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其他 >专题报道 > 正文

陈亚莲:“晶”生有缘

中华英才 作者:董玲 2017-08-16 10:30

核心提示: 传说水晶是观世音菩萨悲悯天下众生流下的眼泪,后来这慈悲的泪水变成了最美的水晶,水晶晶莹剔透,仿佛精灵栖息其中,所以千百年来,人们相信其中必定隐藏着神明。

651076

在北京798艺术区有这么一个可以让你沉浸于珠宝世界的地方,那就是北京劳特斯辰艺术空间艺术总监及策展人陈亚莲女士精心打造的另外一方神奇的艺术天地——劳特斯辰珠宝博物馆。

走进北京劳特斯辰艺术中心,你可以一边领略展厅内精美的画作、雕塑和艺术品,在艺术的长廊中洗涤身心,亦可以拾级而上来到二楼的劳特斯辰珠宝博物馆大饱眼福。在这个面积上千平方米的展厅内,数以万计的奇珍异宝在陈列柜里静静散发着动人的华彩,已经成为众多珠宝爱好者的朝圣之地。

以劳特斯辰品牌命名的珠宝由陈亚莲女士督造和管理,延续了她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精神,她即是劳特斯辰珠宝的设计者、研究者,也是这一颗颗璀璨宝石制作者。从选料到加工,大到产地的选择和质量的把关,小到一个锁扣和串联绳,都是她一手把关,以近乎严苛的审美标准对待这每一颗世间的罕有。

陈亚莲女士提供珠宝原创的、丰富的、审美的认知经验,将一个古老的品种根植于深远的人类文化中。她说,她醉心于珠宝首饰的设计不是“心血来潮”、“浅尝辄止”,而是出于对这些神奇大自然馈赠的“由衷敬意”和“无限热爱”。劳特斯辰品牌虽然从来不做任何宣传,在业界却有着良好的声誉和影响力,得到诸多珠宝爱好者、收藏者和诸多名家大腕的追捧以及商业团队的大力支持,从诞生至今20余载,书写了将文化与商业美好结合的风采和魄力。

莲之爱

几度夜深寻不着,琉璃为殿月为灯

20年前,初识陈亚莲时,她还是个纯粹的女画家。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宛若瀑布,一袭素朴的白裙随风摇曳,一双漆黑的眸子美丽又神秘……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句古诗大概就是对她这样的璧人最好的注释,那时的她永远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纯洁空灵得像一朵天山的雪莲花。

651079
陈亚莲在西藏写生途中

作为中国朴素主义画风的代表,陈亚莲多年来深入藏地生活、写生和创作,积累了大量感人的创作素材。她的作品主要为雪域藏族地区的人物风情画。自1996年起,陈亚莲曾先后入藏数十次,整整十年。其间她和藏族同胞一起,曾不顾山体滑坡的危险,用三天两夜的时间翻越了终年积雪的青藏高原阿尼玛卿雪山,穿越了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林场,躲过草原上狼群数次的攻击。面对随时降临的生死考验,陈亚莲将其看作是“一种经历、一种积淀,只有这样深厚的积淀,才会使你非常完整地了解他们,深入他们,再现他们。”

藏地给予了她无限的灵感,陈亚莲20几年来陆续创作了《生命的曙光》《天路》《列仗》等有影响的作品,并获得国际艺术博览会一等奖。她乐于做慈善,先是出资兴建学校,捐助了大量的失学儿童,又捐款修复古老的寺庙,记录各种壁画和艺术遗迹,竭力促进汉藏团结。如果不是2001年的那场车祸,她的艺术道路或许会一直这么无忧无虑地边画边走下去……

而在藏地,恶劣的环境和道路条件,使陈亚莲经历了三次车祸,最后一次的车祸导致她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法拿起画笔。这场车祸发生在她随活佛探望生活在最偏远藏区的穷困牧民家庭的归途上。三天里,她随仁波切及僧侣们拜访玛哈嘎拉神山,去了多个家庭捐款和祈祷。最后那天,等到走访完最后一家,已经夜幕降临,嗜血的晚霞掩去了最后的光芒,广袤无际的山野,充满各种鸣叫,这时要想回到州里,他们还需要开车走上很长时间的路。路上很崎岖但是还基本顺利,眼看着已经离开了难走的山路,马上要到柏油路了,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亚莲差点昏沉进入梦乡的刹那,车子在滑坡落下的沙砾中打滑,车尾横摔撞上了桥墩,车祸瞬间发生了。

