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青年才俊 > 正文

苏颖:让“空中精灵”更自由更高效

中华英才 作者:坤歌 钢子 文/图 2017-03-25 14:22

核心提示: 本刊专访中交遥感载荷科技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苏颖。

642015

苏颖,中交遥感载荷科技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简直是个跨界奇人。

美国加州大学博士后,知识产权工程师、测绘高级工程师,原中国科学院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江苏物联网研究发展中心、江苏省物联网中小企业创新服务平台副总监,现任中交遥感载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卫星定位导航飞行器专委会秘书长,中国IT秘书长百人会发起人,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大数据专委会专家,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中国无人机系统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国家农机检测中心农业与装备协会副理事长,江苏省信息化协会副理事长《江苏标准化》副主任编辑……

初次见面发现她不同于普通80后女生,有着90后的外表却是一颗70后沉稳的心,每天超高的工作强度和长期保持每日仅4小时的睡眠习惯又使得她的朋友对她的节奏和所参与的每一个项目都极为支持甚至尊崇。而且,除了有那么多社会头衔,还是国家级茶艺师、国际品酒师,以及专业直升机驾驶员!

这是本刊的第一次对这位奇人的访问,旨在对“空中精灵”做一次“科普”,至于这位“奇女孩”的“奇事儿”,且听下回分解。

国内民用无人机管控迫在眉睫

由于国家对无人机操作人员和无人机的使用规范还没有形成标准,作为空中的“精灵”,无人机给社会带来哪些安全隐患?

642011
无锡小红楼——中交遥感的核心中枢

苏颖告诉记者,随着传感器、处理器技术发展以及制造工艺的成熟,目前各种民用无人机得以在市场上大量普及,尤其是多旋翼飞行器。作为空中的“精灵”,无人机可以携带高清摄像头,可以实时传输和存储航拍的高清图片和视频,也可以携带一些喊话、抛投等设备,为社会救援提供陆地上无法实现的功能。虽然无人机在应用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但由于国家对无人机操作人员和无人机的使用规范还没有形成标准,总会有些不法分子或者对航空知识不熟悉的人员利用无人机影响着社会安全。

2015年,两位南京市民在使用一架航拍无人机航拍时,机器受风干扰失控竟掉进了地铁1号线药科大学站附近高架轨行区内,造成列车延误两分钟。2015年7月1日,有媒体报道大疆牌无人机高空坠落,砸坏路边停泊车辆,险些伤人。

2016年5月28日傍晚,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东跑道十几公里外的龙泉柏阖寺上空,有无人机在活动。因为事发在航班起降空域,东跑道被迫停航关闭达1小时20分钟,这直接导致55个进出港航班延误,严重扰乱了机场飞行秩序。所以我们认为,如何有序管理无人机,通过反制手段进行无人机管控,已成为当前的迫切需求。

国内民用无人机安全监管的相关规定以及基于这些规定的技术研发

目前在无人机监管方面,我国从2009年开始陆续出台了一些管理规定,如《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规定》《民用无人机适航管理工作会议纪要》《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低空域使用管理规定》等规定。其中,《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规定》明确“组织实施民用无人机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等规定申请划设和使用空域,接受飞行活动管理和空中交通服务,保证飞行安全。”基于这些规定,目前有些国内企业开展了相关的技术和产品研发,比如AOPA的优云,青岛云世纪的U-care,中交遥感载荷的S-Cloud。其中,中交遥感载荷的S-Cloud结合了前两家产品的优势,从无人机的发现和监管、对飞手的管理和平台建设上形成了一套密切衔接的体系。

无人机监管发展需要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是强制反制阶段,其实现方式是对发现的无人机采用强制性击落、捕获或者干扰。在荷兰,警方试图采用老鹰去抓无人机,但这种方式只限于小型飞机,并且耗费精力;在日本,采用渔网捕获的方式,这种方式对捕获的无人机又有一定的要求。通过对无人机技术的深入研究,国内外也开展了反制系统的研究,并且已有部分产品投入实际应用中。无人机反制设备主要有主动预警雷达、固定式和便携式三种。其中主动预警雷达主要针对大型军用无人机,成本高,设备复杂,维护费用昂贵;固定式反制设备覆盖范围广,但体积大,不方便携带和运输;便携式反制设备重量轻,操作简单,是目前较受欢迎的一种方式。

642012
中交遥感与中国IT专家战略合作结成战略合作联盟

第二是管理+监管反制阶段,通过对无人机的飞行申报、飞手任务管理、接管控制+反制手段结合,逐步规范飞行管理和操作管理。该阶段中,AOPA的优云、青岛云世纪的U-care、中交遥感的S-Cloud都各有优势。

第三是实行统一的行业标准和规范的飞行审批流程阶段。这个阶段是从根源上解决无人机现有“黑飞”现象,同时促进企业的健康发展。在这个阶段,所有无人机及无人机飞控遵循着统一的接口标准,将飞行器的实时数据状态传输到统一的监管平台,由不同的管理部门根据管理需求获得相应权限的数据。

