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经济 >央企领军人 > 正文

谭瑞松:乘军民融合东风振翅翱翔

中华英才 作者:齐殿斌 文/图 2017-04-22 13:23

核心提示: 专访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谭瑞松谈军民融合深度发展。

644080
谭瑞松在珠海航展上接受记者采访谈民机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特别是去年以来,中央围绕落实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密集出台一系列重大举措,标志着这一战略的实施进入攻坚阶段。在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中,军工行业肩负着重要使命。如何正确认识、深刻理解和深入探索军民融合深度发展道路,成为我国军工集团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的重大课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简称“中国航空工业”)作为我国航空工业的骨干力量,在落实军民融合国家战略中作出了哪些努力、取得了哪些成效,后续有何思路和举措,一直广受各界关注。近日,记者就相关话题专访了中国航空工业总经理谭瑞松。

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是实现富国与强军相统一的必然选择

记者:今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由习近平总书记任主任。3月12日,习总书记在出席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要加快形成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您如何认识和理解“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

谭瑞松:军民融合是党和国家的一贯方针,各个时期因国家战略重心的不同而有所不同,越往后越贴切、越深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是对军民融合理论与实践的重大创新,对推动我国新时期转型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一是在国家总体战略中兼顾发展和安全的必由之路。要实现新时期国家发展战略,发展是第一要务,安全是根本前提,两者必须统筹兼顾、协调发展。特别是随着我国综合国力持续上升、战略利益不断拓展,我国逐步迈向世界舞台中央,更加需要从全局统筹发展和安全,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促进社会生产力、军队战斗力和国家竞争力同步提升、相互协调、相辅相成。

二是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的现实需要。根据新时期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中央提出到2020年,要着力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除了要紧紧依靠军队之外,还必须统筹全社会的资源力量,把国防建设根植于经济社会发展体系之中,获取全面而深厚的支撑,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

三是释放经济建设潜力和动力的必然要求。经过长期的发展,我国军工行业拥有了先进的科技研发、生产制造能力和资源,具有辐射带动国民经济发展的实力和潜力。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经济正加快推进转型升级,客观上需要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把军事科技的投入最大限度地转换为国民经济效益,为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注入新的动能。美国的互联网技术、核电技术、大型民机技术等,都是在军事技术研发中催生的。这方面我国潜力很大、大有可为。

综上可见,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是根植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现代化建设的内在需要,实现富国与强军相统一的必然选择。

新时期军民融合发展的内涵十分丰富,不同的主体、不同的视角在认识上有不同侧重。通过学习中央文件和企业运营经验,我自己是从以下几方面认识和理解的:

从融合的要素看,应当是全要素融合。这显著地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产品融合,即军工与非军工企业围绕产品研制开展合作,民口参军配套,军工转民发展。二是服务融合,随着军队改革的不断推进,维修保障、人员培训等服务都将向军工和社会转移,军工和民企可以通过合作,为部队提供社会化的服务保障。三是产业融合,即军工和民企根据各自资源优势,都能在军工产业链上有所作为、有所不为,实现优势互补、效益最大、效率最优。四是技术融合,既包括技术标准的通用和兼容,也包括技术成果的双向转化和应用。五是资本融合,即依靠资本纽带,使军民市场主体在产权层面相互进入、交叉融合,释放体制机制活力。六是人才融合,包括军民两用人才的培养,人才双向流动以及共享共用。七是设施融合,即促进重大军工基础设施开放共享,提升军工能力条件的使用价值,同时也要积极推进先进的民用科技与产业设施为军品发展所用。八是市场融合,即深入挖掘军、民两个市场,统筹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促进商业成功。九是体制机制融合,军工企业要深化改革,建立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提升效率和效益;而民口企业也要建立相应的组织体系和运行机制,满足“参军”的需要。这九个方面,循序渐进、逐步深入,可根据实际情况逐步推进,最终全部实现。

从融合的主体看,理应是多领域推进。一是军队与地方融合。应按照军民融合、平战结合、平灾结合的思路,加快打造“双融合、双动员、双预备”体系。一方面在经济建设中统筹考虑民用和军用,积极储备战争后备力量;另一方面依托军队构建专业应急救援力量,在地方应急救援、反恐维稳等方面发挥作用。二是军队与军工融合。从外界的视角看,军工属于“军”的范畴,但是从军队的视角看,军工又属于“民”的范畴。为此,强化军队与军工融合,也是军民融合的重要内容。作为军工企业,必须主动对接部队战训需求,做部队战斗力的可靠提供商。三是民企与军企融合。既包括民参军,也包括军转民,其中军工企业要有做高端集成商的魄力、能力和影响力,与民企实现全要素融合发展。四是军工与科研机构融合。这是产学研用结合的重要内容,充分发挥高校、各类科研机构在理论研究和技术成熟度1-3级的优势,推动军工科技自主创新。五是军工与军工融合。随着军民融合的推进,原有的军工行业体系将逐渐被打破,军工行业之间的融合将成为可能。

