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名人天下 > 正文

杜鹏:在艺术的天空中展翅高飞

第六届中国戏剧节最高奖—优秀表演奖获得者

中华英才 作者:王玉君 2017-08-16 11:24

核心提示: 他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天赋佳喉,誉满梨园,熠熠生辉;他是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甘为园丁,桃李芬芳;他是丹青妙手,多才多艺、翰墨生香。

初夏时节,中国戏曲学院的校园里桃红柳绿。刚走进校园,便听见不知是从哪里传来的一阵阵京胡曲调,让人立刻感到这里浓厚的艺术氛围……穿过几座绿树掩映的楼房,记者来到学校办公楼,走进了京剧系支部书记兼京剧系副主任、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鹏教授的办公室。见记者到来,杜鹏笑意盈盈,放下手中的工作,便开始给记者沏茶倒水……记者注意到,眼前这位穿着T恤衫的杜鹏跟舞台上他所扮演的那些老生形象判若两人。虽然他已年过五旬,但看上去依然是阳光帅气,充满活力。

651090
张学津给杜鹏说戏《赵氏孤儿》

其实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杜鹏。早在2015年5月,北京市文联组织百名艺术家到河北抗战圣地采风慰问活动,同为采风团中一员的我就曾见到过他。那天,在南宫市中心广场的露天大舞台上,杜鹏和他的妻子——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蓉蓉,以及艺术家和演员们为当地群众倾情义演。蓝天白云下,宽阔的广场上坐满了群众,站在舞台上的杜鹏器宇不凡、帅气阳刚,他用饱含深情、圆润洪亮的几曲京剧清唱,不断博得了台下观众雷鸣般热烈的掌声……

从小受家庭熏陶痴迷京剧

1963年杜鹏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地区昌乐县的一个梨园世家,他的父亲杜杰民曾任昌乐县京剧团团长,并主演过《红灯记》中的主角——共产党员李玉和。“我爸爸是剧团的老生演员,小时候爸爸在昌乐县京剧团里演了很多现代剧目和传统剧目。那时我爸爸不光在当地,在山东省也是很有名气和实力的老生演员。”谈起父亲,杜鹏的脸上洋溢着自豪,并讲起了他一件让人忍俊不禁的儿时趣事。“在我一岁半的时候,有一次我到剧场看爸爸演《红灯记》。当演到鬼子要枪毙李玉和(杜鹏爸爸饰演)那场戏时,我急得从观众席上哭喊着就往舞台上跑……”

由于从小受到家庭的熏陶,年幼的杜鹏在耳濡目染中开始逐渐喜欢上了京剧,并经常学着爸爸的样子唱戏。6岁时他便参加昌乐县委宣传部门组织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他是宣传队中最小的演员,但当时小杜鹏在当地却小有名气。杜鹏的父亲当时正在演出《智取威虎山》一剧,而杜鹏也能登台演出《智取威虎山》中《深山问苦》整整一折戏。他随宣传队担当大轴戏的主演,在县城的部队、公社、水库工地等地,代表县委、县政府慰问演出了45场。谢幕时,当地县乡领导常常上台抱起儿时的小杜鹏,这也让杜鹏感到无比的幸福和自豪,从此杜鹏开始深深地爱上了京剧。

后来杜鹏的父亲怕他吃苦,就不让杜鹏学唱戏了,想让他改学音乐。“在我7岁时父母亲把我送到我在青岛的大姨家,要我大姨照管我,并让我去和一个比我年龄大几岁的表姐一起学拉小提琴。我曾经在台上演奏《新疆之春》这首难度较大的曲子,那时我有两个节目经常表演,除了小提琴独奏《新疆之春》,还有一个节目就是京剧清唱。”杜鹏自豪地说。但儿时的杜鹏并没有听从父母的安排,他在学了一段时间的小提琴后,因为还是觉得更喜欢唱京剧,便决定放弃练小提琴。1973年,10岁的杜鹏从青岛回到昌乐继续读小学。在他小学毕业时正赶上昌乐县京剧团招收演员,杜鹏便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了。1975年杜鹏被保送到当时的昌潍地区戏剧训练班学习现代京剧。第二年杜鹏在戏剧训练班练功时不小心把自己的左臂摔骨折了。杜鹏的父母亲知道后很是心疼,想劝他放弃当京剧演员,但杜鹏没有退缩。“对我来说,唱戏并不是一个工作,而是我的一个最大的爱好,是与生活分不开的。”如今杜鹏这样解释他没有放弃的原因。

