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专题报道 > 正文

学诚大师:我眼中的星云长老

中华英才 作者:中道香 邓丽君 2018-07-02 13:50

核心提示: 对话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大师。

江海长空之辽远,幽兰修竹之清雅,是自然境界的不同;

汲汲眼前之凡夫,高蹈出尘之异士,是人生境界的不同。

还有一种境界,它广大浩瀚,星汉灿烂,通透无碍,无方无圆;

还有一种人生,它包罗万象,涵容一切,繁华尽显,真淳常在。

——每当我们仰望星空的时候,就会看到这种境界。

我与长老,年龄相差40余岁。但这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差,不是代沟,而似一座桥梁、一条河流。

古代丛林的禅堂深寂,近代佛教的风起云涌,现代佛教的人间活力,皆从这座桥、这条河,

源源不断地注入我的心田,在当代佛教“何去何从”的探索中,给我以潜移默化的启示。

——学诚大师

672194

大心胸与大格局

中华英才:在大师眼中,星云长老是何格局?

学诚大师:一个人的自我定位,决定他的人生格局。定位自己是天下之人,则“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定位自己是佛法传薪者,则有“远绍如来,近光遗法”之大愿,“宁向西行一步死,不向东归半步生”之大行。星云长老初出茅庐,便在太虚大师振兴佛教大愿的感召下,将人生定位在为整个中国佛教谋未来的高度。他曾自述当时心境:“爱教热忱、护教勇气在心中翻腾,每次自问:兴教度众,舍我其谁?一股沛然之气涌上胸怀。”

这种沛然之气,塑造了他超越凡流的人生大格局,推动长老一路前行,从大陆来到台湾,从近代走进现代,从寺庙走入人间,从中国走向世界。

中华英才:照此说来,长老身上的爱国情怀和爱教热忱,不止是游子的“乡愁”,更是文化的“寻根”?

学诚大师:长老常说,我是中国人,我有一颗中国心。赴台近70年来,无论是海峡的潮水,还是历史的风雨,从未磨蚀过长老赤子般的中国心。于教于国的忠诚、热忱,于民族于文化的系念、担当,使长老始终站在中华民族和平统一、中华佛教新生广弘、中华文化复兴昌明的大格局上,从而超越了一人一寺、一宗一教、一时一地之局限,而将个人生命与中国佛教、中华民族的命运融为一体。

中华英才:在促进两岸交流与和平统一方面,长老曾经付出哪些热诚?

学诚大师:早在1989年3月,长老即率弘法探亲团赴大陆访问,揭开了两岸交流的新篇章。此后近30年间,不断往来于两岸,驾般若之舟,勤作和平摆渡;秉善巧之梭,编织友谊纽带。2004年2月15日至29日,海峡两岸佛教音乐展演团赴台演出,每场演出结束,长老和我,还有其他几位法师都要登台谢幕,长老曾在致辞中说:“我们正在创造一种融和的历史,把传统佛教梵呗和现代乐器融和在一起,把静态的禅与动态的武功融和在一起,把汉传、藏传、南传佛教融和在一起,把海峡两岸佛教徒的心也融和到了一起。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两岸之间虽然相隔海峡,手足情谊和佛教交流却势不可挡,同胞之间血浓于水的自然亲切关系却无法隔断。这次佛教音乐展演,将中国三大语系佛教结合在一起,是未来佛教发展的方向,是中国佛教千年梦想的初步实践。”

长老坦言:“两岸分离了多少年,但佛教徒之间的友谊常在,我们没有分离,永远在一起。”

中华英才:大师曾说“融和差异,凝聚人心,情牵中华,胸怀世界”,是长老给您的最深印象。那么,长老在将近百年的时空穿越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学诚大师:开放融通、广大包容、与时俱进的时空观、佛教观、民族观、世界观,彰显出长老的大心胸、大格局;以此为出发点,长老80年出家生涯所走过的,远非一般人的清修之路,而是以大乘行者的身份扮演了历史的书写者、时代的开创者、和平的缔造者。

大视野与大智慧

中华英才:作为赴台中国人,长老以何方式守护和传承中华文化的优秀基因?

学诚大师:在长老出家80年的历史变幻中,不仅始终站稳中国人的大立场,坚持爱国爱教的大本色,而且放眼全球、展望未来,以“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的国际视野,倾心致力于中国佛教和中华文化的国际弘传、两岸及世界和平的全方位塑造。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便识得中国佛教国际化的时代先机,在美国创建西来寺。此后,佛光山海外道场在全球五大洲遍地开花,不光成为汉传佛教国际化的代表,而且成为中华文化世界传播的积极窗口。凝聚两岸高僧共识、汇聚三大语系佛教力量、感召世界佛教和平友好的“世界佛教论坛”,从倡议发起到历届论坛的成功承办,更是离不开长老的鼎力支持。

中华英才:长老等人在中国发起举办“世界佛教论坛”,有何特殊时代背景?

学诚大师:面对全球化时代大势,长老与一诚、本焕、祜巴龙庄猛、惟觉、圣辉、嘉木样·洛桑久美·图丹却吉尼玛、觉光共八位两岸三地长老深刻洞察到当代佛教发展的机遇与使命,认为中国佛教界应该“为世界佛教事业的整体发展,为人类的和平安乐献大智能、放大光明,做大贡献”,有必要“为一切热爱世界、关爱众生、护持佛教、慈悲为怀的有识有为之士,搭建一个平等、多元、开放的高层次对话平台”。八位长老遂于2004年金秋联合发起了在中国举办世界佛教论坛的倡议,成就了2006年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彰显了中国佛教在世界佛教舞台上举足轻重的地位,凝聚了37个国家1000余名各界代表的和平共识——“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为践行论坛倡议,共襄盛举,80高龄的长老在三根肋骨骨折未愈的情况下,不顾个人病痛安危,坚持参加首届世界佛教论坛并做大会发言。这种以大局为重、以佛教为重、以世界和平为重的气魄胸怀,令在场的代表十分敬佩和感动。

中华英才: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于无锡和台北举办,长老是否再度出山?

