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特别报道 > 正文

新华书店80年风雨历程(一)

中华英才 作者:柏万良 2017-04-17 13:17

核心提示: 纪念新华书店总店创建80周年特别报道。

643093
图一:1949年10月3日,毛泽东主席为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题词 图二:1950年12月,周恩来总理为出版工作者题词 图三:1949年10月3日,朱德总司令为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题词 图四:1950年11月,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为新华书店西南区分支店会议题词 图五:1950年3月,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为新华书店西北总分店第一次会议题词

1937年4月24日,新华书店总店在延安成立。风雨历程80年来,新华书店总店伴随着烽火连天的民族解放战争、炮声隆隆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和中华民族复兴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传播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

一万四千余家新华书店星罗棋布,成为了华夏大地千城万镇共同的文化标识,是几代中国人惬意的集体记忆。要了解新华书店的前世今生,新华书店总店(简称:总店)既是总开关又是金钥匙。

1937年4月24日,新华书店总店在延安成立。风雨历程80年来,新华书店总店伴随着烽火连天的民族解放战争、炮声隆隆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和中华民族复兴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传播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追根溯源总店的历史足迹,既可明晰党的出版发行事业的历史姻缘,又能破解新华书店的遗传基因。

红色发行之先河

中国共产党的出版发行事业,因宗旨和历史使命,高举科学和真理的火炬,点燃照亮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之路,中华儿女理性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使中国踏上了民族复兴的金光大道,改变了世界格局,还将引导人类的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

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南陈北李”两位“五四运动”的领袖,在建党前便把出版发行工作视为天字号任务。1920年2月,李大钊找到即将离开北平的陈独秀,送他一本英文小册子并一再嘱咐:这是我从北大图书馆借的,你到上海要把它译成中文,欲知马克思主义为何物,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这是一把打开新视野的金钥匙,中国的出路和希望就在这里。陈独秀接过小册子,目光炯炯,“共产党宣言”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年8月,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立,使命感和责任感使他们将翻译出版《共产党宣言》中文本列为了头等大事。全国各共产主义小组都把没有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视为心病。陈独秀、陈望道和李汉俊等在拉斐德路成裕里12号的仓库秘密建立了“双新”印刷厂。商务印书馆的几位工人在此加班加点地排版、印刷和装订。在陈独秀、陈望道和李汉俊等期盼中,中文版《共产党宣言》终于在多灾多难的中华大地诞生啦!首版数百本《共产党宣言》免费寄发给各地共产主义小组,为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举行了奠基礼。这是中国共产党出版发行事业的元年。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9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南成都路韩德里625号成立了人民出版社,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李达兼社长。为了安全,李达将出版社迁往广州市昌兴街26号楼的二层,将专卖蚊帐的丁卜商店租下,易名丁卜书店兼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和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国青年》发行部。团中央在丁卜书店的隔壁建了新青年书店。

当年,人民出版社计划出版马克思全书15种、列宁全书14种、共产主义者丛书11种等。但因环境险恶等因素,仅出版了十几种: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入门》《工钱劳动与资本》《哥达纲领批判》,列宁的《劳农会之建设》《讨会进行计划》《共产党礼拜六》《国家与革命》;布哈林的《俄国共产党党纲》《共产党的计划》,还有《列宁传》《共产党月刊》《俄国革命记实》《两个工人谈话》《阶级争斗》《国际劳动运动之重要时间问题》等。这些书籍在上海、广州等地印刷,由丁卜书店公开发售。1922年6月16日,广东新军阀陈炯明派兵查封了人民出版社和丁卜书店,图书被查抄,发行和销售人员被殴打,人民出版社被扼杀在摇篮中。

十年内战 艰难创业

党领导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标志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开始。苏区在无印刷机、无铅字、无纸张等情况下,自力更生建起编辑、出版、发行系统,仅中央苏区就发行了近500种出版物。

643094
2015年7月27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率队来新华书店总店调研时讲话

