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青年才俊 > 正文

朱志:从200步生活圈走到国际大舞台

中华英才 作者:朱志 陈洁 2017-07-01 11:21

核心提示: 久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首席运营官朱志。

648067
朱志向广州市市长温国辉汇报工作

我叫朱志,出生于1977年。和那年中国出生的1700万人口一样,我也经历了从一个微小的细胞体,通过奋斗赢得和另外一个细胞体结合的过程。爸爸是乡邮员,通过努力当上了县邮电局局长。妈妈是敬老院职工,通过夜校自学一步步变成全国劳模。小县城度过的童年里,没有游乐场和麦当劳,爸爸妈妈在昏黄灯光下写稿子、复习功课的场景占据了我童年的大部分记忆。

名字是一个人最早的座右铭。每次被呼叫一次,就是一次提醒。因为名字,我从小接触很多关于“志”方面的成语。“有志者事竟成”、“志存高远”、“有志者立长志,无志者常立志”。

父母开始给我取名时选了“智”,后来登记户口时改成了“志”。两个字发音一样,意思不同。智靠遗传,志在内心。长大后,我更喜欢后者。世界上大多数伟人都是通过个人不懈奋斗,靠强大的意志影响他人,而不是自己的DNA。相对于遗传得到财产,我更渴望通过努力付出获得的成就。

北大的信笺香山的红叶 表姐玩伴促我进京求学

表姐从小就是我的偶像,我上初中的时候她就考上了北大。每年她都给我写信,用的都是北大的信笺。有一次信里面夹着一片像火一样的香山枫叶,信的末尾是一句话:“你一定要来北京读研究生。”

我把这片来自北京的枫叶分享给好友小飞,还有那句话。那是我们第一次开始谈论除了吃喝之外,关于理想关于梦想的话题,高考时,我勉强考取了北京邮电大学的专科。好友小飞留在了南昌,学了他并不喜欢的经济。

后来,我拿到英国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小飞则以全国前三的成绩考上了某顶尖大学的研究生。英国毕业后,我回到了北京工作。在一个晴朗的周末,我去了香山,寻找那片把我从江西一个小县城带到了首都北京的枫叶。现在我和小飞已经到了不惑之年,每次见面,我们之间的话题还是离不开理想和梦想。

宿管阿姨支持买电脑 从此走上互联网之路

在1996年,电脑是绝对的奢侈品。那时候北邮机房大部分是286电脑,有一次,我幸运排上了系机房的486电脑,感觉像从绿皮火车突然坐上了飞机。买一台主流486电脑要5000多元,几乎是父亲一年的工资。有一天,宿舍管理员阿姨问我为何总是发愁?当知道我渴望一台486电脑时,她说了一句话:下午再来找我。

下午阿姨给了我一个信封。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存折,足足4000元。正好是我买电脑需要的。那可是一笔真正的钱,没有合同,不需要承诺。我犹豫再三,还是拿下了那笔钱。后来,还清了这笔钱,这位阿姨则成了我干妈。每逢过年过节,我和干妈都要打电话,不论我在中国还是外国。

486电脑是我人生的第一台电脑。这台电脑也是当年在北邮那个宿舍楼唯一一台电脑。这台电脑让我比同龄人更早地进入了计算机行业,也让我得到了更多机会,最后触发了英国留学以及后面一系列的选择。

在我的心里,这台电脑的意义,比掌握到知识更为重要的,我知道了原来还有一种境界——帮助人可以不需要回报。在我的求学和工作道路上,在关键时候,总有“贵人”相助,我无法完全回报大家,只是经常想,自己也要去帮助更多的人,成就其他人的梦想。

迈出200步半径生活圈 苦背单词赴英国留学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江西九江邮电局。那几年正好是电信行业最红火的时候。每年的收入有四五万元。九江风景宜人,工作压力不大,每天的生活很悠闲。

