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时事 >军旅之星 > 正文

一片丹心碧海间——记军旅书画家沈一丹

中华英才 作者:周献人 李军 刘小渡  图:满博 2017-10-10 10:25

核心提示: 沈一丹的为人,淡雅朴素,温润如玉,恰似家乡诏安的那一丛丛水仙,融清秀、含蓄、稳健、典雅于一体。

652074

沈一丹自幼酷爱书法、绘画,先后求教于沈鹏、刘大为、李铎、杜大恺等名家。书法作品1985年入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首届全国妇女书法篆刻展;1993年获全军书法大赛一等奖;2005年8月获中央电视台、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第二届全国书法电视大奖赛金奖。1999年国画作品《迷彩人生第一课》获得全国第八届“群星奖”优秀奖;2004年8月获中央电视台、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画电视大奖赛银奖。

《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中国青年报》《中国妇女》《中国书法》等都曾报道过沈一丹的事迹。其作品被中南海、人民大会堂、军事博物馆、钓鱼台收藏,曾多次参加国际展览和交流。

沈一丹的楷书,渊起晋唐,亦帖亦碑,端秀清雅,气脉流通。

沈一丹的行书,远溯晋人,近学宋明,姿态自然而点画有法,不矫饰,不作态,文雅腴润,蕴蓄风流。

沈一丹的国画,多作工笔,擅长军旅题材,具备较强的写实造型能力,又精于用线造型,自然质朴,浑然天成,匠心独运。

沈一丹的为人,淡雅朴素,温润如玉,恰似家乡诏安的那一丛丛水仙,融清秀、含蓄、稳健、典雅于一体。

笔走龙蛇,行云流水。或楷书或行书,或工笔或写意,她的作品都醇雅清新兼肃然大气,端秀腴润又不失刚健有力,军旅生活的刚毅与传统文化的底蕴在她身上得到完美结合。难怪有专家评价:“在当代书法艺术界,沈一丹是有创作实力的青年书家。”

少年成名——生命笔墨交融一体

福建诏安,虽偏居闽南与广东交界之处,却钟灵毓秀风景宜人。诏安自古文风炽盛,有着“书画之乡”美誉,张瑞图、黄道周曾常居此地,近代著名美术家沈福文、沈柔坚、沈耀初皆出于此。

652076

这片风光旖旎、文化深厚的土地,不仅孕育了沈一丹美丽的容颜,更赋予了她艺术的灵性。从6岁起,在父亲的督促下,沈一丹开始每天练字。兄妹4人,她早早展示了对书法的浓厚兴趣,父亲干脆为她准备了一块大方砖,这样可以用毛笔蘸着清水反复书写。颇有点今天公园里老人水写毛笔字的味道。一次机缘,沈一丹结识了家乡擅长书法篆刻的郭一郎先生,并经他举荐,跟从诏安一中书法名家沈吉文老师学习书法。沈吉文先生执教认真严谨,经历了无数个日子的苦练,沈一丹就以其清秀娴逸的楷书崭露头角了。自身的天资聪颖加上后天的勤奋苦练,半年之后,沈一丹便荣获福建省中学生书法比赛一等奖。就这样,书法世界的神奇大门在她面前豁然打开了。

临池学书与染指丹青,沈一丹几乎是齐头并进的。在幼年学习之余,沈一丹临摹书本插页里的小人画,几乎承包了全班女生的美术作业,写字画画常常登上墙报,获得老师们的高度评价:这孩子模仿力强,有艺术天份。张爱玲的名言“出名要趁早”,在沈一丹身上得到充分体现。

从1983年到1987年,沈一丹连续获得福建省中学生书法比赛第四、五、六届一等奖,入选《首届全国妇女书法篆刻比赛作品展》。1986年,沈一丹加入福建省书法家协会,成为省书协最年轻的会员。

墨海扬帆苦作舟。初习二王,后追欧阳询、文徵明,小楷法魏晋诸家,行书多习米芾、王铎、苏轼。沈一丹练字到痴迷,常常挑灯苦练到三更时分,在黑与白的世界里坚持跋涉,徜徉在书法艺术海洋里,每日临池不辍,练就扎实的“童子功”。

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韧不拔之志。女儿从出生至4岁,特别黏人,一睁眼就要找妈妈。她不得不趁女儿睡着从家里赶到单位插空创作,但经常是前脚刚到后脚女儿就醒了,没写几个字就得往回赶。后来,她干脆在一家人“蜗居”两居室的客厅,用帘子隔出个“单间”进行创作,面积不大的客厅只得装上多个电灯,书写时将其他灯关掉,以免影响家人休息。