各苏维埃政府都把出版发行列为重点工作。1930年8月,闽西苏维埃政府文化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在《闽西苏维埃政府目前文化工作总计划》中强调:“扩大闽西的政治影响到全国去;提高群众共产主义教育。”“每半个月出版《政治通信》一期”,“统一全闽西的宣传”,“刷新标语”,“各乡政府所在地,都要设立阅读书报所一处”。印发《中国革命高潮已到了门前》《反对富农》《组织雇农工会》《扩大斗争到广东去》《扩大红军》等单行本。

1931年,闽西苏维埃政府在福建长汀创办了闽西列宁书局——中央苏区首家出版发行机构,出版发行了300多种图书,印发了《红旗报》《闽西红旗》等报刊和马克思、列宁画像等。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布《地方苏维埃政府暂行组织条例》,规定各级地方政府的出版发行由各级苏维埃政府发行科完成。

中央苏区书报刊发行机构呈多层次、多部门、多渠道格局。如中央局发行部、中央出版局总发行部、苏维埃政府发行科、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出版发行科。各级苏维埃政府成立了红色书店(又称“赤色书局”)和工农红军书店(由中革军委出版局、红军总政治部、红军各学校联合经营的图书销售发行机构合资建立),成为苏区图书经销主渠道,类似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的新华书店。

从图书发行部门来看,有党、政、军机构:中央局发行部、中央出版局总发行部、红军总政治部发行科;有事业单位:工农红军学校发行所、工农红军卫生学校发行部、青年实话书店。从发行渠道看,有政府办的,如中央出版局总发行部;有社会团体办的,如推销代办处;有民办的,如“叫卖队”。

抗战中壮大 书香中奉献

1937年1月13日,党中央从陕北保安县(现为志丹县)移师延安,决定由张闻天、秦邦宪、周恩来、何克全(凯丰)、廖承志等组成中央党报委员会,主管新华社并筹备党中央机关理论周刊《解放》的出版发行工作。中央党报委员会下设出版科和发行科。

宝塔山、凤凰山、清凉山遥相鼎峙。清凉山一侧的延水河畔的万佛洞,是《解放》周刊发行科的办公室,也是新华书店的发源地。

1937年4月24日,《解放》周刊问世,由“陕西延安新华书局”发行,10月易名“陕西延安新华书店”。该店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对内是中共中央党报委员会发行科,对外是新华书店。在万佛洞底层的小石窟设门市部,白天,门口放一张桌子,既办公又卖书,晚上,则是发行科首任领导人涂国林、黄植的卧室。

新华书店成立伊始仅有7人,科长兼支部书记涂国林、副经理臧剑秋,通讯班(负责包装、运输)班长刘兴许(红一方面军战士)和两个通讯员(红四方面军战士),书刊收发是位红四方面军战士和一个陕北红军战士。他们为了确保第二天能够正常开展业务工作,夜晚在一盏青油灯下配书、捆包、开会。为了扩大图书发行量和发行范围,新华书店10月2日在《解放》周刊第18期刊首次刊登广告,书目有《列宁主义概论》《列宁主义问题》《两个策略》《列宁选集》等。这是总店书目宣传的发端。

1938年1月,中共中央党报委员会均以解放社名义出书,书上印着“总经售:新华书店”或“发行者:新华书店”。5月1日,中共绥德特委在绥德开办了西北抗敌书店。9月,涂国林调任,王均予任经理,不久,组织上又任命向叔保任经理。

643098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率队来新华书店总店研究新华书店总店改造改建方案

1939年2月7日,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改名《革新号》, 陕甘宁边区政府收发科将发行权交给了新华书店。新华书店经售的杂志有《解放》《中国青年》《中国妇女》《军政杂志》《文艺突击》《前线画报》等。

