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青年才俊 > 正文

孙宇晨:相信坚持的力量

中华英才 作者:赵雯 2017-04-22 11:50

核心提示: 90后创业代表、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孙宇晨。

644043

《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孙宇晨作品。

他可不是职业作家,虽然17岁时就获得了“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那是10年前。如今他有很多标签:“90后知识网红第一人”、“北京大学学霸”、“美国常春藤盟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马云湖畔大学首期唯一90后学员”、“2015年《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广州市青年互联网发展协会副会长”……

644041
孙宇晨新书,一经上市成为当当新书热卖榜和总榜冠军

作为“陪我APP”创始人兼CEO,孙宇晨说,因为感觉“陌陌”太老,所以他要做“陪我”。他有一句话广为流传,“30岁之前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成为新青年的人生宣言。

为什么“不”?陈鲁豫说,她特羡慕活得理直气壮意气风发的人,比如孙宇晨。想象中的孙宇晨应该是叛逆、张扬的。可是现实中的他,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笃定。他说,一个人,年轻时不曾叛逆,就不曾拥有青春,但如果随着成长没有学会和解,就无法接近梦想。和解也不是对自我的背叛。

“创业4年来,我最大的一个体会便是,创业是成年人的游戏。”他这样理解“成年人”:真正的成年人能自由地做出选择,明白自由选择的代价,并为这自由选择愿意承担责任。

在孙宇晨身上,你能看到很多90后的特质,但他们最大的特质就是“不被定义”。而他们这一代的创业者,是带着自己鲜明价值观上路的,有了“价值观”才有“价值”。

用很“北大”的方式“折腾”北大

高中时,孙宇晨的偶像是韩寒,所以他也去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了。直到高二,他还抵触高考,成绩也就在三本线上徘徊。到了高三,孙宇晨与“应试教育”握手言和,发愤图强,考入北大。

644042
3月12日,孙宇晨在对外经贸大学演讲并签售新书。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右二)、易题库创始人兼CEO武星宇(左二)、住百家创始人兼CEO张亨德(中)、多点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正世(右一)作为嘉宾助阵

这段经历,被他写成文章《一道论证题》,发表在《萌芽》杂志上。孙宇晨试图向人们证明:高中可以用一年的时间弥补任何的遗憾,只要你下定了决心。他在文末留下自己的通信地址,邀请同龄人和他一道证明这个结论。文章在青年学生中引发轰动,阅读者过百万,短短一年之间,他的地址收到了近万封信件。

后来冯仑见到孙宇晨,一看,就知道他来自北大。北大人到底是什么人呢?孙宇晨说北大给他的影响是“注定不会甘于平庸”,“北大人总是追求更多的东西,一些别人看起来很虚、很宏大的东西。”

2007年到2011年,孙宇晨在北大念书。据他描述,他干了几件“小事”。第一件事是装空调。北大宿舍那会儿没有空调,连电风扇都没有,所以,孙宇晨通过各种方式跟学校“斗争”。学校起初忽略他们的诉求,后来后勤部门接待了他们……“我毕业时,还是没装。但是我们不断反映这个事情,还是有推动的,五年后,北大装了空调。”

第二件事是孙宇晨在北大弄了一个西学社。他说,北大有国学社,没有西学社,这不好。对创办、组织社团,校方有严格规定,所以孙宇晨得参加考试,他得写出北大社团管理条例的某一章某一节,一个字不能错。孙宇晨以失败告终。但过了一段时间,几个学弟受他感召继续去申请,成了。孙宇晨又从中文系折腾到历史系。他还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去竞选学生会主席,被劝退,从此对“体制内”不感冒。

