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其他 >封底人物 > 正文

刘之冰、茹 萍:天地英豪,一代风华

中华英才 作者:高蓓 2017-06-02 15:13

核心提示: 在满腔热忱、殚精竭虑地追求事业过程中,刘之冰、茹萍这对艺术伴侣在付出着辛劳与心血的同时,也收获着肯定与喝彩。

他们是中国演艺界一对耀眼的双星,斗转星移,交相辉映;他们是荧屏中各自精彩的人物,栩栩如生,大放异彩;他们曾获奖无数,却谦虚低调,从不自满;他们默默地耕耘在艺术的天地,几十年如一日,不辞辛劳,无怨无悔。他们是德艺双馨的劳模艺术家, 是中国演员正能量的杰出代表之一。

646141
电视剧《壮志凌云》飞行英雄周占魁

2017年4月底,中国电影集团在北京隆重表彰一批德艺双馨的影视艺术家,著名演员——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团长刘之冰先生的名字赫然在列。他与德高望重的文艺界前辈谢芳老师、著名导演张艺谋先生、功夫巨星成龙等十位杰出人物一道,荣获2017年度五一劳动奖章。这是一份最新的荣誉,一个至高无上的褒奖,同时,也是一个新的起点。

对于获奖无数的刘之冰而言,这份沉甸甸的荣誉他当之无愧,实至名归。

多年来,在满腔热忱、殚精竭虑地追求事业过程中,刘之冰、茹萍这对艺术伴侣在付出着辛劳与心血的同时,也收获着肯定与喝彩。回望他们一路跋涉而来的足迹,我们不禁为其瞩目的艺术成就与厚重荣誉而心生敬意。

刘之冰:侠骨柔情真英雄

刘之冰从小在北大荒的边城小镇萝北长大,16岁开始在影视圈里跌打滚爬至今也已三十多年了,高大俊朗的他自幼崇尚英雄,《红岩》里的成岗、《新四军》中的黄江河便是他心中英雄情结的完美释放,《开国大典》、《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中的毛岸英得以让他找到了一点儿满意的感觉,《潮起潮落》中的简辽开始让许许多多观众记住并且喜欢上了他,而《黄埔军人》中的蒋介石则使他饱尝到了创作的艰辛和甘苦!《恩情》中的江南下、《出轨》中的冯明达、《幸福守望》中的谢天书是他一次次地激情迸发后又带给我们的一串“新好男人”的形象:重责任、有爱心、讲奉献,健康、情趣、时尚!

提起当年在电视剧《壮志凌云》中,刘之冰再一次以自己钟情的军人形象同大家见面时,他非常兴奋。记得当时在西北某空军基地拍摄这场“带弹着陆”的时候,头天晚上他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早四点来钟就醒了,激动啊!这么大的事件核心人物让他给演了,能不激动吗?从小他就有一个铭心刻骨的从军梦一直难以实现,因此就更加珍惜这个“过瘾”的机会。到了现场,他急不可待地早早就给自己装备上了,飞行服、飞行靴、飞行盔,整个就是一个立马就飞的感觉,当时场站的地表温度据说有六七十度,全都不管了,英雄多牛哇!可是待在机舱里几个小时拍下来之后,人就不对了,脸上的汗顺着脖子流到了背上,再从背上汇聚一些支流淌到腿上,最后顺着裤腿一起全部灌到了飞行靴里,下了飞机一走路“呱唧呱唧”地直响,脱了靴子一倒“哗—!”少说也有一个扁瓶二锅头的量,导演宁海强瞄了他一眼:“牛吧?整个一头水牛!”大伙全乐了。

说到英雄,相信每个男人的儿时都曾有过充满神奇幻想的英雄梦,否则他就称不上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刘之冰告诉记者:“我的童年是在荒凉遥远的北大荒度过的,那儿有个不知名的边城小镇——萝北,历史上曾赋予它一个响亮的代名词——反修前哨。当时有一幅很有名的宣传画《生命不熄,冲锋不止》曾对我的成长产生过很深的影响。我常盯着那个奋勇向前的英姿在心里想:等我长大了就当一个这样的英雄!斗转星移,三十多年过去了,英雄没当成,我却从一个不谙世故的孩子成为了一名电影工作者,然而在演绎了众多悲欢离合的故事之后,心中久久涌动的热流依旧是那挥之不去的英雄情结,正是因为童年在战争的阴霾笼罩下,产生的那种压迫感,才使我有了如今每一次表现英雄形象时的那种激情的迸发!这种激情在《潮起潮落》中的简辽身上有,在《红岩》中的成岗身上有,在《壮志凌云》中的飞行英雄周占魁身上更有,它成了我在表现英雄时采之不绝,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646148
电视剧《壮志凌云》

