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特别报道 > 正文

这是一场尊重民意、深得民心 的改革——15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探索与思考(3)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爽 2017-08-02 09:56

核心提示: 本刊独家采访——“生态美·百姓富”走进福建专题报道:15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探索与思考

下 篇  林改最大的成果是生 态修复、林农富裕、干群和谐

福建的森林覆盖率高达65.95%,连续38年位居全国第一,水、大气、生态环境保持全优,闽山闽水的青翠碧蓝,让走进福建的我们,真正感受到了生态的价值。

650145
沙县金楠合作社楠木大棚

林改制度设计者认为, 衡量林改是否成功有四个标准:

一是有利于森林总量的增加和质量的提高;二是有利于完备森林生态系统的建立和森林可持续经营;三是有利于林农就业和收入的增加;四是有利于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

对于这四点现实考量,记者此次深入福建,感受颇深。

记得全国各地雾霾频发之际,微信朋友圈“满屏晒蓝天,我也插一脚”中,那一片“福建蓝”不知羡煞了多少人,殊不知,2016年福建空气质量达标天数比平均为98.2%,那一片蓝天,成为福建生态的骄傲。

在全国森林覆盖率只有21.66%的现实情况下,福建的森林覆盖率高达65.95%,连续38年位居全国第一,水、大气、生态环境保持全优,闽山闽水的青翠碧蓝,让走进福建的我们,真正感受到了生态的价值。

采访之际,正值整个福建都处于抗洪防汛的备战状态,很多林业干部必须24小时坚守防汛岗位,很多时候,我们必须在防汛一线采访他们,山里山外,水库边、村部旁,到处都是他们的身影,听到很多百姓提及这些长年和他们打交道的林业干部和村干部时,都会竖起大拇指,干群和谐一目了然。

据说,林改前,可是大不一样,武平林权收储中心陈剑平主任在基层林业站干了21年,他讲,“以前有些老百姓看到林业执法人员的车过来,就会在地下偷偷撒把钉子,阻挡林业工作人员执法,因为他们砍树卖钱,工作人员不但阻止砍伐、没收木材、还要罚款。有时去老百姓家里,遇到咬人的凶狗,老百姓根本不制止,人身安全都受到影响,搞得林业执法人员就像鬼子进村,老百姓的敌意大啊。”

一个改革,不仅改变了一个地区的自然生态,也改变了政治生态,这是大功绩,所以,林改被当之无愧地称为“中国15年来最成功的改革”、“建国以来最彻底的普法教育”。

其实,每一项改革都离不开“以人为本”,林改也是如此。“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习近平总书记深刻阐释了这个被中国历史反复证明的铁律,所以“利民之事,丝发必兴;厉民之事,毫末必去”,福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就是最好的见证,它不仅让每一片山林都有了新的主人,且真正实现了“资源增长、农民增收、生态良好、林区和谐”。

农民得了财产,党和政府得了民心,可谓党心民心同归,生态财富与物质财富共进。

“没有生态的修复,就没有中华民族的复兴”

2016年6月,中央深改组审议通过《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实施方案》,批准福建成为全国首个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这其中,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可谓立下汗马功劳。

作为我国南方重点集体林区,林业用地面积1.39亿亩,其中80%以上林地属集体所有,靠山吃山是山区人民谋生致富的依托和希望。如果集体林业资源未能保护好,福建的生态环境,大概不会有今朝的作为。

“福建年降雨量最多的地方,有的可突破3000毫米,全省平均在1700毫米左右,很多村庄和道路等设施都在山上,如果森林植被不好,非常容易导致水土流失和山体滑坡,每年地址灾害引发的伤亡和损失将会不可想象。”在福建省林业厅厅长陈则生看来,“福建的林业就是生命线,森林就是保安林、生命林。”

早在2002年,福建省政府就成立了由习近平担任组长的“生态省”建设领导小组,那一年,也正是他对武平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做出历史性决定的一年,可以说,这些决策都助力了福建生态今日的辉煌。

繁茂森林成就取之不尽的“生态”好蜜源

静谧的梁野山,松风竹韵,泉水淙淙,这里不仅是闻名闽粤赣边的旅游胜地,也是全国保持最完好的天然原始森林群落之一。山中,阔叶林生长最为繁茂,占据了40%以上的面积,乌桕、山乌桕、鹅掌柴等树种,都成为主要的蜜源地,为发展养蜂业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650146
武平林农充分利用丰富的森林资源发展林区养蜂致富 李国潮摄

但林改前,因乱砍滥伐致阔叶林越砍越少,养蜂产业一度难以为继。

阔叶树不仅外观漂亮,且具有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空气、防洪减灾、维护生物多样化等生态功能。一亩阔叶林能涵养水分300吨,1公顷阔叶林每天能吸收1000千克二氧化碳,1公顷阔叶林1天能放出730千克氧气,可供65人呼吸所用,可以说,一棵树就是一台吸尘器,一片林就是一座制氧站。