2011年,大四的他突然红了。当时北大准备出台会商制度。所谓会商,大概意思就是“做工作”,主要针对“学业困难、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经济贫困、学籍异动”等十类学生。孙宇晨连发数篇文章,包括《北大,给中国留下一点偏激的种子吧》,批评该制度。他直言会商制度会引发学生中“互相揭发”、“告密”,并会给予学工部门对于普通学生的不恰当的“惩罚与管制措施”,而对于“思想偏激”学生的排查会“摧毁北大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校园精神”。国内外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南方周末》等,多数站在了孙宇晨这一边。孙宇晨登上了《亚洲周刊》封面,《互联网下的蛋,中国九零后精英》一文,认为“在网络的世界里,中国九零后是义无反顾的先锋,他们用今天Web3.0的速度和视野,冲破很多中国人认为牢不可破的制度囚笼,唱出他们的新青春之歌,也唱出中国的希望。”孙宇晨被认为是北大人该有的样子、90后的代表人物之一。

一份稳定的工作,从来就没有成为他的选项

从北大毕业后,孙宇晨申请去美国。“为什么我要去美国?”孙宇晨依然关心“宏大”的事情。他觉得德国有工匠精神,但是美国有大众消费文化,美国人的气质是最适合创业者的。他前往的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实用主义”著称,创办人为美国国父富兰克林,杰出校友中有成功的商人,也有梦想家。比如埃隆·马斯克(特斯拉的创始人)、巴菲特、特朗普。“是宾大打磨了我,让我从一个倾向空谈的人,变成了实干家。无畏的质疑权威的精神是创新者必备的,但不能为了质疑而质疑,只有解决问题,获得满足,才是个合格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孙宇晨说,一份稳定的工作,从来就没有成为他的选项。

在美国,孙宇晨做了自己第一个项目——留美三人行。这是一个视频网站,公司三四十人,基本不领工资。尽管孙宇晨现在说这个项目“很烂”,但它毕竟成为中美两国间第一家以留学美国为主题背景、以北美中国留学生为运营主体、以关注中美的年轻人士为目标观众的新媒体平台与内容提供商。三年时间,全网点击量突破1000万,优酷栏目主页浏览量突破500万,官方微博粉丝数超过11.5万。

真正让孙宇晨挣到钱的是投资特斯拉、比特币。当时华尔街对特斯拉的企业概念并不看好,但是孙宇晨从特斯拉工厂参观回来,就将全副身家押宝于特拉斯的股票,他获得了近5倍的回报,这是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互联网公司增长的魅力。

比特币为孙宇晨带来更丰厚的回报,也由于这样的投资经历,他活跃于美国比特币社区,并对加密货币、去中心化清算协议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2013年他加入Ripple,这是诞生于加州硅谷的全球第一个分布式清算支付网络解决方案提供者。

2014年初春,孙宇晨决定回国创业,创立锐波并兼任CEO,锐波实为中国首家从事去中心化清算系统产品开发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他所推行的价值网络得到了国内主流监管层与金融机构的关注与认可。锐波也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创始会员机构之一。

2015年,孙宇晨参加央视网中国电子商务峰会,获得2015CNTV中国互联网年度“新锐人物”;他也第二次登上《对话》栏目;参加吉林卫视《顶尖会面》栏目与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对话;入选《定义未来: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被福布斯誉为“最好的追梦者”和“可能是构筑未来世界的关键力量”,并受到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亲切接见。

也就在2015年,孙宇晨决定再次进入学校学习。“当我得知湖畔大学招生的消息后,我没有丝毫犹豫,马上申请。我申请成功的可能性是很低的,但我果断尽力,最终‘扛’掉了很多对手,成为36位学员之一。”孙宇晨相信相同气质的人最终会走到一起。“我和湖畔大学的愿景相似,在成功之外多想一些事。”他的面试老师冯仑也说,“当谈到如果赚了钱要做什么的时候,他表现得比介绍如何赚钱更兴奋。”

创业以来,孙宇晨常感慨“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残酷是,很多人不看好他、拒绝他,甚至说好了要投,最后又撤了。温柔是,他发现,只要你一直坚持做一件事情,就不断的有好事情发生。所以,他相信折腾的力量,相信坚持的力量,相信坚持折腾的力量。

