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其他 >专题报道 > 正文

对话胡杨:我和“玉经堂”的故事

中华英才 作者:李军 2017-08-16 11:39

核心提示: 胡杨,满族,原总参谋部机关干部,服役期间两次荣立三等功,自主择业后创办北京玉经堂珠宝有限公司。

自2013年下半年开始,一度火爆的和田玉行业开始遇冷降温,市场萎靡不振,商家改弦易辙,资本坐壁上观。萧条,却也暗藏着生机与活力,胡杨率领“玉经堂”团队,凭借自有新疆和田原生籽料矿的成本优势,凭借诸多一线玉雕大师的鼎力相助,凭借风头正劲的青年设计师团队的加盟,凭借对玉文化的孜孜追求,另辟蹊径突出重围,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使我们对这颗冉冉升起的行业新星充满了期待…… 

651058
胡杨在使用高科技设备检测和田玉原生矿石

在北京爱家国际收藏文创园内,坐落着一栋灰色低调的独栋小楼,“玉经堂”的主人胡杨如果不出差,每天都会准点出现在三层的露台上,煮一壶陈年老茶,之后打开电脑撰写《玉经》专著。他既有军人的豪爽,又有儒商的风度,我们的话题是从《玉经》开始的。

《中华英才》:请问您写《玉经》的初心是什么?

胡杨:说来话长!咱们就从眼前的这杯茶和水说起吧。我们知道,茶有《茶经》,是唐代的陆羽写的;水有《水经》,是北魏时期的郦道元写的。考古结果证明,距今七千年前的仰韶文化遗址就已发现和田玉,中国人都知道和田玉,喜欢和田玉、佩戴和田玉的人很多,收藏和田玉的人也不少。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人写过关于和田玉的经典著作,也就是说没有《玉经》,我经常在想,为什么没有人去写《玉经》呢?

《中华英才》:那您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胡杨:《菜根谭》里有句话,叫“玉从石出,非幻无以求其真”,意思是美玉由石头琢磨而成,不经虚幻就无法得到真实,这是一个由表及里、去伪存真的探索过程;“然,谈美玉之乐者,未必真得美玉之真趣”,意思是喜欢美玉的人,未必真的清楚玉的文化和价值。现代人喜欢玉的多,懂得玉的少,关心玉价格的人多,钻研玉文化的人少。玉本身就是一块漂亮的石头,如果没有玉文化的支撑,再漂亮的石头又能值多少钱呢?玉文化有几千年的历史,太厚重了,想把玉文化研究透说明白写清楚,实在是太难了!

《中华英才》:您写的这部《玉经》是专指和田玉,还是也包括其它的玉?

胡杨:当然是和田玉了!在中国的传统文玩和珠宝当中,和田玉是高高在上的,是一览众山小的,是凌驾于其它玉石的。和田玉是和其它玉石一起通过古丝绸之路进入中原地区的,起初和田玉并没有被国人普遍认可,是历经很多朝代的帝王、贵族阶层长时间的筛选和对比之后,才普遍认同和田玉是玉中的王者,因此和田玉才有“真玉”、“国玉”的美誉。“真玉”,并非单指玉的真假,而是强调只有和田玉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玉,温润细腻,低调内敛,既有外在美也有内在的美,这种美是中国人所崇尚的。之所以叫“国玉”,是因为历代帝王推崇和田玉,甚至有些皇帝是玉痴,商纣王于朝歌露台自焚之前,特地佩戴上和田玉,这样才死而无憾;东汉和西汉的皇帝死后要穿玉衣以求不朽,目前已经出土的汉墓金缕玉衣有十件;清朝的乾隆皇帝爱玉如命,故宫博物院藏玉三万多件,其中一半为乾隆时期所制。

《中华英才》:看来您对和田玉是情有独钟啊!

胡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黄金有价玉无价”的说法。它为什么无价,因为它有文化基因在里面。儒家创始人孔子对和田玉是格外的推崇,发出“君子比德于玉焉”的呼吁,极力将和田玉人格化,用和田玉的十一种特征来对应君子应该追求的优良品德,进而成为全社会的道德规范。伟大诗人屈原也向往着:“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像李白、杜甫、白居易等著名诗人都写过很多赞美和田玉的诗篇。这些集中反映了国人对和田玉的追求和崇拜。

《中华英才》:我发现您三句话不离玉文化。

胡杨:因为玉文化是这个行业的根,离开了这个根,企业活不长,生意做不大。

《中华英才》:听说和田玉有产地之分,普通消费者如何辨别呢?

