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科教 >科技英才 > 正文

吴唯佳:见证人居变迁 谱写生命华章

中华英才 作者:张雨晨 王炜 2017-01-17 14:17

核心提示: 专访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副所长、城市规划系系主任、首都区域空间规划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吴唯佳。

637064
收到教师节礼物的吴唯佳

他博学多才、宏儒硕学。大学时代,师从天津大学建筑学教授沈玉麟;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吴良镛教授门下;再到上世纪90年代初,慕尼黑工业大学博士生毕业回国至今,30多年来他始终与城市建筑规划工作如影随形。

他,怀揣着坚持不懈、不断进取的创新精神,同时也承载着整个中国城市发展领域的艰巨使命。从“阴差阳错”的入行以来,再到学成归国潜心研究,他从未想过放弃,他只想用属于自己的研究成果探索着一代代我国城市规划学者心中不变的梦想。

他,作为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的骨干核心,所领导的团队是一支以实干著称的队伍,他们勤奋工作的目标只有一个——为中国的城市建设发展作出卓越的贡献。

30多年的从业经历,他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飞速发展的点点滴滴。他从一名意气风发的青年,蜕变成了一位站在宏观角度为城市发展建言献策的“智囊之士”。这些年来,他有过欢笑、有过自豪,也有迷茫和失落。但他从未动摇他的初心——推动中国的城市发展,让华夏文明永葆青春。他就是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副所长、城市规划系系主任、首都区域空间规划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吴唯佳。

与建筑学一段无心插柳的“姻缘”

人们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因为人们认为天堂是最美的地方,而现实中也有人间天堂,那就是苏州和杭州。

1955年,吴唯佳就出生在美丽的东方水城——苏州一户南下转业军人干部家庭。动荡不安、乐观向上、追求理想,几乎是他童年的全部记忆。儿时的岁月留给了他太多的精神财富,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最初的人格塑成。

由于家庭的影响,从小吴唯佳就对部队有着特殊的亲切感。“小时候,我常常听家里讲苏区和部队的故事,一遍两遍三遍,听得次数多了,就在幼小的心里扎下了根。部队的英勇、坚毅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和高大的形象,逐渐地在我的心灵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聊起小时候的理想,吴唯佳回忆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当我经过部队,尤其是看到那些驰骋在祖国蓝天的飞行员,总让我愈发羡慕和崇拜。当兵的愿望就越来越强烈。”他接着说道。

对于孩子当飞行员的愿望,吴唯佳的父母很支持。早年间,父亲就曾经报考过飞行员,但由于种种原因落选了。因此吴唯佳肩负着“子成父愿”的重任。此外,他的父母认为,部队也是锻炼人的好地方,会让人更加坚强、独立,能够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然而,事与愿违,在文革动荡的年代里,一切美好的夙愿都随之破灭了。“还好我有一些负责任的老师,我的学业没有荒废,学习成绩也都一直名列前茅。”吴唯佳略带遗憾地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时代。现在看来,多亏当时的阴差阳错,否则我国的城市规划领域就会失去一位难能可贵的人才了。

艰苦的生活让吴唯佳过早地学会了担当与责任,他说:“我们这一代人天生就有一种使命感,这种使命感与生俱来,面对困难依然能够保持乐观的心态。”吴唯佳经常戏称自己是总能爬起来的“不倒翁”——无论碰到什么艰难险阻,他都学会了平静承受并且迎难而上。

艰难的生活击垮不了吴唯佳,更没有改变他追求理想的雄心。聪明伶俐的他立志通过追求真知而报效祖国。高中毕业后,幸运逃过“上山下乡”的他在一家炼铜厂做过学徒;也曾在建筑公司里打杂。

在建筑公司,领导怜悯只有十七八岁的吴唯佳,把他推荐去了工人大学半工半读。可以说在漂泊不定的岁月里,他始终没有放弃读书,更没有放弃对知识的渴望。“我始终相信,动荡的日子终将会过去。不放弃读书,也算是自我的一丝慰藉吧!”吴唯佳笑着说道。

