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文化 >随笔 > 正文

霍城,被托举在山水之间

中华英才 作者:凸凹 2017-04-22 11:35

核心提示: 到了霍城,第一重向往,就是有“天山之海”之称的赛里木湖(Sayram Lake)它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风景最别致的高山湖泊,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之说。

引子

一处山水对一个人的吸引,应该是有着缘分的规定的。我所在的京畿良乡,之于霍城,分居两极,是遥途。但,良乡是林则徐南下禁烟的起点,他在这里发出了廉洁为官、清正做人的的禁令传牌,而霍城,则是林则徐身败之后的最终流放地。起点与终点之间,轰轰烈烈,暗暗淡淡,那是巨大的历史空间和人生况境,所以我向往霍城。在霍城的一个哈萨克牧民家里,吃普通的民族小吃,喝发酸的当地土酿,听一个叫阿衣古丽·哈斯木的年轻少妇唱好听的谣曲,身心俱醉。

醉眼中,觉得哈萨克人的瓜皮小帽是最美的风致,率然说买。主人笑而不语,依然是唱,让我暂时把小帽遗忘。但第二天一早,从驻地要启程时,一推门就见阿衣古丽一家人整齐地站在那里。她笑着对我说,我们给你送小帽来了。她告诉我,他们家的小帽,是手工制作,因为不做买卖,所以家里没有存余。我们全家忙了半宿,终于赶做出来了,没有误了您的行程。我心中大热,要知道,从他们的民居到我的驻地,有着二十公里的砂石路,岂止是一句民风淳朴所能概括?那一刻,我爱上了霍城,遂生一愿,我要为霍城真诚而歌。

赛里木湖,冬季里的纯净之湖

到了霍城,第一重向往,就是有“天山之海”之称的赛里木湖(Sayram Lake)它是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风景最别致的高山湖泊,又是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的地方,因此有“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之说。

赛里木湖古称“净海”,位于北天山山脉之中,紧邻伊犁州霍城县,湖面海拔2071米,东西长30公里,南北宽25公里,面积453平方公里,蓄水量达210亿立方米,湖水清澈透底,平均透明度也有12米之深。关于赛里木湖有着太多太多的传说,比如湖怪、湖心风洞、旋涡与湖底磁场等等。但是,九九归一,再瑰丽的传说,也不如“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之譬,更浪漫、更让人魂牵梦绕!

因为眼泪属于情感,能走进人心。“眼泪”与“净海”是对应关系,更接近本质。因而让人可以疏离湖水的世俗功能,譬如人为划定的赛里木湖景区共划分为环湖风光游览区、草原游牧风情区、生态景观保育区、天鹅及其它珍稀鸟类栖息地保护区、旅游综合服务区、原生态环境保持区,只瞩目于湖水,生出意象,生出感慨,甚至做出形而上的揣摩。

据载,赛里木湖原本没有鱼,1998年从俄罗斯引进高白鲑、凹目白鲑等冷水鱼养殖,2000年首次捕捞成品鱼,结束了赛里木湖不产鱼的历史,又经过十年的精心培育,赛里木湖已成为新疆重要的冷水鱼生产基地。这是世俗的喜乐,让人在口腹充盈之余,更遥想原始的“无有”之净,猜想造化的“初心”。

我们是在初冬季节走进赛里木湖的。属于夏日的游艇静静地停泊在湖岸,凉亭与帐幔的余语,是一根根横杆与钢梁。倒让人放纵想象,想象裙裾、花朵、秀草,以及笑靥、红唇和喁喁的情话。而此时的赛里木湖,湖面辽阔,一派静寂,像巨人躺倒了入梦。一如小水喧哗,大水无波,赛里木湖的大象之形由此而被兀兀地展现出来。

天空也辽阔。万里无云,阳光倾泻,温暖得寒风收敛。人们任性在湖畔徜徉,比对湖光与天色。天空如洗,湖水如镜。二者互相照映、互相折射,能够看到对方的每一缕皱褶、每一叶片羽、每一个角落。它们不修饰、不隐藏、不存心计,和谐在互相看透、互相信任。

天地情感不由得作用于人——人心顿然生起无遮无拦、毫无理由的澄澈。

澄澈之下,感到大美其实是没有语言的叙说、没有色彩的描画、没有形态的站立,只要能攫住心灵,一切就都在了。我突然想到女画家田迎人的一句话——美丽是会自己说话的,仰望着她,没有一丝的虚假,无言才是最完美的诠释,那是最初的初衷。喜欢着她的顽皮,欣赏着她的唯美,无边无际的蓝,懒懒的在你眼里蔓延开,阻止不了,甜蜜顿时弥漫全身。

遂生留影的念头,想把天启悬挂于书斋。正有一个叫思思的白脸长身的才女逡巡在身边,便朝她注目微笑。不用发声,她已会意,快门揿在适宜处,应和着我的心思。思思也有心思,我便反过来用镜头为她取景。镜头内,天空无边无际地碧,湖水无边无际地蓝,她一袭红色的长围巾披肩而下,不仅有连天接水的亭亭玉立,更有摄人魂魄的天使风标,我失声大叫:“思思,我必须跟你合一张!”当我们站在一起的时候,在旁人的眼里,我像敦厚朴实的炭盆,她则像灵动摇曳的火焰,有向上燃烧的意象。

因此,当我们合影之后,旁人都簇拥过来,纷纷与她合照。这其中有小平老、刘齐老、陪禹老,都有着花甲之余的年纪。在世俗的观念里,这些人,都是阅尽沧海,胸有古意的人,都是老谋深算,心绪复杂的人,而此刻,却都单纯成童子、纯粹成赤子,只想以纯净为怀,与青春为伍,美在美中。

如此美意,思思难以承受,她不禁失声叹道:“我一小小女生,何德何能,承蒙诸老垂青,都是赛里木湖闹的!”叹罢,她泪流满面,恰似娇羞、圣洁的天山雪莲。这一切,被诗人彭俐悉数捕捉,他唇角翕动,似要澎湃抒情。沿湖岸踟蹰一番之后,好像觉得脱口的句子略显轻浮,干脆沉默了。但心有不甘,便从身边牧民手里扯过缰绳,飞身上马,围湖放蹄。他双肩宽阔,眉宇疏朗,有雪白的披肩长发,那渐行渐远的身影,似道似仙。我知道,马蹄的的,扣动着他的心弦,他胸臆间正涌动着汪洋恣肆的大流。这是一种向内的流淌,被强烈触动后的连绵起伏,一如叔本华所说,伟大的心灵,在这个世界更喜欢独白,自己与自己说话。这个白发诗人,已把赞美的诗篇发表在心中的手写板上:

蓝天

把湛蓝湛蓝的心思

挤成了水

全部滴进赛里木湖

蓝钻

把晶莹透明的爱恋

变成泪珠

全部洒进赛里木湖

在这蓝色的水汪汪

世界

我愿幻化成为一片

湖蓝色的水雾

 

凸 凹

著名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北京文联理事、北京作协理事、房山区文联主席。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慢慢呻吟》《大猫》《玉碎》《玄武》《永无宁日》等,在文坛产生重要影响。

(2017.04.16 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