胡杨: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和田玉分为狭义和广义和田玉。狭义和田玉是指新疆产的和田玉,包括和田、于田、且末、若羌地区。广义和田玉,是指硬度在6.0至6.5之间,透闪石达到95%以上的其它软玉。包括昆仑玉、俄罗斯玉、加拿大玉、韩国玉。普通消费者是很难辨别玉的产地的,往往心里想的是买新疆产的玉,结果被不良商家忽悠到手上的却是别的地方的玉。

《中华英才》: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胡杨:一方面,要通过玉知识的科普让消费者提高鉴别能力;另一方面,消费者要找有品牌的商家,不要抱着拣漏的心理。

《中华英才》:品牌的本身就是信誉度。

胡杨:对,现在是和田玉行业大洗牌的时期,没有品牌注定被淘汰。

《中华英才》:您创办的“玉经堂”品牌有什么寓意吗?

胡杨:用创新精神和经典作品传承美玉之真经,这也是“玉经堂”的灵魂。

《中华英才》:我发现“玉经堂”的品牌LOGO中,玉字的书写方式多了一个点,是故意的么?

胡杨:多一点的这种写法古而有之,还有多两点的呢!但是我选择了多一点的这个玉字,这“多一点”蕴含了我们的企业文化,具体概括为:多一点敬畏。昆仑山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和田玉是昆仑山的舍利,充满了灵性,所以对玉要有敬畏之心。多一点真实。要保证真材实料,不制假售假,不标虚价。多一点艺术。很多商家为追求利润使用机雕流水线作业,毫无艺术性可言。“玉经堂”作品全部为手工玉雕,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精品。多一点文化。我们以传播玉文化为己任,希望能将几千年的玉文化传承并发扬光大。

651059
胡杨在生产线上分拣出来的和田玉籽料

《中华英才》: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和田玉的?

胡杨:十六年前,我在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进修,这也是我读的第二所军校,学校隔壁就是西安古玩城,当地人也叫朱雀路古玩城。那时候我是个穷学生,饭后课闲之时,花钱的地方不敢去,就去逛古玩城,看东西不用交钱,还认识了不少师傅,接触多了我发现古玩的学问太深,样样学时间不够用也学不精,后来有个老师劝我学玉,因为和字画、瓷器比较起来,玉是比较容易上手的。当时只是一种爱好和兴趣而已,纯属无心插柳。

《中华英才》:毕业以后和玉还有接触么?

胡杨:玉就是这么奇妙,一旦结缘,就是不解之缘。因为学习成绩优秀,我从西安毕业后没有回到原部队,政治学院的领导把我推荐到郑州的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工作。那时军队开始重视信息化建设,我在这所大学如鱼得水,两年下来小有成绩,领导认为我是一块璞玉,可雕琢成器,就把我推荐到北京的总部机关工作。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的领导比较多,他们知道我懂玉,就把原石交给我,让我到北京、上海、扬州、苏州等玉器厂找人设计加工制作,雕刻成山子、小摆件、手镯、手把件、挂件等精品,当时交通条件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跑腿跑得挺辛苦的。

《中华英才》:这么辛苦有没有奖励啊?比如奖励个原石什么的。

胡杨:这些领导都是性情中人,他们高兴了真给,有原石也有边角料,边角料更多些,让我自己看着办。当时我还很为难,扔了吧可惜,毕竟是和田玉。留着吧又占地方,部队分的房子小,没有地方放。后来我找了些装空炮弹的箱子摞起来放,才算把空间节省出来。

《中华英才》:像这样频繁地往来玉雕厂,您肯定结交了不少玉雕大师吧?

胡杨:是挺多的,现在和我来往比较多的玉雕大师,当时多数都在国营的玉器厂工作,厂子不景气了才出来自己开公司或者工作室。这个圈子比较窄,老朋友好办事。

《中华英才》:听说玉雕大师的工费很贵,有的作品动辄要价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胡杨:这很正常,不稀奇,工费几百万的也有。大师是荣誉称号,也是稀缺资源,但这几年大师有点多,有自封的,也有炒作的。我认可的大师只有两种,一种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另一种是中国玉石雕刻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国务院有关部门组织评比的,通常是每四年评一次,证书上印有金光闪闪的国徽。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是中国珠宝玉石首饰协会组织评选的,每两年评一次。玉雕是非常苦的工作,我曾经和几个大师开玩笑说,你上辈子一定是干了不少坏事,这一世让你搞玉雕受惩罚。别看他们表面很风光,大师的光环罩着,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回到工作室里,还不是像坐牢一样,把自己关在那里没白天没黑夜的雕刻,打磨,抛光,直到成品,作品刚交出去,又进入下一个轮回。他们一辈子都是这样,是玉的囚徒。

《中华英才》:如果像我这样的普通消费者找大师做玉,是如何论价的呢?

