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文化 >艺海名家 > 正文

徐青峰:初心无改是身躬

中华英才 作者:董玲 2017-09-20 14:20

核心提示: 徐青峰,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副院长。

我经常说,如果你是为了挣钱就趁早别干这一行了——这行来钱太慢了,你还不如去做生意、做银行家。正因为我们有点精神、有点抱负,才没有选择去做别的行业,因为你做这个行业就要有一些尊严,有一些使命感,而且和经济无关。什么叫富人?我做每一件事不是为了钱才叫富人,做事为了钱那叫穷人。穷和富可以这样来定义。

653128

2015年8月22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中国美术馆承办的“铸魂鉴史 珍爱和平——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亮相。展览以“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为主题,汇聚全国相关的优秀美术创作以及美术馆经典藏品,铸造不屈历史之魂,明鉴悲壮丹青画卷。

在诸多优秀作品中,油画家徐青峰的代表作《血战台儿庄》作为展览“全民族抗战”环节的重要作品,吸引了广大观众的热切目光,是全场的焦点作品之一。据了解,2006年,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实施了“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工程围绕1840年以来发生在我国的重大历史事件,确定了100个选题,“台儿庄大战”即是其中之一。根据这一选题,徐青峰创作了战争题材历史画——《血战台儿庄》。在经历了一稿、二稿和三稿的激烈竞争后,于2007年5月正式与文化部签约。2009年6月,耗时37个月的《血战台儿庄》面世,全画高2.5米,长4米,以宏大的场面、撼人的气势、精准的笔触、饱满的色彩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敌、誓死血战的英雄气概和英勇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雕塑家吴为山说,在历史题材的美术作品中,《血战台儿庄》有突出的特点。一是大场面、大范围的进行气氛的渲染,把战争的惨烈、激烈形象的表现出来。在具体刻画人物的动态和神态过程中,下了很深的功夫,有很深的研究。人物造型近似教科书的严谨,很好的强化了造型的概念,同时也强化了气氛。二是通过背影来刻画人物形象。过去的主题性创作往往是通过表情、面部特写来刻画人物。选用背影,说明徐青峰是以一个历史观察者、历史反思者、历史回望者、历史评判者的角度来看待这样一场重要战役的。三是在忠实于历史原貌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创造。整体环境的描绘,画面各部分的关联,画中人物形象的塑造,都是在认真学习、研究抗战史、台儿庄战史的基础上展开的再创作,体现了历史视野和艺术视野的高度统一,这是一个优秀画家应该具备的品质。

徐青峰是从山东走出去的,在全国美术界享有盛誉的杰出油画家,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副院长,山东省政协常委、山东省青联常委、山东省美协副主席、山东省油画学会副主席、青岛油画学会名誉主席等职。多年来,他一直潜心于油画创作,代表作品有《青岛迎宾路》《青岛火车站》《松花江畔》等风景画,以及《我重重喘息》《丰碑》等。2004年《天空》获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2009年《血战台儿庄》入选国家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徐青峰以执着之心忠诚于艺术的情感,一路走来可谓是硕果累累。

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精品力作

徐青峰是一个典型的山东大汉,阳光、豪爽、有一说一,不会拐弯抹角。可是透过他的画作你会发现,在他粗犷的外表之下,还有一颗细腻柔和而敏感的内心。因为刚从甘南和新疆等地写生回到北京,徐青峰的皮肤被晒得黝黑发亮,他说,虽然这次写生是近年来遇到的最艰苦的条件,发烧、感冒,每天夜晚被虱子叮咬,自己因为高原反应也差一点倒在写生的路上,但这却是一场令他激动和兴奋的过程,“收获太大了,吃再多的苦也值得”!

记者(以下简称记):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深入生活,表现时代,近几年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中国油画院组织中国艺术创作领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较高的艺术水准的艺术家们赴各地开展创作活动,作为其中的一员,这样的创作活动给您带来怎样的收获和思考?

