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名人天下 > 正文

张艺谋:新创观念演出 追求永远创新

中华英才 作者:王颖卿 2017-09-10 19:06

核心提示: “对话”不用解释,当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风格的艺术同在一个舞台上的时候,观众看到的就是一种“对话”,而我们的这场“对话”是跨越时空、穿越几千年的。对于“寓言”,张导则是希望能给观众一种寓示或暗示。

654088
张艺谋与《对话·寓言2047》中两位古稀演员其布日、吴书香合影

2017年6月16日晚近22点,早已打烊的国家大剧院西餐厅内媒体云集,数十个麦克风和摄像头正齐对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是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依旧是短短的平头,从刚散场的《对话·寓言2047》演出现场前来的张艺谋虽然声轻语轻,但言谈侃侃,为这些和他同场看完首演的记者们详尽解答了这次颇具“蜕变”的创作。

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现代科技的碰撞

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张艺谋执导+国家大剧院首演的宣传介绍一出,6月16日至18日的三场《对话·寓言2047》的演出票就很快售罄。6月16日晚首演的演出中和结束后,观众们的反响更是热烈,掌声不断,让坐在观众席的张导不时露出满意的笑容。

仅从名字上看,《对话·寓言2047》似乎很难让人看出是怎样一场演出。“概括地说,这是一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与现代科技在舞台上的碰撞。”顿了一顿,张艺谋进一步阐述说:“‘对话’不用解释,当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风格的艺术同在一个舞台上的时候,观众看到的就是一种‘对话’,而我们的这场‘对话’是跨越时空、穿越几千年的。”对于“寓言”,张导则是希望能给观众一种寓示或暗示。“这种对话会让人产生一种寓言感,会让你有一定的思考,有一种抽象的感觉。我把这场演出叫做观念表演,希望它带给观众的是很多多元化的感受。”而“2047”这个数字,自然会让人想起另一位著名华人电影导演王家卫的名作《2046》。“我们这个名字就是从他那儿来的。”张导笑着说,因为这场演出运用了很多高科技技术,而《2046》的未来感早已为大众认知,“我们比它还多一年,自然更超前,当然这是个玩笑。我喜欢把特别古老的和特别现代的、未来的东西放在一起,让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在一个舞台上绽放,这特别有趣。”

654089
《对话·寓言2047》的整场演出,都在传统与新兴间展开,并伴以空灵的舞美效果

如果没看过演出,张艺谋的这一番话多少有些不易理解,那么这场观念演出到底是怎样一番面貌呢?“张导将我们中国的蒙古族长调、京剧、提线木偶、碗碗腔、唢呐、笙等传统艺术,与空气动力、激光、3D全息技术、无人机等科技元素进行了一个全新结合。”演出项目负责人之一的夏女士对本刊记者说。为此,张艺谋不仅邀请了71岁高龄的国家级非遗项目内蒙古长调传承人其布日开启整场演出,邀请今年2月刚刚获得格莱美奖的跨界音乐家吴彤进行笙乐表演、京剧裘派花脸传人裘继戎结合激光技术进行京剧与舞蹈的跨界表演,邀请来自贵州的77岁老人吴书香像生活中一样,在舞台上操作织布机;还邀请到集合了来自7个国家的21支顶尖团队的最新高科技设备团队。

“在国际团队中,有来自美国的3D全息技术团队、德国的激光团队、瑞士的无人机团队,以及俄罗斯的视频团队等代表世界顶级水平的科技团队。他们将当年美国格莱美奖上用3D全息技术复原迈克尔·杰克逊的技术、80台无人机等都带到了我们的舞台,将融合于我们的8个东方传统艺术文化作品。”在夏女士的介绍后,《对话·寓言2047》的模样已越来越清晰。

6月16日晚,随着首演大幕的拉开,观众们、关注者对演出的疑问与遐想终于得到了解答。演出一开始,几乎全黑的舞台充满了神秘色彩,而逐渐清晰的蒙古长调与呼麦声,与舞台上方随性舞动的云纱相辅相成,仿佛将观众拉进了旷远的古代部落,寻找生命的起源。