武平万安镇各村及梁野山脚下的周边村子,有一大部分贫困户,或年老体弱,或身体残缺,无法从事繁重体力劳动。对资金和技术要求不高的养蜂业,成了他们脱贫致富的好产业。

我们探访的梁野仙蜜养蜂专业合作社,是整个福建规模最大的养蜂合作社,由下岗创业者钟亮生2010年创办,采取“合作社+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带动了全县500多位农民加入养蜂行业,仅2016年便实现了3200多万元的产值,有力促进了林农增收。

2015年,中央部署脱贫攻坚工作后,该合作社针对贫困户、残疾人没技术、缺资金、难找工作等现实,采取了送蜂种、送技术、包销售的帮扶方法,带动了143户残疾人、56户贫困户创业脱贫,成为林业帮扶精准扶贫的典型。

“养20箱蜜蜂需要6000多元成本。按照‘三三三’协议,蜂农只要出2000多元,就能办起一个小型养蜂基地,年收入可以过万。” 稳定的收入,让残疾人重新找到了生活的尊严,他们的兴奋之情难于言表。

武平森林覆盖率高达79.7%,占有一定比例的、胸径20公分的山乌桕,年吐蜜量可达25公斤。据专家分析,仅武平一个县的蜜源如果能利用上1%,就能产出500吨的蜂蜜,年产值可达3000万元,可以说,养蜂业不仅前景巨大,更是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

据统计,林改以来武平县造林面积71.5万亩,超过林改前25年造林面积的总和。

“以电代柴”烤出“生态”笋干

从生态中获益,让林农对生态的保护愈加关注。

位于三明市永安的虎山村是比较偏僻的村子,之前,连一条公路都没有,整个山上到处都是坟墓,乱砍滥伐异常严重,村干部的精力基本都在护林上,有时甚至还会因为护林受伤,“我被整碗面条从头上泼下来,连派出所都管不了。砍得真是太舍不得了,一棵树最起码都要种20多年。”至今提及,虎山村村支书陈宁来依然痛心不已。

650147
林农在树皮上附种名贵药材铁皮石斛 李国潮摄

林改之后,村里有钱了,虎山村修了公路、给村民上了养老保险,还为过世的村民修了一处安息堂,同时借助毛竹林资源,虎山村开始大力发展笋干产业。

虎山村的毛竹面积接近1.8万亩,90%的村民靠毛竹收益为生,毛竹是自然生长,不仅可以净化空气,且每一年都可让林农获得收益,最为林农所钟爱,“原来一年才产8万的笋干,现在可以达到80万,林改的积极性调动得太快了。”永安林业要素市场主任刘永川很感慨。

郁郁葱葱的毛竹林,不仅让虎山村有了支柱产业,也让村民对生态的价值愈加关注。

传统方法烤制笋干,需要烧木材,一斤笋干就要烧掉五六斤木材。基于此,2013年,虎山村开始搞“以电代柴”,“可以让整个成本降到一半以上,虽然电会花点钱,但这对整个森林的保护是起到相当大的作用的,老百姓自己也有这种意识。”

2015年“以电代柴”列入福建省农机补贴,林农买一台电烤炉,可以得到18000多元的补贴。如今,经过三年的探索,“以电代柴”的模式不仅让生态的可持续成为常态,也让林农在科技的引领下寻到了省心、省力的致富新路径。

不仅虎山村的生态好,其所在的三明市,也是峰峦叠翠、谷壑幽深。高达76.8%的森林覆盖率,让三明被誉为“中国绿都”。三明市现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5处、省级自然保护区6处,同时拥有国家、省级森林公园25处,这在地级市中实属少见。据统计,三明百姓的平均寿命,比全国人均寿命多了2.2岁。因自然条件好,老百姓发挥生态优势进行相关产业的步伐越来越大。

“不砍树也致富”

生态要保护,农民也得要实惠。

放下斧子、锯子,林农熬过了停伐带来的阵痛,开始了新创业。如今,林药、林花、林菌、林畜、林蜂、林游等各种类型和形式的林下种植、林下养殖、森林景观利用等,逐渐成为丰富森林资源利用和农民致富的“钱袋子”。

650144
林下种植竹荪 刘建波摄

2003年以来,福建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7个林改文件,持续推进林改,探索出一条“生态林业做优、民生林业做大、扶贫致富做强”的林业发展之路。数据显示,2016年福建林下经济总产值达到616亿元,占全国的1/10,以林农为主体的福建农民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4999元,同比增长8.7%。