3月22日,中央书记处在《关于加强对出版发行工作领导的决定》和《关于建立发行部的通知》中,要求“从中央起至县委一律设立发行部”。任务是“推销党的各种出版物,统一对各种发行机关的领导,打破各地顽固分子对于本党出版物的查禁与封锁,研究各种发行的经验”。6月1日,中共中央发行部与中共党报委员会合并为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后称:中央出版局),中组部副部长李富春兼任部长,王林任副部长,向叔保任出版发行部发行处长。新华书店隶属出版发行部,单独建制,下设出版处、发行处、秘书处、总务处等。10月13日,新华书店在《新中华报》刊登启事:“为远地读者便利购买书报起见,特设邮购部,手续简易,妥捷便利,邮票十足通用,无异向门市现购。”此为新华书店邮购业务的先河。

党中央从中央党校、中央组织部训练班、抗日军政大学和陕北公学抽调了王矛(王锦荣)、卜明(卜北麟)、周保昌、叶文(殷益文)、吴彬(范广桢)等一批出版发行骨干加盟新华书店。新华书店调整为发行、进货、栈务、邮购、门市等科,王矛任经理,数月后王矛被调离,任命张道吾为总经理。

1940年初,中共中央出版发行部将新华书店改名新华书店总店,工作含编辑印刷发行图书、期刊、货币、文件等,并任易吉光为总经理。

3月,中央出版发行部和中共晋西北区党委帮助八路军120师358旅文化合作社,在山西省兴县成立了新华书店(即晋西北新华书店,后称晋绥新华书店),这是延安新华书店总店首家分店,主要任务是向华北、华中等抗日根据地转运延安的出版物。4月2日,晋西区党委下发了《晋西环境与今后发行工作的任务》,要求各地党委:广泛深入地建立书摊书站;发行党的报纸、理论书籍和通俗读本;利用公开与秘密的发行渠道,巩固与前方的联系;加强敌占区发行工作,与敌人作宣传斗争。

9月1日,总店一改由延安的机关、团体、学校等派人到书店取预订书报杂志的做法,开始派人上门服务。冬季,发行人员身着棉背心和白茬光板羊皮袄,人称“皮袄队”。皮袄队员送报刊肩担背驮,称“步兵”,送书靠毛驴驮,称“骑兵”。

1941年1月1日,周恩来派重庆的生活、读书、新知三家书店的李文、刘大明、陈在德到晋东南根据地开设华北书店;华北新华书店在山西辽县麻田镇建立门市部,太岳书店在沁源县城挂牌营业;5月5日,新华书店晋察冀分店在河北灵寿县陈庄门市部开张;7月1日,晋察冀边区冀中行政区成立冀中新华书店;12月1日,新华书店冀热察支店成立;同期,晋察冀边区北岳各专区成立了抗战书店、光明书店、战斗书店、前卫书店、抗敌书店、引擎书店等。

12月,中央出版发行部改为中央出版局,秦邦宪任局长,许之祯任秘书长。总店成为出版局的一部分,易吉光任经理。为了应付国民党的查没,总店的对策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修栈道”,即继续从国民党的邮政局邮寄,数量不减并用挂号寄的方法。这让国统区邮局得以获得了扣留抗日根据地印刷品的证据,迷惑了国民党当局。“暗渡陈仓”,即通过陇东发行站转发或通过地下交通线发往四川、广西、云南、贵州等地。

643095
2016年5月10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书记王涛同志听取“新华发行网”项目组汇报

1942年1月1日,华北新华书店总店在山西辽县岭南村挂牌营业。同月,关中地委在马栏设立关中新华书店。2月10日,晋西北新华书店改为晋绥新华书店,在36个县建立了7个支店和23个分销处。4月1日,晋察冀边区成立了北岳新华书店。5月1日,陕甘宁边区成立陕甘宁边区新华书店,负责延安及陕甘宁边区的图书报刊发行工作。总店不再承担边区的这些任务,重点承担起全国的图书报刊出版发行的组织工作。重点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丛书》《抗日战争参考丛书》《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马恩丛书》《列宁丛书》《中国敌后抗日民族根据地概况》《毛泽东自传》《卡尔马克思》《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矛盾论》《实践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教程》等,成为我党编辑、出版和发行事业的中坚力量,并指导全国各抗日根据地的出版发行工作,为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有力的政治思想和文化氛围的保障。

