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其他 >名人天下 > 正文

我与陈省身先生的浙大情缘

中华英才 作者:方建勇 2017-06-02 14:30

核心提示: 谨以此文纪念浙江大学120周年华诞暨陈省身先生诞辰106周年。

谨以此文纪念浙江大学120周年华诞暨陈省身先生诞辰106周年  ——题记

我是1998年进入浙江大学数学系的。那时候的数学系,与现在的数学科学学院略有不同。数学系是一个系科的设置,到了2002年以后,它是数学中心与数学系并列的设置,数学系归属于理学院,数学中心归于校长办公室直接管辖,层级不一样,是从一个教学的体系到一个数学研发体系的跨越。

当时数学中心首任主任是丘成桐。从那时起,陈省身先生与浙大的情缘就非常固定地保持下来,因为丘成桐是陈省身先生的得意门生。他们两位是华人数学界的翘楚,在国际数学界都有很高的声誉,陈省身和丘成桐分别获得过国际数学大奖菲尔兹奖和沃尔夫奖。

我与陈省身先生的第一次交集,是在2001年秋天。有幸聆听陈省身先生讲微分几何。

那时候我读大学四年级,有一门课程是微分几何。记得我们的上课地点,是在浙大西溪校区西二教学楼的326小教室。当时数学班有29个人,沈一兵老师任教。沈一兵是白正国先生的弟子,白正国是苏步青先生的弟子。

这就是浙大数学系历史上由陈建功和苏步青领衔的“陈苏学派”。

2001年秋天,陈省身先生来浙大讲学比较多,接待他的都是沈一兵老师。一个是属于全球数学界微分几何方向的领袖人物,一个是在浙大微分几何研究方向的主要传承人。那时候陈省身先生是浙大的客座教授,已90高龄。

2001年秋,我经常去数学系主楼,常在电梯口碰到陈省身先生,他当时已经坐轮椅。在我的印象中,常常是沈一兵老师推着轮椅,一直推到办公室。陈省身先生也把浙大作为一个微分几何研究的重要基地,投入了不少心血。我们几个同学常常争着和陈省身先生合影,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满足我们的要求。

记得2004年,在浙大紫金港校区,一次面对全校师生的公开演讲中,同学们问90多岁精神矍铄的陈省身先生是如何保养的,他笑着回答:就是不运动。全场哈哈大笑。

陈省身是浙江嘉兴人,后来在清华大学读书,并且获得了留学的资格,到了法国跟法国著名数学家嘉当攻读数学,然后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当教授,还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创办了数学研究所。当时全球数学的核心发展力量还是在欧洲,甚至美国现代数学的发展,也是欧洲的数学家和科学家移民到了美国以后才发展起来的。尤其是在二战以后,大量科研人员从欧洲迁移到了美国,欧洲的科学阵地包括数学等高精尖的研究领域也迁移到美国,陈省身差不多也是在那个时候到美国的。

上世纪80年代,陈省身回国到了南开大学。那时候我们国家正逢改革开放,百废待兴,国家领导人对数学研究也很重视。陈省身到南开大学以后,南开大学专门为他建立了数学研究所,后来成为陈省身在国内发展的重要核心据点,所以说南开大学是陈省身先生讲学的最核心点。就浙江大学微分几何方向,“陈苏学派”积累了庞大的资源、人才和教学经验,从而与陈省身先生领导的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有一个很好的对接。由此,陈省身先生跟浙大数学系建立了良好的情缘。

另外,陈省身先生的弟子,当时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哈佛大学客座教授丘成桐受聘到了浙江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同时兼任新落成的数学中心主任。数学中心定位就是做研究的,数学系定位是教学的,也就是说,数学系给数学中心输送人才。另一方面,丘成桐开设了丘成桐数学班,在本科阶段开始培养人才,他的学生刘克峰继任数学中心主任,形成了如此师资传承的体系。

我本科毕业以后,在南开大学的一次微分几何研讨会上,也与陈省身先生见过面。当时我坐火车到天津,在南开大学明珠园,与来自海内外微分几何研究方面的华人数学家作了交流。

还有一次是2004年在浙大紫金港校区,陈省身先生在全校作公开演讲。我记得当时是在一个很大的校园剧场,陈省身先生在讲台上用教学投影仪书写作报告,书写的内容会投射到大屏幕上。整个剧场座无虚席,走廊上也围满了老师和同学,台下坐的以本科生为主。陈省身讲得最多的是dy/dx外微分这个概念,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陈省身先生过世后,因为数学家丘成桐和刘克峰的到来,浙大与陈省身先生的纽带,不是削弱了,而是更强化了。浙大和陈省身先生的脉络得到了很好的传承。现在从事微分几何方向研究的,我们浙大数学系98级毕业生之中,就我所知道的,有两位同学非常出色,一位是李本伶,一位是於耀勇。

作者系浙江大学数学系98级毕业生

(2017.05.16 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