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文化 >随笔 > 正文

娘常说…… ——读冰耘《我娘我心》

中华英才 作者:张富英 2016-12-16 17:06

核心提示: 讲孝道,似乎老生常谈。时下总书记号召弘扬传统文化,意在警示国人在经济发展的今天,物质生活日益丰富了,精神生活也要跟上,老祖宗的文化更要代代传承,否则与行尸走肉无异,人亦如无根之草。

635060

写母亲的诗文,恐怕是大家读到的机率最多的文字。或许是听多了娘亲的唠叨,或许天下娘的心是一样的,读多了,便有千篇一律的感觉。最初接触这部书稿,也有这种隐忧。

作为本书的策划之一,理应说几句。之所以在书将要送厂开印前才落笔,确有一定缘故。冰耘先生或许也不解为何请我作跋,我虽没拒绝,每次提及,性情爽朗的我答应的都不是很爽快。我的娘亲在我出生七个月大时就离世了,对这个话题打记事起就不敢触碰,不知从何入手,不知从何收笔,也不知从何开解,更怕把控不住自己。好在《我娘我心》经过数次编、校、审后,心平静了,心也入境了,才有种不可名状的久违的不吐不快的感觉。

随我一起听听冰耘老娘说的心里话吧!

娘说:“在哪长大,就在哪里死心塌地活命”;娘想:“今天受的苦,总会垒起明天的路” 。为得一家饱,宁舍一根草,这是娘亲童养媳命运的宿命。就像鄱阳湖隆冬飘摇飞舞的芦花,是李家的善待,成为了“幸运的一抹”。娘很长心,虽命如纸薄、贱如枯草,坚韧地存活了下来。娘精明着呢,擅走“穷众路线”,百炼为勤奋好强、雷厉风行,李家独树一帜的女人,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担。都是鄱阳湖,都是祖屋,养育了娘,历练了娘,所谓善变无常的鄱阳湖,离奇诡异的祖屋,都是无辜的,人性使然。无法逃遁的娘,依偎在人们的谈笑中风剥雨蚀的祖屋一角,默默地啜泣,坚守……

正是这样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陪伴呵护冰耘,抚育其长大。顽童时代,娘的良苦用心蕴含着多少慈爱与智慧。汗水浇灌的红土地,染成丰收的金黄,一如《鄱阳湖恋歌》,是娘亲,在日子里,用无声唱出的最美的最动人的旋律。 

娘常说:“崽大不由娘,酸甜苦辣自个尝”;娘又说:“无论是草是宝,只要你吃出娘炒的家乡味就好”。娘常惋叹:低头的稻子,昂头的稗子。娘的眼睛“毒”的很,有先知先觉的本领,一如鄱阳湖浩瀚之水,润泽心田。娘阅人无数,参透人心,堪如仙人指路。“畜生畜生,不杀不生”这是娘原创的民间俚语。“民以食为天,食以汤为先”娘煲的炖罐汤最有味道。

长大后的作者,在外的点点滴滴,在家的娘都一清二楚。“亲望亲好,邻靠邻帮”的愿景;“前半夜想自己,后半夜也要想想别人啊”的将心比心;“节骨眼上,你帮我扶,白菜也当肉啊!”的教诲;“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鼓励;“见好就收”的警训等等,都引领着作者,在摸爬滚打中,自省自悟自觉,自强自信自立起来,是娘让鄱湖一叶孤舟的他,几度沉浮、破釜沉舟后,“打过了车头换了轴”,吃得苦中苦,做上了“人上人”。

冰耘父亲逝去后,娘略显执拗、且很要强,但更多的是为儿女着想、祈福,甚至牺牲自己的信仰!

娘,守望着的智者!

娘常说:“甘蔗没有两头甜”;“后人不学古,后生会离谱”。小时候,看到别人扭成一团的时候,娘就会从围观的人堆里一把拉着他走开。在官场的明争暗斗,娘即使知道,也无力无法拉开他挣扎的手脚了!冰耘常感叹:娘也不是万能的呀,娘也救不了我!

儿女,最终不是娘救不了,而是没好好听娘的话呀!不要死要面子,不要得罪太多的人,做事要沉得住气。娘不是都说过吗?

人生最低谷时,善待他的给其纸笔的警司、点拨他启迪他于迷茫中的法师,这都是娘修来的福呀!娘开导说:“别人不给你茶喝,家里有的是茶喝,娘给你倒啊”、“忍得一时之气,解得百日之忧”、“遇事让一让”等都是娘的感召。一个个虚伪、冷漠甚至狰狞的面孔,都被他原谅了,甚至不得不感恩他们。被挖空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切身体会得到。人走茶会凉,母爱永远是热的!

娘常说:“你们千万不要把我当鄱阳湖的蓬蒿,草老了烧成灰还可以沤泥”;“金山、银山,不如拿自己的健康做靠山”。娘虽没文化,但有智慧,还很幽默,十分风趣。“别逗我这没有文化的人哦”,令人忍俊不禁。

娘把亲情、乡情看得那么重,而把生死看得如此轻淡!所幸,作者在娘生前有过悔过补过的机会,好在对娘尽了不少孝心。无论生前逝后,娘都知道他的一呼一吸,生前点化,逝后帮衬。于是有了最为感人的母子阴阳对话。娘的“点穴”,如娓娓道来,字字玑珠句句卓见啊!娘的话,一句顶万句,句句千金重啊!

说到最后,已然分不清哪句是娘的,哪句是儿学娘说的了。莫嫌娘絮叨,祸福眼前漂;常记娘叮咛,吉祥乐淘淘。

讲孝道,似乎老生常谈。时下总书记号召弘扬传统文化,意在警示国人在经济发展的今天,物质生活日益丰富了,精神生活也要跟上,老祖宗的文化更要代代传承,否则与行尸走肉无异,人亦如无根之草。在物质丰裕的年代重建人与人之间相互依赖的内生联系,都学做好人,能人模人样地活着。

作者不是为写娘而写娘,其紧密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用平实的手法、犀利的眼光、独到的见解透视和剖析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把传统与现代、时尚与未来、高低与长短以及得失与成败、对错与美丑、善恶与因果等披露得淋漓尽致。

作者说:感恩,是对自己良心最彻底的交待!的确,不懂感恩,就不懂人生。人,最大的福报,就来自于感恩。

写娘如同写自己,听娘说等于教化自己。

《我娘我心》直指人心,直指人性,直指灵魂深处,贴近生活、贴近时代、贴近你我;《我娘我心》应时而作,应运而生,顺势面世,在如今人心浮躁、道德缺失、情义淡漠甚至信仰、精神危机重重的当下,不可多得,堪值一读!

掩卷沉思,我捂上几度湿润的眼眶在想,若果亲娘在,或有亲娘陪着一路前行,那多么幸福啊!可叹于我,只是一种自我安慰了。

《我娘我心》,读一次是一次洗礼,读一遍乃一遍重生。劝君且读且思、且行且惜!

张富英,系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作家报》总编辑、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剧本评估推介中心副主任、国际华文作家网总编辑。

(2016.12.01 第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