随着艺术境界日臻佳境,沈一丹职务越来越高、头衔越来越多,社会活动也更加频繁,时间被割裂成碎片,她不得不见缝插针捉笔落墨。沈一丹匠心独运,将宣纸裁成册页,抓住点滴时间书写。在几次出差间隙,她竟然完成了40张《弟子规》册页的写作,并且字字雍正典雅、章法有度,足见其内心之宁静沉稳。

携笔从戎——圆梦海天绽放精彩

“军港的夜啊静悄悄……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随着歌曲《军港之夜》迅速走红,沈一丹在心里种下了一颗“蓝色的梦”。豆蔻年华,海天梦想。怀着对海军的浪漫情结,心灵手巧的沈一丹自己设计了一件蓝白相间的“水兵服”。

携笔从戎,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写意,到了沈一丹身上,则是写实。17岁那年,因为书法出众,沈一丹被负责征兵的领导相中,光荣地成为了一名梦寐已久的海军。梦想与现实的落差,从踏上军旅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当沈一丹兴冲冲地穿着自制的“水兵服”去县武装部报道,就遇到了“大写的尴尬”:接兵干部告诉她,水兵服是男兵才有的“专利”。

3个月的新兵生活紧张而充实,可以脑补一下这样的场景:一个6岁学书,写了11年小楷的娟秀女子,宛若古代仕女,在家时吃顿饭需要1个小时,遇上军营的快节奏生活,该有多少挑战。“慢慢悠悠”,是新兵班长给沈一丹的4字评价。那个时候的她,战友们看着都替她着急:说话、做事、训练都慢吞吞,一急就哭。

紧急集合,是新兵成长生涯的必修课,就连训练较好的新兵都不免手忙脚乱,平常慢半拍的沈一丹更是笑料百出。这一切,都被细心的她收录进了后来的作品《迷彩人生第一课》里。

《迷彩人生第一课》通幅构图布局分三组构成,生动还原了月夜女战士紧急集合的情景。因为紧张,有时穿衣找不着袖子;有时跑步跑掉了鞋子;有时背包松脱了绳子。火热的军营训练生活,不仅给战士们上了军事素质的第一课,也给她们上了人生意志的第一课。

构思立意不落俗套,既贴近部队现实、生活气息浓郁,又视角独特、别具匠心,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这幅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作品在1999年文化部举办的全国第八届“群星奖”中荣获优秀作品奖。

652075

新兵连一步一动的生活,日积月累铸就了沈一丹一步一个脚印持之以恒,不屈不挠的性格与顽强的吃苦精神,犹如兼毫的毛笔,柔软而极富弹力,即便使劲压下还会迅速弹起。3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她被分配到海军某门诊部当文书。当再次握住毛笔,犹如拥抱一个阔别多年的老友,她内心的欣喜无法言表。“只要能握住毛笔,用笔尖在宣纸上驰骋的快感是难以言喻的,不可替代的。”无论在哪,毛笔都是沈一丹的挚爱,书画都是她生活的主旋律。

1993年,已在全军书画界小有名气的沈一丹被破格提干,在海军青岛训练团预提班培训。生活条件简陋,训练十分艰苦,一个周末,沈一丹跑到领导跟前,请求休息一天。得到批准后,她把自己关进一间小仓库,在饿蚊的包围中,完成了小楷毛泽东诗词《红军不怕远征难》《为女民兵题照》等作品,稳健飘逸、清新娴熟的书法一举摘获“‘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全军书法作品展”一等奖,也是当时获得该奖项的唯一一位女性作者。

从军以来,沈一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身份,更多地把笔墨聚焦海军官兵,特别是海军女兵。作品《姐妹》《花样年华》《同窗》《和谐使命》《花季》《知己知彼》等,生动展现了在海军发展建设中,女军人的独特风采和魅力。

国画《童心情最真》,以1998年抗洪为背景创作。长江洪水肆虐,全军官兵英勇抗洪,海军女陆战队员与男兵一道装沙袋、背沙袋阻击洪水,连续奋战多日,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怯生生地捧着一块西瓜来到大堤上慰问解放军阿姨。画作逼真传神,女兵脸上的汗珠、男孩脸上惶恐而又腼腆的神情历历可见,作品参加“抗洪精神赞”全军美术作品展并获优秀奖。

一次,沈一丹来到海军陆战队女兵连采风创作,和女兵同吃同住,共品酸甜苦辣,她深深被女兵身上的精气神所打动,完成《穿越》的创作,将陆战队女兵涉水训练的场景生动地展现出来。

师从大家——书法绘画花开并蒂

极具天赋一点就通、出自骨子里的爱好、甘之如饴的勤学苦练,成功之路上,沈一丹具备了所有要素。如果加上一点点运气的话,那就更上层楼了。可喜的是,命运之神对沈一丹也青睐有加。