胡杨:找大师做玉,要么按克数收费,要么按件数收费,价格没得商量不说,还得排很长时间的队,等上几年都见不到作品。大师称号本身就是品牌,上门求玉的人太多了。

《中华英才》:要是您找他们呢?

胡杨:我找他们就大不一样了!一来我和他们是老朋友,凡是我预定的作品,在交活时间和价格方面都有照顾;二来我是商家,是他们和消费者之间的纽带和桥梁,他们要从我这里听到市场的声音;三来他们也需要购买原石籽料,现在和田地区的籽料矿只有三家,他们从我这里买料心里塌实。总之,我们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

《中华英才》:您是什么时候投资入股和田玉籽料矿的?

胡杨:起因是一次旅行和一部电影。2012年,我在陆军指挥学院读在职军事硕士,有个同学在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工作,国庆节放假期间,他邀请我去玩几天。我是个楼兰迷,看过很多关于楼兰古国的书籍,楼兰古国遗址就在巴州的罗布泊中,是我非常向往的神秘所在,我就让同学给我找越野车进罗布泊。

《中华英才》:罗布泊不是无人区吗?自驾多危险啊?

胡杨:最危险的地方才有最美的风景啊!罗布泊是军队某基地和地方文物部门共管的无人区,要进去得办手续。咱们长话短说,费尽周折后我开车到了目的地,一下子被楼兰古国的气势和神秘震撼了。回来之后我动了写剧本拍电影的念头。为了采集素材、勘景等,我每个周末都要飞往新疆,结交了许多当地的朋友。后来我们几个投资方和地方政府因为外景地经营管理权的问题没能达成一致,《楼兰》电影便停摆了。

《中华英才》: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罗布泊的那次旅行和筹拍《楼兰》电影,就不会有您这三年频繁的深入新疆,您也就不会结识那么多维吾尔族的朋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玉经堂”。

胡杨: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时为了拍电影,我不仅把多年收藏的和田玉精品卖掉了,还把以前写的几部小说和影视剧本的版权全部卖掉了,加起来有几千万。2014年前后,新疆南疆地区的暴恐案件时有发生,当时在和田做生意的外地人都吓跑了。籽料矿以前都是维吾尔族玉商在开采,因为他们祖祖辈辈干这个,所以被他们垄断了,但开采方式很原始,产量比较低,后来有汉族的商人教他们使用机械设备开采,让他们尝到了甜头,这些机械设备大多是改造和自制的,出了故障维吾尔族玉商不会修理,开始主动邀请汉族人入股。那两年因为经常发生暴恐案件,有个汉族股东的老婆每天打十几个电话让他回老家,他就想把股份转让出去,到处找人接盘。刚好我当时在南疆,手里有闲钱,就这样阴差阳错地成了玉龙喀什河老河道河床矿的股东。

651060
“玉经堂”设计师团队:左为张格,中间为赵倩,右为豆肖楠

《中华英才》:听说在市场不好的情况下,和田玉籽料的价格仍然飞涨,在您看来,主要原因在哪里?

胡杨:常言道:物以稀为贵,和田玉籽料是不可再生资源,玉龙喀什河的新河道和老河道,都被挖了无数遍,已经没有多少籽料了,所以籽料的价格只会越来越贵!前些年整个和田地区籽料的年产量在20吨左右,去年的产量开始下滑,今年的产量更少,我看能有12吨就不错了。

《中华英才》:听说因为籽料越来越贵,市场上制作假籽料和销售假籽料的商家就多了起来,是不是这样呢?

胡杨:情况确实很严重!籽料造假太厉害太猖獗了,技术高超得甚至连业内人士都分不清谁是李逵,谁是李鬼!我曾经做过一个测试,我自己切了一块籽料,做了一个手镯,外沿上留了一点皮,因为是生料没有盘,所以这个镯子看上去很白,但细度和油性差些。我让员工到爱家收藏市场和天雅古玩城的玉器店挨个问,就说这个手镯是别人送的,不知道是不是籽料,请人帮忙看一下。问了几十家玉器店,只有两家给出的答案是正确的,其他的说什么的都有。这说明两个问题。一方面,大多数商家压根没有开过料,没见过真东西;另一方面,这些商家都在卖“籽料”手镯,都说自己的才是真的,你说得有多少消费者被蒙。

《中华英才》:这样下去如何得了?