从融合的目的看,必须是高效益导向。首先是高军事效益。一方面通过“军转民”,推动军工资源民用化应用,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益,降低型号研制成本,提升装备经济可承受性,不仅确保“打得赢”,还要确保“买得起”;同时军转民创造的效益又反哺国防建设。另一方面,通过“民参军”和国防动员,充分调动社会资源服务和支撑国防建设,厚植军事力量根基。其次是高经济效益。国防工业集中了大量前沿技术、知识等资源,整体水平“高、精、尖”,通过技术溢出能够有效带动民用产业发展,形成可观的经济效益。如美国的曼哈顿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星球大战计划等重大军事项目,都在民用领域取得了成功,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

中国航空工业积极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取得初步成效

记者: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作为我国航空工业的骨干企业和“国家队”,也一直是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的践行者。请问,近年来集团在推进军民融合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和探索?取得了哪些成绩和经验?

谭瑞松:航空产业具备军民融合的天然属性,也是最具军民融合发展潜力的行业。中国航空工业重组成立以来,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积极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做出了积极探索,取得了初步成效,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在技术融合方面,通过实施产学研结合创新工程,不断加大与国内外高校、院所及企业的合作力度,充分利用社会科技资源建设开放型科技创新体系。在国内,先后与空军工程大学、北航、南航、西工大、燕山大学、中国科学院、中科大、国防科技大学、中国钢研科技集团等十多家高校和科研机构,围绕飞行、材料、制造等多个领域深入开展科技创新合作,一批成果在型号研制中得到应用。在国外,先后与德国弗劳恩霍夫应用技术研究协会、英国曼彻斯特大学、诺丁汉大学、帝国理工大学等高校和机构,围绕材料表征、加工及仿真、结构设计等领域积极开展合作,促进了我国航空工业与世界科技资源的互通、互动、互补,力求在研发、设计和制造领域取得原创性成果。

在产品融合方面,围绕重点航空产品项目与国外先进企业开展对等合作,双方共担风险、共同投资、共同研制、共同受益、共享市场,对吸收外部先进技术和推动产品市场成功意义重大。我们与欧洲直升机公司对等合作,联合研制EC175/AC352中型双发多用途7吨级民用直升机,已经在2016年底实现首飞,填补了国内直升机7吨级谱系的空白,成为先进航空产品对外合作的典范,项目市场前景良好。为支撑服务大型客机研制,主动与国际主流民机系统供应商就10多个重大项目展开50/50对等合作,先后与美国GE、霍尼韦尔、柯林斯、派克、汉胜等世界知名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作为研制配套任务的合同主体,提升了我国航空工业在世界航空产业链条中的位势。

在产业融合方面,依托研发、设计、总装、品牌等核心优势,不断提升资源集成、产业组织能力,以自身有限的资源“撬动”广大的社会资源,引领产业发展,推动军民融合。以某型号项目研制为例,在1000多家参研企业中,民口企业达600多家,其中400多家民营企业按照市场化运作机制参与了项目攻关,一大批军民两用技术得以应用,大大缩短了研制周期。再如,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全机共有5万多个结构及系统零部件,近120万个标准件,98%的结构及系统零件由国内供应商提供,国内共20个省市、150多家企事业单位、十余所高校的数以万计科研人员参与了项目研制。

在资本融合方面,大力推动投资主体多元化,发展混合所有制。一是积极推动所属企业上市,自2008年起,共计完成20项资产重组项目,涉及集团超过70家单位,注入资产净值551亿元;集团资产证券化率从15%上升至60%以上。截至2017年3月31日,我们共拥有26家上市公司,合计市值超过4600亿元,控股市值约2300亿元。9年来通过资本市场合计募资超过540亿元,其中14家航空上市公司共募集资金294亿元,所募集资金的70%以上投入到运输机、直升机、教练机等相关产业领域,有力地促进了航空主业发展。特别是2016年下半年启动的沈飞公司整体注入中航黑豹项目,将进一步拓展军工企业融资渠道,促进航空主机单位快速发展,增强军工核心竞争力。二是在产业整合中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先后与多个省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累计吸引地方投入100多亿资本金参与航空企业股份制改造,较好地推动了航空单位改革发展。譬如,2010年组建中航通用飞机公司时,广东粤财投资公司、广东恒健投资公司、珠海格力航空投资公司共计出资30亿元入股,共同承担起发展我国通用航空产业的使命。三是务实推进企业并购,围绕航空主业发展,并购了以奥地利FACC、美国大陆发动机公司等为代表的一批先进企业,推动军与民、内与外的融合发展。

坚决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真正做好军民融合这篇大文章

记者:在新形势下,中国航空工业将如何按照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肩负起自己的神圣使命和历史责任,继续探索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之路?怎样在这方面作出新业绩和新贡献?