“英文有一个单词Serendipity,翻译成中文叫做‘天上掉馅饼’。但是‘天上掉馅饼’的前提条件,是你有充分的准备。人一辈子并不缺少机会,机会不是追寻来的,而是等来的。只要你个人经历、能力及格局都准备好了,机会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所谓‘花有清香,蝴蝶自来’。”孙宇晨说。“格局毕竟不是人的基因,通过后天的努力,格局是可以被培养、被提升、被塑造的。培养格局的最佳方式,就是去看看世界,打开视野。”

财富自由,终归信仰之人

孙宇晨的“陪我”在2015年下半年完成6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该轮融资由信中利资本领投,IDG资本、清控科创、中科资本以及时尚集团跟投。

这两年,直播、社交类APP十分火爆,但竞争也格外激烈。“陪我”希望用“声值社交”颠覆“颜值社交”模式,“不看脸”切中市场痛点。孙宇晨介绍,陪我APP的主要用户为90、95后年轻人,集中于各大高校和高中。它的宗旨是“发现你的第二人格”。据说,这已经是千万新人类寻找新朋友的首选APP,累积通话时长超过5亿分钟,累积匹配次数已经超过40亿次。“陪我”非常个性的表明:“这里没有老人家”。2016年1月,陪我app由《互联网周刊》评为“2015年度创新app”前五强。

孙宇晨在很多场合讲90后文化,他认为90后是一种价值观,而非一代人。“90后的核心价值观是精神共创、荣辱与共、共同成长。”在他看来,新信仰、新认知必然催生出新消费。新信仰就是自由。这一代人是追求个性自由的,他们不再“中规中矩”,他们甚至也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偶像”。这就是工业化时代追求标准化和互联网时代崇尚精准化的差别。“每个偶像真正适应他和喜欢他的粉丝群不一样。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网红,每个网红都会有自己固定的支持人群。”孙宇晨认为与工业化时代相比,互联网时代的产品首先让人感觉很美,而且高效、平等,所有人都有一样的权限,也有契约精神。“我们从工业人变成自由人。”

“网红”在90后的语境中,并无贬义,而是“自我实现”的同义词。孙宇晨本人也是一位“网红”。他在湖畔大学上课时,与二期同学喜马拉雅的创始人余建军聊天,余建军听得震惊,强烈建议孙宇晨去开档节目。2016年10月30日,《财富自由革命之路》在喜马拉雅上线。一周之内,成为“喜马拉雅畅销榜”与“新品榜”的双料冠军。节目当天上线的文章《关于五分钟通向财富自由的一组问答》点击量突破1250万,成为新浪微博当天最火热的财经事件。两个月后,孙宇晨微博粉丝突破100万,节目订阅人数突破5万人,成为喜马拉雅FM最火的财经节目之一,并实现了近千万元的销售额。孙宇晨说:“我做这个节目的初衷是,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有碎片化的信息,有众说纷纭的观点,有偏理论的教科书,但整个社会缺乏一个实际的、正确的对精神自由和财富自由的指引思想。”

他给出自己对“财富自由”的看法:它不是一夜暴富,不是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也不是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而是不需要为金钱做出价值观的妥协,不需要妥协时间、注意力、情感和尊严。“真正的快乐来自于创造性的行为,通过这样的行为获得自我认可、他人及社会认可。丰厚的财富其实不仅不是万能的,而且能起到的作用相当有限,如果要持续地获得快乐与幸福,核心还是要找到自己热爱的创造性活动。”所以,孙宇晨认为,财富自由是一种生活方式、精神信仰,财富自由,终归信仰之人。他有几句话:钱不稀缺,稀缺的是奋斗;钱不稀缺,稀缺的是闯劲;钱不稀缺,稀缺的是个人。

90后是直接的,他们袒露心声。比如孙宇晨说,“年轻人向钱看!”90后不再有模棱两可的态度,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他们不再纠结钱好钱坏这个问题。“商业文明,向金钱看齐,不是呼吁拜金主义。我们需要真正意识到金钱的价值,商业文明对整个人类的价值。”孙宇晨说,利己主义应该成为这代中国年轻人的新道德,对利己主义的认同,是个人奋斗合法性的前提,社会繁荣的前提。财富自由,合法赚钱,是每个中国年轻人需要关心的问题。“相信个人奋斗,获得个人成功,是这个世界上最体面、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可以说,财富自由与独立,会给个人带来精神的自由与解放,会给社会带来积极进步的变化,会给国家带来无数个有钱、有趣、有理想的新公民。”他认为“利己”需要重新定义,利己不是占小便宜,真正的利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终身学习者,不断汲取营养。“心里有火光,就愿意向上。”

