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视点 > 正文

努力表现生活的“现在进行时”——关于现实题材剧《人民的名义》的话题

中华英才 作者:陈先义 2017-06-01 14:07

核心提示: 《人民的名义》为什么火了?从创作者长期在剧本阶段的打磨修改,到导演将文学剧本搬上荧屏的再度创作,再到演员表演的精益求精,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也有很多值得一说的话题。

646049

已经很久了,由一部电视剧造成的万人空巷的景观,自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渴望》和本世纪初的《亮剑》之后,似乎很少出现了。那时,固然有人们对电视剧这个新的艺术品种的好奇和偏爱,但我们不能不说,这两部为大众喜爱的热播剧,因其对生活的极其出色的表现,真正引起了观众强烈的思想共鸣。从那以后,虽然也不断有一些大众喜爱的热播剧面世,但能够达到那样一种在全社会引起巨大轰动的“现象级”的作品确实很少再出现。

然而,刚刚面世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的热播,再现了大众追剧的这一壮丽景观。这部由湖南、江苏两省卫视同时播出的现实题材剧,给2017年的春天提供了一个万众热议的话题。我想,观众对它的喜好和偏爱,仅仅用收视率“破5”这样一个数据已经不足以来说明它的巨大影响,因为它的影响已经超越了有史以来的任何一部作品,从侧面也说明了这部戏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

正是因为这部剧,2017年春天的荧屏显得耀眼夺目,造成了“万民争说一部剧”的少有现象。甚至有评论家认为,如果仅用“现象”两个字,已经不足以概括和形容这部剧给中国电视艺术造成的巨大影响了,它应该是近年来中国电视艺术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的事件,以事件来表述,我想丝毫不为之过。若干年后,它应该写进中国电视艺术的发展史,很可能是中国电视艺术实现转折的一个标志,往哪里转?当然从回避现实到关注现实、表现现实的方向转。可以说,它对电视艺术的发展必将产生持久而深远的影响。

一部现实题材剧,为何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我想它有许多理论话题值得研究,而我认为,最值得研究的还是关于现实主义这个话题。

《人民的名义》为什么火了?从创作者长期在剧本阶段的打磨修改,到导演将文学剧本搬上荧屏的再度创作,再到演员表演的精益求精,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也有很多值得一说的话题。但是我想最值得总结和研究的还是编导们对用文艺的形式再现现实生活的执着和一往情深,还是作品对表现生活的“现在进行时”的坚定和义无反顾。“现实生活具有永恒的魅力”,“理论往往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这些为作家理论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性的名言名句,在相当一个时期,被停留在口头上束之高阁,一到实践,却完全成了两码事。原因何在?因为写现实题材需要深入生活,深入生活需要时间需要吃苦。还有写现实生活需要触及矛盾,需要触及社会问题,触及问题要承担风险,有了风险就必然影响文化市场非常热闹的抢钱大战,正因如此,几乎没有人愿意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没有人愿意触碰现实题材。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作家周梅森、导演李路等优秀的艺术家们表现了一种崇高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下决心要奉献一部直接表现现实生活的大戏好戏。一部《人民的名义》小说,历经10年辛苦,反复修改打磨,在这样一个金钱让人变得浮躁的社会,恐怕很少有人耐得住这样的寂寞。一部剧本,在面对投资纷纷退出的窘境,面对因严格审查选题可能不被通过的风险,导演李路还是义无反顾。我认为,编导们这种对现实主义坚定和执着的精神,是这部戏成功的最根本的基础。

