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工匠之歌 > 正文

方文墨:“钳工奇才”的人生精度

中华英才 作者:吴佳 李雪松 石霞 齐殿斌 2016-06-02 13:14

核心提示: 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钳工、高级技师方文墨。

在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在认真听取了与会代表发言后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指出:无论从事什么劳动,都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在工厂车间,就要弘扬“工匠精神”,精心打磨每一个零部件,生产优质的产品。只要踏实劳动、勤勉劳动,在平凡岗位上也能干出不平凡的业绩。

622092
方文墨在创新工作室向年轻工友传授技能

2016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徽调研期间召开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钳工、高级技师方文墨,作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最美职工”荣誉称号获得者,参加了座谈会。

当习近平总书记面带微笑走到方文墨面前与他亲切握手时,方文墨向习总书记问好,进行自我介绍,并感谢习总书记一如既往地对辽宁、对航空产品的关心。习总书记回应道,工人要练就过硬本领,产品才能精湛。方文墨不住地点头,表示一定牢记总书记的重托,为我国航空事业早日跻身世界航空强国之林作出新的贡献。

在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在认真听取了与会代表发言后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指出:无论从事什么劳动,都要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在工厂车间,就要弘扬“工匠精神”,精心打磨每一个零部件,生产优质的产品。只要踏实劳动、勤勉劳动,在平凡岗位上也能干出不平凡的业绩。

“练就过硬本领”、“弘扬‘工匠精神’,精心打磨每一个零部件,生产优质的产品”、“干出不平凡的业绩”——这正是方文墨这位中国航空工业“80后”高级技师孜孜以求的人生之路,也是他多年不懈努力创造“文墨精度”的真实写照。他加工的航空零件精度竟达到了千分之三毫米,相当于头发丝的二十五分之一,突破了教科书上人的手工锉削精度千分之十毫米的极限,这是连自动化程度很高的数控机床都很难达到的精度。

方文墨,一位年仅32岁的“蓝领”。在徒弟们的眼中,他是钳工界“奇才”:25岁,成为高级技师,拿到钳工的最高职业资格;26岁,参加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夺得钳工冠军;29岁,成为中航工业最年轻的首席技能专家。

2015年“9·3”大阅兵,飞过天安门的5架歼-15中的不少核心零件,出自方文墨和他的“文墨班组”之手。方文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一个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加工精度——“文墨精度”,更用一名航空蓝领青年的志向与毅力,打磨着自己的人生精度。

大布包里的“秘密”

方文墨出生在一个“航空工业世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都是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职工。从小生活在“航空大家庭”里,每当有飞机飞过头顶,方文墨都是既好奇又羡慕,这种航空情结一直伴随着他的成长。2000年,“航空工业家庭”熏陶下的方文墨报考了沈飞技校。从那时起,他便在心中暗暗许下一个大愿望——要成为全国最好的钳工。

2003年,方文墨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从沈飞技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沈飞民品公司,开始了航空工业人的职业生涯。

1.88米的个头,近200斤的“块头”,一头天生的卷发,一副800度的近视眼镜,一双粗糙的大手,走到哪里几乎都背着一个足有10多斤重的白色大帆布包。“大墨,你包里是啥宝贝呀,成天背着?”最初,工友们经常不解地问他。“没啥啊,就是书。”他这样回答。当他打开背包时,所有人都不禁惊叹:他的包里看不到其他同龄人随身携带的ipad、硬盘、时尚杂志,而都是诸如《钳工工艺学》、《机械精度设计与检测》等枯燥的专业书籍。别人空闲时玩游戏、玩手机,他却利用每一分钟空闲来读书学习。

很多时候,工友们一下班就找不到方文墨,有时连手机也打不通。大家后来才知道,他当时或者在书店,或者读夜大。上网,他只浏览与自己专业相关的网页,这也让他有更多的业余时间在书店里度过。一瓶矿泉水,被他既当饮料又当午餐,可买书却出手大方。有时手里的钱不太宽裕,方文墨就把书中的精华部分抄录在笔记本上,平时工作中如果遇到搞不懂的地方,就在本子上找答案。

几年来,方文墨所购买的钳工和机加专业的书籍多达400余本,几乎可以开一个专业书籍专柜。抄写的笔记也有10多本,摞起来足有半尺多高。而他背着那个装满书的大布包,走到哪里都是一道“抢眼”的风景。

工作台上“天地宽”

2005年,初出茅庐的方文墨获得沈阳市第七届职工职业技能竞赛第四名。此后的10年里,方文墨不断刷新着自己的成绩和荣誉,一次比一次耀眼——全国机修钳工状元、全国青年岗位能手、辽宁省模具钳工状元、青年机修钳工状元、辽宁“五一”奖章、中航工业首席技能专家……搜集整理了20余万字的钳工技术资料,改进各种刀、量、夹具100多种,改进工艺方法60余项,取得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特别是在2009年,他以25岁的年龄晋升为高级技师,这在全国也不多见。