陈亚莲回忆那场悲壮的车祸,“汽车迅速翻滚,剧烈的撞击和声响撕裂着我的身体,在极度的恐惧中,我被挤压在汽车底下,整个车如麻花一样,玻璃和铁片扎在身体的各处,完全无法脱身,甚至一刹那,都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每一次想喊出声音时,都是一口的鲜血混着车里漏出的机油,使我几近窒息,身体和头脑越来越轻,这时一滴眼泪酸了鼻孔和眼眶,我脑中浮现出或许再也见不到的父母,他们知道我的离去会多么的痛苦,而我甚至在活着的时候都还未曾踏踏实实地做完整一件好事,直接在盛年死去是多么不甘心,求生的渴望强烈如喷发的火山,虽然被挤扁在车内,但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带我用腿从车内的一个窄缝挣脱了死亡,他们在车外拖住我的头和肩膀,拉我离开了禁锢的车体。”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说是粉碎性骨折。但是藏区医院的医疗条件有限,得到的治疗不过是帮陈亚莲的胳膊上了夹板,打些消炎的针剂而已。在藏区坚持了整整 40天。期间,陈亚莲曾三次因为骨骼衔接不好而拉断重新接驳。看着一幅幅还没有创作完成的画稿,陈亚莲心急如焚,“我想,这是我的右臂,如果恢复不好,我可能这辈子再也不能画画了”!于是她听从大家的建议在剧烈的颠簸中赶了一整天的路,终于到西宁乘飞机回到了北京,当时她整条右臂从肩膀一直到手指都是紫黑色的,没有一个指甲是疼的还能触碰的。

“回到北京的第二天我就到积水潭医院,进行了手术治疗,在高原反应还没休息好,突然全麻心脏几近窒息的感觉中,医生在我胳膊上钻了两个眼儿,放了一根几乎和小臂一样长,比筷子还粗的钢针和两个螺丝钉。之后,我手臂的骨骼虽然慢慢接上了,但是因为钢针太沉,我右臂关节无法折回原位,也无法举高,根本不能作画了,而且身体都有点向右侧倾斜,我每次乘飞机,就算我什么都不带经过安检门,警报器也会嘟嘟地响,会被反复检查才能通过。这根钢针在我身体里呆了整整三年,这三年是我生命中最低谷的时期。”说起当年的故事,陈亚莲仍然心有余悸,唏嘘不已。

遭遇车祸,右臂折断,三年的时间没法从事绘画创作,这对于陈亚莲来说还不是最残酷的,当时贷款买房的债务和家人的生活费才是陈亚莲最头痛的。陈亚莲1995年已经在北京创业,几乎整个家庭的人都辞职来到北京,陪她学习和帮她的公司打工。当时,她身负600余万元的贷款,如果公司不能运营,自己不能画画,生计都成为问题。迫不得已,陈亚莲忍痛转让了几处房产应付日常开销,可是这点钱对于已经开始启动的企业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莲之慧

信是天然瑞,非因朴斫成

出路,出路在哪儿?

债务问题引起当时的公司股东集体倒戈,将她的公司资金彻底转移散尽,望着人去楼空,陈亚莲彻底崩溃了。

将近一周的时间,她把自己关在楼上不吃不喝不睡却思绪纷杂毫无头绪:“公司无法经营,资金链断裂,不能画画,我基本就是一个废人了”,陈亚莲在心里反反复复地默念着这句话,甚至有好几次冲动地想要“饿死自己或纵身一跃,逃离苦海”。不,倔强的心让她开始像苦行僧一样一刻不休地磕长头,此时耳畔有个坚强的声音告诉她,你不能放弃自己,你不能像懦夫一样去逃避困难,你要为自己的承诺和整个家族负责,还活着已经是万幸了,你的才华得自天意,需要继续努力。她再次痛苦地仰望苍穹,一滴冰冷的泪从她的脸颊滑落。她手持一串白水晶素珠,浑身一颤,突然领悟放下一切,破涕为笑——是的,是这滴与灾难的人生困境告别的泪水和水晶给予了她重生的启示。

“传说水晶是观世音菩萨的眼泪,后来这滴慈悲的眼泪变成了最美的水晶,水晶晶莹剔透,仿佛神明栖息其中,所以千百年来,人们相信其中必定隐藏着神灵。”陈亚莲说,在去西藏的时候,看见很多僧人和居士都带很多佛珠和护身符,藏传佛教的修行者人人也都佩戴各种各样的念珠,而我在画画的时候也要画很多藏族人佩戴的佛珠和首饰,所以自己平时也收藏了很多彩色宝石饰物和各色水晶珠链为画画的道具。而除了绘画艺术,自己还对地质矿石、建筑设计、策展传媒等行业多有涉猎,为什么此时不借用自己的收藏,重新设计加工,做一个自己品牌的可以护身又吉祥的珠宝销售公司呢?

