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军旅之星 > 正文

孙洪涛:与众不同的 “正能量叔叔”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颖卿 2017-01-17 09:34

核心提示: 本刊专访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国家一级演员孙洪涛。

637076

说起命运,孙洪涛的人生虽然没有像所饰演的众多英雄人物那样坎坷跌宕,却也是和平年代里的一份传奇。他从小崇尚英雄,十一二岁即矢志从军;青春热血时,他如愿参军,曾为上南疆前线割破手指勇写血书;赶上部队培养青年人才,他以优中选优的资格考入暨南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很快成为军中有为的青年干部;在锦绣的军旅前程面前,他因机缘突然“触电”,而立之后毅然选择转入军队影视行业;20多年影视路走下来,他为演绎各种英雄人物艰辛备尝,几次差点丢了性命;从弱冠之年开始,他每隔十年进一次校园,攻读了新闻、表演、媒体管理多个专业,成为军队和影视界都罕有的跨行业高学历人才;年过半百,他不改初心,依旧以英雄主义与理想主义兼备的真男人,作为自己事业与生活的追求和信仰……走近孙洪涛,聆听他的故事,不只会收获人生启示、感染赤子情怀,更会汲取到满满的正能量。

一部电影为少年种下军人梦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那是一个锻造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精神的年代。银幕里那一部部弘扬英雄主义的电影作品,把崇尚英雄的情绪播撒在我那一代人幼小的心田里。那些硝烟战火中的策马挥戈,铁血万里的英雄气概,时时令我震撼、感奋……”他深刻并清晰地记得,12岁那年,一部赵丹老师主演的电影《海魂》,让他久久不能平静。“蓝天白云下,一队穿着潇洒的水兵服装的男子汉们站在蓝色的战舰上,那种又美好又深远的意境和情怀,让小时候的我刻骨铭心。”从此他抱定了长大要去做一名英勇的水兵战士的愿望,“为了这个愿望,我甚至自作主张改名为‘洪涛’,以示我的少年志向。”

1982年10月,在重点中学学习成绩优秀的孙洪涛,得知部队的一位孙姓叔叔前来招兵,于是欣然报名。“虽然当时我父亲认为我应该考大学,但叔叔说,部队有很多机会,也可以参加高考。”他说从参军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三百六十行,他就想干当兵这一行。

回忆起离家的那天,孙洪涛说就像昨天一样。他登上由北往南一路接兵的123次绿皮新兵列车,一下子看到了一整车厢的战友。车窗外的站台上,父母、老师和同学们都来送行,还有喧天的热闹锣鼓。“我穿着没有领章和帽徽的新兵军装,胸前戴着大红花,心情非常振奋。”车快开时,他听见身边的战友说,这一走至少三年不能回家,语气颇为低落。“我当时有一种男儿豪情般的冲动,跟他们说,当兵就是要离开父母,越远越好,要到最远的地方去战斗。”

可是当列车一发动,他看见母亲在风中站着,听见窗外瞬间更加喧闹的锣鼓,心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眼泪刷的一下涌出来,噼里啪啦地掉在胸前,可他的脸上,却毫无表情。那一年,他不过16岁。

刚进新兵连时,我国南疆的战事尚未全熄,赤胆热血的孙洪涛和战友一起毅然割破手指,以写血书的形式要求上前线参战。“因为电影上都是写血书上战场的,我和战友们就撕下白床单,写了‘我要上前线’。”虽然最终因没有接到任务未能走上疆场为国效力,但孙洪涛的壮怀始终激烈。

参军两年后,孙洪涛所在的广州军区要培养一批部队新闻记者,他通过优中选优的层层选拔,并以优秀的成绩考取了广州暨南大学新闻系。大学毕业后,他回到部队做了一名新闻干事,并在随后几年不断以优秀的报道荣立军功,成为广州军区年轻有为的青年军官。

一个电话军官变影视男主角

孙洪涛上中学时,就有人说他长得像当时的著名影星郭凯敏,从军后,他也曾幻想过要在银幕上留下自己的军装风采、军人形象。

637075
在演出之前,剧组特别安排《神舟》一众主演与航天英雄见面,大家留下珍贵合影

一天,已从政治部新闻干事转为司令部军务参谋,专门负责军队作战、训练、军务装备、军容风纪等工作的孙洪涛,和同事郭参谋看一部军旅电视剧,当看到有个男演员敬的军礼十分糟糕时,忍不住说:“连军礼都没敬好,还演什么军人”。同事打趣他:什么时候你去演一个,让他们看看真正的军人什么样! “行!”