阴霾终于逝去——1977年全国恢复了高考,吴唯佳的人生轨迹也随之发生了转变。在恢复高考的第二年,经过充分准备的他参加了高考并一举中第,顺利地被天津大学建筑系录取。每当谈到自己的求学经历,吴唯佳总是十分感激命运给他带来了转变和机遇。他感慨地说:“我很幸运,赶上了十年浩劫后的高考,迎来了祖国重新尊重知识、人才的春天;我也更加庆幸,在半工半读期间所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让我开阔了眼界,丰富了人生阅历。”

进入了梦寐以求的知识殿堂,吴唯佳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四年的本科生活,让原本对建筑知之甚少的他逐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2年又考上了硕士研究生。作为当届城市规划的唯一硕士研究生,师从沈玉麟先生并没有因此而妄自菲薄,不甘落后的精神使他的学习劲头没有丝毫懈怠。“虽然当时的教学设备简陋,但让我至今受益匪浅。那时候,沈先生就在他夫人的化工实验室里给我授课。说句实话,三年的研究生生活有时充斥着化学试剂的味道。”开朗的吴唯佳打趣地回忆道。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一心想在城市规划领域继续深造的吴唯佳在沈玉麟的引荐和天津大学建筑系的大力支持下,吴唯佳报考了当时唯一的博士点,清华大学建筑系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吴良镛先生招收的博士研究生。

有幸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古人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在吴唯佳将近20年的求学生涯里,沈玉麟、吴良镛,还有德国城市规划大师G·阿尔伯斯都曾为他指点迷津。“他们不仅把我带入了建筑与城市规划领域,更是让我在他们的言谈举止间得到了不少人生感悟。更重要的是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潜心钻研的学者。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的偶像。”聊起他的恩师们,吴唯佳言语中带着崇敬与激动。

637068
在秦皇岛港码头调研中的吴唯佳

迷茫和彷徨困扰着刚刚研究生毕业的吴唯佳,人生的十字路口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等待分配工作?留校任教?还是继续求学?七年的时间,沈玉麟看的出吴唯佳的心思和雄心,同意他去拜清华大学吴良镛教授继续深造。

一切都如人所愿,吴唯佳开始了“规划生涯”的新的航程。

“第一次与吴先生见面是在他的家里,与其说是家不如说是工作室。整个屋子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类书籍,地上、桌子上、墙边……”回忆起初见恩师的往事,吴唯佳娓娓道来。“吴良镛的皮肤并不黝黑,看不出来经常在外考察工作的痕迹,有些花白的头发,不经意地流露出的目光和笑容,让我感到父辈一般的和善、慈祥。”

“这个学科一定要特别关心研究方法,注重方法论的探讨,有机会我会为你引荐一些这个领域的老学者,多向他们学习。” 当时年轻气盛的吴唯佳懵懵懂懂,并不完全理解恩师对他的忠告。但是从那之后,他正式地开始在吴良镛身边学习、工作。

吴先生不仅在学术上对吴唯佳传道解惑,而且在生活上也对他无微不至地关心。“在清华大学,我是当时吴先生门下唯一的博士研究生,所以我与其他院系的同学挤住一个寝室。一个早春雨天的傍晚,吴先生披着雨衣骑车赶到宿舍来看我,了解我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楼道里其他院系的学生都很震惊,因为老师是从来不会到宿舍来看望学生。我当时十分感动,感激吴先生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吴唯佳感慨万分。

建筑与城市规划领域的研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到全国各地考察调研是常有的事。吴唯佳是幸运的,刚来清华大学不久就迎来了“桂林控制性详细规划”项目。然而,年少轻狂的他并不明白,建筑与城市规划领域的研究道路并不会一路坦途,一次“狂妄”的言论,吴先生的教诲让他终生难忘。

“作为当时所里年轻的博士研究生,给人的印象可能有些骄傲和自满。有一次在讨论桂林王城保护的时候,见我有些夸夸其谈,显得知道的多,吹起了北京故宫乾隆花园时,吴先生不动声色的回敬道:‘那你画一个平面图看看。’当时的我特别尴尬,后来吴先生告诉我:‘这个学科说着容易,真正专下心来扎实研究过,才会知其宽厚。’这件事对我终生都有很大的影响,让我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回忆起年少时的自己,吴唯佳严肃地说道。