“不砍树也致富”已经成为福建林农最骄傲的口头语。

林地变股权,林农变股东

2008年1月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雨雪冰冻灾害,给森林造成极大破坏,地处挡风岭的山林因地势高而受灾严重,成了“癞痢山”,亟待重新造林,但236户林农,要么没钱,要么没劳力,要么没技术。

为解决这一矛盾,武平县及时出台造林、抚育补助等多项政策,鼓励成立专业合作社、家庭林场、林业企业等各种新型经营主体,同时引导林农与各种新型经营主体合作。

随即,几个造林大户牵头成立专业合作社,开始与林农合作经营。按适地适树原则,合作社种植了杉木、马尾松、木荷、枫香等优良树种,并间隔一定面积采取块状混交,形成了针阔混交林。

当年的“癞痢山”变成了“绿水青山”,也成了林农的“金山银山”。挡风岭万亩合作经营基地的成功,让林农通过“林地入股”的合作经营模式应运而生,并逐步在全县推开。

中赤乡是武平的贫困乡之一,正是就着股份合作的新机制,开始了符合中赤乡实际的林地入股经营管理模式。“保底+递增”的分红机制,改变了以往林地流转大多采取的一次性买断模式,保障了林农收益;“集体资金+林农资本参股”合作分红,以村集体资金为主流转租赁开发山场,当地林农自愿参股,按股份分红,促进了村集体、林农的“双增收”,也提升了贫困村和林农的“造血功能”。

目前,中赤乡已发展种植三红蜜柚约1800亩,三红蜜柚产业的发展,带动了人流、物流、车流的发展,繁荣了当地的第三产业,使林农、村集体与工商企业组成利益共同体,不仅确保了林农林地收益的持续稳定增长,也加快了中赤乡脱贫的步伐。

生态公益林的致富经

“山高林密多光棍,有女不嫁云礤人”,这句顺口溜说的是武平县云礤村的过去。

2003年6月,云礤村15830亩林地全部被划为生态公益林,林木不能采伐,甚至包括生活柴火。村里虽有生态公益林管护费收入,但却难以维持百姓正常生活,为了生计,很多村民不得不外出谋生,这让仅剩100多位孤寡老人的云礤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空心村”、“光棍村”。

650149
武平象洞镇白水寨森林人家 何小芳摄

林改十几年来,云礤村山林得到了有效保护,但老百姓的日子却并不富裕,村民埋怨:“林子虽好却不能砍,水质再好不能当饭吃,空气清新又不能卖钱。”

云礤村所在的城厢镇干部,在走访中发现,一些零星散客到村里游玩观赏美景,但村里连游客最基本的吃住需求都无法满足。于是,镇党委多次召开会议,商议结合“乡村生态游”,以建设美丽乡村和生态旅游为抓手,发展森林人家。

2012年初,外出务工农民钟尚义回到村里,开办了全村第一家以吃原生态绿色食品为主的森林人家,当年的收益比外出打工赚得还多。随后,很多村民纷纷返乡,陆续办起森林人家。旅游业的发展,同时带动了村民从事林下养鸡、养羊,种植香菇、木耳、水果、蔬菜、观赏花卉等产业,为森林人家和土特产市场提供了原生态产品,并初步建立了“种养结合、生态旅游、综合利用”的立体经营模式。

2016年,森林人家农户平均纯收入达到20多万元。整个云礤村年人均收入也达到2.1万元,比林改前的2001年翻了10多倍。云礤村从穷山沟,变成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武平县生态公益林面积88.03万亩,占林业用地面积的27%,如何有效盘活生态公益林,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武平做了很多探索,象洞镇的铁皮石斛种植也是这一探索的成果。

铁皮石斛有“天下第一仙草”美称,福建省欣茂源农业发展公司总经理练志明,了解到家乡良好的生态适合发展铁皮石斛,于2013年开始在象洞镇进行试种,并取得成功,随后,为扩大种植规模,他兴建了畔旎湖铁皮石斛种植基地。三年来,该基地种植仿野生铁皮石斛360亩,林下套种三叶青、钩藤等药材200多亩,林下养蜂、养鱼等多种经营,预计2017年可实现产值2300万元。

目前,欣茂源公司在武平全县8个乡镇,利用生态公益林兴建铁皮石斛、灵芝、钩藤等种植基地3600多亩,已成为武平县林下经济龙头企业。其不仅盘活了生态公益林,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也让农民实现了就业与增收的双丰收。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被划入重点区位的商品林,为避免林农利益损失过大,武平还于2009年率先在全国开展了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工作,按生态功能强弱,实行分类补助,这也让原本待砍伐的商品林,变身为清新武平的“绿色不动产”。现在的武平,除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所有的生态公益林和天然林都可以进行林下经济,真正的保了生态、活了林子、富了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