突尼斯、刚果、坦桑尼亚、桑给巴尔等国纷纷与我国建交。当时,中央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趋势,及外交工作需要,从全国选派几百名高中毕业生,于1964年和1965年先后派到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留学(如阿富汗、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澳门、巴基斯坦、古巴、丹麦、埃及、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朝鲜、黎巴嫩、罗马尼亚、马里、摩洛哥、挪威、叙利亚、越南)。上世纪50年代初,我国第一次公费派人到苏联和东欧国家留学。那批人员归国后成为各领域的骨干,为社会主义建设发挥了重要作用,有的甚至成为国家领导人。中央非常重视留学生同学,毛主席曾在莫斯科接见他们,语重心长地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上世纪60年代,国家第二次公费派留学生,也是第一次派高中毕业生出国学习外语,为外交工作培养人才。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并和周恩来总理结下了不解之缘。

1964年7月31日我第一次见到周总理。那天晚上,总理在彭真和万里等领导陪同下,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接见首都应届高校毕业生。我正在北京参加出国集训,被特别安排参加,和大学生们一起聆听周总理报告。此后,我们奔赴世界各地留学。1967年初,回国休假。在“文革”的形势下,周总理决定,学习大语种(法语、英语)的同学提前毕业、优先分配,学习小语种的继续出国完成学业。1967年12月17日下午,周总理在怀仁堂接见再次出国的同学。他详细询问同学们参加运动情况、学习生活状况,殷切要求大家搞好政治学习,加强身体锻炼。他用解放军的历史教育我们,听党的话,坚定不移跟党走。针对提前毕业的工作安排问题,周总理坦诚地说,现在外语一时用不上,分配有困难,但大家不要着急,有很多事可以做,中央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总理提出外语大学生参加一段时间的劳动锻炼,作为人才储备。在谈到宣传毛泽东思想时,他特别嘱咐:在国外宣传,要见缝插针,不要见缝插棍子。虽话语不多,但言简意骇。那时人人争当毛泽东思想宣传员,归国留学生也编写了《毛主席是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的小册子。“文革”的影响波及到不少国家。1968年法国爆发五月红色风暴,德国、摩洛哥等国也出现学潮。周总理当时这样的谆谆教导,反映了他的良苦用心!更让人感动的是,老人家还和同学们分批合影留念。

没有周总理的亚非之行,就不会有我们的留学。1967年夏天,我再次见到总理,而且和他对话。那时,外事口一些群众团体批判陈毅。总理接见各派组织代表,我作为归国留学生代表参加,总理的音容笑貌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开会地点在中南海小礼堂。说是小礼堂,其实相当大,会场中间摆着近两米宽、几米长的桌子。桌子两侧坐满了人,我被安排坐在桌子顶头一端。我们后面,摆满一排排椅子,也坐满了人。总理进来后坐在桌子另一端,和我面对面不到十米。总理开始点名,印象最深的是他高声问:刘某某来了吗?会议室后排有人答“来了”。总理说,到前面坐嘛!我们当时都知道,刘某某公开反总理,没想到总理这样待他。总理逐一询问各派代表,耐心听他们回答。轮到我时,我向总理诉说被打成保皇派的委屈:我们不赞成打倒陈毅,单元门被贴对联,说我们“国外保国内保一保到底,反革命反造反死路一条”。总理问,国外保是什么意思?我答:说我们留学英国的同学保威尔逊,留学摩洛哥的保哈桑二世。总理听后笑道,很可笑嘛!回想起来,我们这样的答话,确实显得幼稚可笑。然而,留学摩洛哥的同学作为一个集体,虽然我们坚决反对反总理逆流、抵制极左思潮,被说成保守派,但无怨无悔,至今引以为豪。

后来,再次见到总理,都是他会见外宾的场合。周总理是杰出外交家,我从内心崇敬他、热爱他,我们的出国留学与成长,无不凝聚着老人家的心血。当初这批留学生,经历军垦农场、基层工厂的艰苦锻炼后,工作多与外字结缘:外语翻译、外文文献、对外传媒、涉外旅游、外交外事、外经外贸、外援外企,大部分没离开外字。周总理的外交风骨风度风范,始终是我们效仿的榜样、学习的楷模,周总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作者系原卫生部外事司司长、世界卫生组织伙伴关系及联合国改革协调员)

(2016.03.01 第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