1944年春,冀鲁豫新华书店在濮县盛辛店成立,设编辑部、营业部和三个印刷厂(分别印刷《冀鲁豫日报》、书刊和装订),编辑、印刷、发行统一管理。当时印刷厂房狭小,通风和光线不好,工人靠体力摇动大轮印刷,即便冬天也汗流浃背,光脊梁、穿短裤成了常态。他们确保了《冀鲁豫日报》和冀鲁豫区党委文件的印刷,还按照总店的安排编辑出版了《社会发展史》《毛主席文艺路线汇编》《平原文艺》等书籍。7月6日,山东大众日报社在菖南县净埠子村成立了山东新华书店。

1945年4月,中共冀南区党委宣传部在威县方家营镇建立冀南书店总店(后称:冀南新华书店)。8月,晋绥新华书店在晋中和晋南建立了新华书店,在绥蒙的丰镇、集宁设立了新华书店。11月7日,东北书店在沈阳成立,后转移本溪、海龙、长春,在哈尔滨建分店,在佳木斯建总店。同期,东北民主联军辽东军区宣传部在丹东市建立辽东建国书社,支店30余处。

枪林弹雨 流血牺牲

战争年代,新华书店的员工以身背、肩挑、驴驮等形式,秘密进入沦陷区和国统区,无论寒冬酷暑,都要翻山越岭,风餐露宿,披星戴月,还要舍生忘死地突破一道道死亡封锁线,源源不断地把报刊图书送往八路军、新四军和各抗日根据地。这些常被总店职工鲜血染红的书籍激励着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吸引了成千上万人投奔延安或参加八路军、新四军;唤醒了亿万民众,点燃了民族解放的熊熊火海。以身殉职成为新华人的担当和光荣。

1941年,总店派叶林、周保昌等奔赴山东根据地执行任务,在平汉铁路被日军装甲车发现,叶林英勇牺牲。晋绥新华书店静乐支店经理韩孝礼等3人在反“扫荡”中与敌人遭遇,宁死不屈,献出了生命。晋察冀新华书店分店职工背负着沉甸甸的图书、报纸等连续闯过日伪七道封锁线,12人牺牲。新华书店晋察冀分店及陈庄门市部在河北灵山县陈庄成立,遭日军飞机轰炸,分店经理罗军和发行员王吉贵为了掩护群众而牺牲。

1942年5月,华北新华日报和华北新华书店随部队转移,在辽县(今左权县)十字岭与敌激战。他们被冲散后在山沟里和日伪军来回兜圈子,华北新华书店的黄君钰等27人牺牲。黄君钰与战友们失散,孤身一人与日军周旋4天,后躲进山洞,敌人放火烟熏。她突然冲出烈火浓烟包围的洞口,举枪击毙两个日军,日伪军企图抓活的,黄君钰背后是悬崖,面对步步近逼的敌人,抱着没有子弹的步枪,大义凛然地转身,毅然跳崖殉国。

1943年,晋察冀边区新华书店员工背负几十斤书报,跋山涉水,穿越封锁线。李智等12人牺牲。此前,李智在一次分散转移中千辛万苦得知军区司令部的驻地,连夜赶去,刚到村口便被日军发现追杀。在山间同日寇周旋多日,靠玉米和萝卜充饥,终于把报纸安全送到司令部。因此,他被评为“模范发行员”。

在艰苦卓绝的抗战烽火中,各抗日根据地新华书店和我党领导的出版发行机构的广大职工殚精竭虑、出生入死地为抗日军民提供了思想武器和精神食粮、文化支撑和信念动力,唤醒了民众、团结了人民、凝聚了力量,打击了敌人。

解放战争红旗漫卷 新华书店遍布华夏

解放战争中,各解放区新华书店的“新华人”跟随着解放大军南征北战,红旗插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新华书店。这是解放战争中特有的历史现象。

