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时事 >高层访谈 > 正文

连辑:打造艺术研究、艺术教育、艺术创作的国家级品牌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晓超 2017-04-23 16:02

核心提示: 连辑接受媒体采访。结合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学术情况,畅谈在中国民族伟大复兴时代背景下,有关院所改革、发展的思考与感悟。

作为官员,他曾任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为甘肃文化艺术建设尽心竭力;作为学者,他始终紧跟党中央意识形态部署,率先主张从文化视角解析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作为艺术家,他的书法作品被众多书画机构收藏;作为教育家,他在内蒙古大学兼任校长,耕耘了四个春秋。而今,作为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非遗中心主任,他将更多的心血投入到了这所集艺术研究、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性学术机构。

2016年2月,连辑入主中国艺术研究院,出任院长及中国非遗中心主任一职。一年多来,他带领这所集艺术研究、艺术教育、艺术创作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性学术机构,在践行夯实国家文化软实力根基,塑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道路上,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在推行改革的同时,对文化艺术的创新与发展、非遗项目的继承与保护方面,形成了自己的新见解。

近日,连辑接受了媒体采访。结合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学术情况,畅谈在中国民族伟大复兴时代背景下,有关院所改革、发展的思考与感悟。

记者:以前在甘肃出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时,您主管地方意识形态的工作,相对比较宏观。现在接管中国艺术研究院,面对的是一个学术机构,每天都要和艺术类的专家学者们打交道。工作性质有了变化。您是如何在这两者之间转换角色的?

连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党政机关工作。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更偏向于宏观。在做宣传部长的时候,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注重在宏观的环境下,把工作做得更微观,处理问题更具体。否则就会把工作做空。到了艺术研究院之后,这种方式好像颠倒了过来。艺术研究院就是大基层,工作本身就具体微观。如果完全纠缠在琐碎的事物工作中,就会缺乏大局意识,少了宏观统筹的胸怀和格局。所以在抓具体业务的时候,一定要学会放眼大格局,拥有大情怀,注重国家发展的大战略和整个艺术科研工作的大趋势。这样才能把微观层面的东西放到宏观的视野中整体把握。有了这种认识,就容易在角色上进行转换和调整。

记者:中国艺术研究院是一所集艺术研究、艺术教育、艺术创作为一体的国家级综合性学术机构,院内专家学者可谓人才济济。您如何从实际出发提出具有本院特色的改革发展思路?

连辑:我个人有一个比较理想的改革设想,就是去行政化。我们是学术单位,作为学术单位干部,与专家学者打交道,主要职责是为他们创造良好的学术环境和条件,为他们在业务工作中排忧解难,而不能在办公室当官做老爷。我不喜欢片面地谈管理,而是要更多地讲服务。

中国艺术研究院是中国艺术研究、艺术教育、艺术创作最高水平的机构之一,一大批在国内很有名望的专家学者都集中在了这里。我们要利用这个国家平台,打造国家的艺术品牌。例如,不断推出高水平学术成果和杰出人物,为业内和社会树立具有正确的艺术标杆和艺术家标杆。就整体而言,要把中国艺术研究院打造成中国艺术学领域最权威的学术机构。

要发挥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上的综合优势,把科研、教育、创作等门类打通。以创作为例,创作应该依托于艺术研究院的学术积累,使艺术家的创作具备较强的学术性、理论探索性和创新性,这样才能有别于为创作而创作的艺术实践。要促进艺术家们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起来,使他们树立远大的艺术理想,形成正确的艺术主张,具有良好的学术养成,在本体语言上不断地进行个性化探索,逐步形成个人的艺术风格。

记者:中国艺术研究院汇集了美术、音乐、戏曲、影视各个门类优秀的研究人才,他们所做的工作,所研究出的学术成果与其他专业类的艺术院校相比,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连辑:中国艺术研究院在搞科研的同时,还肩负硕士、博士生的教育职责。我们与国内各艺术院校相比,有相同之处,也有很多不同之处。现在的艺术院校,包括音乐、美术、舞蹈及综合大学的艺术院系,主要职能是教育,其核心任务是培养人才。在此基础上开展科研、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而且艺术院校有很专业的办学方向,舞蹈、电影、戏曲都是如此。而我们的特点是综合性,一个研究院几乎涵盖了所有重要的艺术门类。以画种为例,我们不止研究国画、油画,还要研究工笔画、版画、现代设计等。现在没有涉及到的,今后也会逐步涉及。由于是综合性的艺术机构,所以在多艺术门类间是贯通的。某一专业方向的学生可以学习不同专业的课程。这是我们的特色。