努力攀登京剧艺术的高峰

1977年,山东省戏曲学校到昌乐县招生时,杜鹏用长褂挡住了没有完全康复的左臂,凭借扎实的艺术功底,1978年杜鹏从昌潍地区戏剧训练班考进了山东省戏曲学校,经过了6年的传统京剧基础训练,无论文戏、武戏他都能演得十分出色,成为山东省京剧团的骨干力量。

1987年, 杜鹏以优异的成绩从山东考入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 师从王世续、杨韵青、李甫春、叶蓬、梁庆云、李鸣盛等名师。他认真向王世续老师学习了《盗宗卷》《太平桥》等剧目。为了扩大艺术视野,在恩师的支持下,正式拜武生名宿王金璐先生为师,学习了武老生戏《平贵别窑》《战宛城》等剧目,同时他还认真向谭元寿先生进一步学习了《南阳关》《定军山》等谭派剧目,在研究班的历次汇报演出中,杜鹏都赢得了观众的赞誉,焕发出耀眼的光彩。为此,中央电视台在《名段欣赏》栏目为杜鹏制作了六期专辑,并录制和播放了介绍他艺术经历的专题片。

651091
在《赵氏孤儿》中杜鹏(右二)饰演程婴;王蓉蓉(左二)饰演庄姬公主;孟广禄饰演魏绛;徐莹饰演赵武

1990年,杜鹏在中国戏曲学院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被留校任教至今,而且从助教一直干到教授。他处事踏实,办事沉稳,人品好,加上专业能力强,功底深厚,广受学校师生的好评。1996年10月,杜鹏被推荐考入中宣部举办的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学习了3年。从2006年开始至2012年在中宣部领导提议下,杜鹏开始接任了第四届、第五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班主任一职,并组织策划了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十周年全国30场汇报演出活动。谈及从学生到老师身份的转变,杜鹏深有感触。“作为老师,综合素质高学生才能信服,当年我带的第一个全国优秀演员进修班,学生是从剧团来进修的演员,大部分学生都比我大,能得到他们信任,需要各方面的专业素质,才能赢得学生的拥护。”

1999年,为迎接澳门回归祖国,杜鹏创演了新编大型历史京剧《妈阁紫烟》,饰演亦文亦武的一号角色沈英。杜鹏的出色表演,让他荣获了在戏曲界非常具有含金量的、第六届中国戏剧节最高奖——优秀表演奖,这是国家级的大奖,第七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汇演戏剧表演二等奖。

跟恩师张学津学戏的感人故事

谈起杜鹏最感动、最难忘的恩师张学津先生,他十分激动。张学津是京剧大师张君秋之子,马连良的高徒,更是马派传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鹏说,他和张学津老师的师徒缘分起于2011年7月份北京京剧院的某次演出。由于一位演员嗓音临时出了问题不能登台,杜鹏临危受命救场。但离演出日子只有一天多的时间,于是,杜鹏的爱人王蓉蓉赶忙向张学津老师求援。“京剧圈里有个习惯,救场一般不好请老师说戏,怕演不好影响老师的声誉。然而,张学津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杜鹏激动地说。

当天下午杜鹏便到张学津老师家学戏,晚上杜鹏在家背了一夜的词,第二天演出的当天上午,又安排了一次响排。虽然张学津就给杜鹏说了一次戏,但因杜鹏超常的领悟,获得演出的成功,让在座的观众和专家没有感到杜鹏是在救场。半个月后张学津看了电视转播非常满意。“我从上学的时候非常崇拜张学津老师,一直没有机会。”第二天张学津便答应收杜鹏为徒了,并让杜鹏到他家里来学戏,他给杜鹏教戏的第一个剧目是《赵氏孤儿》。7月16日,杜鹏正式拜张学津先生为师。在张学津给杜鹏教戏的一年零五个月时间里,他一共给杜鹏说了十二出大戏,但不幸的是,第二年张学津便因肝癌医治无效去世了。