在八一电影制片厂提交上级部门评选先进典型的推荐材料《刘之冰同志德才表现》一文中,我们读到了这些内容:

刘之冰同志长期以来,始终坚持在政治思想和语言行动上与党中央、中央军委保持高度一致。该同志作风正派,业务精良,无论是作为一名业绩突出的创作者,还是作为演员剧团的领导者,均能以高度的责任心和追求完美的工作态度自觉地认真履行职责,竭尽全力团结大家积极出色地完成上级交予的各项任务,始终一贯地为八一厂的集体荣誉无私贡献。

特别是2012年8月份出任剧团团长以来,在承受着超负荷的创作任务的同时,对于剧团的管理工作尽心尽职亲力亲为,以灵活多样、扎实有效的工作方法带领大家为演员剧团的建设努力开创新局面。为了进一步有效加强剧团的建设和管理,亲自起草了《演员剧团行为准则》、《演员剧团管理规定》和《演员剧团工作纪律》三项规章制度,经过全团同志的充分讨论之后打印装裱张于墙上,新的三项规章被大家称做是演员剧团有史以来,最为严格、最为人性、最为全面又最为切实可行的规章,严疏有度层次分明,从纪律约束、业务管理、道德引领、精神追求等多方面,成为全团同志新阶段的行动指南。

作为一名深受观众喜爱的演员,刘之冰同志始终以德才并重的标准要求自己,演戏精益求精,做人实实在在。该同志在创造出一系列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的同时,也在不断通过自身的优秀品质树立着担责任、持正义、有追求的军旅艺术工作者应有的形象。自2013年以来,该同志共参加拍摄了近二十部影视作品,在银幕上塑造了众多个性鲜明的艺术形象,他们当中既有方志敏、刘伯承、瞿秋白、左权、彭雪枫、李素芝、兰辉、刘伦堂、航天英雄张天聪等各个时期优秀共产党人组成的艺术群像,也有寻常百姓小人物,从《战火中的芭蕾》的火车司机到《打狗棍》中的高镜湖这些志士先贤,这些散发着人性光芒和忠贞理想的艺术形象受到观众热烈的追捧,得到业界的广泛好评。有人说:刘之冰在银幕上塑造的那些共产党人,几乎每一个形象都可以成为共产党员的形象代言人,这是对他在作品中一次次成功演绎共产党人艺术形象的最高褒奖!

《忠诚与背叛》、《风云1927》、《生命处方》、《百团大战》、《战火中的芭蕾》、《勇士》、《血战湘江》、《海棠依旧》,三年期间参加八一厂影片创作的影视作品就有八部,几乎涵盖了八一厂所有重点创作任务,该同志长期为本厂任务率先垂范,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以身作则做出表率。同时,他出演的《打狗棍》、《大秧歌》、《桃花盛开的地方》、《彝海结盟》、《掩不住的阳光》等一批优质军民融合项目的影视作品引起强烈反响,他在创作中也有一次次质量的爆发。不仅为个人赢得了喝彩,同时也为八一厂的作品不断地增光添彩。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在对刘之冰同志的专访里是这样评价的:“他以情带队倾尽心力,在一系列主旋律作品中塑造了众多侠骨柔肠的共产党人的银幕形象,他的勤勉努力让团队的年轻人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多年来,他持续在影视作品中倾心演绎共产党人的形象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身处影视创作第一线为主旋律作品坚持付出,成为目前在影视作品中唯一一位演遍我军各个时期、各兵种艺术形象的军旅演员,通过坚持不懈的一贯努力,他在军内外赢得了积极广泛的社会影响,在一系列重大历史题材影视作品的创作中,所展现出的准确的理解力和表现力、在呈现历史风云人物时出神入化的创造力,不断地显示出其学养与情怀的有机融汇,使其成为我军新时期军事影视表演创作领域的标志性人物。

