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特别报道 > 正文

新华书店总店80年风雨历程(二)

中华英才 作者:柏万良 2017-04-23 14:07

核心提示: 纪念新华书店总店创建80周年特别报道。

回首往事,展望未来。战争时期,新华书店总店的职能是帮助各根据地和各解放区建立图书编辑、出版、发行体系,方式是工作指导、实物调配;计划经济时期,总店的职能是行业管理,方式是实物发行;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总店的职能是行业信息服务,方式是联通资源;数字化时代,总店的职能是服务观念和模式的创新,方式是图书发行信息中盘。现在,新华书店总店再次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总店人,将为书香中国、文化中国,为党的“两个一百年”宏伟战略目标作出新贡献!

从分散到集中

1948年春,为了顺应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形势,各解放区新华书店便拉开了全国统一管理的序幕。晋察冀和晋冀鲁豫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两家书店重组为华北新华书店总店。同年8月,中宣部决定建立全国出版工作的统一领导机关,根据党中央《对新区出版事业的政策的暂行规定》,出版组陆续派员奔赴平津前线,要求东北书店总店副经理卢鸣谷率领工作队和华北新华书店总店副经理王钊、李长彬率领工作队,筹备共同接管平津的书店。

644091
2017年3月24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阎晓宏副局长在新华书店总店视察调研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接管防务。2月3日,解放军举行了举世瞩目的入城仪式。在浩浩荡荡的解放军队伍中,东北书店和华北书店的工作组随军入城,接管了国民党的正中书局北平分局、独立出版社、中国文化服务社北平分社及印刷厂。

2月8日,为了统一管理新华书店工作,中共中央致电北平市委书记彭真、市军管会主任兼市长叶剑英、市委副书记赵振声(李葆华):“新华书店总店与华北新华书店即开始实行统一,从北平做起。”这是新华书店系统由各解放区分散管理向全国统一管理转变的拐点。

2月10日,北平新华书店王府井门市部在王府井大街原国民党正中书局、独立出版社旧址开业,大门正上方悬挂着毛主席题写的“新华书店”牌匾。这是首家正式使用毛泽东主席在西柏坡题写的“新华书店”店招的书店。当时,全国几百家新华书店店招的字体、形式不一。中宣部发出通知,要求自1949年7月1日起,全国新华书店统一启用毛泽东在西柏坡题写的店招。

2月15日,华北书店在北平西单北大街建立了第二家新华书店。继而,高挂着“新华书店”店匾的书店如迎春花开遍了大江南北,且均植根于城镇黄金地段。

期间,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组的祝志澄、华应申等人从西柏坡来到北平。他们原计划重建新华书店总店,因北平已有两家新华书店,经电请中宣部同意,决定先开展选题、编辑和出版工作,推迟建立总店工作。

2月16日,中宣部委托华北局筹建中的出版委员会研究出版发行工作。23日,中宣部出版委员会在北平成立,次日决定统一华北区的出版发行工作。中宣部指定黄洛峯为主任委员,祝志澄、华应申等6人为委员。

3月,以徐伯昕为总经理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管理处从香港迁到北平,以史育才为经理的华北新华书店总店从河北平山县迁入北平。徐伯昕、史育才和东北书店总店随军分队负责人卢鸣谷补为出版委员会委员。出版委员会主要任务是,统一领导平、津及华北地区党的出版工作;筹备召开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出版中央指定的“干部必读”(12种书)和党的政策文件等一般图书。

5月10日,平津地区的书店实行了统一管理。9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北平十八日电,新华书店为加强编辑部工作,最近已聘请胡愈之任总编辑,叶绍钧任副总编辑。”

10月3日,全国新华书店出版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通过了《关于统一全国新华书店的决定》。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强调,这次会议奠定了全国新华书店在政策上、组织上、制度上、业务上走向统一的基础。11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成立。12月5日,中共中央在《关于中央政府成立后党的宣传部门工作问题的指示》:“现在,中央政府已经成立,在出版总署下成立了出版局,原部门(中宣部)所属之出版委员会及其地方组织,应即取消,新华书店改为国家书店,隶属出版总署。”根据这个决定精神,出版委员会改为出版总署出版管理局,局长黄洛峯,副局长祝志澄、华应申。徐伯昕任总署办公厅副主任。