622091
方文墨在与班组员工探讨加工方法

这些荣誉的背后,是他付出的常人难以想象的勤奋和努力。

“前腿微弓后腿绷。”方文墨一面讲述着钳工动作要领,一面在乒乓球案大小的工作台前挥舞锉刀打磨着零件。他日常加工的零件平面一般是火柴盒大小,每个表面起码要锉修30下才能达到尺寸和精度要求,每天就要完成8000多次往复单一的锉修动作。有人替方文墨算过,如果把他这些年锉修动作的距离拉成一条直线,总行程能有6000多公里,相当于一次红军万里长征。“这些年,文墨光锉刀就锉折了上百把了。”方文墨的同事说。

“接到一个加工任务,我就像中医一样,‘望、闻、问、切’,研究构造,请教老师傅和周围的高手,再亲自反复实践。”方文墨还爱研究加工工具,沈阳的南湖五金城、一年一度的制博会,他都是常客。这些年,他自费购买工、量具的花费累计也有好几万元。方文墨工作台的一角,贴着他全年的工作目标。每年年初,他都会把全年目标写出来贴在台子上激励自己。

方文墨有一个制作精美的工具箱,里面不仅装有上千元一把的锉刀,还有一组由83块量规组成的从日本进口、价值5000多元的成套量规。2010年,他参加了第六届“振兴杯”全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一举夺得机修钳工冠军,为此获奖励3万多元。他用这笔钱买了心仪已久的进口组合量规。几年里,他自费购买工、量具就花了3万多元。

双手打磨“高精度”

方文墨用双手打磨零件精度。他那双蒲扇般的大手,厚重结实,又异常柔软细腻。对他而言,这双手是创造和灵感的源泉。

为保证手掌对加工部件的敏锐触觉,他每天都坚持用温水浸泡双手20分钟,以去掉手上的茧子;大个头的他喜欢打篮球,但怕手受伤,不得不忍痛远离篮球;有一斤酒量的他,为避免工作和比赛时手发抖,索性把酒彻底戒掉。

尽管细致呵护双手,但方文墨的手背、小臂还是伤痕累累。他左胳膊上有一道5厘米长的暗红色灼伤,清晰可见。“这是有一次操作时溅出的火花烧的。”他淡淡地说。

一块铁疙瘩放在方文墨手里,他边打磨边拿捏,就能知道加工成合格零件还差多少、差在哪里。“我的综合素质、技能比较好,这可能需要天赋吧。”说起钳工本行,方文墨流露出自信的神情。

但在妻子隋艳新看来,方文墨“天赋”背后凝结着无数汗水。在她眼中,方文墨不爱唱歌、打球,“甚至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一副眼镜修了又修,最大的爱好就是和零件、专业书打交道。”

家是方文墨的零件“王国”,几平方米的阳台被他改造成工作台。丈夫的艰辛,隋艳新看在眼中、疼在心上。

有一阵儿,苦练不止的方文墨像是着了魔。那是一个酷热的夏天,方文墨一言不发,双手辗转于机器和零件之间。火星不时飞溅,燥热难耐。豆大的汗珠顺着头发滴落,衣服被汗水浸透了。方文墨全神贯注,反复锉磨,零件在他手中如魔方般不断变幻。不知不觉中,10个小时过去了,没吃饭的他,只靠喝水补充体力。

当年方文墨在上技校实习时,做木工的爸爸就在晾台为儿子打制一个1.5米见方的钳工工作案子,上面安装了一个虎钳。这让方文墨就有了每天比同学多干3个多小时的练武之地。邻居见到方文墨的父母就问:“你家宝贝儿子成天在晾台里比比划划干啥哪?”方文墨的父母笑着说:“练功呗。”此后,勤学苦练的方文墨每次考试都是班里的前三甲。

钳工是机械工人中的万能工。在很多人看来,钳工枯燥乏味,又苦又累。但在方文墨眼里,钳工岗位是一个充满艺术灵感和生命活力的小世界。“通过打磨、加工,会赋予冰冷的零件以温度与情感,每当一个半成品零件加工完成后,我都觉得给了它第二次生命。”方文墨说。

做中国最好的钳工

钳工好比武术中的剑客,“站桩”练习漫长而辛苦。为了练就精湛技艺,方文墨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练功”。有同事不解地说:“大墨,别装了,咱再怎么练不也就是当个工人吗?”听了这话,方文墨总是认真地说:“我就是当工人的料,但我要当最好的工人,做中国最好的钳工。”

622090
“我个人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只有带动工友们一起进步成长,才能积聚攻坚克难的正能量。”