徐青峰(以下简称徐):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为全国文艺界和文化系统提供了重要的精神指引,指明了未来的发展路径。本着“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主题实践活动,我们的艺术家近几年来先后奔赴江苏无锡村镇、山东渔村和陕西延安、甘肃庆阳、甘南、新疆等地,走基层、下乡村、深入厂矿及军营,向生活学习,让艺术在深入群众的过程中茁壮成长。我已经连续三年参加院里组织的创作活动了,平均每年都要去三五个写生地,过程虽然比较艰苦,但在从中我真正领会了把时代精神和中国梦想融汇在艺术语言、艺术形象之中,才能创作出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精品力作。

前一段在甘南的采风确实比较艰苦,这次生活条件比较差,住的也比较艰苦。从北京出发时正是炎热的夏季,没想到一到甘南竟然是零度以下的温度,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白天刮风下雨加上头疼发烧和高原反应浑身瑟瑟发抖,晚上回到驻地还有跳蚤搅得你瘙痒难耐无法安睡。刚到那的头三天,根本适应不了环境,整宿睡不着觉,有时候就瞪着眼睛直到天明,可是第二天还要坚持爬起来去写生。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感觉不洗澡也不是问题了,有跳蚤也不是问题了,吃不饱也不是问题了,能睡得着觉就是最幸福的事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了。在这样外部条件和自身条件都非常不适的条件下,坚持画了十多天,竟然画的还比较有收获比较满意,这是挺难得的。我觉得这就是“上帝拿着你的手在画画”。我还是很珍惜这次创作经历的,包括画面没干时粘上的高原上的尘土和各种小虫子,朋友建议我拿颜料覆盖住,我说这样好,更有意义。

记:这样的创作跟平时在画室里的创作有什么不同?

徐:写生和在室内画画最大的区别是,感觉写生画的那幅画是活的。在画室里你可以坐得非常稳,心平气和,可以更工整细致。不懂画的人会看你画得是否好看,有一定鉴赏能力的人则看这张画里面是否有灵魂。或许一张画非常工整但是没有灵魂,这个灵魂从哪里来呢?就需要画家到下面体验生活之后碰撞出,或者叫客观物体调动出你内心的一种真实感受,然后再表达。

653127
《血战台儿庄》250cm×400cm 2007年-2009年

比如我在甘南,它的风土人情、人物形象每时每刻都在吸引着我,虽然每天疲惫不堪地躺下时,身体都在坚决抗议“受不了了,第二天一定要走,万一病情严重了怎么办?万一得肺气肿怎么办?下不去了搁这儿怎么办?当地的医疗条件也不行……”可是第二天睁开眼睛,看见阳光洒在万物上的那种情景,一下就忘记自己还在生病了,心里面就有一个念头“赶紧把昨天没有完成的素材再画下来”,所以这种创作的激情是在画室里面所没有的。它会牵着你走,跟你互动。你在画室画,你的画布是被动的,你是主动的。在外面写生,你成了被动的,无论是雪山、牦牛还是藏族小伙子,这种视觉形象以前是没有的,你突然看到这个形象你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新鲜感。

我为什么不把西藏的写生对象请到北京,给他报销飞机票到我的画室来?这样第一没有在外写生的风吹雨淋,第二画室的条件好,可以稳稳当当构思和创作,成功性比较大,画得会比较工整。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人不能离开他的土壤。比如藏族小伙子一下飞机,看到城市的熙熙攘攘,他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呢?他会觉得自己是个外来人,所有高楼大厦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压力,他的精神就没有了。所以说,你想表达藏族人的精神,你必须在他的土地上,甚至就在他家里,因为那个时候他才是主人,他才能把自己完全的展示给你。而作为画家来说,你只是个记录者。我在藏族画了七个人物形象,拿回来给大家看,大家都觉得很满意,比较鲜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求我们必须深入到火热的生活中去,用情用心去交流和感悟并进而感动——无关痛痒的冷漠都是艺术品质的敌人。

做一名充实而有光辉的人,其次才是一名画家

1972年,徐青峰出生在山东青岛的一个部队大院,儿时的记忆是计划经济时代,大家穿一样的衣服,吃一样的口粮,用一样的东西,看一样的电影,玩一样的玩意。徐青峰说,青少年时期赶上了改革开放,新鲜的事物一下子多了起来,眼前的世界涌入了港台片、流行音乐、日本动画片、摇滚、大哥大、传呼机……大学时期经历了西方文学热,尼采、叔本华、法国新古典主义、毕加索、梵高、加西亚·马尔克斯……参加工作迎来了空前高涨的艺术市场、文化强国建设、互联网时代、金融、美术高校扩招、美术馆时代、画院、房子涨价、限购、放开二胎、社会主义法治建设、反腐败……