当海军、上军艺,是沈一丹的两大梦想。1989年,命运之神向她伸出了橄榄枝。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从别人手里得到了一份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招生简章,并且幸运获得了进修资格,1991年,她参加第二届“‘赛克勒’杯国家书法大赛”,并荣获三等奖。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5年沈一丹再次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国画班,开始走上专业书画创作的道路。从此,书法与绘画就像是她的左右手,在书法中找到绘画的气韵,在绘画中运用书法运笔的灵动。

书画同源,花开并蒂。扎实的楷书功底,让沈一丹在绘画领域如虎添翼。在军艺期间,沉浸画室是她最大的享受。徐悲鸿视如生命的国宝《八十七神仙图》,沈一丹临摹了两三遍,在手摹神追中,充分舒展用笔功夫,尽显白描线条的魅力,再现了“吴带当风”的传世魅力。她还临摹《八十七神仙卷》、任伯年的《群仙祝寿图》《虢国夫人游春图》等传世名作,书法的“用笔为上”与中国画的“骨法用笔”在她手中达到完美结合。

“幸运”,是沈一丹常挂在嘴边的词。一路走来,沈一丹先后求学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央美院和清华美院,师从沈鹏、刘大为、李铎、杜大恺等书画名家,她十分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不随波逐流,不跟风附势,耐得寂寞,潜心慎独,走出了一条入古循法的路子。

辛勤的耕耘迎来收获的季节。在名师的严厉教导和自身的刻苦磨砺下,沈一丹厚积薄发、触类旁通,步履坚实、脚步稳健,攀上艺术高峰,作品先后获得“北京国际书画周”书法一等奖、“全国大学生书画大赛”银奖,入选“建军七十周年全军美术作品展”“世界华人书画展”“‘万里海疆’海军第三届美术作品展”。

上下求索——女性温婉源远流长

在中国书坛,女性本来就少,写得好的女性更少,书法绘画兼优的女性少上加少。沈一丹耀居其中之一。

652073

她的楷书取法乎上,远摹《贺捷表》《张黑女墓志》《董美人墓志》,取法《贺捷表》的点画厚重与体势略偏,吸收《张黑女墓志》横粗竖细之特征及竖画银勾之神采,借《董美人墓志》之骨秀肌丰,练达遒美,既有楷书的古穆森严,又不失女性的清新生动,姿荣秀出中又见端严雅逸,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刚强意志。

她的行书情怀悠远,宗师二王,主取王羲之的《十七帖》《远宦帖》《奉橘帖》和王献之的《廿九日帖》,手摹《十七帖》而得凤翥鸾翔之意趣;心逐《远宦帖》而得笔断意连之行气;悟笔《奉橘帖》而得精致内敛;悟势《廿九日帖》而得遒丽舒展,自成朴拙而又朗丽的境界,既具帖的秀逸精妍之清雅,又具碑的方峻凝重之特质,劲健中蕴含散逸,清新中玄藏古拙,“红妆”“武装”兼得独具一格。

她的绘画取材广泛,既有军事题材的大型主题性创作,也有山水、花鸟和人物小品。工写皆善,兼工带写,或深沉、或柔美、或浓郁、或恬淡,皆自然质朴,浑然天成,绝无矫揉造作之气,洋溢着古典传统之美。《落雪无声》《海韵》《海风》《零距离》《暖阳》等,都彰显出她对现实生活的热爱、激情和女性的独特视角,以及军人使命与担当感,现实世界与军旅生活的丰富多彩与画家的精神定力完美融为一体。

艺无止境,学海无涯。沈一丹尊重传统、学习传统,取法传统但又不拘泥于传统,她笃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有自己的思考才能避免成为“邮差”“写字匠”。国画《岁月履痕》以含蓄的笔墨表现我军发展的历程,从一双草鞋打天下到今天的野战军靴,“军鞋”的发展同时也反映国家和国防建设的发展。在这幅作品中,绘画中造型和设色上都有新的突破。

如何将书法的线条和用笔融入绘画中,是书画兼优的沈一丹积极探索的方向。在近3米高的作品《品若幽兰——冯理达》中,为表现人物的品德、精神,沈一丹突出人物形象的刻画和背景的选择,笔墨成熟质地厚重,赢得如潮好评。出于对冯理达将军的敬佩,她用激情和感动完成了这幅作品,仅人物身旁的一盆兰花,就细心画了一个多月。冯理达背后的书架上满满当当的各类医学典籍,本本清晰可见,没有深厚的书法功底绝难做到这一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跋涉在艺术的大道上,沈一丹在传承中创新,在继承中发展,近年来先后举办“碧海丹心”“梦萦水仙花”等大型个展,风格渐成一家,独树一帜。

打基础不遗余力,奋进不息;得真谛,深悟其道;品韵味融会贯通,心手合一,妙境时生。我们有理由相信,勤谨思变、执著探求的沈一丹一定会不断地丰富自己,提升自己,在无涯的艺术之途上一路播种一路收获。

(2017.09.16 第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