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他这话撂下没多久,《羊城晚报》就刊登了电视剧《叶剑英》剧组寻找饰演青年叶帅的演员的广告,欣赏并支持他的爱人和同事们都鼓励他去试一试。“我在大家面前说,我是新闻系毕业的,人家这不是在找演员,是在做宣传。”可当他一个人在家又看到《羊城晚报》的这则广告时,竟然鬼使神差地拨打了剧组留下的电话……

“我当时已是部队的上尉军官了,也根本没学过表演,也不知哪儿来的冲动。”顿了一顿,他又说,那冲动应该就是从少年至今的对征战沙场的渴望,“如果我能穿着北伐军的军服,骑着战马,拿着望远镜指挥作战,或者是拎着盒子炮在炮火中冲杀……”

他就这样毛遂自荐成功,走进了《叶剑英》剧组,开始了他人生第一次的影视创作生活,命运使然,这次影视创作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戏快开机时,他一边天天看剧本一边心里着急,最后找副导演,问什么时候开始排练?副导演一时有点懵,反应过来后告诉他,影视剧不同于平时单位演出,不需要排练,把自己的戏琢磨好了,词背好了,现场有导演导戏,让怎么演就怎么演。

作为影视新兵,孙洪涛的趣事还不只一件。因为在剧中饰演的是将军,总在指挥打仗,并不上阵冲杀,他又开始着急。一天,拍北伐军渡河的戏份,只见道具组制作的炮火炸出十几米高的水柱,外景河中的鱼都被炸到岸上,官兵们勇猛地冲锋,场面激烈而壮观。“我再也坐不住了,就跟导演说,让我也上去冲一下。”导演当然不同意,主演上去演群众,弄不好就穿帮了。于是他又求化妆师给他贴个胡子、易易容。“职业演员都是合同制,没有的戏份不会有人要求多演。但我是初来乍到的新人,对表演充满兴趣,导演虽然觉得我单纯可笑,但还是满足了我。”

然后,他终于端着枪冲上了梦想了几十年的“战场”,一下午下来,拍得全身都是泥水,可他自己却觉得特别过瘾。“一拍完这场戏,我特别兴奋,一抬手就把脸上贴的胡子揭下来给扔了。”可他以为没用了的这撇小胡子,其实是化妆师用犀牛尾一针一针勾制的,做一个要好几天,每次用完会用酒精消毒,然后再反复使用。“后来化妆组罚我请吃饭。”孙洪涛想起这事依旧忍不住笑,他那时候真的什么都不懂,“不过幸运的是,整个剧组对我都特别友好,给我很多帮助,导演对我也特别认可,所以就这么一路走了过来。”

一场昏迷戏里戏外见铁血英雄

《叶剑英》四个月的拍摄刚结束,孙洪涛就接到了珠江电影制片厂导演李耀光的电话,对方开门见山地表示,看了他在《叶剑英》中的表演后,想邀请他参加电视剧《英雄无悔》的演出。“我欣然接受了邀请,在剧中饰演公安刑警姜伟。”

不想,这第二次“触电”的过程险象环生。一次外景拍摄中,孙洪涛不慎被摩托车摔出37米,造成全身三处骨折,在医院一直昏迷了三个多小时。当他终于醒来后,护士让他填住院表,他在姓名一栏居然填写上“姜伟”二字。事后,总导演贺梦凡不无感慨:一个演员,受重伤后忘了自己的名字,却依然记得角色的……但这还不算完,为了不影响剧组进度,孙洪涛只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星期,然后就躲过医生的视线悄悄“逃离”了病房。当看到他一只手开着车从一百四十多公里外的广州返回到珠海拍摄现场,带伤要求继续参加拍摄时,导演流泪了……

2001年,孙洪涛接拍了中国第一部以公安消防为题材的大型电视剧《烈火英雄》,出演剧中男主角梁国辉。当年的8月26日,恰逢他的生日,早上去拍摄现场前,制片人还跟他祝贺,说晚上拍完戏回来请他吃生日蛋糕,“没想到我差点就没能吃上蛋糕。”

可水火无情难掌控。实际拍摄时,当孙洪涛演完送出孩子一幕,还未来得及穿过墙洞出来,片场燃烧的房梁突然坍塌,将墙洞口挡住,一时间他的周围全是熊熊的火焰。“我虽然穿着消防衣,但也坚持不住了。”他拽过一把高背椅,凭记忆向窗户的方向猛力砸去,砸开玻璃后勇敢地跳出窗户,终于逃出火海。“我趴在地上喘气,就听现场一片混乱,导演的‘快救人、快灭火’的喊声又清楚又模糊。”