646149
荣获第九届中美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新华社2015年11月6日在中新网的首页发表题为《“德艺双馨”刘之冰:“电影是精神食粮 不能让百姓饿肚子”》的专题文章,对其在艺术上坚持不断地努力和人生价值取向上的正直追求予以高度评价和大力褒奖,这是国家权威媒体在当今对演员行业中的个体极其少见的充分肯定。近年来,尽管他连续不断地以众多成功的银幕形象示人,但却始终坚持不骄不躁,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常和大家说:“零片酬我们也要给予观众高品质的精神食粮,我们拿军饷、穿军装、吃军粮,我们要知道为谁扛枪为谁打仗!”三年来,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男演员”、中美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北京市春燕杯“最佳男演员”、“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都是他获得的许多荣誉,但站在领奖台上他说:“是大家的共同努力把我送上了绽放光荣的舞台,荣誉是属于集体的!”

从刘之冰同志身上的一贯表现我们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正能量!什么样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是:德艺双馨”!该同志之所以能够在创作中不断取得突出的业绩和一直拥有良好的公众形象,与其能够长期自觉不断地加深专业知识的学习,和对自身道德修养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他襟怀坦荡不谋私利,从艺多年从无绯闻。他在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组织的影视创作会上曾多次作为演员代表做专题发言,其创作体会也曾多次见诸于《人民日报》(《才艺须与德行同在》)、《光明日报》(《责任、荣誉、激情》)、《中国文化报》(《责任与追求》)、《中国艺术报》(《以德为先真诚演绎精彩人生》)等报刊。

不唱高调干实事!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军队文艺工作者的行为规范,成为行业中名副其实的德艺双馨带头人。由他联合执导并领衔主演的影片《兰辉》,生动地塑造了北川县已故副县长兰辉同志的艺术形象。兰辉同志被习近平总书记誉为:“是用生命践行党的群众路线的好干部。”这一形象的成功塑造赢得了从中央领导同志到基层广大干部群众的强烈反响,胡锦涛同志走访北川的时候说:“《兰辉》这部影片我是流着泪看完的,拍得感人、演得生动,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于是,影片《兰辉》2015年7月1日在cctv-6黄金时段再一次受到瞩目。最终影片《兰辉》同《刘伯承元帅》、《目标战》、《雷锋在1959》四部影视作品同时跻身2015年度中宣部颁发的第八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优秀作品,刘之冰同志成为在同一届五个一工程奖表彰活动中获奖作品最多的艺术创作干部。2015年9月经过基层选拔、组织推荐、全军评比、全国公示,最终,刘之冰同志被中宣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文联联合授予“第四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是一份只有在坚持不断地勤勉付出了大量艰辛的劳动之后,才可以交出的出色答卷。

646150
电视剧《刘伯承元帅》

刘之冰在拍摄反映中国航天员的电影《飞天》过程中,曾经写过一首激情澎湃的诗歌:

《飞天》礼赞 ——写在《飞天》即将升空的日子

儿时,我们仰望星空,

梦想成为遨游九天的鲲鹏,

插上神奇的翅膀,

去探访嫦娥的故乡。

儿时,我们向往银幕,

梦想化作英勇无敌的战士,

身着威武的军装,

穿越时空神采飞扬。

儿时,我们曾无数次听大人们讲过:

“鸟不高飞怎知蓝天之阔”

却不知茫茫宇宙有几重,

天上到底是什么模样?

儿时,我们曾像电影中的英雄一样呐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虽童声稚嫩却也血脉喷张,

却从未想过英雄是怎样成长……

来了,他们来了,

那是我们的战友,他们来自救援抢险的前线。

来了,他们来了,

那是我们的战友,他们来自维和、护航的战场。

来了,他们来了,

他们似颗颗红星镶嵌在祖国版图的每一个角落。

来了,他们来了,

他们似蛟龙漫步在太空中高擎着五星红旗展翅翱翔!

战士,是我们共有的名字,

英雄,是引领时代的榜样!