《人民的名义》之所以被社会广泛称赞,取决于这部作品最深刻的人民性。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有一段非常著名的论述,“文艺作品反映出来的生活却可以而且应该比普通的生活更高,更强烈,更有集中性,更典型,更理想,因此就更带有普遍性。”阐述毛泽东同志这段讲话时,习近平同志把文艺的现实主义精神概括为人民性这样一个更集中的概念。观众为什么喜欢《人民的名义》这样一部作品?有人说是因为作品大量关于贪腐的细节展示,比如一开始那个“小官巨贪”的家中那一面墙的人民币,很是抢眼;比如那个满嘴漂亮口号却私存2亿赃款的政法委书记高育良,两面性人格甚为经典,这些多少带有大尺度和揭秘性的画面,给这部剧带来了巨大的看点。仅仅看到这一点,我认为并没有说出这部剧的思想的和艺术的本真。那些金钱砌成的墙垛,那些巨额的贪腐资金,在近年来的反腐大案中,老百姓并不陌生,甚至人们所了解的比这些更典型,更加触目惊心。我认为作品真正打动人心的还是在对现实生活的高度概括中所彰显的人民性。彰显了沙瑞金、侯亮平、陈岩石、陈海等这样一批优秀共产党人不惧风险、舍生忘死,与贪腐分子与邪恶势力斗争到底的决心和意志,而正是这样一批优秀的共产党人,代表了中国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利益,代表了中国共产党不仅能够战胜一切国内外的强大敌人,也能战胜自己内部产生的各种贪腐势力,保证前辈开创的伟大事业永远不偏离正确的方向。这就是这部剧作强烈的人民性。剧作没有局限于主要人物之间个人的恩恩怨怨上,而是着眼再现中国共产党开创的从严治党的伟大时代,细腻而逼真地描绘了举世瞩目的反腐倡廉的伟大进程。

在没有大场面没有大制作的情况下,一部电视剧能够成为全社会街谈巷议的热点,究其一点是因为作品强烈的人民性引发了社会大众的心理共鸣。

创作这样一部作品,对编导们值得充分给予肯定的是,尽管作品中披露了许多耸人听闻的个案,但是揭露丑恶,鞭挞腐败,不是为了展示邪恶,展示丑陋,而是为了更加突出刻画像侯亮平那样的杰出共产党人不辱使命、善于斗争、坚持正义的英雄形象,使人们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未来充满无限希望。一句话,给人以力量和信心,这是这部作品之所以引发强烈共鸣的原因所在。有人也曾经对这样一种艺术表述表示过这样一种担忧,那就是担心运用电视剧形式直面贪腐,反面角色位高权重,会不会损害党和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威信。这部戏播出后的效果已经和正在继续证明,揭露问题,直面腐败,鞭挞丑恶,尽管再现了很多丑恶现象,但落脚点是反腐,是对腐败零容忍的坚决态度,得到的是老百姓的坚决拥护。大量对作品的赞扬说明,邪不压正,正义战胜邪恶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对腐败的无情揭露和批判,给人民带来的是希望和信心。无论是作为小说的《人民的名义》还是作为电视剧的再创作,都在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颠扑不破的艺术真理,现实主义尤其是批判现实主义永远代表这个时代的最高成就。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用冷静、客观、辛辣的语言,全面立体地再现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后,人民群众利益与贪官腐败之间形成的水火之势,从法制建设、权力监督等方面深刻剖析了贪官们在权、钱、色诸方面的堕落之路。展现了党中央在十八大以后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决心和意志。

《人民的名义》受到观众的厚爱,有人说完全是题材优势,是当下老百姓对反腐题材的强烈关注所带来的选题效应,是因为题材决定了这部戏的先天优势。这句话其实是以偏概全。在这之前,我们的影视剧并非没有写反腐败题材的作品,为什么没有产生如此强烈的社会反响,原因很多,但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有的编导从概念到概念,甚至空泛地解读政策和文件,这类作品,与真实的生活差距很大,缺乏对生活的真实再现。《人民的名义》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对生活具有非常深刻的体验,作品不是一般地描摹生活和简单再现生活,而是非常精准地概括生活。比如,在平时,我们对反腐败的关注,往往只知道某一个贪官落网了,但落网过程复杂而惊险的斗争,正与邪的生死较量,善与恶的激烈博弈,却知之不多。《人民的名义》逼真地写出了在反腐斗争中,党的领导与人民的联系,经侦与刑警的紧密配合,各级机关之间的协调,都写得丝丝入扣。对于赵瑞龙、祁同伟、高育良等一批腐败分子联手作案、互为掩护这样一个重大案件,仅仅靠侯亮平一个人,不论他有多么勇敢的牺牲精神,恐怕都难以应对这个庞大的关系错综复杂的贪腐集团。正是在以沙瑞金为代表的省委书记的坚强领导下,久经战火的老战士陈岩石、一身正气敢于与腐败分子斗智斗勇的侯亮平、在恶势力面前无惧生死的陈海等等,才能形成反腐败的整体力量,才能最终战胜盘踞高位的以赵立春、高育良为代表的贪腐力量。

