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工匠之歌 > 正文

吴幼阳 邱淦清:匠心联手筑红楼

中华英才 作者:张荫芳 2017-02-20 14:30

核心提示: 传统纯手工满雕《红楼梦》文化家具全套87件,耗用贵重红木黑酸枝近1500吨,雕刻画面两千余幅,人物1万余人,诗词约5万余字,雕刻画面达500多平方米,雕刻工匠100余人,投资5亿余元人民币。

一部奇书《红楼梦》曾以多种形式示人,如今更有奇人历经10余年,耗资5亿余元人民币,用东南亚红木黑酸枝近1500吨,汇集百余名身怀绝技的木雕工匠和四位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冯文土、高公博、林学善等一流艺术家,以纯手工满雕(浮雕、深雕、半圆雕等)两千多幅画面,1万多个人物,诗词约五万余字,打造出87件鸿篇巨制的中国文化艺术家具,再现了《红楼梦》的家族巨变、世态炎凉、亲情友情、痴情恋情、风花雪月、仙境玄幻、皇亲国戚、达官贵胄、市井生活等。

640109
吴幼阳、邱淦清在其红楼作品前接受湖州电视台副台长及记者的采访

传统纯手工满雕《红楼梦》文化家具全套87件,分三个系列:客厅、书房、卧室。自2006年8月开工,至今十年有余,其中耗用贵重红木黑酸枝近1500吨,雕刻画面两千余幅,人物1万余人,诗词约5万余字,雕刻画面达500多平方米,雕刻工匠100余人,投资5亿余元人民币。整套红楼文化家具榫卯结构严谨,主榫处加用自我研制的长达30公分的黑酸枝螺丝固定,外柜与内柜相结合,件件独具匠心,精雕细琢。整套文化家具通体装饰,没有空白,表面处的人物雕刻均为动态,各有所异,形神俱备,底部和内侧皆为诗词,达到了空前的富丽与辉煌。

书房家具38件中,圆桌与六把圈椅是供友人间闲谈品茶之用,共有纯手工雕刻《红楼梦》中刘姥姥二进大观园里的情景画面110幅,人物640人,雕刻面积25.665平方米。由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公博与冯文土先生联袂创意、指导制作。画面展示了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乡村农妇刘姥姥,跟着女儿过日子,因女婿家贫,生活艰难,姥姥想起女婿祖上早年曾有恩于金陵王家。刘姥姥也曾见过王夫人一面,便去贾府求助,居然得到了一些赏赐。姥姥第二次进贾府,恰逢贾母高兴,便留她住了几日,带她游园宴乐。姥姥说话风趣,善于迎合,很得贾府上下的欢心,临走时,又得了不少赏赐。

梳妆台是卧室家具,共纯手工雕刻《红楼梦》里巧姐避祸的情景画面48幅,人物211人,雕刻面积9.583平方米。由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公博与冯文土先生联袂创意与指导制作。内容是——巧姐避祸:刘姥姥是贾府王夫人的远亲。王熙凤的独生女巧姐的名字,就是她给取的。贾府被查抄以后,凤姐羞惭成病。她知道自己为人毒辣,树敌太多,将来巧姐势必遭人报复。因此,临死之际,嘱托刘姥姥照应巧姐。王熙凤一死,贾环便勾结贾芸、贾蔷和王仁,依邢夫人做靠山,趁贾琏出门,阴谋把巧姐卖给藩王做妾。王夫人柔弱寡断,想不出挽救的主意。正在危急时,刘姥姥恰来贾府探望,知道这事以后,便毅然带巧姐逃出贾府,避匿乡间,一面急忙通信给贾琏。巧姐总算没有遭到贾环、王仁一伙的毒手。