岁月更迭使英雄辈出,

世纪轮回让军星发出更加夺目的光芒。

“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其中的艰辛;

有一种艰辛,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其中的快乐;

有一种快乐,你没有拥有过,就不知其中的真谛。”

我们的航天英雄就是这样成长!

当我们以航天英雄的视角,

俯瞰家园,

我们顿悟,

对亲人的爱恋在天地间可以抒发的如此辽远。

当我们以航天英雄的魂魄,

横望日月,

我们了然,

对祖国的忠诚在寰宇中可以表达的如此奔放。

当我们以航天英雄的形象,

呈现银幕,

我们知道,

这份骄傲是源于英雄们撼天动地的创造。

当我们以航天英雄的名义,

踏上征程,

我们同样能感受到壮士即将远行时,

总书记殷切期望的双眸中那牵挂的泪光……

那是官兵一致携手同心;

那是荣辱共担血脉相连;

那是领袖与战士的真情相望;

那是炎黄子孙心与心碰撞出的最为华美的深情乐章!

我们的使命是用镜头记录战士忠诚,

我们的义务是用心描绘英雄的成长,

英雄,是倾满大地的月色,

英雄,是漫天挥洒的阳光。

将他们鲜活的生命用胶片定格,

将他们多彩的身姿用责任拷贝,

跨越时空集成长卷,

祖国的四季永远溢满醉人的芳香!

我们以八一电影人的热忱为祖国的强盛,

将华夏儿女难以抑制的自豪酣畅抒发,

《飞天》圆梦,一飞冲天!

中国航天,展翅翱翔!

像这样充满激情的诗篇与创作心得,刘之冰写了很多。他由衷地热爱着自己选择的演艺事业,倾尽心力去塑造每一个人物,力求让他们在屏幕上熠熠生辉。他其实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兴趣爱好广泛,擅长唱歌跳舞,摄影旅行,运动健身,阅读思考,文采斐然。

646147
电视剧《雄关漫道》

采访中,刘之冰讲述了一个他在贵州山区拍摄电影《雄关漫道》时发生的故事,令人心生感动,肃然起敬。

2006年5月,在电影拍摄的间隙,他偶然经过当地一个山村小学,发现一群孩子正围着一个教室的窗口,他们垫着脚尖伸长脖子聚精会神地在看着什么,显得非常兴奋。刘之冰走近一瞧,原来,孩子们在看电视,那是一台很小的电视机,在播放着新闻。孩子们充满渴望的眼神让一直饰演领袖和英雄的刘之冰怦然心动,继而又心生恻隐之情。他向学校领导了解到一些实际情况,学校就这一台小电视,平时舍不得使用,怕用坏了……听罢此言,刘之冰立刻表示,愿意自掏腰包为学校一至六年级每个班购买一台当时最大尺寸的电视,无偿捐赠学校。他对校长和老师们语重心长地说,孩子们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我们应该创造条件帮助他们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你们不要担心电视机会用坏,我会安排专人管理负责维修。很多年过去了,相信当年在贵州山区读书的孩子,有的已长大成人,走出大山深处,到新的天地求学、工作,追求着自己的人生理想。他们或许不一定知道,曾经有一位总在银幕上扮演英雄的八一电影制片厂著名演员刘之冰叔叔,为他们慷慨解囊,输送过许多许多精神食粮,让电视里的精彩内容,充实着他们幼小的心灵,伴随着他们健康成长。

刘之冰说他觉得男人的精神实质应该建立在阳光、责任、真诚的基础上,不怕困难,敢于面对挫折,勇于承担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作为男人,这是最重要的品质。他觉得在日常生活中男人就应该自觉地培养自身的人格品质、意志和作风。