近40年来,中国社会的变革,对徐青峰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影响,随着社会的变革,他的思想也在不断发生着转变和跳跃。当今中国油画思潮喷涌,艺术形式不断变异创新,形成特殊多样的艺术景观,但从艺术底蕴和基础看,写实油画仍为根本,各种流派、风格都是由此生发,但专业基础不实,则很难形成高度。徐青峰正是根据自己的爱好和自身条件选择了写实油画,也正抓住了他的秉性爱好和油画艺术发展的根本,正如有一篇文章所述“画家的成长正像森林的树木一样,他既要知道自己在大森林中的位置,和周围的树木是什么关系,才能找对路子沿着阳光的射隙,奋力向高处生长壮大。”当我们了解了徐青峰对自己所担负工作的态度和绘画执着的热衷,我们再看徐青峰的画就不难理解了,他的个性在画面上一览无余。

记:纵观您的作品,从题材到内容跨度都很大,从主题性历史画创作到人物肖像、风景画,到表现人散淡心态与大自然交流的绘画。这种多媒材、涉及各种主题的艺术实践,充分表现了您的综合的艺术实力,给大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能谈一谈您的创作吗?尤其是大众非常喜欢的《我静静的喘息》《天空》《血站台儿庄》的创作历程和画面深层的含义。

徐:1994年,上大学四年级的我同时面临毕业创作和找工作两件大事,从小到大在班里都是画的好的,拿着大学四年的优秀作品照片四处投递,开始还凭着曾经省级美展的“三等奖”以及“省美协会员”的荣誉信心满满,可是当看到班里同学的工作都慢慢有了着落而我还杳无音讯,从那时就知道了“关系”的重要性。这时从小的理想和现实第一次碰撞了,给当时一个22岁的追逐画家之梦的年轻人当头一棒。

幸运的是我终于有了刻骨铭心的“生活”。找工作失利的挫败,理想与现实的碰撞不正是我要表现的生活吗?这使我有机会最终把当时的心里感受表达在了我的画中。画面左边是象征着理想的未完成的雕塑,前面横躺着一位年轻的雕塑者,年轻的学子在“理想”面前疲惫不堪……借此表达当年理想和现实碰撞时心中的无助、无奈,而只有“静静的喘息”。我是用饱满的艺术热情来表达对现实的抗争,来表达我的真“生活”。之后作品在第八届全国美展中获得了优秀奖,也是因为有了这个奖才让我更加充满自信的追求艺术之理想。

现在想起来,它可能是上天的一次馈赠,如果没有找工作的碰壁,就没有那次理想和现实的碰撞,也就不会有表达的欲望,更不会有《我静静的喘息》了。当时大学毕业创作能在全国美展上获奖是非常少见的,这给一个年轻人带来的鼓励远远超过找到一份好工作。现在很多人看到这幅作品时总是评价:“能看的出感情是真的,画中有一种特殊的艺术气质”。那种气质属于我,也属于那个时代。从那幅作品中我获得了第一次成功的创作经验,那就是要忠实于你的感受。有了真情实感,才可能有感人的表达。

记:从毕业创作《我静静地喘息》初露锋芒,到2003年创作的《天空》和《空》,我发现您的作品中凝聚了许多的思想和探索。您曾经说过把绘画当做一面照见自己的镜子,强调要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弄清自己,看清世界”。《天空》似乎更关注的是绘画语言的象征意义,以及唤起观众更加广阔的视觉思维和审美空间。

徐:1997年,带着追求艺术的梦想来到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十届助教研修班学习。那年我27周岁,从18岁进入大学到29岁中央美院毕业,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非常幸福的时期。越是取得学习进步,就越是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努力而充实,但当时美术界在流行弗洛伊德加王朔在中国派生出的“近距离”画派,在美院不用刷子画油画,不调侃,好像就是落伍。我自然也赶时髦的有生以来第一次用刷子“搂”油画,每天看的画册就是弗洛伊德,直到迎来了毕业创作。

当时的北京画坛浮躁之风已经兴起,有的同学便不上课了,要么整天联系画廊,要么天天找批评家拉关系给自己写文章,油画界也开始重视“画外功”了。北京再也不是当年的北京,学术圈也不是当年的学术圈,高画价成了最高的荣耀。我已经开始不喜欢美院了,所以半年的毕业创作,让我做出了第一个正确的选择:远离美院,远离艺术圈,不谈艺术,把自己还原成一个自然人,开始独立思考:毕业创作到底画什么?要表现什么?