说干就干,她一边设计图纸做镶嵌用的银配件,一边组织货源挑选原料,一边招募很多名下岗女工,亲自教她们打结、穿绳,制作第一批水晶手镯、项链和各种小挂件。因为样式新颖,做工精细独特,色彩绚丽优美,加上藏地高僧的护佑和加持,水晶珠链销售空前成功,吸引了大批优秀人士收藏,宛若浴火重生,陈亚莲的人生和事业又有了新的转折和飞跃。

当时,很少有中国企业认识到品牌在商品推广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2002年,陈亚莲在北京王府井开设了第一家零售珠宝和艺术家具连锁店。她把自己名字中的“莲”作为设计的主标志(盛开的莲花),并用它作为自己的品牌,讲自己品牌的故事。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在不同城市开设了多家品牌加盟零售店。这些连锁店的成功给她带来了更多客户和机会。

谈到“莲”的设计风格,陈亚莲说,在为消费者起草设计作品之前,她必须全面了解消费者的个性与色彩喜好,甚至他们的生肖、血型、家人、事业、生活的方位等等都是她需要了解的重要内容。只有解答所有这些疑问之后,她才会开始设计工作。在她看来,设计作品美观与否与它是否符合客户的风格、性格、情感需要等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她希望她的设计最能代表客户的内心和思想,可以帮助他们产生信心和力量,完成人生的梦想。

而那么多的宝石品种,为什么她对水晶情有独钟?陈亚莲说,水晶,冰清玉洁,晶莹剔透,曾被认为是水凝成的精灵、水结成的美玉,寓意纯洁无瑕、坚贞不渝;水晶,颜色美丽高雅,色泽奇诡绚烂,幻化出万千神奇,被世界各国不同的文明、宗教、文化喜爱和歌颂!水晶是最有能量的宝贝之一。水晶还拥有很多别称,比如“水精”、“水玉”、“晶玉”、“菩萨石”、“放光石”称呼。古今这些名目繁多的称谓,自然就构成了一部妙趣横生的水晶鉴赏史。

据战国时期佚名著作《山海经》记载:“堂庭之山多水玉。”东晋学者郭璞注释:“水玉,水精也。”这是说,水晶又叫做“水玉”。“水玉”是一种最古老的称法,意为“似水之玉”,它与“千年之冰化为水精”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唐代诗人温庭筠在《题李处士幽居》中这样描写“水玉”:“水玉簪头白角巾,瑶琴寂历拂轻尘。”时至今日,广州人仍俗称水晶为“晶玉”。

陈亚莲告诉笔者,“水精”一名除了上面形象的描述外,还蕴含着浓厚的宗教意味。如东汉时期支曜翻译的《成具光明定意经》说:“其所行道,色如水精”;安世高翻译的《阿那邠邸化七子经》将“水精”列为佛教“四大宝藏”之一;支娄迦谶翻译的《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将“水精”定为“佛家七宝”之一。

水晶之所以有这样崇高的地位,是因为佛家经典有详细记载,所以相信:水晶能闪射出神奇的灵光,可用来普度众生。在藏地密宗中,水晶在最高的觉性力灌顶中,代表究竟的法性。水晶球又代表乾坤镜,有遍照十方大千世界一切众生之意。于是,水晶也被佛教尊崇为“菩萨石”。喜欢考古的朋友也许还记得,陕西法门寺出土的舍利宝函旁,就有被佛家视为珍宝的水晶球。只是这枚水晶球被命名为“水晶随球”,值得商榷。

水晶的英文意思就是“洁白的冰”,这直接描述了水晶的外观、光泽和透明度等基本特征。日本宝石学家铃木敏在《宝石志》中说,“罗马人初获水晶于阿尔波斯山,山高峻,四时常积雪,遂相称为冰所化。”中国宝石学家章鸿钊先生似乎也同意这一看法。即是说古罗马人与古印度人、古中国人一样,都相信水晶是冰的化石,是神灵或者上帝所创造的。古代欧洲人是非常喜欢水晶的,他们用巨大的水晶晶体来装饰宫殿。这一点居然被中国古籍记载了下来。

说起博物馆内晶莹剔透的水晶,陈亚莲娓娓道来,她说爱美是每一个女性天性,自己早已经深深爱上了色彩斑斓的宝石和珠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