军人的侠骨和忠诚在他看来是一种令人荡气回肠的品格。作为演员他对现代军人的精髓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现代的军人是掌握了高科技的复合型人才,在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精神气息,透着知识精英的斗士风采。他说他想追求的就是 “铁骨柔情真英雄”的境界,支撑这种境界的根基其实就是“英雄”二字,他是个骨子里透着强烈英雄情结的人。但是,军人也有自己的情感世界。军人的肩上,除了常人共有的义务和责任之外,还肩负着保卫国家的责任,英雄之所以被称之为英雄,是因为他们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东西,并以此使自己的生命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刘之冰说:“拍摄电视剧《走向喜马拉雅》时,在海拔3980米的兵站里,我遇到过一位四川绵阳籍的老兵,为了履行军人的职责,他一直生活在从东到西总长不足二百公尺的小镇上,已经6年没有回过家了。我问他为什么要在川藏线上这样坚守,他用最朴素的话语说:‘总要有人在这里站岗,我不来,也得有别人来。国家需要,你就得在这里呆下去。’当剧组完成拍摄任务离开那里的时候,老兵送我们出山,一路上四周都是茫茫的荒野,车队在默默行进,我们彼此用沉默交流着,我在心里想着,我们已经完成任务返程了,可老兵他们还要在这里坚守,为了那份军人的责任……那个情景至今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刘之冰缓缓地讲着,我认真地听着,我忽然想起了他在《石破天惊》中的一句台词:“军人,就是能在关键的时候站出去,为国家舍命的人!”

646142
电影《百团大战》

在谈到坚忍与坚韧的话题时,我问他:“是什么让你在表达军人的情感世界时,是那么的自信?”他淡定地说“支撑、信任和理解。我觉得坚忍和坚韧不是只停留在字面上的,它更是一种态度和行为,正是因为在现实中有那么多懂得坚忍的战士,他们用坚韧不拔的精神支撑了我,才有了我在创作中的那份笃定和从容。一次在拍片现场,协拍部队正要出发,这时,带队的营长发现我正朝队伍的方向走过来,立刻下达整队命令,并快步跑到我面前非常正式地向我报告:‘团长同志,部队正整装待发,请指示!’突如其来的这一幕一下把我震住了,使我在霎那间有些不知所措,但我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自然而庄重地回礼:‘按计划进行!’望着战士们从我眼前整齐地掠过,望着远去的队伍,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他们队伍中的一员!”

“还有一次,在拍摄电视剧《最后的骑兵》装甲部队围剿骑兵的场景时,指挥车的无线电突然失灵,在指挥车内的战士当即向我报告:‘连长,我们是否继续前进?’因为面前是一个45度角的陡坡,部队在日常训练中很少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我冷静地看着战士:‘你有把握吗?’战士答道:‘有难度,但是我保证绝对没问题。’

‘前进!’我果断地发出了命令。那一刻,我以战友的名义!因为那一刻他用信任支撑了我,他给了我莫大的信心,我信任他。从后来完成的样片效果看,这个镜头非常精彩。”

以军人的名义感受大爱深沉

“人海茫茫,你不会认识我。我在遥远的路上,风雨兼程。霓虹闪闪,你不会发现我,我在高高的山上戴月披星……”——这是刘之冰最喜欢的军营歌曲。他喜欢这歌曲中的意境,让人想起军人那宽厚的背影所承载的太多无言的爱。刘之冰之所以爱演兵,因为他爱兵。

“有一次在高原的一个兵站,五月时节,内地正是莺歌燕舞、草长莺飞,可是在高原上,却铺天盖地的下着鹅毛大雪,那份逼人的寒气是生活在内地的人们无法想象的。当时晚上没有电,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当走过哨位的时候,站岗的小战士身上堆着厚厚的积雪,可他却一动不动,真的就像一尊雕塑。我问他‘你冷吗?’小战士回答‘首长,我不冷’。作为父亲,我当时想,如果他是我的孩子,我该多么心疼。我从兜里掏出两块巧克力递给他,小战士笑了笑拒绝了,我剥开包装纸将巧克力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转身就走……已经走出了很远,还能听到小战士抿着嘴在大声地说:‘谢谢首长!’当时我没有回头,因为我的眼泪已经止不住落了下来,那一刻,我是以一个父亲的名义。”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在星星最亮的地方,在远离霓虹喧嚣的高原,刘之冰感受到了一名普通战士对自己岗位的坚守和忠诚,他将这些十分宝贵的感受溶入了他的创作中,所以他在剧中感情的表达深沉而真挚,令人信服而感动。