1950年3月25日,出版总署在《关于统一全国新华书店的决定》,要求全国新华书店必须迅速走向统一集中,加强专业化、企业化,以担任国家的出版任务;在北京建立新华书店总管理处,隶属出版总署,全国新华书店的业务均归新华书店总管理处统一领导。4月1日,出版委员会的业务部门,成立新华书店总管理处(华应申兼出版部主任、祝志澄兼厂务部主任、史育才兼发行部主任),总经理、副总经理由总署出版管理局长、副局长兼任。7月,徐伯昕担任新华书店总管理处代总经理,主持工作。8月29日至9月10日,全国新华书店首次会议在京召开并决定:从1951年起,新华书店改为专营书刊发行的企业,将新华书店管理处改为新华书店总店。10月28日,周恩来总理签署了《关于改进和发展全国出版事业的指示》,强调“书籍杂志的出版、发行、印刷是三种性质不同的工作,原则上应当逐步实现科学分工,”“国营的新华书店应从速完成其全国分支店的统一经营。”

12月1日,根据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签发的《关于改进和发展出版事业的指示》,出版总署决定,出版事业实行编、印、发专业分工,新华书店总管理处改制为人民出版社、新华印刷厂和新华书店总店,按专业重组,独立运行。

644092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阎晓宏副局长在新华书店总店调研时讲话

总署决定,“新华书店总店设总经理、副总经理及管理委员会,为全国新华书店最高管理机构。”总经理徐伯昕,副总经理王益(原华东新华书店经理)、储安平(九三学社宣传部长)、史育才。新华书店总店的主要任务:承担中央版、北京版书刊总发行,统一领导和管理全国新华书店和中国国际书店。总店下设办公室、计划室、人事处、财务处、总务处、华北工作组、图书发行部、期刊发行部、课本发行部。12月18日至24日,新华书店总店管委会首次会议拟定了《新华书店试行组织条例》《新华书店1951年工作计划大纲》《总店图书发行部暂行发货办法》《进货工作要则》《批发工作要则》《人事管理制度》《总店保安条例》等。同时,与人民出版社签定了《图书产销合同》,与邮政总局签定了《期刊互销合同》。这一系列基础性工作,为发行工作的顺利推进奠定了制度的基石。

1951年1月1日,新华书店总店是以新华书店总管理处发行部、华北联合出版社课本发行部为主体成立,总经理徐伯昕,副总经理王益、储安平、史育才。总店直属出版总署,是全国新华书店的总管理机构,对分支店的人、财、物实行集中统一管理,并承担北京地区公营出版物的总发行任务。总店分图书、期刊、课本三个发行部,各部按书刊类别设若干个发行科。2月23日总店正式运营。

1952年2月,总店下发通知,动员全国新华书店员工,利用业余时间开展义务劳动,所得收入一律汇到总店,共创收22.8亿元(旧币),为志愿军捐献了一架名为“新华书店职工号”的飞机和一门高射炮。

1953年初,出版总署成立发行管理局,徐伯昕任局长兼总店总经理。他对总店的职能进行了调整,将发行业务移交新成立的新华书店华北总分店,精简了机构和人员。1954年,各大行政区撤销,各总分店随之撤销,部分领导干部回流总店。同年11月,出版总署撤销,文化部成立出版事业管理局,王益同志任局长兼总店总经理。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华书店不断地向部队、工厂、矿山、院校和科研单位延伸,成为中国大陆图书和教材发行的主渠道。他们围绕党和国家中心工作、服务读者,在宣传科学理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传播民族文化、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新华书店总店和全国新华书店进行了拨乱反正、组织整顿和业务调整。1979年7月,中组部任命王璟为总店总经理。1983年,国务院任命汪轶千为总店总经理。在中央宣传部、文化部和国家出版局的领导下,总店进一步形成了全国图书购销网络、仓储运输网络和资金结算网络,积累了集约化、规模化经营经验,发挥着国家图书发行主渠道作用,新华书店行业步入了鼎盛时期。