653130
《空》布面油画 170cm×450cm 2005.7-2006.9

面临浮躁的北京艺术圈,我倒是真的静了下来。我的作品就像是我的自画像,画中的每一个物像,每一笔颜色都是我的自画像,不禁要问“我是谁”,我的内心回答我“我是简单的,我是安静的,我是……”,于是,我抛弃了当年的流行样式,反之,设计了一个最简单、最宁静的画面,一个俯视的沙滩,平平展开,没有起伏,只有人踩踏过的痕迹,画面中央一个平躺的少女,双臂伸展,身上覆盖着沙子仰面朝天……这是我们小时候在沙滩上玩耍时常见的姿态,伙伴们帮忙往你身上堆沙子。这情景设计到画面之上却显现出了一种宗教感和某种耐人寻味的意味。这幅作品实现了我的初衷,像照镜子一样,我从画中看到了我的内心。随之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得到了业内一致的好评,在2003年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上获得了最高奖励“中国油画艺术奖”。

记:历史人物画是绘画中最难企及的领域,安格尔曾将绘画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为历史画、神话宗教画;第二等级为风俗画、肖像画;第三等级为风景画、静物画。他说:“历史画的创作不是人人可为的,能进行历史画创作的艺术家才能有条件站到一流画家之列。”2009年《血战台儿庄》入选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这幅作品表现出了您的综合实力,更为您带来了无数的殊荣,它以宏大的场面、撼人的气势、精准的笔触、饱满的色彩和生动的造型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敌、誓死血战的英雄气概和英勇无畏的爱国主义精神,站在画作前不禁激情澎湃,泪洒胸襟,感谢您回归历史原本,塑造民族精神,做了这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徐:历史总是以我们的价值体系为基点,拨开浮乱的时间与事件之尘,捡拾出我们时代认可的清晰。这是个立场问题,是个民族的问题,这也就决定了发出的声音的价值与存在的意义。我们这一代人,是从小看着爱国主义电影长大的,这使得我心中或多或少的有着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情结。机会终于来了,文化部搞了个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看到其中有战争题材的题目时,心中便激动起来,我选择了“血战台儿庄”。从2006年画第一张小稿到2009年4月完成,历经三年的时间。这期间一直不停地在寻找各种资料,全身心都沉浸于其中。在这个过程中,有无数次的感动:被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感动;被无数热血男儿抛头颅洒热血的爱国主义义举所感动……是这一次次的洗礼,让我在这三年中始终保持着高昂的创作热情,并让这热情融入于画面。这张作品使我收获很大,不仅得到了一些大场面人物组合绘画的经验,而且在这三年中,无数次的与先烈们在画布上对话,无数次的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

我觉得画历史必须有当代性。我理解的血战台儿庄,是站在民族的脊梁上拿着我的画笔去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主要反映的是通过这场战争,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抵抗外来侵略的精神。在这场战役之前,日本侵略者特别嚣张不可一世,我曾经听胶东的一位老人回忆说,两个鬼子兵站在炮楼上能看住一个村子的人,面对日本鬼子的刺刀,没有人敢于反抗。台儿庄战役是日军伤亡最惨重的一次战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亚洲战区最伟大的一次胜利。

如果不是这个题材,我在创作的时候想的最多的可能是怎样把它画的更好看,但是好看不是精神。而血战台儿庄这张画给你的印象就是,这就是我们的国家,这就是我们的民族,我就是拿着大刀杀鬼子的那个人。假如中华民族再一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你能不能像画面中的那个大刀队队长一样,拿起手中的钢刀,把侵略者砍倒。这张画特别有现实意义,每年的世界反法西斯纪念日,中国美术馆都会把这张画拿出来展览。

重拾中国文化自尊在于自信、自觉

徐青峰说,不可否认,油画是从西洋舶来的一种艺术形式,但中国人画的油画自然会体现出中国人的特点,但是,这并不是说在画面上有意识地添加一些中国文化的符号,也不是说在语言上有意识地融入一些中国绘画的因素,甚至还不是说在风格上有意识地追求某些中国艺术的样式。他一直在呼唤有中国立场的油画艺术,认为对于有彰显中国艺术精神和抱负的中国艺术家来说,关键不是去从理论上弄清楚中国艺术精神是什么,体现在哪些符号或图式上,而是从根上做回一个中国人。

记:现在有一个不好的风气,有些人认为历史画不是艺术,对此您怎么看?