当年杜鹏跟张学津老师学戏的那段经历,可以说是“抢救式”的学习。“张学津老师是在2007年被诊断出肝病来的,我拜他为师时,他当时正在住院治疗中,他非常希望我能多继承一些马派剧目。那段时间张老师抓得很紧,我也是很努力,一年多的时间,我晚上两点之前几乎没有睡过觉,天天都在背戏。”杜鹏说,“张学津给我传艺是手把手地教。虽然那时张学津老师身体状况很差,但他依然顾不得自己休养,一招一式,甚至包括《赵氏孤儿》中‘跪搓’的技巧动作,他也不遗余力亲自示范。他把给我教戏的时间安排得非常满,他有时候上午刚在医院打完点滴,下午就让我到他家里来给我说戏,甚至他在医院躺在病床上也给我说戏。”杜鹏激动地说,“老师在教戏的时候,时时带着舞台的激情,一字一句地传授,感染力非常强烈,我被老师这种精神深深地打动。张学津老师爱戏如命,对于他来说,戏比天大,他一直在挑战自己,在马派艺术上始终不断地追求。”

“张老师离开我们的时间是在2012年12月21日。他人生中最后一次说戏,是12月16日在医院病房进行的,那天我去看望他,当时他的身体非常虚弱了,肚子上抽肝腹水抽得好几个针眼,非常疼痛难忍,肚子不敢使劲,他看我来了,忽然从病床上很费力地坐了起来,又让我和师娘扶他坐到沙发上,让我把《龙凤呈祥》中乔玄这一角色排演一遍给他看。他心里知道我在2013年的元旦要演这个戏,中央电视台还要向全国直播实况,他还是不太放心,所以他忍着疼痛给我把戏排完,排完之后张老师讲‘这我就放心了’。”这事杜鹏至今难以忘怀,激励着杜鹏下定决心,为了张老师的厚爱,困难再多杜鹏也要把张学津先生没有完成的事业继续做下去,努力实践和传承马派艺术。

从2012年至今年,杜鹏已经举办了12个专场演出,每年都要向全国的观众,汇报张学津先生生前的教学成果。今年4月杜鹏在长安大戏院举办了名为“传承马派艺术、弘扬学津精神”的两场演出,演出了《四进士》《十老安刘》两出马派经典重头戏,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去观看演出的领导、专家、戏迷观众都对杜鹏的演出给予了高度评价,而每场演出,长安大戏院里都几乎是座无虚席,盛况空前。

以弘扬国粹为己任

马派是京剧四大须生之首,是马连良在谭派和余派的基础上继承发展而成的。“马派特点是剧目上环环相扣,高潮迭起;念白生活化,将京剧的程式化表达磨圆化掉。”杜鹏说,马派的“唱、念、做”俱佳。

651092
杜鹏的国画作品

谈起马派艺术,杜鹏的感受是,马派艺术是高水平的艺术呈现,要求演员的专业基础要雄厚,马派艺术难就难在综合了唱、念、做等功夫,它很全面,另外,马派剧目对其他合作演员的艺术素质要求高,讲究最佳配合,即“一棵菜”精神,还有对服装、道具、舞台装置布景等都要求非常细致,所以看马派剧目观众除了听唱,还要看演员的表演。但是作为初学者开蒙打基础,一般不能拿马派剧目来开蒙,因为只有经过6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学习谭派、余派剧目,甚至要学一些武生戏的剧目,把基础打牢固,再根据演员本身的条件修养,才能学习马派艺术。例如:马连良先生曾经学过很多武生剧目,他的脚底下的功夫过硬,干净利落,能反串《八蜡庙》的费德恭一角,费德恭是武花脸行当,所以,只有具备以上专业基础的演员,才能完成好马派艺术的表演要求。