中交遥感载荷在无人机的监管技术

苏颖说,近年来,中交遥感载荷始终关注无人机的监管技术的发展,并开展了技术和产品研发工作。针对强制反制,中交遥感载荷基于对无人机技术的积累和实际应用中的安全考虑,推出了ZJ-09便携式反制无人机设备,该设备由手持式主机和电池组组成。手持式主机为双频段发射机天线一体化设计,可以同时产生2.4GHz/5.8GHz频段无人机飞控干扰信号,通过对无人机的上行飞控信道进行阻塞式干扰,从而使其失去飞控指令信息,使之无法正常飞行,根据无人机的设计不同会产生返航、降落以及坠落的管制效果。并且该产品在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和南京国际马拉松这种大型活动场合得到实战应用,得到相关领导的赞赏。

642013
苏颖与阿富汗合作“一带一路”项目,与该国参赞在一起

在管理+监管反制阶段,中交遥感载荷推出了S-Cloud。S-Cloud基于建立完整的无人飞行器数据库,可存储飞行器的类型、飞行数据、飞行器状态和操作者信息等。同时,S-Cloud将数据接口进行等级划分,如民航空管、军方空防等重要部门作为一级用户,可获得飞行器所有信息数据;城市监管部门、医院消防部门等作为二级用户,可获得飞行器的关键信息数据;体育、协会和飞行器用户作为三级用户,可获得飞行器的部分信息数据。S-Cloud在监管方面有五项技术特点:一是严格的飞行计划审批流程,规范的无人机操作管理方式,做到“人-机”信息准确、合法。二是与空管部门信息无缝对接,实时、准确获得禁飞区域,并在平台显示,及时提醒到注册使用的飞行器拥有者。三是简化的飞行审批流程,飞行器拥有者申请飞行时仅需提交合理的飞行申请,当地监管部门即可审批通过。四是预留反制设备接口协议,可与反制设备联动。五是分布式云数据管理,提供反向控制权限设置和管理。

中交遥感载荷在无人机安全管理方面的尝试

除关注技术与产品市场外,中交遥感载荷还计划开展无人机飞手培训工作。无人机的安全和操作人员(即飞手)有很大关系,飞手除了掌握基本飞行技能外,要了解气象学,对气象环境有判断能力,要有应急处理能力,减少飞行事故。因此,飞手的技能直接影响到飞行器在空中的安全。

飞手培训在关注技能培养的同时也要注重实战应用的培养,企业要加强与有关院校、科研院所合作,推动相关院校新设或加强无人机有关专业,搭建院企、校企对接平台,并安排相关专业学生进入企业实习,构建多层次人才培养体系。同时,国家要开展“飞手”资格认证工作,成立“飞手”培训学校,规范“飞手”培训和发证工作,规避现有协会发证现象,全面统一行业主管单位协同发证,定期对“飞手”资格进行复检,杜绝隐患。现在国内培养飞手的机构有AOPA,这是一个境外组织在国内的分支机构。另外,中交遥感载荷也在国家相关部委授权下即将开展飞手培训。

中交遥感在促进无人机发展所做的努力

苏颖告诉记者,我们中交遥感载荷科技有限公司的团队是由在无人机、物联网、云计算、金融服务等领域的专业人士组成,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主要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和业务管理,公司目前的农用植保机、警用机和消防机的研发和测试分布在江苏无锡和南通,生产主要分布在黑龙江、河南、重庆、东三省,其他省份我们也在洽谈中。

642014
新款警用无人机实战,带红外测温,本款获2016中国警用装备科技创新大奖

公司在无人机的发展过程中更关注无人机安全,这就涉及到太多的因素,比如飞机的控制系统如何更稳定、动力系统如何更安全、机身结构如何更牢固等,因此,我们利用自身优势,通过资源整合,建立了无人机产业化服务平台、数据服务平台、人力交流平台等,同时组织无人机产研联盟、供需联盟、培训联盟等,公司通过上述方式,将国内一流的无人机生产研发企业汇聚到一起,通过大家的智慧一同推进无人机的健康发展。

无人机及反无人机市场当前存在的问题及发展方向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无人机市场都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无人机市场每年以20%以上的增长速度在发展,同时针对无人机的安全监管和反制领域也开始庞大。”苏颖话锋一转,但是,反制无人机设备的市场规模还远远没有达到成熟的标准,一方面,这类设备针对的可能不止是无人机,对其他设备的通信业会有一定影响,如果有人用在不法用途,那么管理起来会更加困难;另一方面,在技术上没有精尖端的革新,虽然中交遥感载荷在此技术上较成熟,但仍然欠缺行业的认可,现在无人机反制企业做的五花八门,没有统一的方向。所以,无人机要健康发展,首先要形成规范标准,反制只是一种手段,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虽然路很长,但未来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采访中记者似乎发现了苏颖和中交遥感的一些秘密的计划,能说的就是这位奇人有过人之处!近期,苏颖提出精准扶贫与精准农业通过无人机植保做结合,深耕到每一步工作中,通过飞手的培训、上岗解决就业,更是提出“一人飞行,全家致富”的口号,号召更多飞手加入到植保飞防业务中来。她要通过一台植保无人机的作业来抵上三十、四十个人工的工作量,一个简单的起降,10分钟就完成了人工一天的喷防工作,大家省时省工还省钱!

在海外市场高达60%—70%在使用无人机喷防作业,而中国不足2%,苏颖更加觉得市场需求迫切,期待大家更加要做好做精。同时在日益渐多的无人机销售中,苏颖又早早意识到需要控制“黑飞”事件,及早的带领团队参与到了研制管制无人机设备中。相信未来等待她的无人机及无人机管制,这一矛一盾在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人手中,一定会发展的更好。

(2017.03.16 第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