当他被火场中的剧组人员找到后,孙洪涛的眉毛已被大火烤没了,但他却在笑,还一口气喝了4瓶矿泉水……

2015年,已经50岁的他加入了电视剧《吉鸿昌》剧组,饰演男一号——吉鸿昌。为了这个人物,他不只在马失前蹄被甩飞在地后,一连在地上打了四个滚儿又爬起来再跨上马,甚至为靠近角色增肥近40斤,完全达到忘我的创作状态。导演康洪雷对他也惊叹不已,说这根本不是50岁的演员,顶多也就27。

“在部队基层当战士的时候,我和战友们每天全身荷枪实弹、带满装备进行5公里越野,及格标准是18分钟;每天往水泥地上一趴,就是200个、300个俯卧撑,这还都叫小练兵。所以不是说我不在乎疼痛,而是我始终想做一名好兵!片场就是战场,我要求自己要像一个战士那样去全情投入创作。”

一句建议演艺圈来了军人专业户

《叶剑英》之后,孙洪涛接演的第三部作品是电视剧《和平年代》,合作演员有张丰毅、尤勇、高明等著名演员。在新疆拍戏时,正赶上张丰毅生日,剧组召集大伙儿为他庆祝,聚会中大家聊到军人情结。“张丰毅的父亲也是军人,他是在部队长大的,所以对军人也有特别深厚的感情。”然后他建议孙洪涛说,别回去当军务参谋了,你是当演员的料,该去考解放军艺术学院。

637074
解放军艺术学院是孙洪涛从军务参谋转行为专业演员的转折点

那时是1996年,孙洪涛已过而立,儿子都已4岁,从大学毕业也已十年,他从没想过要再去上学。“我跟张丰毅说,我就是为了留个军人的形象,现在已演了两三个军人,感觉很幸福,我没想过要真的去干专业演员。”张丰毅立即反驳他说,当专业演员多好啊,你不是喜欢演军人吗?当了演员你可以演遍所有军种,可以演一辈子军人。

这话就像魔咒,孙洪涛眼前一下子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为我从少年至今的当兵梦想又涂抹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当年7月,孙洪涛不顾亲友们的劝阻,毅然来京报考军艺,经过严格的初试、复试、三试后终于考取,成为解放军艺术学院历史上唯一一个军务参谋学表演的新学员。

“记得当时的副院长郑邦玉跟我聊天。他说不明白你为什么来考军艺,一个而立之年的少校军务参谋,从军艺毕业后再回到部队,仕途这条路就没了,因为没听说组织会让哪个学表演的去当处长、参谋长。此外,如果改行当专业演员,你跟别人也不一样。别人都是从小就干演员的,你32岁了从头学表演,是不是有点晚,你是为什么?我当时就讲了两个字:喜欢。”

“喜欢”可以代表孙洪涛心里的所有想法。

因为没有专业基础,孙洪涛倍加刻苦。他每天早上5:50准时起床,先在操场上跑八圈,再练俯卧撑、单双杠,然后练一小时台词、绕口令,“这在我们专业上叫出晨功。”每个周末,他从不外出,而是一头扎进图书馆,大量阅读文艺学术、评论、剧本等专业书籍,自己恶补。两年后,孙洪涛为毕业创作的小品《野战表》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第四届全国戏剧小品大赛,获得专业组第一名;他出演男主角的毕业话剧《绿十字星座》参加了全军第七届文艺汇演,获优秀剧目奖;在校期间,他荣立三等功一次,被评为解放军艺术学院优秀学员,而且接拍了电影《兵歌》饰演男主角曹山。

毕业后的孙洪涛接连出演了《大江儿女》、《庄户人家》、《世纪突击》、《离婚女子驿站》、《新四军》、《彭雪枫》、《吉鸿昌》等多部影视作品,荣获了“金星奖”、“金鹰奖”、“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等众多奖项,转行成绩有目共睹。“在我至今出演过的70多部影视剧中,99%的角色都是军人。”他自豪地说,从战士到班长、排长、连长……上将、元帅,从陆军到海军、空军、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他已把中国军队的兵种全部演过一遍,他当年毅然转行的初心,已完完全全得到了圆满。“因为我首选军人角色,且每次创作都比较成功,就得了个外号叫‘军人专业户’,我特别喜欢这个标签,因为我就是为了演军人,才来当的演员。”

一心追梦人与角色相互成就

“感恩生活,感恩生活,感恩生活!”

