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水窖广告

首页 >其他 >专题报道 > 正文

圆梦白洋淀——记白洋淀莲鱼岛度假村总经理崔伏

中华英才 作者:乔健 2017-08-16 11:12

核心提示: 白洋淀莲鱼岛度假村总经理崔伏。

651082
崔伏已经将自己深深融入到白洋淀这块土地,莲鱼岛已经是他的第二故乡

2017年4月1日晚上7点,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发了一则消息: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在河北雄县、容城、安新三县设立雄安新区。消息说,这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个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雄安新区最著名的标志就是白洋淀。我读过孙犁的《荷花淀》,也看过电影《小兵张嘎》,知道那里是老区,是有名的抗日根据地,早就向往这块神奇的土地,可一直没机会到那里看看。看到这则新闻,我的兴趣更加浓厚,真想马上奔赴那里!

第二天,微信朋友圈几乎没有别的内容,全都是关于雄安新区的事。文友赵国培在朋友圈里发的一则关于白洋淀莲鱼岛的小诗吸引了我:

白洋荒草淀,

突起一行宫。

谁人施妙手?

巧匠是崔工!

于是我跟国培聊了会天儿,他给我介绍了他的一位老乡,白洋淀莲鱼岛度假村总经理崔伏。国培说:“崔伏跟我是老乡,都是北京朝阳区大望京人,我一直看好这位小兄弟,他在白洋淀建了一个度假村叫“莲鱼岛”,都是靠自己一点一点做起来的,真的很不容易!以前很多人不理解他,说他往大河里扔钱,可他就是坚持走自己的路。经过近10年的不懈努力,事业蒸蒸日上,莲鱼岛已经小有名气了。现在要成立雄安新区了,他的事业又该锦上添花了,真为他高兴!正如一首诗中所写: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时人不识凌云木,直待凌云始道高。”

巧了,刚想去白洋淀,这就有了落脚点,我心里暗喜,就让国培帮我联系崔伏,定好次日去往白洋淀莲鱼岛。

次日,我如约到达莲鱼岛,通过两天的交往,我基本上了解了崔伏,这是一位有梦想的人。那么好吧,就让我们走近这位“大梦想家”,去看看他曾经走过的路,以及他时刻憧憬着的未来……

第一个梦想

崔伏的家住在北京朝阳区望京SOHO旁边。那里如今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是个十分繁华的地方。但在崔伏小时候,那里却阡陌纵横,到处都是菜园子和庄稼地。崔伏的父母像千千万万中国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母亲总是暗地里流泪。那时候崔伏有了人生第一个梦想,就是早点挣钱,不让父母再受苦。他跟母亲说:“等我挣钱了,您就不用去下地干活了!”

1984年,崔伏初中刚毕业,就迫不及待出去找活干。那时候建筑活儿比较好找。但第一次应聘他却遭遇了冷落:当时崔伏才16岁,而且人长得比较瘦,跟他一起应聘的是一个比他大两岁,虎头虎脑的小伙子。应聘时,包工头拍着那小伙子的肩膀笑着说:“这小子行!”可转眼瞥了一眼崔伏,冷冷地甩过一句:“我这儿不缺坐办公室的,您还是到别处看看吧。”

崔伏一听就着急了,诚恳地说:“您能让我试两天吗?如果干不好,我自己走人,一分不要!”

包工头听了,觉得试两天也没什么大碍,点头同意了。

一开始,干的都是体力活:和灰搬砖、剔槽打洞,两天下来,包工头态度变了,因为崔伏从小就经常帮家里干各种活,这些算不了什么。经过一个月的辛苦努力,到月底发工资的时候,那个大他两岁的壮小伙子每天3块钱,崔伏每天3块5,一个月就是105块,那时候可是不低呀!

崔伏拿着第一次凭自己力气挣的钱,兴高采烈回到家中,把钱交给妈妈说:“您留80,给我25生活费,您以后别再下地干活了。”

第二个梦想

这样干了两三个月,他看到工地上最牛的是电焊工,那么成为一名电焊工,就成了他新的梦想。

既然有梦想,就要去努力争取。他在干好自己本职工作后,只要有时间就跑到焊工师傅旁边帮着打下手,下班后给师傅端茶倒水,买烟打饭。师傅很喜欢这孩子,毫无保留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他。与此同时,崔伏又买了一些关于焊工方面的书,晚上在家学习,白天在工地实际操作。就这样不到半年,崔伏就如愿成了一名电焊工。

电焊工算技术工种,看着不累,但真正干起来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人一蹲下就是四五个小时,整个身体就跟僵了一样,腿脚都是麻的,有时想换个姿势,连站都站不起来。为了不让电火花和电弧辐射烫伤,夏天多热也不得不套上厚厚的工装。冬天,北京多冷啊,可就是再冷,也要蹲在寒风中一干就是8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崔伏就这样坚持干了两年。在这两年里,他从来没有安于现状,而是不断努力,他坚持学习看图纸,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到了18岁那年,包工头把图纸扔给他,他就会带着其他工人把任务完成,包工队里上上下下都恭敬地称他为“崔师傅”。