公司离宿舍很近。每天下班我都数着自己的步数,走完两百步,我就到家了。有一天,我突然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多走一步?念头一起,就再也停不下了。我做了一个决定:辞去公职,去国外读书。

想留学,英文是第一关。新东方的托福考试1800个难词,一个都不认识怎么办?我奔赴北京参加新东方培训。第一堂是俞敏洪讲授的,他给我们分享了很多年轻人奋斗的故事。受到这些鼓励,我每天花6个小时睡觉,剩余时间用来攻克单词堡垒。两个星期之后,奇迹发生了,原来全部陌生的单词,好像全都成了老朋友。

648068
朱志和久邦数码首席执行官邓裕强先生

2001年5月,我收到一封来自英国的信件。我很紧张,似乎这是一次对命运的宣判。犹豫了十分钟,我慢慢打开了它:Dear Mr ZHU, I am pleased to offer you a place……

这是一所英国排名前十名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高兴得快要晕过去了。我把录取通知书锁到柜子里,绕着小城跑了一圈。我想和每一个人都分享这个消息。

2001年10月的一天,我乘坐英国航空公司的班机抵达希斯罗国际机场,开始了我的留学生活。那是我第一次出国,第一次乘坐那么大的飞机。为了每天不用走两百步,这次得多飞一会儿。

2017年在国外度假,我无意碰到了俞敏洪老师。他不认识我,我还是上去和他打招呼了。我感谢他当年在新东方给我上过的那堂课。

京沪京上演双城记 外企小白领变金领

英国留学毕业,我在2003年回国了。那个时候,海外留学生能够落户北京,我也自然成了新北京人。2003年正是外企最热门的时候。我加入了一家法国公司,年薪20万。父母看上了一套北京北二环附近的房子,让我买下。我犹豫了半天,最后没有买。因为,我不想变成每天两百步那个状态。

2006年的时候,朋友介绍了一个上海飞利浦市场经理的职位,我毫不犹豫答应了。我成了飞利浦当时最年轻的市场经理。2008年,有个美国上市公司要组建移动互联网业务,需要找一个CEO,职位在北京,我再次回到了北京。

光杆司令白手创业 三天拿下微软订单

如果把2008年当成我的创业元年。我的感悟是,创业也许不能延长一个人的生命,但是可以延长一个人的记忆。创业也不能保证吃到更多的甜味,但是可以让你尝到更多的滋味。

第一次创业的起步时最为艰难,只有我一个光杆司令。有一天,朋友给我一个线索:微软正在招标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朋友提醒我,这是个机会,但是成功率却很低,因为微软对入围的企业有很高的资质要求,同时竞标的还有几家大企业。

竞标那天,我只对微软项目负责人说了一句:你们要的东西,我三天后给你一个demo。微软的负责人很吃惊。其他企业至少要一个月。不过他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接下来的三天,我调动了我所有的能量和资源。三天后,我如期交出了项目原型。微软对我的方案又满意又吃惊。他们多提了一个要求:你们有用户体验工程师吗? 我们要明天立即面试这个工程师。我说有。

回到公司,我立即启动了招聘。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结束了面试回到宿舍。还有5个小时,我就要再次去微软谈判了。不过我很开心,我知道,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已经有个合格的用户体验工程师了。

融资百万天天查账 千万美元助力成长

如果把企业的融资当成一个节点来说,9年时间我只经历了三次。2009年,当第一次拿到百万美金风险投资时,我很兴奋,每隔几天,就要去账号里查看一番,看看钱在不在。不过,这种快乐很快被现实的运营压力淹没了。招人,定产品,买服务器,租办公室,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淹没百万美金带来的快感。

到了2010年,公司再次融资千万美金。我高兴了一个星期,再也不会经常去看账号了。随后,公司和久邦数码合并,我也换了一个身份,成为了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我参与了公司在美国的上市过程。美国敲钟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日常繁杂的事情包围。每当奔波在公司与机场间,感觉疲惫不堪时,我就想,这样的生活不正是我当年走出九江小城时想要的吗?