杜鹏嗓音条件优越,无论高低疾徐均应对自如,且注重唱腔韵味的醇厚悠远,令观众听来很是艺术享受。杜鹏说,余派是老生的基础。对于杜鹏的演出观众普遍表示赞叹,说他是余派中的马派。“我跟张学津老师学戏,也是因为张学津的马派是在余派基础上的马派,他尤其是身段演得好。”曾经在京剧《红灯记》中扮演李奶奶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高玉倩老师在家中观看了杜鹏的电视演出后,曾激动地给杜鹏的爱人王蓉蓉打来电话说:“我看了他的演出,心里特别高兴,他学张学津学得很好,演得很规矩,很规范,不温不火,也不过分!该有的(唱、念、做)全有,没有什么毛病,出一个老生是很不容易的!我几十年没给人打过电话,今天说出来心里特别痛快。”专业人士的赞美给了杜鹏巨大的力量,更加坚定了杜鹏勇往直前,攀登艺术高峰的决心。

在杜鹏看来,除了舞台上表演,把京剧介绍给大学生也是弘扬国粹的一种方式。当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邀请他担任人大京剧社指导老师时,他立刻答应下来,并定期到人大指导学生。“习主席说我们要有文化自信。我觉得这话说得特别好。现在青年学生能迷上京剧,说明对我们的文化有自信,传承国粹就有希望。”杜鹏透露,最近,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的三个学生,为学京剧,他们自己备好了道具,慕名来到中国戏曲学院跟杜鹏学戏。“我很有积极性来教他们,他们热爱我们的国粹。由人大学生演出的《龙凤呈祥》,同学们排练都很用心,牺牲了很多课余时间,我很乐意指导他们。京剧可以陶冶情操,使得同学们在愉快的状态下搞好自己的工作,释放压力,过把瘾,达到这个境界就够了。我们出国演出时,外国人也很喜欢看京剧。我们在芬兰最有名的大剧院演出《赵氏孤儿》时,芬兰人看得很认真,甚至也掉眼泪。我们去加拿大演出,我清唱,加上一些表演,外国人说看了也很满足。”

就像京剧大师马连良能画一手好的中国花鸟画一样,除了京剧,杜鹏也很擅长画花鸟画,而且在书画上很有成就。有专业人士看了他的花鸟画后,认为已经达到了很高的专业水平。这也难怪,杜鹏每年都应邀参加不同的书画展,他的作品经常和国内一流画家一起展出。杜鹏介绍说,他早年自学书法,后到中国戏曲学院任教后,又拜著名书画家刘继瑛先生为师。杜鹏最爱画的是荷花和牡丹。“荷花难画,最看基本功。勾勒荷花要有写字基础,荷花梗有韵律力度,绝不是一条直线。”杜鹏说,墨分五色,浓淡虚实能给人充分的想象空间。书画和京剧一样,都要发挥观众的想象力,都要看背后功夫。画一幅写意画很快,却要苦练多年,就像京剧一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记者注意到,杜鹏画的写意荷花很有专业画家的风格特点,用笔有力,线条不弱,设色不温不火,看上去很雅。他画的牡丹更是师出名门,没有匠气,十分耐看。

杜鹏的妻子王蓉蓉是北京京剧院一团团长,更是一位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杜鹏和王蓉蓉虽然相识得很早,但他们都曾因为忙于各自事业,直到双双过了不惑之年才开始相恋并结为伉俪。婚后二人的生活恩爱甜蜜,又因为是同行,所以他们在工作上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共同提高。借用李白的名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让我们祝愿这对艺术上的恩爱情侣,就像翱翔于苍穹的一对大鹏,在艺术的世界里比翼双飞。

人物简介

杜鹏,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国家一级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学津先生弟子,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国电视台艺术家协会理事;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研究生。工文武老生,宗马(连良)派、余(叔岩)派。代表剧目有《赵氏孤儿》、《四进士》、《李陵碑.清官册》、《苏武牧羊》、《十老安刘》、《胭脂宝褶》、《群英会.借东风》、《苏武牧羊》、《三娘教子》、《龙凤呈祥》、《法门寺》、《状元媒》、《游龙戏凤》、《四郎探母》、《红鬃烈马》、《大、探、二》、《除三害》、《战宛城》、《战太平》、《太平桥》、《平贵别窑》、《秦香莲》及新编历史京剧《妈阁紫烟》等。

曾荣获第六届中国戏剧节优秀表演奖、第七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汇演戏剧表演二等奖、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省部级教学成果一等奖、荣获首届“齐鲁英才”十佳人物称号。

(2017.08.01 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