从那之后,“学无止境”成为了吴唯佳追求的标签。当时博士生的课程并不多,但是他却给自己制定了满满的学习计划。除了理论研究和学习外,他还积极地参加了一些国内学术活动,另外,除英语之外,还选修了学日语,为了能够了解世界该学科领域中最新的动态和信息。

机会总是会垂青有准备的人。1986年底,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去欧洲访问,与德国签订了互换访问学者的协议,清华大学等国内其他知名院校的在读博士生才有资格参与其中。对于刚刚来到清华大学的吴唯佳来说既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充满无数未知和挑战的抉择。他的恩师,吴先生把他推了出去。

“吴先生语重心长地与我谈了很久。他1980年代就曾在德国留学,非常希望我出去看一看,希望我能够趁着年轻,开阔眼界和思路,在那里可以学习到更多先进的研究方法和理论。”吴唯佳回忆着出国前,恩师对他的嘱托。

恩师的嘱托和支持使吴唯佳不再犹豫,1987年夏天,他收起行囊开始了长达七年的追梦之旅。

七年的留学生涯像是一种别样的修行

慕尼黑工业大学是德国最古老的工业大学之一,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世界顶尖大学。“柴油机之父”狄塞尔、“制冷机之父”林德和“流体力学之父”普朗特等许多世界著名科学家及社会名人都曾在此留下过足迹。

与在清华大学不同,在德国留学期间吴唯佳主要从事的是城市形态与社会关系方面的研究。他的主管教授是国际知名的城市规划大师——G·阿尔伯斯。阿尔伯斯在慕尼黑工大城市和区域规划教研室工作近30年,曾任两届慕尼黑工大校长,带领教研室的学术团队,为慕尼黑工大城市规划专业的科研和教学发展作出突出贡献。改革开放以后,阿尔伯斯与中国城市规划界保持着友好的联系,他是吴良镛先生的老朋友。

637067
与来访的香港工程师学会代表团合影

作为当时阿尔伯斯的唯一博士研究生,吴唯佳的孤独是常人无法理解的。浩如烟海的文献、转变研究方向的不适、绕口难懂的德文都一度让身在异乡的他举步维艰,然而报效祖国的信念却一直激励他一路前行。吴唯佳明白,他不仅要顺利地完成学业,更重要的是他承载着中国城市发展领域的艰巨使命。他希望用属于自己的研究成果打造属于中国自己的“城市名片”。

在德国的七年时间,至今让吴唯佳难以忘怀,以阿尔伯斯为代表的西方学者拥有的研究风格和态度,让他感慨颇多,“在阿尔伯斯教授身边,有很多时间的两周一次见面,跟他学到了许多。有一次的探讨触及了建筑学和城市规划中空间与时间,地区与区域这类概念之间的差异,阿尔伯斯的解释,让他至今难以忘怀。他看到与中国学者不同,西方学术界的学者们在对研究对象所做的精确分类和概括方面拥有的超凡功力,他们的研究要更加系统化和理性,知识也更加广博。就像阿尔伯斯那样,他们在中学时代除了精通母语、英语外,还要学习掌握法语、意大利语、拉丁语等语言,这也为他们日后的文献阅读、学术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阿尔伯斯经常对我说,‘学术是自由的,也是严谨的。自由表现在对不同国家、不同学科,不同知识和观点的全面认识和宽容把握;而严谨则是要对各种概念与看法进行客观实际的质疑和批判’。”吴唯佳语重心长地说道。

慕尼黑工大为了支持这位远道而来的学生,做出了诸多努力。教研室专门腾出一间屋子交给他使用,并且为了支持他更好地学习,校方特许他可以在此通宵达旦地工作。因此,在那里他可以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科研与学术上,周围没有任何的干扰。而且学校提供的研究环境也是非常宽松的,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查找资料、积累、学习。日子虽然漫长乏味,但对于吴唯佳来说这是一种无法比拟的幸福,也是一种别样的锤炼和修行。