一路顺利又充满转折地走到今天,孙洪涛最大的感慨就是一句感恩。“我当演员二十年拍了70多部戏,相当于每年都拍三四部,工作量是非常大的。”由于只想演军人,他最常演出的就是战争戏,肢体上的辛劳苦累更是家常便饭。而且,为了在这样高强度的演出中保证状态,早已离开部队的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军事训练,每天俯卧撑、高抬腿等练习从未停断。“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非常辛苦的人生?”特别是当功成名就之后,他完全可以减缓脚步,减少工作量,但他却始终没有。

637078
正式转行影视以来,孙洪涛以精湛敬业的创作表演,屡屡荣获“金星奖”、“金鹰奖”、“飞天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重量级荣誉,也赢得了“真正的军人专业户”美誉

“在这个世上,并没有多少人能够梦想成真,而我少年时想当兵就当上了;30多岁想当专业演员演军人,也实现了;不惑之后为了更全面,我报考了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专业研究生,近年来策划制作了《曹操》、《军医》、《吉鸿昌》、《军婚》等作品并担任制片人、总制片人,我的梦想实现了,现在的每一天都是梦想与真实的交融,我特别珍惜,所以只会继续努力。”

从最初饰演军人的目标深入,孙洪涛说,创作中接近、甚至触摸到角色后的汲取与激发,是身为演员最高级的收获。

作为一个从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少年,孙洪涛从小受到的是不怕艰苦、团结协助、学雷锋做好事的教育。当他出演一个个英雄人物时,人物身上的故事常常会让他深入思考,让他更加走近真实的英雄,感受他们的博大与非凡。“当我带着这样一份份收获往前走,再把这些英雄主义与理想主义交融的丰满感受注入到下一个英雄角色,这种表达是非常畅快的。”

他以彭雪枫为例。“这个人物曾被毛泽东夸赞文武全才,是一位非常有文化的高级将领。他在战场上既是足智多谋的战略家,也是敢于带几十个人潜入敌区的勇士。他在自己创建的解放区被国民党蚕食了之后,把自己‘彭’姓右半边原来连着写的三撇分开,以表警示,激励自己一定要把解放区再夺回来。这个人物身上那种魄力与胆识极具魅力,他熏陶了我。而我演绎他,也宣泄了自己内心澎湃的情感,这是一种特别美好的体验与表达。”

还有吉鸿昌。“人们最熟悉他的就义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如今,社会节奏快、压力大,这样的英雄主义和信仰一样,已不再被推崇,甚至变得越来越可有可无。但是,我们不能忘却历史,中国要没有吉鸿昌这样的大英雄,我们不会有和平的今天。” 所以,孙洪涛在塑造每一位英雄的过程中,不畏艰苦、不惜血汗,而且愈发坚定。“演出不是劳作,而是创作。虽然我已过了做梦的年龄,但我非常珍惜还能做梦的感觉。能在文艺作品中延续我的少年梦想,表达我的英雄情结与情感,我觉得特别幸福。”

采访手记

孙洪涛记忆力惊人,几十年前戴过的军帽上的番号还能脱口而出。在剧组,很多人管他叫“电脑”,因为从没见他怎么背过词,但每次表演,台词都是一气呵成。他2012年到北京师范大学给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们讲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学生们给他鼓掌30多次,事后校方发出的报道称他为“正能量叔叔”,这是他继“军人专业户”后,又一个特别喜欢的称呼。他说他那代人受的是传统教育的熏陶,就想做一个懂规矩、讲规矩、踏实工作、努力工作的好人。

637077
多年来,命运传奇、倾尽努力的孙洪涛被各大主流媒体不断报道,他身上的正能量,鼓舞、激励了越来越多的人

人物简介

孙洪涛,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电视艺术中心副主任(正师级)、国家一级演员、影视剧制片人、中国电影家协会、中国电视家协会、中国电影表演学会会员、中国制片工作委员会、中国演员工作委员会理事,中国演艺工作委员会副会长;被授予“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荣誉称号,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

孙洪涛1985年考入暨南大学新闻系,毕业后任广州军区新闻干事;30岁走进《叶剑英》剧组开始表演艺术生涯;1997年以少校军务参谋职务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毕业后调入广州军区战士话剧团任演员;2005年就读中国传媒大学媒体管理研究生;2007年、2008年先后调入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和第二炮兵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

孙洪涛参与创作70余部影视作品(1400余集),在30余部作品中饰演男一号,几乎演绎了中国各个时期所有军兵种军人形象,被专家、媒体誉为“真正的军人专业户”、“正能量叔叔”;其主创、主演的作品曾荣获中央电视台第四届全国戏剧小品电视大赛专业组第一名、第十三届中国电影表演学会“金凤凰奖”、长春国际电影节"金鹿奖"、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优秀故事片奖、“金星奖”、“金鹰奖”、“飞天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本人曾荣获美国好莱坞第二届国际电影电视节“星光奖”最佳男演员奖。

(2017.01.01 第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