“当年拍摄《壮志凌云》的时候,飞行部队的协拍工作是和飞行训练同时进行的,每当飞行员同我们相互致意的时候,我的心中都怀着一份特别真诚的祝福,因为,我已把他们当成我的亲人看待,我祝愿他们每一次起降都平安无恙。剧中有一幕讲述的是一位老将军将要离休了,剧中的我陪他最后一次向战鹰告别,当时4架苏-27战机在空中编队通过广场,以飞行员的最高礼节向将军致意。当时的场景让我感到非常震撼,这种情感的表达,会使人充满强烈的自豪和满足,这是仅属于军人的表达。”谈起这种战友情的时候,总是让刘之冰很动容也很自豪,为自己能够体味到这种情义而感到荣幸。平凡的生活中还有哪儿可以找到那么令人直抵心底的感动呢?如果一个人的一生能在一个群体中得到铭记和尊重,那将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啊!所以,我们经常能在身着戎装的刘之冰眼中看到一种坦诚的骄傲与自豪,这种眼神在一部部军旅大戏中穿过铁甲雄师的滚滚铁流、穿过扬鞭策马的骑兵方阵、穿过口号震天的阵地兵营,他俨然就是我们这绿色方阵中的一员。 

646151
电视剧《掩不住的阳光》方志敏 

拍摄电视剧《红岩》时,他在剧中饰演成岗,在戏拍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心情都不能平静,“在白公馆的山脚下,有一座陈然烈士的塑像,日积月累被马路上来来往往的各种车辆飞扬起的尘土给遮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当我看到这尊蒙尘雕像时,心里酸酸的,临走的那天,我特意去向我心中的英雄道别,夕阳余辉歌乐山下,轻风拂过我们相对无言,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那些生命曾威武不屈,我们怎么能忘记他们呢?在白公馆楼七室的牢房外至今还有一株根深叶茂的石榴树,那是当年许晓轩烈士种下的,拍戏之余我经常透过牢房的窗口注视那怒放如火的石榴花浮想联翩,人的生命中应该有一种情怀,是高尚的、是纯净的,应该是奠定一个人品格、品位的根本,我们不能丢失了这种情怀,面对生活我们应该永远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苦与甜、成与败、荣与辱、生与死——一切都在军人的身上如此矛盾而又和谐地并存着,刘之冰喜欢演英雄,喜欢演绎勇敢而悲情的英雄,当矛盾和冲突爆发的时候,那些天赋军人的光芒就会如宝剑出鞘般炫目,他会在其中感受最纯粹的军人、最男人的侠骨和柔情,他以军人的名义感受这种只属于军人的深沉大爱,所以,当面对我们这些身穿军装的“战友”的时候,他经常含泪讲述他在部队所感受到的一切故事,所以他可以毫不掩饰地说:作为男人应该把“责任、荣誉、国家”三个词放在心上。从《军魂》、《潮起潮落》、《新四军》到《石破天惊》、《雄关漫道》,他在塑造每一位侠骨柔情的军人时,都透着以军人名义书写的大爱深沉。

刘之冰曾在电影《开国大典》、《大决战》、《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中多次饰演共和国之子毛岸英,他认为毛岸英作为优秀的青年代表,他的身上有很多值得去探究和弘扬的东西,于是,他开始着手创作电影文学剧本《毛岸英》,并六易其稿,整整8年,但是,最后因为种种原因,还是不得已放弃了。但是他不后悔,他说他重视结果但他更重视那个奋斗的过程。多年来刘之冰在不断扎实地进行着积累,他对编、导、演、制作等方面都进行广泛的涉及,只要是有益的事物,他都愿意去积极尝试。他说:“男人在这个世界上要想获得足够的尊重就要不断努力学习和积累,要能忍受寂寞和清贫,面对理想要矢志不渝。”

近年来在不断铸造自己的英雄梦想之余,刘之冰创作的艺术形象更加趋于多元化,如前段时间热播并广受好评的《守望幸福》、《恩情》、《不能没有你》、《警中警》等剧目,这些戏都充分地展示了刘之冰作为一个成熟的创作者,一个成熟的男人,为我们不断地丰富着对优秀男人的读解。他说他想演一部体育片,让钟情于拼搏的精神得以完美迸发;他说他想演一名乡村教师,每天和孩子们一起注视着国旗载着少年的梦想缓缓升起;他说他还想演绎出很多精彩的群像,让他们一个个久驻观众的心底。