时光荏苒,七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成绩优异的吴唯佳获得了许多人的关注和欣赏,也有人想帮他毕业后在德国找到工作,但是他果断地放弃了,他还是想收起行囊回到自己的祖国。“临近毕业的时候,国内的两所母校——清华大学和天津大学都给我发来过邀请函,希望我能在完成学业后迅速回到国内。而且,阿尔伯斯教授也希望我能够回去,他曾说:‘中国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非常需要更多知识人才,城市规划领域更是需要持续性地传承’。”吴唯佳如是说。

这段简短而富有建设性的鼓励和支持,更加坚定了吴唯佳回国的决心,他希望把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抱负尽情地挥洒在祖国大地。

“北京2049”铸就中国城市未来的蓝图

回到国内,吴唯佳在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工作,他希望用他所学的知识,为未来中国城市的发展提供科学性的分析和依据。“我希望利用自己所学之才,打造出属于中国独特的 ‘城市名片’。”吴唯佳自豪地说道。

637065
2015年,吴唯佳主持人居科学院成立大会

近30年来,中国城市发展之快、建设规模之大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的。然而,凡是都有两面性,速度快了,质量和内涵就有可能被忽视。我国著名的建筑教育家梁思成曾说过,“城市是一门科学,它就像人体一样有经脉、肌理,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它就会生病。”

正如梁思成预言的一样,改革开放以来以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为核心的特大城市地区成为了城市化发展的重点和焦点。特别是作为国家首都,北京虽然在社会经济发展层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人口、土地、空气、水资源和交通等方面的问题严重,而且愈演愈烈。要解决上述矛盾,必须高瞻远瞩地进行战略思考,在更长的时间段内筹划城市发展、在更大的空间里布局城市功能、用更高的标准来深化战略,形成清晰的、统一的、前瞻性的发展思路,已协调城市发展中的各项行动,解决各种矛盾;并根据新的发展形势,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断深化和推进。

“关注中国城市的发展问题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这不单单是一个学术课题,而是为了实际应用,帮助国家解决具体难题。”吴唯佳如是地说。

2014年,习总书记正式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议题,一时间被热炒起来了,其实以吴先生为核心的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很早就开始了大北京课题的研究与讨论了。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吴先生就率先提出了“大北京”的概念,这一构想公认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雏形。90年代,研究所敏锐地认识到北京将会有更大的发展,城乡建设和生态环境也将面临着空间匮乏的严峻挑战。为此,研究所以《北京宪章》开始了大北京研究,努力推动京津冀城乡空间的协调发展,致力于为北京提高世界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空间战略目标提出战略性建议,以保持空间发展的多种可能性、可持续性与灵活性。这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对京津冀区域发展的最早研究课题,引起了北京、天津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之后,研究所继续开展了针对北京、天津城市空间发展战略研究,参加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修编,顺利完成了《京津冀城乡空间规划研究报告》。在此基础上,他们还完成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人居理论基本理论和典型范例”。

特别是2002年之后,研究所根据国际大背景的变化,进行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研究”。吴唯佳认为,北京的发展应定位于世界城市,除了与世界的联系之外,更有服务全国的任务,因此应以世界城市的标准进行规划建设。同时,战略研究总结了北京发展的几个主要问题,包括单中心聚焦、环形放射的布局结构,城市空间的无序蔓延、郊区发展滞后与生态环境恶化,等等。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规划还提出了相应的行动规划和具体措施,努力以新的发展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矛盾,以新的空间格局适应新的发展需要,实现北京城市发展战略的历史性转折。

“八五”和“九五”期间,吴唯佳等人在吴良镛院士的带领下,参与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两个重点项目,在人居环境科学方面取得了建设性成果。2006年年初,北京市教育委员会设立了重点学科群建设项目,以促进中央高校与北京市高校、有关部门之间的合作,共同研究北京发展的跨学科问题。清华大学承担的“城市规划建设与管理”是十个重点学科群建设项目之一。他们致力于解决中国城市发展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区域发展问题,提出以“北京2049”,亦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的北京城市发展战略,为学科群建设的跨学科平台。根据吴先生的安排,“北京2049”由吴唯佳主持负责。

“在更长的时间里,在建国100周年的时候,我们希望北京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发展空间和方向,在世界城市中的地位得到更大的提升,包括经济、文化、交通等等各个方面。”从吴唯佳教授虔诚的表情中,我们仿佛能够窥见北京城美好的未来。