其中《华夏一屏》以其磅礴的气势,精湛的工艺独树一帜。

640105
《华夏一屏》以其磅礴的气势,精湛的工艺独树一帜,是中国木雕界目前仅有的四位亚太手工艺大师陆光正、冯文土、高公博、林学善联袂制作

中国木雕四君子满雕《红楼梦》屏风是中国木雕界目前仅有的四位亚太手工艺大师陆光正、冯文土、高公博、林学善联袂制作。规格:3200mm×2830mm×600mm。用料名称:刀状黑黄檀、檀香木、檀香紫檀。制作完成时间:2015年1月。整件作品七十八幅画面。五十二幅画面浓缩了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经典章回,材料采用精品黑酸枝,中间十幅雕刻画面用料是檀香紫檀,其中四幅是四位亚太大师各自风格的代表作品,六幅是大师们雕刻小说红楼梦中的典故画面,二十幅檀香木雕刻《红楼梦》经典章节画面,其中八幅大师们还配用了各自书写的春、夏、秋、冬五律诗句,二幅雕刻的是四位大师书写的读《红楼梦》有感七律诗四首,另二幅檀香木雕刻的是韩天衡先生对联中的二幅横批。书画大家韩天衡特为此屏风书写了对联——妙手运笔巧夺天工,德艺双馨誉满华夏,横批——中国文人木雕。由于四位亚太大师迄今为止第一次联袂创意和绘制这么一件宏大的纯手工木雕作品,使这件旷世之作——华夏一屏,具有更高的文化与艺术价值,给国家和民族留下一件极为稀有与宝贵的文化艺术珍品。

这些稀世作品,现有70余件馆藏于北京市珍贝大厦艺术馆,日前本刊记者为观其制作过程,前往雕刻制作基地浙江湖州探访。

匠人情怀 坚持每一道工序的完美

浙江湖州,历史文化名城,人杰地灵,素有“丝绸之府、鱼米之乡”之美誉,《红楼梦》中的贾雨村便是湖州人,是这套红楼梦文化家具主创人吴幼阳的同乡。当记者随同珍贝公司的总经理邱淦清及夫人驱车来到这个秘密制作基地时,一位身材敦厚、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看上去50几岁其实年近七旬的长者热情地迎接了我们,他就是吴幼阳。简单寒暄后,便带我们进入制作雕刻现场,那时一股工匠之气扑面而来,只见100多人的制作现场寂静无声,他们在各自的高光灯下全神贯注地雕刻着手中的图板,大件雕刻便是10几个人围在一起,也都是目不转睛、嘴巴紧闭,看着自己手下的那块画板和手上的动作,他们心手合一地创造着那些生动的画面,复制着《红楼梦》的故事。其中有几位工匠正在打磨圈椅,吴幼阳不时地检查、指导着,小声对工匠说要继续、要打磨到能见到自己的影子。

640108
工匠们正在给圈椅、立柜打磨出能照到人影的红楼作品

这100多位雕刻工匠,大多来自木雕之都的浙江东阳,他们各个身怀绝技,都具有10年以上的雕刻功夫,都是藏于民间的艺术家,他们是经过严格的现场考试进入红楼梦文化家具制作团队的,他们每个人都有对名著《红楼梦》的敬畏之心,且了解故事情节,熟悉图案,充分理解图案的设计要求,从中找出主次,分出主要表现的部位和次要的烘托、陪衬作用的部位。而吴幼阳要求工匠们对图案理解得要深刻,雕刻前在头脑中有个轮廓,要熟知运刀的力度、深浅问题,太深了会影响雕刻的牢固,太浅了会使表现出来的图案花纹呆板,刀法是任何模仿都难以体现的东西,只有掌握技巧,并不断地积累经验才能达到理想的、真正属于自己的刀法。

现在市面上看到的红木家具,其木质质量和硬度几乎无法与黑酸枝相比,这也客观上给制作雕刻增加了难度和强度。行话说,宁雕三件红酸枝,不雕一件黑酸枝,由此不难理解,为何一件不算复杂的黑酸枝家具要雕上若干年,加之工序上需要反复数次的打磨、整理、修缮,完成一件作品真是太不容易了。

当然吴幼阳支付的工价是高出同行的,每周多出的加班薪酬另计。吃,由公司食堂提供一日三餐较高标准的伙食,住,租赁带有单独卫生间的套房给工匠们居住,以此让工匠们得以放松那高度精神集中所带来的紧张与疲劳,恢复精力与体力。吴幼阳深知,好工匠是完成红楼梦文化家具的第一要素,所以要为他们服务好。

作为吴幼阳的《红楼梦》文化艺术家具制作团队的特聘专家顾问,我国木雕界德高望重的四位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冯文土、高公博、林学善,除了直接创意设计制作《红楼梦》文化家具中的十二件大作品之外,还持续关注并给予吴幼阳莫大的关怀、鼓励、指导和帮助,大师们不辞辛劳,经常亲临创作现场,多次与红楼梦家具团队共商进程,探讨细化制作方案。然而作为《红楼梦》文化家具的创导者吴幼阳更是十余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一天只睡眠二三个小时,紧盯着现场制作的每一道工序,关心照顾着雕刻团队的每一个人的生活和健康,他们以工匠精神和情怀同心协力,坚持着每一道工序的完美无瑕,创造着一个个精美绝伦的画面,传承着中华民族古老的文化与文明。