接下来,激光与现代舞、全息投影与碗碗腔、机械臂与提线木偶、无人机与笙演奏……各种传统艺术与不同的科技手段融合后轮番上阵,带给观众一次次视听震撼。与之对应的,是表演的每一个段落都有着独特的情节设计,能够让观众产生心灵的共鸣,而这也正是张导的“观念演出”的独特之处。

首演结束后的媒体问答中,有记者问到此前张艺谋曾对演出定下的“高冷”目标是否实现,张导的回答很耐人寻味:“我觉得达到了要求,其实比我想象的还好看,原来我想追求更极致、更形式化、更特别的一种呈现,甚至有极端的想法,就是取消所有赏心悦目的内容,让它们变得极其象征、极其独特,有点像行为艺术之类,特别特别高冷。”但他后来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后来我想,不管一个作品再怎么追求高冷,还是需要与观众有共鸣。所以今天观众几次的鼓掌欢呼,都是我们设计有特别效果的地方,我觉得这个交流就是成功的。所以有时候也不要太姿态化,让它该美的时候还是美,该有观念的有观念,实现一个多元化的开放思维的效果。”

大场面、大色块与空灵风的嬗变

在既往人们对张艺谋的认知中,对视觉美学的极致追求和造诣、大场面的视觉影响力已成为其身上的标签。但当空间变成有局限的舞台时,导演对《对话·寓言2047》却罕见地使用了非实景设计,冷色调处理,大色块、大场面都全然不见,整个作品的视觉都有一种空灵感,可谓一反张艺谋风格。

“舞台有舞台的规律,这就是舞台的魅力。舞台不是好莱坞大片,而是‘三五步行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是简约的、概括的一个反映,所以舞台上不能追求千军万马,也不能追求大色块、大场面,这些会影响、妨碍观众的联想与想象。舞台应该更多地追求情感的、内心的、感性的表达。”

但是,他话锋一转,又对自己既往的大场面和大色块追求做出了“捍卫”式解读。“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之后,我每次导演演出类项目,都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大场面’‘人海战术’已成为我听过的特别频繁的词汇。但是,凡是大型活动,要想达到高潮,万人齐呼是一个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最能让现场热血沸腾。你以为西方人不想找那么多人吗?他们也想找3000个一样身高胖瘦的演员,一样想搞‘人海战术’,可是他们找不到这么多人,也花不起这些钱!”张导继续举例说:“试想,你在一个八万人、十万人的体育场表演,人不多能演得起来吗?从头到尾一个人或几个人演观众能看得下去吗?所以,这些实际上还是要看演出类型,而不是一说‘人海’‘场面’就是贬义词口吻,这也是片面的!”

对于色块的使用,张艺谋持同样态度。“色块也要看用在哪里。有人说大红大绿俗艳,但这就是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你看我们的民间民俗艺术中有多少大红大绿,你在表现这方面时还是应该尊重事实!”

终身学习 始终创新

多年来,张艺谋的高产与跨界一直是舆论的热点话题之一。仅今年6月,他就在同时完成着执导韩国平昌冬奥会中国8分钟揭旗仪式、执导电影《影》、执导《对话·寓言2047》这三项重要的工作。“我是个劳碌的命。”自嘲过后,他正色道:“对我来说,忙才有意思,我觉得做一件事已经不能过瘾,所以经常是好几件事一块做。”

654091

654090

654087
织布+动态LED灯表演中,来自贵州的77岁老人吴书香穿着家常的衣服,带着自己家传、已有逾200年历史的织布机走上舞台表演,成为演出一大亮点

多年来,多个工作项目的齐头并进和在不同形式的艺术创作中转换角色,已成为张艺谋的习惯。比如,在一天之中,他常常要白天赴外地拍摄电影外景,晚上再赶回演出剧场执导演出。“同一天的这种转换经常发生,但一开始其实不是这样的。”一开始,别人找到他希望请他做演出。“最早是歌剧《图兰朵》,差不多20年前了,慢慢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方式,在拍电影的过程中有时候就会夹杂着一些项目,最多的时候能达到两三个、三四个项目同步在做,且彼此间一点都不能耽误。”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他的天赋与能力。