《人民的名义》之所以感人,还有一条至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代表主旋律的具有时代意义的作品,更需要艺术上下实实在在的功夫。在这方面曾经有一个悖论,那就是有人曾经偏执地认为,因为是歌颂正能量的主旋律作品,没人愿意给投资,没有大的投资只能粗制滥造,这样草草完成的作品自然不被看好,因此就得出结论,老百姓不喜欢这类作品。于是,2004年以后,反腐题材逐渐淡出荧屏,几乎成了长达10年题材空白期。相反,受这个悖论的诱导,有人不去做现实题材剧,却愿意花巨资去做一些宫斗戏。但是,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关于对腐败“零容忍”和“反腐永远在路上”的决心,让作家艺术家们看到在这样一个时代命题下,文艺创作不该缺席。于是周梅森顶着承受各种风险的巨大压力,联手一批有理想有情怀的老艺术家,对一部表现当下生活的现实题材作品进行了倾情创作,向社会奉献了一部真正高品质的作品。

人们喜欢这部戏,不仅仅因为它的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同样也在欣赏艺术家们高水平的艺术呈现。关于演员们的精彩表现,各类媒体已经有车载斗量的文章分析,我们不需要一一重提,比如被称为李达康的“表情包”,比如把细节演到极致的老戏骨陈岩石、高育良等等,单说语言,就构成了《人民的名义》一大亮点。但凡对影视有研究的观众都明白,影视剧最忌讳写会议,因为枯燥乏味的会议最不宜表现,因为它最容易倒观众的胃口。但是,让观众颇感惊奇的是,会议乃至会议的发言,居然成为这部戏最具魅力的亮点,甚至有的观众公开发表文章,说自己最喜欢的部分就是戏中的会议。会议能够引发观众巨大的兴趣,是因为会议上的各种精彩对话,这些对话,不仅满足了人们通过对话了解高级别会议上的语言方式,更了解了高层政治的波诡云谲。表面看没有动作,没有故事,却因为语言的精彩产生了无穷的艺术张力。

语言成为亮点,体现的是作者概括生活的能力。许多精彩的警言名句,随着作品的播出,被观众不断在网络归纳整理传播。语言成为亮点,不仅量大,而且让人过目不忘,《人民的名义》用语言赢得观众,这在以往的电视剧中实为罕见。其中既有老百姓生活中信手拈来,也有剧作家从生活中的提炼,比如“让权力不愿受制约的官员们意识到,这种不受制约的权力对他们自己和家庭不是什么好事。”“用权力得来的利益最终会被新的权力所没收。”省委书记称赞陈岩石为“一把老骨头当火炬”。这些语言,掷地有声,让观众熟记于心,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当然,一部优秀的作品,特别是作为以画面呈现的影视作品,艺术效果最终需要演员们去表演,《人民的名义》不是某一位演员表演出色,而是一个把角色演绎到极致的一个团队和整体。不管是高层干部沙瑞金、还是青年干部侯亮平,即使在整部剧中并非中心人物的山水集团董事长高小琴,都把角色演绎的出神入化。作品不仅把笔触聚焦在反腐主战场,同时对反腐高压后,某些干部懒政现象进行了深入剖析和尖锐批评。

《人民的名义》的成功,还以事实告诉人们一个真理,那就是还是要在剧本上下实实在在的功夫,有了好的剧本,才可能有好的作品。而好的剧本,需要扎扎实实的到生活的第一线去体验和积累素材,这应该是这部作品一个极为宝贵的经验。

(作者陈先义:原解放军报文艺部主任,中国作协会员)

(2017.05.16 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