谭瑞松:去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下发《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党组高度重视,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特别是看齐意识,立即深入学习研究中央文件,领会精神实质,把握工作要求,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在此基础上,认真研究落实中央决策部署,集团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多次带队到民营企业听取诉求和建议,了解民口配套单位相关能力与项目进展,深入调研集团内部单位军民融合发展现状。在2017年集团公司工作会上,对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做出了具体部署。今后,我们将在总结以往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以更加积极主动的态度,坚决落实中央的决策部署,真正做好军民融合这篇大文章。

第一,把握原则,担当作为。一是解放思想。坚决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高度来认识、谋划和推动军民融合,在思想深处进行彻底“革命”。关于谁融合谁的问题,坚持实事求是,谁有“优势”谁主导,没有长处就该“被融合”。对于那些暂时还看不清谁更具优势的领域,也不会强求主导权,将以契约形式交由市场决策。二是主动作为。目前国家配套政策还在陆续出台,但航空工业将不等不靠、主动作为,自觉把军民融合作为深化企业改革、优化产业结构、推动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敢于担当、勇于探索,力争在新一轮军民融合大战略中,抢占先机、多作贡献。三是效率优先。深刻领会中央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精神实质,坚持效率优先、市场原则、结果导向,以服务主业发展、提升效率效益、肩负航空报国使命为根本宗旨,该融的就融,怎样融更有利于发展就怎样融,确保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四是有序推进。在态度上坚决坚定、积极主动,在行动上严谨细致、循序渐进。坚持试点先行,先易后难、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绝不搞一窝蜂、一刀切、绝对化;同时将注意总结评估试点案例,逐步积累经验,形成模式和规范。

第二,明确路径,加速推进。一是顶层规划与试点先行有效结合。航空工业将从顶层加强对军民融合的政策研究、战略规划和整体布局,正在研究制定具体文件,明确总体思路、方向路径和方式方法,为所属单位提供政策指导和底线安排。同时已决策启动一批军品市场化配套试点,其中包括机电系统公司、沈飞公司这样的重量级单位,鼓励先行先试,倡导开放合作,在积累经验、取得成效的基础上,不断拓展范围、拓宽领域。二是产业融合与产权融合同步推进。在产业融合方面,一方面是落实好强军首责,对接好军队装备建设需求,提供好用管用、买得起、打得赢的先进装备,并积极跟踪军队改革动向,有效承接好军品维修保障服务任务;另一方面,主动向非国有资本开放重点项目投资和加大社会化配套力度,提升保军的效率效益。大力推动军用航空技术民用化应用,打造由航空优势技术和优势资源推动的产业集群,支撑航空防务,引领产业发展。在产权融合方面,可以通过成立合资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推动企业上市等形式,在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军工建设发展的同时,促进军工企业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集团党组已经决策,下属的宏光公司、安吉公司将作为试点,率先放开股权,引入社会资本推动转型升级。三是军品产业链和军工设施全面开放。大力推动军品产业链低端向高端逐级融合。产业链低端如基础原材料和标准化零部件,率先向社会开放,2019年后集团将不再核批新增低端零组件独资能力建设投资、融资计划申请。产业链中端如非核心分系统、重要零部件,可按照相对控股、参股或项目合作等方式,向社会开放。产业链高端可在确保国家控制力的前提下,通过股份制改造和借助资本市场,吸收各类资本共同参与。在确保安全保密的前提下,按照市场化有偿使用的基本原则,积极推动重大军工设施对外开放共享,促进国内科技创新、制造业升级和实体经济振兴。

第三,规范运作,规避风险。推进军民融合必须积极主动、努力作为,但也要保持头脑清醒,强化规范运作。合作中既要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嫌,又要审慎选择合作对象。一是选择有诚信、有信誉的企业,避免信誉风险。二是选择志趣相投、文化相通、理念相近的企业,以求长远合作。三是选择有能力的企业,特别欢迎民品业务有品牌、有能力的企业“参军入伍”,与我们一道承担富国强军的神圣使命。此外,我们将持续加强对国家政策文件的跟踪研究,强化与政府和军队主管部门的沟通联系,深入研究航空工业军民融合面临的突出问题,准确把握政策方向,不断增强工作针对性、实效性。

当前,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是中国航空工业落实强军首责,推进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我们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决策部署,以强烈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解放思想、主动作为、任事担当,乘军民融合东风振翅翱翔,加快把中国航空工业做强做优做大,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2017.04.16 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