高度决定视野,执着成就未来。在艺术的征途上,刘之冰永不停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

心心相印,守望幸福

随着电视连续剧《守望幸福》在各地的热播,谢天书一家的命运深深地牵动着每一个观众的心,这部洋溢着爱的温存、美的质朴和善的芬芳的情感剧作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传统美德所特有的孝道、天伦、亲情,痛苦和欢乐交织在一起,让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而在剧中成功地演绎了对老人尽孝至真的谢天书、林香雨这对孝顺夫妻的扮演者刘之冰和茹萍夫妇生活中本身就是一对知心爱人,使许多观众看起来就更是倍感亲切。

646152
电视剧《一路风雨一世情》

提起茹萍,一个秀美婉约的形象便会很自然地出现在记忆中,这是一个如水一般清爽透亮的女子。她是个明星,却没有灼灼逼人的明星光焰,她总能把属于自己的那种端庄秀美很自然地同角色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康熙王朝》中的苏嘛拉姑,《天桥梦》中的红玉莲,《大宅门》中的黄春,《天骄》中的空姐白秋璇,再往前《风雨丽人》中的如月,《武则天》中的上官婉儿……一个个淑雅贤良、忍辱负重的柔美形象,散发出东方女子特有的淡雅清香。

刘之冰说:“我和茹萍被所有熟知我们的人称为互补型夫妻。当然,表面上看,我的性格外向、开朗,而茹萍则内敛、安静。我做事喜好干脆利索雷厉风行,茹萍则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大家似乎都觉得这样的搭配很完美,其实却忽略了我们俩骨子里的许多相同之处。

十年前,在电影《敌后武工队》的摄制组里,我和茹萍第一次相遇,几个月的拍摄工作在忙乱的节奏中很随意地就过去了,我们俩擦肩而过,甚至没有在一起像样地聊过天,可互相间的印象却彼此十分清晰准确地留下了;一个平和,淡定,不事张扬的女同仁和一个勤奋,认真,脚踏实地的男同事。演员的生活规律经常会处在一种无序之中。我们在片场努力地演绎着世间的悲欢离合时,自己心中最敏感的情绪也时常被深深触动,孤独的感情生活总有着难以向旁人诉说的无奈和落寞。两年后再相逢时,共同的境遇使我们不知不觉地走近了,感情磨合逐渐升华成默契,共同的理想和追求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我这个人性子急做事又特别认真,常常为一点小事与她拌上几句嘴,可经常是我这儿还在冷战状态呢,她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每次她笑盈盈的示和,都让我有一种被谦让的尴尬,现在想来,她被人羡慕的好人缘,好戏缘也就是这样与世无争得来的。

结婚这些年,我们依然天南地北地奔波,可心里却是踏实的,因为我的喜怒哀乐有另一个人在分享,因为工作完有一个家在等着我归去,一种美满的期待让我每天过得踏实和安心。”

茹萍告诉记者:“我其实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可做了演员这一行,要兼顾,要放弃,就成了我的一个难解的心结。

646144

做影视演员,真是个太矛盾的选择。没有家庭,只是一个不完整的演员,没有经过亲情的浸润,你永远无法体会什么叫难以割舍、什么是切肤之痛,你的人物造型无法立体丰满;可是拥有了家庭,却又不得不为了工作常常放下它,离开它,甚至长时间地冷落它。”

她说,我有一个伶俐的女儿,可她从小到大很少向我撒娇,也许是我不经常在她身边的缘故。在她还很小的时候,一次她说,妈妈,我想闻闻你身上的味道,可以吗?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我很难过,一个不陪伴在孩子身边的母亲让孩子感到了生分,但她又是在那么需要母爱的年龄。这种矛盾,这种愧疚,伴随了我许多年。

无论天南海北,无论创作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们都会一起面对。无论身在何处,刘之冰一天总会来几个电话,从工作到生活,都是他操心的范围,事无巨细!今天接了几个拍摄通告,准备得怎么样?寒流来了,你带了几件衣服?明天约了与人见面,是不是忘了?孩子报名的照片,我已准备好,放在家中那个抽屉里;台词背熟了吗?来一遍我听听?