半梦半醒遇知音

吴幼阳出生在浙江湖州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书画大家潘天寿、黄宾虹的弟子,受父亲的影响与家庭文化的熏陶,他自幼对古典文学、唐诗宋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尤为钟爱曹雪芹大量运用诗词结合小说情节写就的《红楼梦》,他认为那是达到了文学创作的最高境界。他也时常琢磨大教育家梁思成所言“没有读过《红楼梦》的学生不能进清华建筑系”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一部《红楼梦》涉足文学、宗教、民俗、人文、建筑、园林、达官贵胄、市井生活等等,可谓浓缩了社会百态,人生百态。同时,吴幼阳又喜欢红木家具,他认为家具不仅有实用价值,更具有艺术品的观赏性,于是吴幼阳就一直思索着,是否可以通过家具的形式,把《红楼梦》中那连贯的故事,宏达的场景系列地、立体地全景式表现出来。

640107
吴幼阳与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探讨画室作品《人参》

当年,吴幼阳凭借改革开放的春风和自身的文化底蕴,毅然辞掉公职下海经商,他先后涉足书画收藏界、房地产开发、红木收藏等行业,极具商贸天赋的吴幼阳每次投资都大有所获,当他的原始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数量时,就义无反顾地去追寻实现自己心中沉淀的多年梦想——“红楼梦文化艺术家家具”之梦。

自2000年,他就一边想方设法地备料,一边在木雕重地的东阳、苏州、福建等地物色雕刻能手,并奔波于北京、上海的各大博物馆、图书馆收集与《红楼梦》相关的素材与资料。

2006年8月,吴幼阳的“红楼梦文化艺术家具”之旅在湖州起航了。

2006年,那时的红木材料和人工都不是很贵,开工前也做了比较细致的规划,从木材、款式、故事情节、图纸设计、人员选拔、制作工匠的技能考核、场地、衣、食、住、行等问题都做了考量,认为两三千万打造这套“红楼文化家具”就够了,可是,实际施工制作进入两年后的2009年,才知道纯手工雕刻制作这套家具的难度概念与原先设想规划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吴幼阳说:“一是每年的工资递增可以说是突飞猛进,而纯手工的作品要求雕刻得极致精美难度是很大的,进度也是非常缓慢的。二是作为整套作品设计要求雕刻件要做到十分硕大稀罕,那必须采用大料,但产于中南半岛的黑酸枝木,大料极少,况且大料‘十材九空’,要出几根大料得锯开数十吨的材料,也不一定能有!”

就像我国制作红木家具领域的重量级人物,上海航管的黄君豪先生带队到现场参观时所说:“这种家具完全是手工叠起来的,如果在国外,像美国大都会、大英博物馆,它的价值将是个天文数字!”

庞大的开支远远超过了吴幼阳的预算,可是为了延续这“红楼一梦”,他不断地变卖家财,先后以极低的价格卖掉了家中一套名贵的小叶紫檀家具,又忍痛把自己喜欢的价值不菲的三件翡翠珠链卖了,随后又卖掉了杭州西子湖畔六合塔下的别墅和上海徐家汇的房产,并向银行和朋友做了一些借贷,但一至两个亿的现金对这套浩瀚之作的完成,还相差甚远。在吴幼阳的“红楼之梦”做到一半,仅仅完成了三十几件,资金上举步维艰,“红楼之梦”即将醒来,做不下去的时候,他幸运地邀请到与之“共筑一梦”的知音,邱淦清先生!他如释重负,感慨万千地说:遇上邱淦清,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邱淦清是一位成功的实业家,儒商,为人低调,酷爱中国传统文化,他以“珍贝羊绒”三十年的市场影响力,而蜚声中国服装羊绒界、工商界。近年来,他先后投资红木收藏、新能源光伏太阳能、锂电池等产业。

匠心联手筑“红楼”

邱淦清,浙江湖州人,浙江珍贝羊绒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中和珍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工商联执委,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工商联副会长。他早年做过木工,缘于对木材的了解和喜爱,他很早就开始收藏一些上好的红木原料了,跟吴幼阳是老乡,一次听闻业内人士讲吴幼阳正在潜心创造不以商业盈利为目的的“红楼梦文化系列家具”,他便兴趣大增,一有空就去创作现场观摩,还经常带儿子、公司高管、企业家朋友等一起去感受这些雕刻工匠精益求精的精神和心手互动创造的中国传统文化。

640106
邱淦清、吴幼阳与林学善大师(左一)、冯文土大师(左二)、冯晓峰大师(右二)、林秀敏大师(右一)在其作品八仙桌前

2013年的一天,邱淦清像往常一样去拜访吴幼阳,在闲谈中得知由于高档红木和人工成本的不断上涨,该工程的资金支出已达到当年预算两三千万的十倍,此时,吴幼阳已把家中能变现、值钱的都卖了,却仍然难以维持日常运转,在这“红楼一梦”将醒之际,吴幼阳向邱淦清发出了诚挚的邀请说:“您这么喜欢它,而且又懂得它的价值,要不我们一起做吧?”