643096
2016年8月24日,由国际出版商协会、中国出版协会主办,新华书店总店《国际出版》周报发起并承办的“2016国际出版企业高层论坛暨‘国际出版网’上线仪式”

1946年1月,中央出版局并入中宣部。中宣部发行科为总店原机构,科长许之祯。2月,苏中二分区在江苏兴化县城建立人民书店,后称苏皖边区二分区新华书店。3月,牡丹江日报社建立牡丹江书店(1947年1月改称东北书店牡丹江分店,支店14个)。9月12日,晋察冀新华书店迁往张家口,在冀晋、冀中、冀东、察哈尔、热河等地建支店,专区设办事处,县设总销处,区设分销处。东北、华北、华东、中原解放区根据总店的要求,都建立了新华书店总店或总管理处,进一步统一领导所属解放区的编辑、出版和发行工作。

1947年4月,东北书店总店迁回哈尔滨,建立了松江、嫩江、合江、牡丹江、黑龙江、吉林、辽北7个直属分店,73个支店,百余个分销处。同年,总店随党中央撤离延安迁至瓦窑堡、晋绥边区歇业了,大部分职工调赴各解放区继续从事新华书店工作,主要领导和职能部门跟随党中央继续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前进。

1948年3月1日,新华书店察哈尔分店开业,下设房山、唐县、涞源、易县支店;4月,陕甘宁边区新华书店改名西北新华书店。5月,华中新华书店成立了淮北新华书店(后改名江淮新华书店,次年3月进驻合肥,更名皖北新华书店);6 月,冀鲁豫区的华北新华书店与晋察冀新华书店在河北省平山县合并为华北新华书店总店;9月,中原新华书店在河南宝丰县大韩庄成立;10月23日,东北书店长春分店成立。12月,华北局召开出版发行会议,要求华北区新华书店统一管理;东北书店在东北各市县建立分支店,东北新华书店总店从哈尔滨南迁沈阳。哈尔滨新华书店改分店(松江省分店)。

1948年夏,一个艳阳高照的正午,几位解放军风尘仆仆走进了冀鲁豫新华书店朝城分店。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司令员兼政委陈毅等已坐了半天吉普车,嗓子干痒、饥肠辘辘,本想找当地政府吃顿饭又怕盛情款待而耽误赶路。犹豫之际,汽车正好穿行于朝城大街上,陈老总忽见街边醒目的新华书店招牌,立即喜上眉梢,立即命令停车。书店经理刘品山和员工们的鸡蛋面既可口又便捷。临别,陈老总对刘品山经理笑道,我感觉新华书店就是我们的家。

1949年1月15日,东北书店、华北新华书店的小分队随解放军进入天津,分建开设了一家门市部。6月,两个门市部合并新华书店天津分店。

新中国诞生时,全国新华书店735家,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职工8100余人。同时,还有一支支新华书店小分队携带图书跟随着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南和大西北。

领袖们的垂爱

1937年春,朱德总司令多次利用晚上来到新华书店员工宿舍,问寒问暖,了解图书出版发行情况,帮助解决工作和生活困难。

1939年8月18日,新华书店在《新中华报》上刊登了《扩大营业搬迁新址启事》:“因旧址不敷应用,拟于最近迁移至北门外(鲁艺旧址)照常营业,各界读者移玉光顾,无任欢迎”。22日和25日在《新中华报》刊登广告:“自1939年9月1日起移至本市北外新址办公”。

9月1日,总店从清凉山迁到延安北门外的凤凰山麓。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八路军总司令朱德等中共领导和边区各界代表前往祝贺乔迁之喜。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高兴地说:“好呀!这是人民群众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党的大事,是国家的大事。”他即兴挥笔书写了4个大字——“新华书店”,派秘书柴沫送去,不日,牌匾悬挂在书店门额之上。

643097
“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1941年3月,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到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华北新华书店麻田门市部视察,邓小平要求大家要努力工作,特别是要密切与八路军的联系,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一再强调:这是做好图书报刊发行工作的基础。