我时常笑话他的婆婆妈妈,并埋怨他像个严厉苟刻的“婆婆”,总挑我的不是: 既不满意我在生活上的马虎随意,又不放心我在人物造型上的把握,常常在长途电话里一遍又一遍地和我讨论台词。我就在电话里对他嚷,怎么就不知道说句好听的,哪怕是一句很俗很没有创意的好听话,也可以让我睡个好觉,可他就是不肯说,一副十足的大丈夫模样。然而,他的关爱却总是那么真切、不加修饰和无处不在。我无意中说的一句话,都会被他认真记住。一次,我们在一家餐厅,一份茄汁烧牛尾的美味让我赞不绝口,他不以为然地说我贪嘴。可没过几天,家中就有人送牛尾了,原来他满世界地找着了一家专营店,还专门买了本烹调书和专烧牛尾的调料。

我们俩能同时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刘之冰嘴上老是指责我的不是,什么晚上舍不得睡觉啊,早晨舍不得起床啊,什么眼里没活儿啦,可他总是勤劳地操持着家里的一切,给我尽可能地留下充足的时间休息。常常是我一觉醒来,他早已经把家中的一切都料理的井然有序;做完了早餐,送两个孩子上学去了,洁净的家到处都是他劳动过的痕迹,闪亮的窗就如他的心底一样明净。

646143
回到阔别三十二年的母校

我特别享受这份“严厉”又“实惠”的温暖,如影随形的爱情和幸福将我的心填得满满的。我变得越来越向往回家,盼望全家一起美美地享受我做的晚餐,盼望与他一起坐在西湖边品茗,盼望我们俩一起出游。许久未见面的朋友们都说我胖了,是啊,一个无忧无虑的女人有什么理由不心宽体胖?

刘之冰于是又谆谆“开导”我,这样美好的生活是60岁以后的尽情享受,年轻时的奋斗是你将来的不悔。当我一部戏还没有结束,下部戏已经找来时,他知道,这是我最“慵懒”之时,于是帮我一起看剧本,分析角色,还准备好几根跳绳,督促我减肥。是他的坚持,也是对艺术精诚的执着,帮助我在演艺事业上完成了一些获得大家认可的作品。多年的夫妻相处,总觉得他为我付出太多。男演员厚积薄发,他现在正处在创作的黄金时期,为了他的事业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我们商量着打算将工作重心放到北京,这样就意味着我将更久地远离故乡,就将放弃从小依恋的一切。但我从心里很愿意很高兴这样去做,为自己所爱的人去付出是一种快乐,对自己更是一种幸福的满足!

目前,由茹萍扮演纪委书记的反腐力作《脊梁》即将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我们在屏幕中会看到她塑造的一个崭新的形象,一身正气,果敢干练。刚柔相济这个词用在茹萍身上其实也是很恰当的,虽然以往她温柔贤惠的好女人形象深入人心,但作为实力派演员的她,愿意去尝试挑战各种不同类型的人物形象,通过她的潜心演绎,让剧中人物走入亿万观众的内心。

在屏幕上塑造英雄人物的同时,生活中,刘之冰与茹萍也一直自觉传递着正能量。他们热心公益事业,奉献爱心,多年来,像对待自己的一对儿女一样,无偿资助川西地区的四名彝族、藏族孩子,关心他们的成长,将他们从小学培养到大学。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刘之冰与茹萍这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在共同的事业追求中,心心相印,风雨同行。他们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荣誉,也格外珍惜相濡以沫的爱情。他们拒绝张扬,甘于寂寞,是这个纷繁热闹的娱乐圈中难得一求的安静音符,他们从事的是一种倍受大众关注的职业,夫妻俩又同是受人关注的明星却都喜欢游走于喧嚣的名利闹市之外,显得与众不同。

我愿意这样形容这对耀眼而低调的艺术家:他们像一股沁人肺腑的清泉,默默地流淌在大地与岁月间,滋润着尘世,辉映着日月。

祝愿这对德艺双馨的艺术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中国新时期的文化建设,为中国影视艺术的繁荣辉煌再创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