传承团队文化凝聚核心价值

1984年,从吴良镛成立城市规划研究所,到现在吴唯佳领导的年轻一代,30多年来,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经过了草创时期、开创新局面、走向国际、攀登科学高峰四个阶段。如今,清华大学城市规划研究所已经拥有了一支朝气蓬勃的人才队伍,拥有教授5名,副教授近20名,研究生20多人。他们将中国城市未来发展方向的研究视为自己的责任与使命。

637066
1994年,吴唯佳与恩师吴良镛在无锡工作调研 

2011年,吴良镛先生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这是他们整支团队经历的最重要的时刻,也是国家对他们所做工作的高度肯定。

在采访中,吴唯佳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非常庆幸能够拥有如此优秀的团队。没有他们的团结协作,研究所就不会有今天的成绩”。在他看来,如今团队的成功就是在继承吴良镛老先生所留下来行事风格的基础上,打造一支具有强有力凝聚力、创新精神的团队,也只有这样的研究所明天才会越来越好。

俗话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团队工作开展的成败,关键在于领导班子,而领导班子的关键则是“班长”,作为“班长”的吴唯佳十分看重班子的建设。

“我很幸运,吴先生等老前辈给我们打下了一个扎实的基础。”吴唯佳感激地继续说道:“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这里有着很浓的国家使命感和文化传承。老先生们低调的行事风格、埋头苦干的工作精神都是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的,这也是我们整个团队积淀下来的宝贵财富。”事实上,的确如此。有事大家研究,有困难大家一起担当,有任务大家拼命地去完成。在这样和谐的工作风气下,研究所已蔚然成风。

吴唯佳笑着说道:“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要为中国城市的发展做点实事,尽自己所能把团队带好。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规划人才越来越紧俏。为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清华大学城市规划专业正在准备从硕士、博士教育扩展到本科教育,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以提高我国对城市发展问题的认识水平。”

在领导班子低调的行事风格和埋头苦干的工作精神指引下,一支专业化、年轻化、职业化的学术团队也在吴唯佳的领导下逐渐成型。良好的学术氛围,使研究所近年来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先后在国内外重要期刊发表论文数百篇。目前,他们正积极以“北京2049”计划为平台,大力开展科学研究工作。“我们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这里每一位成员都会感到家的关怀,每一个人都会为此感到温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拧成一股绳。”吴唯佳微笑着说道。

古人云,“五十而知天命。”已经远过知天命的吴唯佳,知道了理想实现的艰辛,因此做事情不在追求结果,个人荣辱早已淡然。他深情地说:“中国城市发展的速度依然十分迅猛,存在的问题也越来越棘手,越来越紧迫。这些问题需要一代代中国‘规划人’去实现、去突破的。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方向,还要进一步的发挥引领作用。我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可以为中国城市发展行业继续作更多的贡献。”

这就是吴唯佳,一位博学多才、低调务实,把中国城市发展的重任扛在肩上的有识之士;一位时刻充满激情,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凭借自己丰富经验,潜心工作的学者;一位理想主义者,为了推动中国城市的发展,让华夏文明永葆青春的学科传承人。为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他和他的团队的努力下,清华大学建筑与规划研究所和中国城市的发展将会有更美好的明天。

吴唯佳

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副所长,城市规划系系主任,首都区域空间规划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兼任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京津冀协同发展河北省咨询委员会委员,住建部城乡规划专家委员会委员,住建部高等教育城乡规划专业评估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

主要研究方向为城市规划与设计,城市历史与理论,城市政策与法规。曾主持多项国家、省部级与国际合作科研项目,主持并完成70余项城市规划研究性设计项目,发表学术论文近百篇。他长期工作在京津冀及首都北京规划研究第一线,并致力于人居环境保护与发展的理论研究与规划设计实践。曾负责并完成北京市、天津市及首都区域发展战略研究,是清华大学“京津冀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的主要负责人,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年)及其修改(2015年)清华大学项目组负责人,北京市教委重点学科群建设项目“城市规划建设与管理”及“北京2049”空间发展战略主要负责人,相关成果曾获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金奖、全国优秀规划设计一等奖等多项国家及省部级奖励。

(2017.01.01 第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