1942年5月1日,延安举行了“五一”节活动,新华书店门庭若市,格外热闹。当天,毛主席在中央出版局(即原中央出版发行部)秘书长许之桢和新华书店总店经理易吉光陪同下视察了新华书店。毛主席饶有兴趣不时地翻看着各种书报,在同大家交谈时说:“一份报纸、一本书往往比几十发,甚至几百发炮弹的作用还大。”他认为我们革命主要靠笔杆子和枪杆子,一再强调:“党的图书报刊的发行工作很重要,你们向边区军民输送精神食粮,向全国、向全世界传播党的声音,是很了不起的。”

1943年春,延安为了活跃经济,举办骡马交易活动,成为陕甘宁边区重要的贸易集市,备受人们的关注。新华书店借机在集市一角搭棚售书。百忙之中的毛泽东同志闻讯后便让秘书等人一同来到售书棚,一边翻看图书,一边与工作人员和顾客交谈。很快,售书棚成了人气最旺的地段,以致图书脱销。

1946年初,中央出版局和中宣部合并,总店成为中宣部的发行科,许元祯和张仲宪任正副科长,对外仍称新华书店总店。10月下旬,许元祯汇报工作时,请求再次题写店牌,毛主席欣然落笔——“新华书店总店”。但这幅珍贵的手稿在转移交接过程中不知去向,至今下落不明(据当时发行科的工作人员刘思让同志回忆:许之桢交给了他一枚毛主席字体的图章:“新华书店总店”。这枚图章在与陕甘宁边区新华书店、晋绥新华书店和绥德大众书店联系业务时使用过。1947年初,国民党军队大举进犯陕甘宁边区,4月底我随许之桢等转移到晋绥分区,我把新华书店总店的图章和中宣部发行科的图章交给许之桢。在许之桢和我前往东北前,许之桢可能将毛主席的题字和图章交给了晋绥后方工委,或在路过晋察冀解放区时交给了中央工委)。

1948年12月,解放战争进入大反攻阶段,面对着即将诞生的新中国,毛泽东同志对出版发行工作寄予厚望。时任中宣部出版组副组长的华应申不失时机地向中宣部部长陆定一提议,拟请毛主席为新华书店写店招。华应申随陆定一来到毛主席办公室。毛泽东微笑着点点头,答应了华应申的请求,顺手拿过四张《解放日报》,右手一张一个字,一气呵成写了“新华书店”四个大字。他派李力行将毛主席题字的原稿送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宣传部门。

1949年10月3日,召开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毛主席欣然题写了“认真作好出版工作”的贺词,在中南海颐年堂接见了会议代表。朱德题词:“加强领导,力求进步”,到会讲话。

1950年3月,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为新华书店西北总分店第一次工作会议题词:“把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推广到群众中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同志为新华书店的题词是:“努力学习熟悉业务,为做好人民的文化食粮补给和转运工作而奋斗!”1950年11月15日,西南军政委员会主要领导人刘伯承为新华书店西南区分支店会议题词:“把新民主主义的文化食粮发给到广大的饥饿的人群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邓小平的题词是:“加强政治文化粮食的出版发行工作,消灭落后和愚昧状态,乃是我们长期而繁重的政治任务。”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二书记、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为新华书店华东总分店第二届分店会议题词:“教育群众,传播经验,努力普及,逐步提高。”12月21日,周恩来为出版工作者题词:“为努力于人民出版事业,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1986年秋,邓小平和胡耀邦分别为总店编辑并准备出版的《新华书店五十春秋》题写书名:“新华书店五十年”。陈云题词:“全心全意为读者服务”。1987年2月20日,李先念为总店题词:“做好图书发行工作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1992年4月5日,江泽民为总店题词:“继承和发扬新华书店光荣的革命传统”。1995年6月,李鹏为总店题词:“发挥新华书店光荣传统,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2017.04.01 第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