有一年夏天,在完成某组件粘接装配任务时,由于温度、湿度都太高,厌氧胶始终达不到规定标准。“医院的ICU病房不也能克服大环境干扰,达到需要的标准吗?”得益于这个灵感启发,方文墨自制了一个封闭的工作小环境,仅用100多元钱就解决了需要100多万元才能改造完成的操作环境问题。

我国要缩小与发达国家航空工业的差距,保证飞机制造高精度、高质量、高效率,亟须大量一流水准的技能人才。

从0.1毫米、0.05毫米,再到0.02毫米、0.003毫米,方文墨不断缩小零件加工公差的刻度,更将不断磨砺、提升作为航空蓝领青年的人生精度与无悔追求。

一次,公司接手了一项价值上千万元的国外订单,如果3个月内解决不了技术难题,不仅订单告吹,中国航空企业也会在欧洲市场丢失颜面。

方文墨和他的团队以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刻苦攻关,大胆创新,终于啃下这个硬骨头,为中国航空企业在国际市场加了分。方文墨设计制造的“定扭矩螺纹旋合器”可以提高生产效率8倍,仅人工成本每年就为企业节约100多万元;他改进的铁合金专用丝锥,能提高工效4倍,每年节约人工成本和材料费46万余元。

方文墨在业内声名远扬。南方一家企业开出48万元的年薪向他招手。虽然家里并不宽裕,方文墨还是拒绝了这份邀请。“我们家三代同属沈飞航空人,我从一个‘半成品’成长为合格航空人,我的家在这里、根也在这里。”

率领团队共成长

2012年,中航工业沈飞公司在“方文墨班”的基础上,创建了“方文墨劳模创新工作室”,并把一项经常制约沈飞公司完成科研生产任务的“瓶颈”工序交给他们完成。“那时,我几天几夜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心想着如果完不成任务,带不好队伍,耽误了公司的任务,影响了部队的作战需要,那不就成千古罪人了吗?”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带着这个以初级工和中级工为主、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特殊团队“披挂出征”了。

自从班组和劳模创新工作室成立后,方文墨就抱定了一个信念:打铁还须自身硬。“但是,我个人的作用毕竟是有限的,只有带动工友们和我一起进步成长,才能积聚攻坚克难的正能量。”他说。从那时起,方文墨开始和工作室的成员们利用每天早、午、晚的空余时间,一块儿学技术,一起寻找把产品干得更好的门道。他还把多年总结的加工小窍门毫无保留地细细传授给大家。工友们经常是早晨6点钟就到厂里练习技术,晚上睡觉前还要读一会儿专业书。几年的工夫,每个人手上磨出的血泡变成了老茧,看过的技术书籍垒成了厚厚一摞。

俗话说:“钳工怕钻眼儿。”一次,厂里把一项特别紧急的任务交给方文墨劳模创新工作室,10天要完成相当于全年的工作量,而且加工过程中稍微用力过大就会导致零件报废,难度之大、风险之高让工作室的成员们都皱起了眉头,就连厂领导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越是遇到难啃的骨头,越能激发我们攻克难关的激情。”方文墨说,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劳模创新工作室正在攻关的一项技术课题让他眼前一亮。他当机立断,把这项技术“移植”到此次任务加工中。当时,这项技术在国内企业应用的还不成熟,将科研项目直接应用到批量生产,技术和质量风险相当大。方文墨心一横,带领大家集中智慧制定方案,请老师傅、工艺员和检验员进行方案评估,钳工、车工、铣工、线切割工等多工种齐上阵。经过20多次的反复试验,最终确定了最合理的加工参数,保证了试制件一次加工成型,经检验百分之百合格,比预计工期提前5天完成任务!

1994年出生的杨国心刚加入方文墨劳模创新工作室时还只是一名中级工,他跟着师傅方文墨勤学苦练,把方文墨传授的方法应用到实际工作中,不仅省时省力,还把产品的优良品率提高了一大截。去年,他跟师傅一同参加了“超级技工”的钳工比赛,并取得了全市第6名的好成绩。

几年来,方文墨劳模创新工作室的成员中,已有12个人具有2个工种以上的操作技能,7个人由原来的初级工和中级工达到技师以上的职业水平。

方文墨用青春、技能和奉献精神,不断打磨着自己的人生精度。他说,“作为当代航空工人,我和我的工友们正赶上复兴圆梦的好时代,我们早已横下一条心:一定用诚实的劳动和智慧的创造,为早日实现航空强国的宏伟目标,出更多的力,流更多的汗!”

方文墨

1984年9月出生,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飞)十四厂钳工,沈飞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技师,中航工业首席技能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技术能手、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被媒体誉为“大国工匠”。2003年参加工作以来,搜集整理了20余万字的钳工技术资料,改进各种刀、量、夹具100多种,改进工艺方法60余项,取得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2016.05.16 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