第三个梦想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要想飞得更高,就得跳出这个圈子,所以崔伏又有了新的梦想,就是到大的建筑公司,干大的工程。于是他辞去了这份工作,凭着自己的实力敲开了中建一局四公司的大门。

651085
22岁的崔伏,就职于中建一局四公司

提起四公司,业内人都知道,凭借首都机场、丽都饭店两个大工程,当时可是大名鼎鼎。在这个公司,崔伏工作了六年,这六年里,他干过的工地有丽都饭店、国际学校、日本人学校、新万寿宾馆、燕莎中心、京广中心等工程。这期间,他从没间断过学习,不仅学习工程上必备的知识,还利用业余时间自学电视英语和全面质量管理等科目,以至后来那些“洋总监”们(来自中国香港、德国、日本、新加坡等)拿过一张外文标注的图纸之后,都愿意先让这位瘦瘦的中国小伙儿瞄上一眼,只有这样,他们似乎才觉得放心。在京广中心的时候,有一次一位同事拿着施工图纸有不明白的问题询问日本监理,监理指着崔伏说:“去问他吧,他明白。”

第四个梦想

然而,崔伏仍没有满足现状,因为有些工程,他们只是出劳务,真正的设计、管理人员都是外国人,跟那些“洋总监”打交道,能学到很多东西。于是,他又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到外企,学习更多的东西。

因为之前跟香港人打交道多,这个梦想很快就实现了。自1992年起,崔伏先后在香港承达公司和香港俊义公司任职,管理过的工程有京广中心、港澳中心、王府饭店、香江花园别墅等。

651086
30岁的崔伏,就职于香港俊义公司

当我问到香港人办事跟咱们有什么不同时,崔伏感慨地说:“他们不仅办事严谨,效率高,讲原则,最可贵的是诚信”。崔伏举了一个例子:在香江花园别墅,土木工程完工后该进行室内装修了,由于人手少,工人迟迟到不了岗,香港俊义公司老板对包工头儿说:“你明天要是能来20人,我给你20万!”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似乎更像是打的一句诳语,或者干脆就是一句玩笑,并没有人当真。没想到第二天当工人按数到岗之后,老板连锛儿都没打,还真的拿出了20万。

第五个梦想

进入21世纪,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开始火爆,这位“大梦想家”又有了新的梦想,那就是到一家大的房地产公司。也许上天真的眷顾有梦想的人!那天,崔伏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手机突然响了,打电话的是北京富力地产公司的香港总监,说有几个工程要上马,急需帮手。因为相互了解,崔伏欣然接受,就成了总监助理。

651087
40岁的崔伏,就职于富力地产(北京)公司

在富力地产,崔伏先后负责过富力城、富力信然亭、富力爱丁堡、富力桃园和富力又一城等项目,劳动强度很大,白加黑几乎是家常便饭,差不多所有的节假日他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

多年的辛苦换来的是更多的知识和成熟的经验,从设计理念,整体规划,工程管理,到材料选择,甚至连风水也得会看。

我问崔伏:“你相信风水吗?这不是迷信吗?”

崔伏说:“其实不然,风水不是迷信,是科学。道理很简单,如果面向大山建房子,出门就撞山,谁住着也不会舒服。”

第六个梦想

2007年年底的一天,一位同事找到崔伏,说老家白洋淀那儿有块地要承包,问崔伏感不感兴趣?崔伏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上天的安排,新的梦想又要实现了?

651088
2008年3月,崔伏开始在白洋淀建岛

在北京八达岭与居庸关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段古老的秦长城,长城脚下,有一个度假村。崔伏很喜欢那里,有一次到那儿去玩儿,看见院子里有一棵四五个人才能搂得过来的古银杏树,一位老人坐在树荫下,手里端着一把精巧的紫砂壶,一边儿喝茶,一边儿遥望周围的景色,崔伏很是羡慕这位老人的生活。这位老人就是这里的老板,也是白孔雀艺术中心的创始人。

当天晚上,崔伏躺在床上,梦想着等自己老了,也有一个自己的度假村……

说老实话,那时候崔伏对白洋淀的了解并不多,他只知道那里是一片水乡,有荷花,有鱼,是华北地区最大的一块湿地。还知道乾隆有一首诗写的就是那儿——

“万柳跋长堤,

 江乡景重题。

 谁知今赵北,

 大似向杭西。”

首先湿地对他有吸引力,他说:“北京三面环山,山资源不缺,而这么大的湿地,华北地区仅此一块,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这里必有发展。”

另一方面,经过20多年的磨练,崔伏做事沉着稳健,遇事绝不盲从。

当天下午,崔伏去了趟北京西单图书大厦,回来时手里拿了本新版的中国地图册。多年的职业生涯,让他养成了看图的习惯,他说:“谁都能骗你,但是地图不会。”

那天回到家,崔伏抱着地图册,整整翻了一个晚上。他在看什么?