商标注册风雨

20世纪90年代初,全国新华书店已达1.5万余家,形成了从中央到省市县,从部队到科研院所,从学校到矿山的图书发行系统,从图书和教材扩展到音像制品等类别;发行场所从新华书店扩展到商厦、超市、车站、机场等场所。新华书店其“红色经典”、“老字号”、“驰名商标”等金字招牌令一些中外书商垂涎,绞尽脑汁欲分杯羹,有擅自打出新华书店旗号的,有企图从知识产权制高点窃取新华书店品牌的。1993年,广东、江西、福建、湖北、辽宁、北京等地的一些个体书商张挂“新华书店”店招,却贩卖盗版图书、非法出版物。云南、海南、贵州等地的新华书店纷纷电话或致函总店,反映当地一些书商侵权行为和违法活动,请总店采取措施,扭转无序状态。

总店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上书新闻出版署,提出了依法整顿的意见建议。新闻出版署委托总店代表全国新华书店以毛泽东题写的店招作为企业标识,到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申请“新华书店”商标注册。

1995年商标局表态:“书店”二字是企业名称,超出了注册范围,而“新华”二字已被他人注册。“新华书店”商标注册申请无效。这令新华书店行业广大职工十分惊愕、疑惑、无奈,进而激起了广大员工依法维权的活动。

一年后又一个费解和郁闷的消息令新华书店行业啼笑皆非。1996年8月13日,一位美籍华人用中文毛体、楷体、汉语拼音及英文等字体在美国注册了“新华书店”商标。同年10月,这位美籍华人不请自来,跑到总店盛气凌人地声称:无论总店还是其它新华书店未经他授权再用“新华书店”商标营业,便违法,将受到法律的惩处。总店仍要使用“新华书店”品牌,要么入股他的控股公司,要么购买其注册商标。总店称其无稽之谈、商业讹诈,理直气壮地强调:毛体“新华书店”是新华书店的天然资产,惟中国大陆新华书店享有使用权,总店具有注册权,他人无权在境外非法商标注册。

新闻出版署对此事高度重视,指示总店代表全国新华书店,先在国内注册“新华书店”商标,再到境外注册商标。1997年,总店委托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再次向国家商标局上报了“新华书店”商标注册的申请。国家商标局仍以1995年的理由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再次失败。

总店把目光转向商标注册的仲裁机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评审委员会多次到总店核实情况,组织研讨。不久,峰回路转、雨过天晴,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新华书店60多年史实,考虑到新华书店行业特性,尤以毛体“新华书店”字体在海内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认为“新华书店”品牌应予注册保护,终审裁决“新华书店”商标予以注册。国家商标局对新华书店服务商标的第35类、第39类注册予以受理并公告,公告期满的1998年1月、1998年11月对“新华书店”商标核准注册。全国17万新华书店职工拍手称快。

中国新华书店协会应运而生

为了更好地发挥新华书店的品牌作用,协调、服务图书发行,维护行业合法权益,强化行业自律,也为入市后我国图书发行行业与国际接轨,全国新华书店纷纷诉求成立中国新华书店协会,一致推举总店牵头筹备。

644089
2017年2月17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在新华书店总店调研时讲话

2002年7月19日,新闻出版总署第850号文批准中国新华书店协会成立,协会秘书处设在总店,负责日常工作。9月23日,民政部163号文批复中国新华书店协会成立登记。

2003年1月6日,中国新华书店协会成立,接受业务主管单位新闻出版总署及社团登记管理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总店将“新华书店”商标注册及持有权无偿转给协会,协会在国家商标局又分别注册了第16类和第41类“新华书店”商标。中国新华书店协会主要工作是制定市场运作行规行约,使本行业在公平、民主、协调的环境中可持续发展。

