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科教 >名校名师 > 正文

李加林:创新成就国礼的中华织锦人

中华英才 作者:荣庆春 王炜 2016-12-16 14:19

核心提示: 专访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加林。

在位于浙江理工大学的一个车间里,一台世界上最大的超大针数电子提花机编织过一件件独特的织锦作品。在丝线的经纬交错中,精美绝伦的画面、密密麻麻的文字逐渐呈现了出来。世界上第一部真丝织锦图书《孙子兵法》、第一幅丝织长卷《清明上河图》、第一幅仿真彩色织锦画《富春山居图》,还有《西湖十景图》、《祥云》、《梅兰芳戏装艺术集锦》、《蒙娜丽莎》、《拿破仑跨越阿尔卑斯山》……都出自于此。

635078

其中,真丝织锦图书《孙子兵法》尤为精美。《孙子兵法》作为中华兵家之奇书,诞生于两千五百年前的战国时期,古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皆得益于它所承载的谋略和智慧,至今仍然影响着世界。与传统竹简和普通纸质书籍不同,真丝织锦《孙子兵法》书长约28厘米、宽18厘米,共40多页,由中英文一套两本组成。仔细翻阅会发现,字体细腻、做工精致。这本由十五万五千根桑蚕丝,经过两亿多次经纬交织而创造出的真丝织锦《孙子兵法》,它将中国具有三千多年历史的中华织锦和历史同样悠久的中国兵学圣典交织在了一起成为了中国的经典国礼。

在这些荣耀的背后,总有人被大家所忽略,他就是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从事纺织行业多年,痴迷于纺织技术研究的学者——李加林,他就是这些织锦国礼背后的创作者。

近日,记者有幸采访到了李加林先生,听他讲述他三十年来从对织锦的一无所知,到如今成为世界织锦界领军人物背后的故事。

阴差阳错的选择——造就了一代“中华织锦人”

1961年,李加林出生在北京。父亲是身穿戎装的军人,母亲则是受人敬仰的医生。因为父亲经常调动工作,从小李加林就跟随父母四处“奔波”。直到15岁才真正踏实下来——随父母来到了杭州。

虽然父亲是一名军人,但是受到父亲酷爱绘画的熏陶,从小李加林就对美术情有独钟。考上美术学院、当一名艺术家,早就在他幼小的内心里生根发芽了。

1979年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三年,一心报考中国美术学院的李加林失望了——那一年中国美术学院并没有招生。无奈之下,李加林转考浙江丝绸工学院(浙江理工大学的前身),优异的成绩让他成为了仅有的12位录取者之一。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有些许遗憾,但是在我看来,这个专业也是需要美术设计功底,也就释然了。”乐天派的李加林笑着说道。

李加林的大学生活,过得很“惬意”。拥有美术基础的他,充分地把天赋应用了到丝绸产品上,他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我国第一届丝绸纺织品设计专业的优秀毕业生。

1983年毕业后,李加林被浙江省轻工业厅、浙江省丝绸公司看中,然而李加林却意外地拒绝了。“虽然当时省里有800多家丝绸公司,但都是生产型企业,只有杭州丝织式样厂是研发型的企业。我更希望去基层单位多打磨自己的学术功底。”回忆起当时抉择,李加林斩钉截铁地说道。

对于酷爱钻研的李加林来说,杭州丝织式样厂具有很大的诱惑——这里的书籍资料可以说是当时中国乃至全亚洲最齐全的。

“那时候,我常常在厂里通宵达旦地看书,粗略算下来,读了也有6万多种织物资料。”这段时期的艰苦钻研,为李加林日后事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历经风雨 走上创业

1986年,经过三年基层锻炼的李加林回到了母校。开始了对他来说即枯燥又无激情的教师工作,他的心思还停留在基层企业中。两年后他被调至科研处,之后任校经济技术开发总公司副总,一同参与创办了校企,金绫股份有限公司。

1997年,企业“大换血”,李加林不幸受到牵连,成为学校中“无所事事”的人。之后的三年被他称为“人生中最痛苦的三年”,也让他经历了人生另一个转折点。

“刚开始没事干,我还觉得真是幸福。因为之前工作繁忙,经常夜以继日工作,如今终于得偿所愿的休息了。”李加林回忆道。但没过几天,他就不适应了这种“理想生活”——有了强烈的失业危机感。许多李加林身边的朋友、同事都建议他去教育委员会申诉恢复工作,但李加林认为那是弱者的表现。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面临失业的李加林最终选择了自主创业,独立创办了杭州中纺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创业伊始,李加林就面临着外部和自身两方面的挑战。但他坚信,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不断地开拓创新才会有出路。在没有政府财政的支持下,李加林与他的团队开始了仿真彩色丝织技术的课题研究。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替代纺织品的产生,传统织锦在色彩技术上的发展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按照传统的工艺和习惯,织锦颜色的丰富程度与丝线的颜色丰富程度有着直接的关联。织什么颜色就必须染什么颜色的丝线,想要表达的色彩越多,要用的不同颜色的丝线也越多,这对织造设备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635077
2013年4月在海南博鳌论坛习近平主席赠送彩色织锦长卷《清明上河图》给新西兰总理约翰·基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9年底李加林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和他的团队拿出了第一件产品《清明上河图》,作为改革开放20年的献礼。当时丝绸产业的总体环境并不好,浙江省政府领导将该产品作为高新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典型,向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汇报。同年,该作品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首发仪式,在全国丝绸界和纺织界引起了极大反响。