“但我一直是备受煎熬的,不是受疲累所累,而是为创作。”对今天的张艺谋来说,最难的事,正是“创新”这两个字。“每一个艺术从业者,大概都是一辈子都想创新的。但是创新有很多主客观条件,甚至有时候还要看运气,不光是努力就可以的,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还要自己的每一步都做对,才有可能出一个带有创新感觉的作品,这是很难的,随着时间推移,会越来越难。”这种畏难感不只对于舞台艺术,而是对他涉及的所有创作。“包括拍电影。我拍到现在,才发现电影其实是很难拍的,难拍就在于要创新,有时候一点点创新都很难,一小步都很难,所以这回‘2047’这个观念演出,也是我希望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刺激自己,激发自己,启迪自己。因为这样一种对话,一种碰撞,能带给我创新的感觉,所以我很愿意来做这件事。它跟影视也密不可分,是同源,形散意不散。当你有机会去接触许多科学家、艺术家,接触各个领域的创作者的时候,可以从他们身上汲取营养,可以得到学习,得到更多启发,让思路打开,让见识更广,这都是创新的前提。”

有人说,创新其实不过是一系列已知元素的排列组合,作为导演,承担的可能就是排列组合的选择,如果这是真的,听起来似乎没有张艺谋讲述的那么难。

“没错,但它不仅是排列组合,有时候用俗话说应该是见多识广,在我这里更是世界范围、人类范围的见多识广。你的知识储备和知识积累决定了你能否创新。因为有时候在别人那里已经不是新东西了,而你还少见多怪,认为是创新。你拼命地努力、24小时不睡,研究了很久做出一个东西,而别人早就做过了,这就是见识不够的悲剧。对于创作者来说,什么是新?‘少见’就是新,见多了就不可能叫新了。尤其在今天,我们进入网络时代,信息大量涌入,每个创作者都要随时随地浏览,利用网络去了解世界,才有可能开启你的创新。”

他如此建议,也身体力行。“我一直在看大量的东西,尤其是看大量的杂书,在网络上浏览大量的各种信息,什么东西是大家的热点话题,我都有兴趣看,以此充实我自己,这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他是晚睡晚起的。“晚上差不多十一点、十二点之后就进入自己的时间,开始各种看看看看……看电影、电视剧,包括看网上各种信息,一直看到差不多凌晨四五点。”他过去主要是看书,在床头永远放一堆书、报纸,而现在变成了上网。“就算是拍戏期间,我也是睡得很晚,继续自己睡前阅读这个长期的习惯。另外我们做这种工作也会通过各种信息结交各种人,完成各种各样的创作,其实这样跨界的创作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学习。就像这次我们是来自7个国家20多个中外团队,都是顶尖的人才,所以对我来说是很好的学习机会。”

即使已获得世界范围内的奖项、荣誉肯定无数,达到如今中国顶级导演的高层次,张艺谋仍然看重学习这件事。“坚持原创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不能急功近利。它需要从事者不断学习,活到老学到老。”虽然殊荣屡获,但张艺谋坦言:“我常常会反思、自我批判、挑战自己。我想用这种思维来鼓励自己,让自己保持一个包容的心态,保持一种平常心,保持一种勇于创新的精神。”

他回忆起电影大师黑泽明的例子。“我记得20多年前,我去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时候,黑泽明导演上台领终身成就奖,斯皮尔伯格、斯科塞斯、科波拉三大导演给他颁奖,那是很高的荣誉,全场都起立鼓掌。老头儿上台讲话,一开口就说,我还在学习拍电影。当时老头儿80多岁了,大家就笑,以为是幽默。但他说不不不,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还在学习拍电影。我至今记得这句话,我觉得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感受,要永远地学习。”

(2017.08.16 第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