2006年5月,为依法保护“新华书店”商标,中国新华书店协会启动了“新华书店”商标的境外注册工作,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代理,在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越南、新加坡、英国、美国、奥地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法国、德国、意大利、蒙古、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俄罗斯、西班牙、瑞士、乌克兰22个国家申请注册。中国新华书店协会还获得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马德里国际注册局的认可和注册。这使新华书店这块金字招牌、国际知名商标依法立足于国际社会。8月,中国新华书店协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递交了“新华书店”驰名商标的认定申请。一年后,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四条,认定“新华书店”商标为中国驰名商标。

2008年4月23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党组书记、副总裁李朋义赴纽约与美国百盛公司商谈联合开设海外第一家新华书店。8月1日,该店在纽约华人聚居区法拉盛开张,销售万余种书籍、杂志、音像制品、文化及体育用品等,麒麟电视台每天24小时播放中文节目,为华侨华人等提供了原汁原味的中文图书等文化服务。

涉足市场 如履薄冰

1987年10月,总店在全国新华书店系统管理店的背景下,改制为中央级图书发行企业。习惯于计划经济运作模式的总店,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2001年10月,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国家计委发布了《中小学教材出版招标投标试点实施办法》和《中小学教材发行招标投标试点实施办法》,决定2003年全国各省市中小学教材实行招标试点,2004年全面推广。

2002年4月9日,为了促进我国出版业改革发展,经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成立了国家级出版机构——中国出版集团。新闻出版总署等国家部委的一批知名出版发行单位整建制地并入中国出版集团,新华书店总店名列其中。

2003年初,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出台了《外商投资图书、报纸、期刊分销企业管理办法》,5月1日实施,2004年12月外资和合资企业可以申请从事大陆出版物的批发业务。2003年9月1日,新闻出版总署实施了《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外资可以申请出版物总发行权和批发业务。

2004年4月20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授予志鸿教育集团山东世纪天鸿书业有限公司“出版物国内总发行权”和“全国性连锁经营权许可”,成为首获“两权”的民营图书发行企业。

外资迅速扩大在中国图书发行市场的份额。如德国贝塔斯曼集团,拥有上百万会员的图书俱乐部和网上书店,并持颇具规模的民营连锁书店21世纪锦绣图书连锁有限公司的股份,利用资本力量、先进经营理念和优势手段等,持续开疆扩土,使中国图书发行市场日趋国际化。

随着电子商务、在线阅读新科技日新月异,互联网的社会化,使服务理念、方式和手段颠覆了传统图书行业工作模式,实体书店举步维艰,纷纷倒闭。2001年至2011年我国近半数实体书店倒闭。2010年1月北京第三极书局关门,2011年北京“风入松”和“光合作用”书店破产,2012年上海书城淮海店退出市场,2013年深圳购书中心等也淡出人们的视线。我国实体书店图书零售额持续下降,2013年“北上广深”销售额同比下降6.46%。

民营网上书店则借助服务、价格等优势,多年来图书零售持续两位数增长。尽管总店等新华书店十分重视“线上”服务模式,积极探索,因体制机制、地域局限、恶性竞争等因素,成效甚微。

扬帆起航 转型发展

2013年12月,在中宣部、中国出版集团关心下,总店新一届领导班子成立。2014年总店年度工作会确定了“盘活存量资产、推进产业转型”发展战略,明确了目标,理清了思路,规划了项目,全面深化改革,努力推进产业转型,在复兴的航道上扬帆起航。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书记蒋建国同志4月2日在《新华书店总店2014年年度工作报告》上批示:“我看了报告,认为很好。总店资源金贵,使命光荣,要搞活,要做大,要在全国发行行业起引领作用。要做到这些,关键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要充分运用市场机制和新科技成果,实行转型升级。”

644090
2016国际出版企业高层论坛暨“一带一路”上的国际出版。从左至右:新华书店总店总经理、《国际出版周报》社长茅院生,国际出版商协会秘书长José Borghino,《国际出版周报》编委会副主席、麦克米伦教育出版集团原总裁白德信,中国出版协会副理事长、《国际出版周报》编委会主席李朋义