听似一句简单的邀请,其实吴幼阳对“珍贝羊绒”早已熟知于心,珍贝羊绒公司三十年如一日秉承的“工匠精神”,无不让人敬仰。

珍贝羊绒自1986年,创业伊始,就以高起点、大手笔的方式投入运营。邱氏三兄弟以多年积累的两亿元人民币,从英国进口了两套“TATHAN”梳毛机和纺纱机,从德国引进了100多台电脑横机,以及从意大利引进配套“SAVID”全自动络筒机和并线机等设备,及从瑞士和日本等国进口的世界一流的检测设备。

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把国内外20多个名牌羊绒衫、羊毛衫、真丝内衣、衬衫等产品搜集齐全,分析、研究、解剖其成功秘诀,取其精华,对其有效成分加以综合利用,以达到“珍贝”品质的升华和产品质量的超越,因此,“珍贝羊绒”实现了“抗起球、抗静电、防收缩、防虫蛀、可机洗”等方面的技术突破,并获得多项专利。

在原材料选择上,他们到羊绒产地的内蒙、新疆采购最好的一等原绒。羊绒长度相差一毫米,价格就相差一万元,他们采购的原绒比一般的原绒每吨要贵10万至20万元,这样的原绒回厂后经清洗、过滤杂质,要达到“轻如云、白如雪、柔如丝”的特质,其制成的羊绒衫回弹力好,用手捏在一起,松开后可以迅速恢复原状,穿久了也不会松懈。而一件小小的羊绒衫在制作工序上一走就是72道,每道工序都不少于4至12条的细则要求,从领口、袖口到门襟、里襟,其左右对称皆限定在1毫米至2毫米之内,其产品质量细则全部达到或超过国际标准。

人们都说珍贝羊绒衫的颜色好,色彩鲜艳,但不知道,这其中的奥秘!邱淦清说:“那是因为我们用的进口染料,对皮肤无刺激,更重要的是水好、羊绒好,还要有自己独特的专业技术,才会有好颜色!也只有珍贝羊绒衫敢把黑色和白色混织成一件成衣,因为我们这个羊绒衫的颜色怎么洗都不会掉色。”

640104
卧房《红楼二尤》衣柜由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公博、冯文土联袂创意和制作

640103
《红楼梦》—怡红夜宴五屉柜

珍贝羊绒制品以其卓越的品质,在广大消费者心中享有盛誉,连续十年在“北京亿元商场销量第一名”,被国家统计局、中国行业协会评为全国同类产品“羊绒衫销量第二名”,“珍贝”牌羊绒衫被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中国名牌推进委员会评选为“中国名牌指定产品”、“国家免检产品”,“珍贝”商标被国家工商管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珍贝公司发展成为“国家级技术中心”,其产品远销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及东南亚各国和我国香港、台湾等地。

面对如此之多的荣誉和成就,邱淦清依然淡定如水,不忘初心,不失本色,如同他老父亲对亲眷、侄孙们所说:“我儿子很有钱,可是他的衬衣领子破了,他还要修补一下再穿!”邱淦清的勤俭持家、为人低调,做事认真有魄力,闲时打打太极拳、练练书法,朋友们都知道。当他听到吴幼阳的邀请“共筑红楼”时,他欣然同意了!这来自于他对吴幼阳的坚定、坚忍不拔的品行的认可,来自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热爱,来自于他与吴幼阳不谋而合的“工匠精神”。

几年来,由于邱淦清雄厚的资金投入,全面地提升了这套红楼家具的档次和水准,他们请到了当今木雕界最顶级的号称“神雕”的四位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高公博、冯文土、林学善和他们的子女,及著名书画家吴山明,著名大书法家、大篆刻家韩天衡等一流的艺术家,汇同已有的百余名工匠“匠心联手,共筑红楼”,使这套家具从2013年时的30几件做到了今日整套的87件的鸿篇巨制,使这持续十余年的浩瀚工程——纯手工满雕的《红楼梦》文化家具将于2017年6月全面竣工。

这套家具不仅体现了登峰造极的中国木雕手工工艺,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更是对中国“工匠精神”的一次完美诠释!它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木雕巅峰之作。

(2017.02.01-16 第03-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