这是最好的时代,共享、融合、开放、平等

孙宇晨说“网红”(KOL意见领袖)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产物,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人的最大红利。“‘网红’是从互联网产生的自赋权威的新偶像。他们的权威不来自权力的任命,不来自血统,也不来自传统传播渠道的赋予,而完全来自于自身的魅力。”所以,这是一个属于每个人的小时代,也是一个珍惜理想、爱惜才华、鼓励做梦的大时代。

孙宇晨有一句话:你变得更好,你便值得更好。而“更好”跟结婚、买房、买车都无关。“20岁到30岁是学习力最强的10年,一个人如果没有将精力用于个人提升、自我成长,没有用于拓宽思维、提升素养,而仅仅是得过且过,甚至变得功利、胆怯,其实是相当悲剧的。”孙宇晨说他看到了太多年轻人把99%的时间用在了“买房买车结婚,养房养车养娃”上。“承担一套房子的首付和月供,可以轻易摧毁一个年轻人的梦想。并将整个家庭裹挟进来。其实一个爱买房子、乐于供养房子的年轻人的梦想本来就没那么值钱。”

互联网时代的主旋律就是“变化”,孙宇晨告诉大家,从现在开始,应放弃对“稳定”的执念,正视“不确定性”的确定性,勇敢追求,全情投入,否则一无所有。“‘穷人’思维是以单变量方式去理解世界,而‘富人’思维是承认多变量,承认多维度竞争,承认变化的速度,知道在一个生态系统中的竞争优势是创新。”

孙宇晨认为,如果说18世纪的主角是机器,19世纪是电气,20世纪是石油,那么21世纪的主角便是互联网。“赚钱,不能简简单单依靠努力本身,更重要的是有出色的想象力,敏锐的商业嗅觉,永远不停歇改变世界的野心。互联网带来了共享、融合、开放、平等,而共享经济可以大大提高生活的幸福度,这是最好的时代。每个人都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与他人完成协作,开创伟大事业。”

他以买车、出行为例,讲了共享的好处。“养车等于养小孩,汽车需要车位,需要养护,需要保险,维护汽车所需要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尤其大城市拥堵,停车位紧张,购入汽车后,产生的便利性和付出的时间精力成本完全不成正比。但是共享经济为解决出行提供了完美方案。我们可以多利用公共交通工具通勤,成本低、环保,其次像‘滴滴打车’、‘易到用车’这类APP,可以让我们不拥有任何一辆汽车,便可享受出行。依靠共享经济,我可以在车上工作、开会,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而每个月乘车成本大致3000元左右,要远远优于自己买车和雇司机所带来的成本。”所以,孙宇晨坚信未来的趋势就是选择共享经济。付费共享他人固定资产,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能更大限度提升自身的自由和空间。“除了自己,没有别的东西更值得投资。”

“一个人的读书经历并不代表你对社会有任何程度的贡献。读书只是个人的爱好或选择,你读了书,很开心,仅此而已。一个人读书读得好,同时可以帮助别的人更好地读书,满足他人的需求,这就是有价值的,就可以赚钱;或者实现学术成果,这些学术成果应用到人类具体的实例中,对学术进步起到了推动作用或者对这个行业发展起到推动作用,这是有价值的。你能受到认可,待遇也能提高,社会地位也能相应提升。”所以“网红经济”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知识经济”,只要你有专业知识、自我见解,具有独特性,具有魅力,你就可以依靠自己的爱好、才华凝聚你的社群,拓宽你的影响力。“移动互联网给了每个人空前的机会接触到全世界所有人,人人皆可成‘网红’。‘网红’是平等的产物,人人可以自赋权威,人人可以成为中心。”

(2017.04.16 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