全面梳理业务和管理流程,经营性业务公司化运营,实现经营职能和行政管理职能分离。先后出台了近70项规章制度,为总店实现战略目标提供了制度保障。对原投资的11家企业根据经营情况实施分类管理,建立统一的财务管理制度和法律顾问制度,排除重大经营与法律风险。

围绕发展战略,规划了“中国新华发行网”“全国大中专教材采选系统”“新华文化创意产业园”三大项目。“中国新华发行网”得到财政部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资金支持,全国大中专教材采选系统入选总局改革发展项目库,两个项目均入选中国出版集团“十三五”重点项目,各项工作基本按照计划进行。在“互联网+”时代一体两翼业务新板块初见雏形。创办《国际出版周报》“国际出版网”“国际出版企业高端论坛”。通过“国际出版企业高端论坛”“全国高等教育教材峰会”“出版界图书馆界全民阅读年会”“全国馆社高层论坛”等会展平台,“优秀馆配商”“优秀教材供应商”“金牌教材编辑”等评选活动,与国际出版商协会、中国出版协会、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韬奋基金会等开展了广泛深入的合作,树立了良好的市场形象。

通过公司化运营、内部培养、外部引进等方式,培养了一批经营管理和业务骨干。2016年与2013年相比,总店员工平均年龄下降9.2岁,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员工比例增加25.74%,达到79.66%,硕士以上员工比例增加12.89%,达到16.1%,中层干部硕士博士以上学历占37%。

2016年与2013年同期相比,营业收入增长34%;这三年利润平均增长率达到347%;在岗员工平均薪酬是2013年的2.5倍;连续3年为老同志增加生活补贴,让老同志分享改革发展成果。

2017年2月17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总裁谭跃来到新华书店总店调研。谭跃总裁在听取了茅院生总经理的汇报后做了重要讲话,对总店新班子组建以来取得的工作成绩给予充分肯定。谭跃指出,总店班子思路清,干劲大,动脑筋,想办法,三年面貌一新,做强做大可望;总店班子好,合力强,面貌新,人气旺,项目后劲十足,总店振兴可望;总店视野广,思维新,有锐气,敢于拼,网络演绎助飞,凤凰涅槃可望。

谭跃总裁对总店的工作重点,特别是入选集团“十三五”重点规划项目的新华发行网和全国大中专教材采选系统建设提出具体要求:一是认清使命,认准方向。全国大中专教材网络采选系统和新华发行网是中国出版业对数字中盘的需求,随着科技条件的成熟,现在做正当其时。总店重点项目建设的方向没有问题,我们要认准这个方向不动摇。二是讲好故事。建设数字中盘不仅是总店的事,更是整个行业的大事。数字中盘会联动到文化消费,触发到社会消费,进而联动到金融服务、物流服务和大数据服务。这是顺应中国出版市场的需求,单靠总店和集团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有资源、有市场、有能力的伙伴携手一起做,要联合更多的力量。因此,我们要讲好故事,增强感召力,要“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三是福至心灵。所谓“灵”,即通。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解决了“通”的问题,我们的两个互联网重点项目要在资源、渠道、资本、人员、组织架构方面实现融通,项目组要策划好融资、渠道、内容性的路演,推进融通。

谭跃总裁指出,集团对总店的项目建设会给予大力支持,但项目建设成功更重要的是总店干部员工自身的持续努力。他勉励大家:“希望在你们自己手中,使命在你们自己肩上。”

回首往事,展望未来。战争时期,新华书店总店的职能是帮助各根据地和各解放区建立图书编辑、出版、发行体系,方式是工作指导、实物调配;计划经济时期,总店的职能是行业管理,方式是实物发行;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总店的职能是行业信息服务,方式是联通资源;数字化时代,总店的职能是服务观念和模式的创新,方式是图书发行信息中盘。

现在,新华书店总店再次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总店人,将为书香中国、文化中国,为党的“两个一百年”宏伟战略目标作出新贡献!

(2017.04.16 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