651083
现在的莲鱼岛航拍图

第一看地理位置,这里地处北京、天津、保定三市的中心,距离三市都不远。崔伏认定,这是块好地方。第二看路,他在地图上看到了京开高速,他说,虽然(京开)还没有全线贯通,可是那条黄色的虚线告诉他,这条路很快就要开通了,而这条线离白洋淀很近。

就凭这两点,这地方值得去看看!

赶在休息日,崔伏和同事驱车赶往白洋淀。路上,他一遍遍想象着那片土地的样子——在一片汪洋之中倏地凸出了一座高地,高地上有绿树有青草,还有一座旧了的茅草屋,屋前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岸边的水埠,一叶小舟静静地荡漾在水中……

可是到了目的地之后,崔伏一下子傻了,这哪是地,根本看不出个地的模样来——到处都是东倒西歪,半截淹没在淀水里的蒲草。这还不算,村里的条件太苛刻,长苇子的地一点儿不给,结果圈出来只有50来亩,而且是极不规则的纯水荒地。

崔伏一路上不断被加热的心像是被泼了一瓢冷水,噗的一下就凉了半截。由于和自己的心理预期差距过大,下午崔伏就返回了北京。

崔伏对自己这次的“来去匆匆”做了如下解释,他说:“本来我以为那儿就是一片荒地,顶多有点儿荒草什么的,没想到竟是一片水荒地。我虽然有着多年经验,可是都是在陆地上呀,水里建设,我可是一点底都没有。所以,我必须冷静地想一想,这块地我要还是不要。不要,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但如果要,必须运筹帷幄,别的不说,最起码我得精心测算,把那块地堆成一座小岛需要多少土方,多少人工,需要多少资金;再有就是如此不规则的地形怎么规划;除此之外最关键的还是如何运营。上来就建度假村,太不现实了!虽然这么多年都是大企业的高管有些积蓄,可是投在这里,真是杯水车薪呀。”

651081
崔伏畅游在莲鱼岛周边的自然水域

经过几天的思考和测算,崔伏最终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底数:这件事可以干,但是自己的资金不足,得有合伙人。于是他找来姐姐和几位朋友,说明了自己的想法,约定休息日一起再次去白洋淀考察。

考察回来,崔伏的心又凉了,因为去的人没有一个对这块地感兴趣。有朋友说:“这破地方,来这一次我就够了!”姐姐劝他:“你有这么好的工作,何必呢!别干了。”

崔伏也有些动摇了,可是梦想一直支撑着他,在这之后,他又去考察过三次。考察什么呢?第一是位置:白洋淀很大,不是每个地方都理想。而这块地,地处白洋淀的东北角,对白洋淀来说,这里离北京和天津最近,这无疑是个很大的优势;第二是人文:在这之前,白洋淀的口碑已有所耳闻,胆小的可不敢去!所以,人文也是考察的重点。通过跟当地村民问路、聊天,崔伏感觉当地人很淳朴,也很善良,而且乐于助人。这又给崔伏增添了一点信心。第三就是历史背景:通过跟当地老人聊天崔伏了解到,这里的历史远远不止雁翎队和小兵张嘎!杨六郎战韩昌、燕王扫北等历史故事,还有“十二连桥赵北口,天下大庙数鄚州”的历史典故都深深的吸引了他。

2008年初,崔伏毅然决然的和镇政府签下了租赁合同。照理,签订了合同,一块石头就算落了地,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但崔伏却没有,因为这次是公开招标,不小心泄露了标底,以高出起价三倍的价格拿下了这块“破地”,这也是自己心里承受的上限。

艰苦创业

这一年,崔伏40岁,也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大的房地产公司出来自己创业,为的就是圆自己的梦。

地拿下来了,第一步该怎么走?