此外,我们还有一个大的期刊群,大约有20多种。多数院所都有自己的杂志,其中许多是国家的核心学术期刊。这些学术期刊,综合展示多艺术门类的学术成果,也延揽了大批学术人才。这是一般院校无法做到的。

我们还有一批全国性的专业学会等学术组织,通过搭建学术协作平台,把学术活动制度化、经常化、全国化、高端化。

此外,我们的专家学者还用大量的时间做田野调查,为地方提供智力服务,为国家研究文化发展战略提供智力支持。从这些方面看,我们也有相对优势。

记者:您在接管艺术研究院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您认为我国目前的艺术环境或者艺术生态而言,存在哪些问题?

连辑:我国的艺术环境和生态这几年总体来说是好的。从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以来,中央对文化大国、文化强国、文化软实力的建设,以及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文化起到先导作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文化作为重要发展领域,与其他领域相结合,形成了“文化+”的产业格局;公共文化服务能力日益强大;文化在提升整个民族的综合素养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是大文化发展的主流。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们的艺术环境和生态越来越好。

但是有些问题也不容忽视。第一个就是观念上的问题。多年来,艺术上的西方中心主义观念比较强。这对我们的艺术发展冲击比较大。现在我们强调文化自信文化自觉,首当其冲的是观念的碰撞。要切实解决“言必称希腊”的问题。解决它需要一个过程。第二个问题是市场经济对文化的影响。人们在追求物质利益的情况下,真正的文化艺术容易被轻视,艺术容易被裹挟。如果让艺术沾满铜臭味,这本身就是对艺术的背叛。第三个问题是技术对艺术的冲击。艺术有它自己有情感有温度的表达方式,但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批量化、工厂化的艺术制作使艺术品变成了没有生气的技术品。第四个问题是一些艺术工作者越来越没有定力,变得浮躁不安,一生只为一项艺术倾命而为的艺术家越来越少。第五个问题是大众审美问题。由于社会性美育教育长期缺失,大众审美水平有限,艺术的审美门槛被降低。这也从另一个角度纵容低俗艺术的泛滥。如何提高大众审美的水平也是需要研究解决的问题。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政府和全社会共同努力。中国艺术研究院一个重要职责,是从文化智库的角度,为国家解决此类问题提供建议和方案。

我们目前要把文化艺术的智库建设作为重中之重来抓。进行文化艺术领域国家层面的文化战略研究、文化政策研究、文化问题对策研究、中外文化比较研究、文化艺术的典型案例研究。通过上述研究,助力国家文化决策。这比专家做出个人成果意义还要大。

记者:不久前,中央国务院两办下发文件要求全面振兴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国艺术研究院落实中央文件精神具有哪些优势?

连辑:文化艺术学术研究是我们的专长。以此为基础的学术、典籍出版工程是我们的强项。中国艺术研究院一年出版的著作达到八九十种,我们以艺术史论见长,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另外,非遗保护也是国家赋予我们的重要职责。

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大部分院所都跟非遗有关。因此,要让每个与非遗相关的院所都承担起非遗保护的职责,形成全院上下共同抓非遗保护的局面。为此,我们把非遗中心的机构设置放大到全院,让相关所、院都成为非遗中心的研究中心。比如,书法、篆刻已经进入了人类非遗名录,书法院、篆刻院就要承担起下一步的保护任务,其他部门也是如此,这样就形成了完整的组织框架。这样,中国艺术研究院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我们还要服务好亚太中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政府签协议,在中国成立亚太地区的非遗培训中心。这个中心目前就设在中国艺术研究院。

此外,我们还在探索如何通过非遗保护、传承、利用等途径服务社会,特别是在文化精准扶贫方面发挥应有作用。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简介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于2006年9月14日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挂牌成立。该机构是经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批准成立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业机构。中心承担着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具体工作,履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政策咨询;组织全国范围普查工作的开展;指导保护计划的实施;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研究;举办学术、展览(演)及公益活动,交流、推介、宣传保护工作的成果和经验;组织实施研究成果的发表和人才培训等工作职能。中心现设有办公室、管理保护部、理论室、数字化保护中心4个内设机构。

(2017.04.16 第0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