徐:持这种观点的年轻人比较多,我认为这恰恰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艺术、不了解历史。他们表现自我个性的东西比较多,而不注重历史和社会生活,他关注“我的个人情怀,我在干什么”,可是站在个人立场上的作品跟站在国家和民族立场上作品分量是不一样的。

油画是西方流传来的,西方所有著名的油画都是历史画。第一,历史画集合了这个民族最好的画家来进行创作;第二,这幅画所表现的是这个民族最伟大的人物、最伟大的战役或者最有意义的历史事件。所以这些画除了是一幅不可多得的艺术品,还具有对人的教化意义。如果我画出来的一张画无非是一张美丽的图片,对人没有任何教化意义,我觉得大家就不需要这个东西了,因为它还没有一张照片来得快,无非是挂在墙上装饰一下,那我们国家培养这么多艺术家的意义又在哪呢?

一个艺术家,你要有思想,能判断,远不是动手画两笔画那么简单,中国和西方的艺术家不同的地方在于,西方的艺术家大多是一个技艺者,画廊让我画什么我就画什么,否则画廊就不会养我就不会代理我了,就会没饭吃了,所以西方的艺术家强调技术。中国的画家首先应该是个非常全面的文人,注重人格的塑造,你的情怀和精神比你的技术还重要。

记:艺术家应该恪守的艺术底线是什么?艺术家应负的时代责任和历史责任是什么?

徐:我觉得首先不是画的好坏的问题,而是你是不是一个文化人的问题。第二,敢不敢说真话的问题,如果这两点你都做不到,就别占着这个位置还拿着国家给你的俸禄。国家花钱养着一群拍马屁的废物,这就失去这个体制养艺术家的意义。古今中外,都是允许知识分子说真话的,假如这帮人都学的很油滑、很明哲保身了,我觉得中国会出大问题。

为什么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了重要讲话,我觉得总书记看到这个问题了。现在国家强大了,近现代历史应该怎么用艺术手法去展示?你不能老拿《清明上河图》说事,那只证明咱们的老祖宗很有文化,咱们现当代的文化在哪?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尤其是国画,国画不表达现实社会,更多地是渲染个人小情调、画个古人骑牛、画个树下博弈,画个蚂蚱画个蛐蛐,画个美人站在树底下……如果一个国家的文化都在表达这个,我觉得是没有前途的。

有人说了,你这么说不是在骂齐白石老先生吗?我很尊敬老先生,就是打个比喻而已,齐白石可以这样去画,但是你作为一个体制养着的画家,就应该站在国家的层面上去看待问题。你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古人,表达三千年的意蕴情怀,你表达不了,你也不是那个人,这有什么意义呢?你表达的不是现当代人的情感,别说一个孩子看这个作品他会看不懂,我也没看懂。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些悲哀。

653129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布面油画 120cm×120cm 2012年

有时候做正确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还是很难的。大家都知道你说的对,但是中国人擅长“中庸”都不愿意得罪人。一个人说这个东西是黑的,大家就都跟着说是黑的。我觉得文化人的责任是什么呢,就是要点破这件事。一个国家的人都不说真话怎么办,这是个大问题。我的画里面也是试图表达这些问题,你没有真感觉的时候不要去画画,当你面对一个画面不是足够喜欢,不要去画。画画等于是说真话,你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才会有激情、有灵感、有真感情在画里面。

记:文化作为软实力,它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外在形象,它向普世传递着本国优秀的文化价值和精神追求,文化作为背后的推手往往代表着一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影响力。重拾文化自尊,在当前的中国来看尤为迫切。

徐:文化说到最后要有尊严。前些年我们疏于爱国主义的教育,满大街的孩子都是“哈日”、“哈韩”觉得别人的东西什么都好,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比较气愤和反感的,长此以往,你自己的身份就忘了,你是谁?