根据自己的实力,崔伏制定了切合实际的运营方案,那就是先从地势略高的地方着手,垫起一小部分,建上几座小木屋,先试着经营,等有了一定的资金回笼,再逐步扩大经营。

说干就干!三月的白洋淀,乍暖还寒,阵阵淀风吹来如针砭样的刺骨。崔伏裹上厚厚的棉衣,和他从村里雇来的几个农民工开始了他最初的圆梦工程。

651084
莲鱼岛新景观

说来简单,可真干起来又谈何容易?从第一步开始他就遇到了困难。尽管崔伏是搞建筑出身,但在一片水中高地上建房,对于他还是头一次:大型机械根本用不上,自己熟悉的那些建筑材料差不多一样都没有,找来的那些农民工大都只有在老家盖过土房子的经历。这种刚刚风行的小木屋,别说盖,就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好在崔伏凭着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既当工人,又当技师。

回忆起那段经历,崔伏颇多感慨:“白天,我跟着那些农民工一起干活,打桩,安窗,上檩,什么都干。到了晚上,他们都走了,诺大的一座荒岛上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陪伴我的只有从周围传来的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那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寂寞,什么叫孤独。”

好在这样的日子不算太长,到了五月底,八间漂亮的小木屋已然矗立在那片不大的高地上。六月,就开始了试营业。按照崔伏最初的预想,这么一座几近荒芜的小岛,之前既没有人知道,之后也没做过宣传,不会有多少人来。对此,崔伏有心理准备。

然而现实却没那么差,开业的第一天就有游客上门。因为崔伏做生意讲诚信,随着时间推移,生意也就越来越好,只要是双休日,小木屋就都住满了游客。节日就更不用说了。

崔伏看到了希望。于是,他继续他的建岛计划。挣来的钱全部投入进去。同时崔伏觉得,小岛也该有个名字了。有一天,他突发灵感,想起乐府诗《江南》里的几句: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干脆就叫莲鱼度假村吧!事情也巧,镇党委书记来视察工作,他把起名的事说了,书记说:“这名字感觉有点小气,不如加个‘岛’字”。从此,这座小岛就有了一个正式的名字——莲鱼岛。

去过莲鱼岛的人都知道,诺大的一座岛屿80%是靠填土填出来的,其工程之大,投入之多,也就可想而知。最多的时候每天有四台挖泥船同时作业,光土方工程就整整干了两年。

到了第三个年头,按照计划,应该开始大规模的岛上施工。但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如果说,在此之前的筑岛资金来源于自己以往的积蓄和小木屋的微薄收入,还不算困难的话,那么这一次岛上施工的资金来源则没那么容易了。怎么办?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望京拆迁了,家里拿到了不少的拆迁款。崔伏说服父母和妻子,除了在望京买了一套房子外,把所有剩余的拆迁款都拿来投在建岛上。

2011年,莲鱼岛初具规模,可家里的全部资金都投进去了,即便如此,还是欠了建筑公司几十万的工程款。好在建筑公司了解崔伏的为人,也知道这里的经营状况,相信不久就能还清,就没急着催款。

按照崔伏的预测,本应该是熬出头了。可世事难料,一直顺水顺风的大梦想家,一夜白了头!

2012年7月21日,一场被媒体称作“城市之殇”的特大暴雨席卷了北京及周边地区。事实上,根据事后的相关报道,那场大雨不仅北京,整个华北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白洋淀也不例外。

提起那场罕见的大雨,崔伏至今记忆犹新:那雨真是大呀,大的整个白洋淀就像一口滚开的汤锅,恨不能把天都给煮了。其实,对于那场大雨,崔伏是有准备的,事先他叫人把小岛的堤岸全部加高,以防“水漫金山”,也确实收到了预想的效果。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月之后,上游水库泄洪,堤坝最终没能守护住这座小岛,使这座刚刚建成的小岛又变成了泽国。

崔伏后来对这次泄洪给他造成的损失做了统计,损失达一百多万元。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在他面对大水一筹莫展之际,催要工程款的人上门来了。本来他们说过,工程款的事并不着急。但这时那些说过的话全都就地打了水漂儿——不再算数了。

崔伏是个脸皮很薄的人,他告诉来人,让他们放心,说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会尽快还上他们的钱。其实这点钱对崔伏来说,真的不是大事,可在当时,崔伏深深地体会到,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那一夜,崔伏的头发几乎都白了。

第二天,崔伏卖了自己的爱车,可是钱仍然不够。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姐姐知道了这件事,在电话里安慰崔伏:“你不用着急,姐姐帮你!”

姐姐为了帮助他渡过难关,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凑足了一百万交给了崔伏,而且撂下自己的工作,来岛上整整帮了他三年。直到他把一切都理顺了才离开。

现如今,莲鱼岛已名声在外,生意日渐红火,崔伏也可以每天坐在摇椅上品着茗茶,环视小岛美丽的景色,呼吸着白洋淀清新的空气。无数人羡慕地说:“这样的生活,能让人多活20年!”

按理说,一个农民出身的普通人做到现在,崔伏应该满足了,可是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又有了新的梦想。那么新梦想是什么呢?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后 记

坐在莲鱼岛上和崔伏聊天,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他的兴趣似乎不在度假村的经营上,他谈得更多的是白洋淀未来的发展,还有那些有待开发的历史遗迹和文学素材。不难看出,他已经将自己深深融入了这块土地,这里已经是他的第二故乡。

(2017.08.01 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