鲜花和掌声并没有让李加林躺在荣誉簿上,放弃前进的脚步。随着时代的发展和替代纺织品的产生,传统织锦在色彩技术上的发展已经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按照传统的工艺和习惯,织锦颜色的丰富程度与丝线的颜色丰富程度有着直接的关联。织什么颜色就必须染什么颜色的丝线,想要表达的色彩越多,要用的不同颜色的丝线也越多,这对织造设备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1999年,李加林在新加坡一家电脑设计装潢公司参观时看到了一个建筑装饰结构图,其体现的设计理念带给了他极大的启发。“就在那一刻,我的灵感彻底被点亮了。”从新加坡回来之后,他夜以继日地在工作室研究,在传统织锦工艺的基础上,结合了现代计算机技术、数码仿真技术和图像处理等高新技术,最终创造性的研发出“高密度全显像数码仿真彩色丝织技术理论”。

现代数码技术设计的丝绸织锦,过去利用传统工艺,织锦的颜色最多有20多种,如今凭借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的丝线,织机可以织出四千多种颜色,彻底改变了100多年来原有设计理念的表现形式,织锦的密度也比传统方法提高到6-8倍,用其制成的旗袍及服装还克服了传统织锦容易起毛、不能干洗、不能拼花等诸多难题,丰富的色彩,精细的质地,令人叹为观止。

2004年2月20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李加林的“高密度全显像数码仿真彩色丝织技术”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由于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连续六年空缺,因此该项奖励的含金量在当时是相当高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为李加林亲自颁奖。

在“长枪短炮”的镁光灯下,李加林接过奖杯的刹那间创业以来的心酸、感慨凝结在他的面庞,他谦虚地说道:“我很荣幸自己的微薄之力能为整个丝绸界和纺织界献出一份力量;同时能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作出有价值的贡献,我也感到无比荣光。”

除此之外,该项技术还获得了桑麻纺织科技一等奖(中国纺织界最高奖)、中国纺织科技一等奖、浙江省科学技术一等奖、中国发明协会首届发明创业奖、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博览会银质奖,成为了新中国历史上丝绸行业获得的最高奖项。走进李加林的织锦作品展览馆,犹如步入一个艺术画廊,长卷、镜框、图册,琳琅满目,美不胜收。这些织锦画作都是以真丝为原料,采用现代织锦技术飞针走线一气呵成。现代织锦能够表现摄影、油画和中国水墨画效果,这要归功于李加林发明的高密度全显像数码仿真彩色丝织技术。此后,“中纺锦绣”的系列产品被连续评为第一、二、三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工艺精品博览会金奖,先后被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收藏。他的织锦作品也先后多次作为国礼被赠予外国元首和政要。例如今年习主席出访波兰赠送给杜达总统夫妇的织锦肖像,出访柬埔寨赠送莫尼列太后的作品都是出自他之手。因此李加林在业内被誉为“中华织锦人”和“现代都锦生”。

科技创新让“中华织锦”焕发新生

习总书记曾提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独特的魅力。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把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又弘扬时代精神、立足本国又面向世界的当代中国文化创新成果传播出去。”

的确如此,文化的发展离不开科技的支撑。长期以来,科技创新给社会生产方式、全球竞争格局带来重大的变革,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并从文化的内容、形态、传播与影响等各个方面,不断推动文化的发展与演变,成为文化发展的重要引擎。科技创新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断丰富文化的内涵。科学技术作为社会智力发展的一个方面,既是文化的重要内容,也是文化的重要体现形式和载体。科技创新在不断提高人类认识自然、顺应自然、改造自然和利用自然能力和水平的同时,也在不断完善人类的知识体系、创新人类的思维方式、丰富人类的精神世界,从而不断丰富文化的内涵。

如今,数字技术、虚拟现实等现代科技的应用突破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的瓶颈,利用全媒体技术推进文化资源的共享,文化与科技融合的新尝试成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提高国民经济的新引擎。可以说李加林创造的“中华织锦”系列正是借助于科技创新,特别是通过现代的科技手段让中华传统文化再一次焕发了它应有的光芒。

这就是真实的李加林,一位天赋凛然却依然刻苦努力的大国工匠;一位坚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有着矢志不渝的性格的追梦赤子;一位对织锦事业有着不屈不挠执著情怀的织锦引路人。在未来,李加林将继续掌舵人的角色,带领他的团队和他的“中华织锦”事业攀登一个又一个更高的山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的坚持、他的奉献、他的情怀与他的担当,不恰恰正是我们当今时代寻找和保护的嘛!

李加林

1961年生,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先后入选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杭州市文化创意十大风云人物、浙江省优秀教师、浙江省重点创新团队首席专家。先后担任国家科学技术奖评审专家、国家社科艺术学项目评审专家、全国艺术研究生教指委美术与设计委员、浙江省“千人计划”评审专家。作为第一完成人,先后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浙江省科学技术一等奖、中国纺织科技进步一等奖、全国发明博览会金奖、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博览会银质奖及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等殊荣。

多件作品被选为“国礼”馈赠外国元首。作品先后被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国家图书馆、中国丝绸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等单位收藏。

(2016.12.01 第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