胡杨:商家都不相信有真货了,市场上还能有多少真东西?本来籽料的产量就越来越少,雕刻师为了省事,专挑皮好肉细的料,品相好的籽料每克能卖到上万元。现在玉料被炒到这么贵,实力不够的商家又能买几块料呢?买不起真料又不甘心,很多商家就动起了歪脑筋,做假皮打假毛孔,蒙一个是一个,没有多年的摸爬滚打,普通消费者没那个本事去辨别真假。别看南阳和苏州的市场很活跃,但造假也最猖獗,任而发展下去,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就是被消费者抛弃。

《中华英才》:因为市场大环境不好,很多玉商都改行退出了,外部的投资者更不敢介入,这时候您却铤而走险,您就不害怕么?

胡杨:我还真不怕!我的理解这是天意!我与和田玉因读书而结缘,因工作而结交诸多大师,因拍电影而获得玉矿股份,十几年下来我积累了很多宝贵的资源,这些资源是独一无二、得天独厚的优势,是很多玉商可望而不可求的。你说我不入这行,谁入这行?

《中华英才》:很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气概!

胡杨:有句话说得好,叫商场如战场,当这个行业打了败仗的时候,当很多商家往下撤退的时候,当很多大师被打得找不着北的时候,我们扛起“玉经堂”的旗帜,冒着枪林弹雨往上冲,我们不是英雄谁是英雄?我曾经给员工们说过,我们做生意都是小事,大事是在为玉文化续香火,书写和田玉历史的新篇章。

《中华英才》:感觉您的目标是想把“玉经堂”打造成知名品牌。

胡杨:在玉器行里,因为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不同,我的起点、视野、圈子、目标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思维方式也不一样。和田玉行业现在是乱象丛生,原材料来源不透明,制作过程不透明,销售价格不透明,售后服务基本上就没有。当和田玉的价格使其成为奢侈品的时候,消费者一定会选择品牌,这是必然的。你连品牌都没有,消费者凭什么相信你?

《中华英才》:和田玉这个行业里有百年老店吗?

胡杨:别说百年老店了,三十年的老店都没有,还不如卖衣服卖鞋子卖烤鸭的,说来惭愧啊!

《中华英才》: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胡杨:首先是产业链不完整造成的。这个产业链由三个环节组成,第一是采玉环节,属于体力活;第二是制玉环节,这是个技术活;第三是销售环节,这个环节最乱,倒料的、造假的、忽悠的比比皆是。在“玉经堂”问世之前,还没有哪个玉商能把这三个环节打通,我们也是刚完成这项工作。再就是行业精英缺乏造成的,特别是销售环节,因为这个环节没有门槛,只要想干什么人都能干,三教九流全混进来了,导致假货横行,漫天要价,要么低的没谱,要么高的没边,把市场搞得乱七八糟。几乎没人去向消费者普及玉文化,因为他们自己也不懂。和田玉价值的根基就是它的文化,如果玉商不把心思放在玉文化上,那你注定要被历史淘汰的。再就是整个行业的风气不对。很多从业者和消费者并不是以传承玉文化为己任,逐利心理太强,投机心理太重,不去研究玉的文化价值,只是关注其市场价值,和田玉成了暴富和炫富的工具,这样下去注定要自食苦果。

《中华英才》:玉雕大师不是都有自己的品牌么?

胡杨:大师自身的名气确实是品牌,但是他们做不大,上不了规模,他们能够坚守到今天都不容易。你想啊,大师既要做设计搞创新,又要教徒弟改作业,还要参与宣传和销售,还要拿出时间招待客户,哪还能有大块的时间搞创作?一旦创作没有突破,大师要不了几年也会被淘汰。自己找料自己做,自己宣传自己卖,这就是玉雕大师当前的生存状态。

《中华英才》:那您认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胡杨:玉器行业的商业模式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前些年价格不高,市场供不应求,有没有品牌无所谓。现在和田玉很贵,小件几万几十万,大件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如果没有品牌的支撑,你就说服不了消费者埋单。现在急需企业走到前面来,摸准市场的需求,买料并且负责早期设计,玉雕师对设计进行完善,带领团队制作精品,企业提供售后服务,这样才能实现良性的循环和发展。

651061
名称:荷塘月色系列  材质:和田碧玉、18K金、红宝石、异形珍珠

《中华英才》:和田玉行业属传统行业,如果进行创新的话,您认为突破口在哪里?

