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文化 >随笔 > 正文

月光下的思念

中华英才 作者:杨汇予 2017-07-02 10:41

核心提示: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孩子,妈妈没有爸爸了。”我的泪水如下雨般纷纷落下。

648106
全家福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又是一年的中秋将至。我独自走在静谧的小路上,抬头仰望遥挂天边的明月,心中泛起阵阵涟漪,不由得忆起那个身影,那个留在心底的人。

那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因为爸爸在外地工作,我和妈妈每晚去姥姥家吃饭。晚饭后我和妈妈才会骑着自行车回自己家。夜色笼罩着大地,幽静而神秘,路边的大树张牙舞爪地伸展着手臂,在晚风的带领下挥舞着。羽扇般的云彩遮住了月亮的殷勤,灰蒙蒙的大地只有少许亮光。我因害怕紧紧攥着妈妈的衣衫,紧闭双眼,安慰自己说:快到家了,马上就到家了,别怕。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妈妈被汗浸湿的后背传出的紧张。

忽然,在不经意间,我发现了大地上的另一个影子,原来在我们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在骑车子。他的身影被路灯映照在大地间,有点蹒跚,有些吃力,还有点眼熟。我疑惑地扭头看去,被眼前的所见惊住了:那是一位老人,鬓角的白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亮光,眉间的皱纹被他吃力的面部表情挤得深凹不平,即使相隔较远,依然能看到那苍老、黝黑的脸上镶嵌的几颗斑迹。或许是月光送殷勤,或许是我急切渴望地想看清,那位老人就像是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一切岁月在他身上的“杰作”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眼眶湿润了,因为那位老人正是我亲爱的姥爷。

一瞬间,我的心底涌起一股暖流,充溢着我身上的每一根汗毛,冲走了紧张和害怕。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夜色还是朦胧的,只是在朦胧间有一丝月光悄悄地透过云彩挤进来,照亮了我们前方的路。

忽然想起前几天,姥爷执意要送我们回家,妈妈也执拗地劝阻,这父女俩固执地争来吵去,最后还是姥爷妥协了。每晚我们出发的时候,都不见姥爷的身影。后来问起姥姥,她说只要我们一出门,姥爷就会说出门下棋遛弯,许久才回来。说到这,姥姥就是一口埋怨的语气:“他呀,这么大年纪了,整天就知道出去耍,还偏偏晚上出去耍,这几天天冷了,也不怕冻着。”姥爷听到这话,不反驳,也不生气,反而流露出一种满足的喜悦。惑矣。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我没有告诉妈妈,只是催促她快点骑。一到家,我往楼上跑,妈妈也往楼上跑,我们三步并两步地冲到家。妈妈像往常那样快速打开灯,我直奔窗口张望。

楼底,夜色中,那位老人的身影就站在那儿,眼巴巴地仰着头望向我家的窗口。我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思绪,这么远的路,他一个老人是怎样拖着年迈的身躯一脚一脚地蹬着自行车跟过来的……我无法想象,但我知道他一定很吃力,以至于我凝望他良久,他都没有察觉。等他发现家里的灯亮了一会儿,才心满意足地推着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648105
作者与妈妈

我回过头,眼里含着泪,才发现妈妈站在我身后,微笑地看着我,她的双眸里也泛着晶莹的泪光。原来妈妈早就发现了姥爷,她那快步爬楼进门立刻开灯的习惯性动作,不是不经意,而是“太刻意”。之后的多少天甚至多少年里,我依然会发现那缕美丽的灯光映照在一个老人的眸子里。月亮闪耀着皎洁的光芒,衬着灯光笼罩着一个老人爱的背影。直到爸爸调回青岛工作,那背影才消失。

姥爷儒雅善良,多才多艺,平时喜爱在书房写写画画。记得有一次,我因活泼好动,在姥爷好不容易完成的一幅牡丹图上涂抹了几处墨迹,本以为会被姥爷责怪,没想到,姥爷却笑眯眯地把我揽在怀里,用毛笔点染几下,就将我涂抹的败笔转化为新的叶瓣,化腐朽为神奇。姥爷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有些事情换一个角度对待,就能够将劣势变为优势。所以,我们要有坦然面对一切的心态……

岁月如梭,转眼我就长大了。学业的忙碌令我抽不开身,一年或许只去姥姥、姥爷家两三次。现在有了汽车,再也不用担心骑单车的恐惧了。每次回去又出发,回头望,依然会发现趴在窗前的两位老人在向我们招手。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她用颤抖的声音说:“孩子,妈妈没有爸爸了。”我的泪水如下雨般纷纷落下。

重游这段小路,依然是在月光皎洁的夜晚。月光洒落的大地空荡荡的,绵延着浸入茫茫的夜色。泪水朦胧中,我仿佛又看到那位老人歪歪扭扭地骑着车子,他弓着腰,吃力地蹬着,花白的头发在月光的映衬下分外醒目……

(作者系青岛一中学生)

(2017.06.16 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