我身边也不乏给我宣传日本制造的轿车如何好,不仅自己买了,还让我也买。我就告诉他,你不要跟我说日本的东西好,日本的毒药也好,你吃不吃?!你要是买日本车你就不要跟我做朋友了。或许你觉得这种事情是一件小事,揪着不放未免太“较真儿”太“小题大做”太“狭隘”,但是我要告诉你,就是这一丁点的小事慢慢汇聚成一种思维、一种习惯会让你逐步迷失身份,虽然你说几十年前被日本人当街砍头的那件事跟你“没啥关系”,早已成为“历史”,我们要“一切往前看”,但是,谁能保证当你逐步被别人的文化和思维侵蚀和换脑之后,灭族、灭种也就是在弹指一挥间。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很庆幸我们小时候没有现在的孩子那么世俗,生活虽然清苦,但是无论兜里面有没有一分钱,我都会觉得自己是个人,可以站稳当。现在的孩子,无论他长得再高大,可是他站在这花花世界,感到心虚胆颤没有底气。如果兜里面没钱,他愈发会感到自卑,也会害怕别人看不起他,所以我觉得文化最终解决的是人的问题。不同肤色、不同国家的人站在一起有什么不同?不是钱决定的,是文化决定的。

人物简介

徐青峰,1972年6月出生于山东青州。1990年至1994年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1994年至1997年于青岛大学任教;1997年至1999年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第十届助教研修班;1999年至2010年继续任教于青岛大学;2010年至2015年5月任山东美术馆馆长;现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副院长。

1991年油画《一九二一·七·二三》入选“纪念建党70周年美术作品展”。

1992年油画《蒙山情》入选“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50周年山东省美术作品展览。

1992年油画《沂蒙山的烤烟房》入选“神州风采——中国油画联展”,在中国香港、新加坡展出。

1993年油画《阳光下》参加“中国油画作品联展”,在香港、新加坡展出。

1994年油画《我静静地喘息》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获优秀奖。

1994年油画《我静静地喘息》入选“山东省建国45周年美展”。

1996年水彩画《一个古老的寓言》入选“山东省水彩画作品展”。

1996年水彩画《青铜时代》获“山东省首届水彩画展”金奖。

1996年水彩画《青铜时代》获“中国首届水彩画展”银奖。

1997年水彩画《故乡》入选“第二届中国青年水彩画展”。

1998年在清华大学举办“油画十人展”。

1999年油画《天空》参加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央美术学院第十届油画研修班毕业作品展”并获优秀作品奖。

1999年水彩画《家园》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

1999年水彩画《家园》获“庆祝建国50周年山东省美术作品展览”一等奖。

2001年油画《天空》参加“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

2003年油画《天空》获“携手新世纪——第三届中国油画展”最高奖项——中国油画艺术奖。

2004年油画《天空》获“我们的时代——山东省油画作品展”金奖。

2004年油画《天空》获“第十届全国美展”优秀奖。

2004年油画《天空》获“山东省建国55周年美展”一等奖。

2005年油画《老人站像》获“山东省第三届写生画展”一等奖。

2005年油画《天空》赴韩国参加“中国美术之今日”展出。

2007年油画《血战台儿庄》入围“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

2008年油画《亲临存在》入选“拓展与融合——中国现代油画大展”。

2009年油画《血战台儿庄》入选“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并被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2009—2011年油画《血战台儿庄》参加“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作品巡回展”,分赴上海、杭州、深圳、厦门、武汉、南京、大连、石家庄等城市展览。

2010年油画《血战台儿庄》入选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胜利属于人民——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1年油画《青岛基督教堂》赴法国巴黎文化中心展出。

2012年油画《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参加“新疆油画全国行”,在广州、上海、北京、乌鲁木齐等城市展出,并赴美国、欧洲、土耳其、日本、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外宣展览。

2013年油画《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参加“北京亚洲艺术博览会”。

2014年油画《空》参加“中华意蕴——中国当代油画巡展暨中国油画百年回望”全国巡展。

2015年油画《血战台儿庄》入选“铸魂鉴史,珍爱和平——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7.09.01 第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