胡杨:首先在设计上要有重大突破。和田玉行业的传统模式是玉雕师自己来设计,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目前市场上的玉器无论是题材还是风格,都是大同小异,似曾相识,这是玉雕师近亲繁殖的结果,他们大都师出同门,知识结构比较单一,设计能力先天不足,所以作品不受青年人待见。我认为应该把设计和雕刻细分出来,建立专业的设计师团队,只有这样才能把传统手工制作和创新设计完美地结合起来。

《中华英才》:您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胡杨:说来也巧,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国际珠宝展上发现了三个专注于和田玉珠宝设计的姑娘,她们虽然年轻,但是才华横溢,作品风格属轻奢和时尚,恰好和“玉经堂”的作品互补。我是个特别爱才的人,发现她们后不断去沟通和了解,最后成功说服她们加入“玉经堂”团队,并支持她们打造新品牌“走青珠宝”,走青年人路线,专门开拓青年人市场。

《中华英才》:您能详细介绍下她们吗?

胡杨:赵倩,出生于和田玉世家,有家族手艺的传承,现在北京大学攻读文化企业管理与资本运营专业的研究生,她在和田玉原石鉴定、加工生产、工艺创新等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和专长;豆肖楠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珠宝学院设计专业的研究生,考取了GIC珠宝鉴定师资格证、GIC钻石分级师资格证、珠宝首饰设计师资格证,她还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李博生为师,系统学习和田玉雕刻,独立创作的作品《佛佑平安》获得过《天工奖》;张格,也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珠宝学院珠宝设计专业研究生,考取了GIC珠宝鉴定师资格证、GIC钻石分级师资格证、FGA国际珠宝鉴定师资格证,精通珠宝设计和金工镶嵌,她设计风格着眼于中国的传统元素与现代元素的融合。这三个姑娘各有千秋,我把她们叫做“玉仙子”组合。

《中华英才》:“玉经堂”的新产品有哪些,能否透露一下?

胡杨:我们已经设计开发了近千种新产品,很多设计令人耳目一新。比如婚庆系列,这个永远都是热点。我查过资料,动物界的一些很聪明的鸟类,在求偶的时候都知道挑一些五光十色的石头给配偶,像澳大利亚的园丁鸟、斯里兰卡红嘴山鸦等。和田玉更是情人之间表示爱慕的经典信物,这是因为人的生命是短暂的,而玉的生命是永恒的。用玉作为爱情信物,表达了人们对白头偕老忠贞爱情的美好意愿。我们还将推出和田玉做的腰带卡扣饰品系列,光看设计图纸都令人心动不已。

《中华英才》:我感觉您是想把和田玉从奢侈品变成生活必需品?!

胡杨:和田玉不是奢侈品,它是生活必需品,因为玉能养心,更能养身,具体说就是养君子之心,养健康之身。朋友聚会时,我经常会问一个问题,当今社会最缺的是什么?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往大了说是缺信仰,往小了说是缺德。在所有的珠宝玉石里,谁是道德的化身呢?唯有和田玉。儒家在两千多年前就有“君子比德于玉”的用玉观,当今社会,有谁不想当君子呢?因为和田玉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如锌、镁、铁、铜、硒等,佩带玉石可使微量元素被人体皮肤吸收,活化细胞组织,提高人体的免疫功能。医学经典《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均称和田玉具有“滋阴气、壮肾阳、除中热、解烦懑、润心肺、助声喉、滋毛发、养五脏、安魂魄、疏血脉、明耳目”的功效。有的病吃药不能医好,经常佩带玉器却治好病,道理就在于此。

《中华英才》:您对和田玉的热爱和理解着实令人钦佩,咱们今天用什么来做结束语呢?

胡杨:用一首小诗吧!前些年央视《百家讲坛》很火的时候,我看过几期,其中有一期讲的是唐寅晚年写的一首诗,叫《伯虎自赞》。“我问你是谁,你原来是我。我本不认你,你却认得我。噫!我少不得你,你却离得我。你我百年后,有你没了我。”这首诗极富哲理,讲的是肉体与灵魂、物质与精神之间的关系。我觉得我与和田玉的关系,就体现在这首诗里;我和“玉经堂”的故事,也体现在这首诗里。

胡 杨

满族,原总参谋部机关干部,服役期间两次荣立三等功,自主择业后创办北京玉经堂珠宝有限公司,在新疆和田玉龙喀什河老河道开采和田玉籽料,精心打造“玉经堂”品牌的和田玉珠宝,用创新精神和经典作品传承美玉之真经。

(2017.08.01 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