648066
朱志和facebook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因为上市,公司的业务被聚光灯笼罩。市场知名度得到提高的同时,也遭遇到了更多的同行竞争。我们是国内第一个做手机桌面软件的公司,上市之后,一下多了十多个类似产品。一时间,久邦处在了风口浪尖上。一些媒体也开始夸大公司的危机。每天一上网,负面新闻就像潮水一样涌过来,让我们百口难辩。不过,就算在那个时候,我对久邦还是充满了百分之百的信心。有些人看到了恶性竞争,有些人看到了股价下跌,有些人看到了谣言,而我看到的,是CEO邓裕强每天带着技术人员讨论产品到深夜,为了一个产品的像素点反复验证,以及那几个月公司电费的飙升。

裕强在带领团队苦练内功的时候,我则开始为引入优秀人才往返北京、上海、深圳三地之间。抱着求贤若渴,三顾茅庐的心态,引进人才时,一次不行就两次,再不行就四次、八次。为了招聘到合适的人才,我甚至需要帮助他们做夫人的沟通工作。有一次恰逢大年三十,我在外地面试一位同事。赶回广州,已经是跨年时分。

如今,我面试过的很多员工,经过成长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核心高管。这种和团队一起成长的感觉,成了这几年创业历程中最让我幸福的事情。让我觉得一切努力、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6年,经过了短暂而漫长的调整,久邦数码在2016年重新变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具软件开发商。我们的GO桌面,GO输入法,GO短信,音乐播放器,“极相机”,都是全球的顶尖产品。想到每天全球都有上亿用户使用我们的天气软件查看天气,用我们开发的输入法发送消息,用我们研发的相机软件拍照,我就感到由衷的自豪。

重游英国求学故地 移居广州重新出发

2016年国庆节,我重游英国,回到了我当年的那个寝室。15年的时间里,英国一点都没有变,而我们改变了太多。路上看到了更多的黄皮肤,原来觉得贵的东西现在觉得很实惠。英镑对人民币的汇率从原来1:15变成1:8,我们人均收入却翻了好几倍。公司的业务遍及全球,我们在英国也有了自己的分公司。那天,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感到特别自豪。

2016年,我的大家庭从上海迁到了广州。我也获得了广州绿卡,编号008。我成为了一名新广州人了。从办公室望出去,对面就是广州的最高楼东塔。15年前,这里曾经一片荒芜。15年,中国从一个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发展中国家,变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久邦,从一个创业公司,变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具开发商。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女士送给我一本书,书名是《Lean in》,往前一步。无论是20步,还是2000步,重要的是往前迈出第一步。我感谢当年多走的那一小步,让我的青春赶上了中国发展的快车道。

我还是没有买房,也许会,也许不会。我对广州这个城市很有信心。我对这个时代很有信心。

人物简介

朱志,广州市久邦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首席运营官。国内移动互联网最早的创业者之一。第16届广州市越秀区人大代表,香港优才计划、广州首批绿卡计划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数字阅读工作委员会副主任,香港上市公司Epro Ltd独立董事。

1998年参加工作,担任移动公司网络优化工程师。2001年留学英国,2002年回国加入外企。2006年加入上海飞利浦公司,成为外企中最年轻的市场经理。2008年,从半导体行业转型到软件外包,创立文思移动,任CEO。

2010年,转型到移动互联网,创立了觅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当年融资100万美金。2011年,公司转型电商,出品二手商品交易平台“淘身边”,成为当年苹果总榜前十名,获得北极光和新浪联合投资1000万美元。

2014年,觅我公司接受久邦数码公司千万美元战略投资,出任久邦数码首席运营官。2016年,久邦数码重新成为海外工具开发商全球第一名,Facebook全球最大的商业合作伙伴。久邦数码成为中国在海外最有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多次在《北京青年报》、《法制晚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和摄影作品。

(口述/朱 志  整理/陈 洁)

(2017.06.16 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