学诚大师:时隔3年,长老不仅飞赴无锡参加论坛开幕式,而且指导国际佛光会积极承担台北8大分论坛中5个论坛的筹办。5个论坛的主题分别为佛教的宗派融和、佛教的组织管理、佛教的国际交流、佛教的弘法传播、佛教与现代性,呼应着长老开创台湾人间佛教数十年的心得经验。

中华英才:此届论坛的主题是什么?

学诚大师:此届论坛以“和谐世界,众缘和合”为主题,在台北闭幕会上发布了大会宣言——“愿善缘广结,求同存异,以包容解怨仇;愿亲缘珍惜,平等互谅,以协商化对抗;愿法缘殊胜,相互赞叹,以尊重断斗争;愿顺缘具足,增进希望,以勇气担责任;愿助缘相资,共克时艰,以和合聚力量;愿良缘成就,转危为安,以信心度危机——和谐世界,众缘和合。”

中华英才:大师如何解读这份论坛宣言?

学诚大师:在我心目中,这份宣言恰似星云长老一生为佛教、为两岸、为世界而奔走斡旋、殚精竭虑的真实写照。为了佛教兴盛、两岸和平、世界和谐,他不断创造着各种善缘、亲缘、法缘、顺缘,对缘起的通达无碍彰显着他的大智慧,对众缘的和合圆成体现着他的大慈悲。

大愿力与大担当

省庵大师在《劝发菩提心文》中说:“尝闻入道要门,发心为首;修行急务,立愿居先。”

学诚大师认为,星云长老直承太虚大师“要立愿将个人的身命,为建立正法、昌明佛教而牺牲”的精神,从一开始便高高擎起了“兴教度众”、“佛教靠我”的大愿之幢。

672195
2015年,“海峡两岸暨港澳佛教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祈祷世界和平法会”在北京龙泉寺举行

从中国近现代以来烽火乱离中成长起来的长老,亲身感受到古老佛教在时代巨变中的应对仓皇、振起乏力。正是佛教现状与时代发展之间的错位、脱轨所带来的撕裂之痛,激起了长老重振佛教的大愿力、大担当。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台湾,多数出家人还在延续山林佛教静自观心的修行传统,而星云长老却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和青春朝气,打破了寺庙与人间的那道“围墙”。遂令佛教的弘法方式从“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转变为积极进取、主动奉献。当年宜兰的小小歌咏队唱响的不仅是一首佛曲,更是中国现代佛教的新乐章;“我们的佛教来了”的喇叭声,展示的不仅是乡村布教的新奇观,更是现代佛教的新姿态。

中华英才:从修行人的佛教到“我们的佛教”,是何力量支撑长老选择了这条现代佛教的转型之路?

学诚大师:“我们的佛教”,属于现代每一个人,意味着佛教不再是“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事情,而是现代社会生活的一部分,从而拥有最广泛的社会基础和时代生命力。从山林佛教到人间佛教,从修行人的佛教到“我们的佛教”,长老走出的这条现代佛教转型之路,既靠菩提心、大悲愿,也靠担当心、无畏行。长老的智能不是书本知识、学理玄思,而是求真务实的生命经验,是圆融通达的禅宗心法,是一种来自人间、用于人间的“中国式智慧”。

中华英才:在大师的印象中,长老在圆融社会和普应群机方面彰显出怎样的智慧和格局?

学诚大师:2008年5月,长老时隔20年再来北京,访问中国佛教协会并于中国佛学院发表题为《佛教与和谐》的演讲。其间我参与接待长老一行并担任长老演讲活动的主持人。在一个多小时的演讲中,长老引经据典、不知不倦,将佛教的和谐思想圆融于当下社会、圆融于时代文化,令人如沐春风、心开意解。他的开示深入浅出、意味无穷,朴素的言辞里蕴含佛法至理、普应群机;平实的语气中感化人心、耐人深思;处处彰显出俯仰古今、圆融无碍的智慧,时时体现出胸怀天下、心包太虚的格局,还流露出对两岸同胞福祉和祖国早日统一的殷切期望。

中华英才:大师可曾亲临佛光山,与长老共饮无生茶,同参普照禅?

学诚大师:2017年9月11日至9月16日,应台湾“中华人间佛教联合总会”及佛光山的邀请,我率中国佛教协会代表团一行22人赴台进行为期6天的访问交流。前3天,我和代表团一行来到佛光山拜访了星云长老,并与佛光山僧众进行交流,期间还荣幸地获赠南华大学授予的管理科学荣誉博士学位。长老91岁高龄,大病初愈,却以忘我的精神和至诚的热情欢迎我们的到来,还在烈日下率佛光山千余位弟子为我们送行,并从轮椅上站起身来,令人动容。

大境界与大情怀

学诚大师认为,星云长老之“大”,不仅因其格局之大,视野之大,愿力之大,担当之大,还因其情怀之大。佛教不光有古道热肠、知恩报恩的情义,更有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情怀。从家国到人类,从世界到法界;从宗教到文化,从社会到自然;从“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到知恩报恩;从“以众为我”到“恒顺众生”——在星云长老身上,我看到了这种广博宏深的大情怀。

中华英才:当一己之怀系乎国家统一、世界和平、人类幸福时,岂非至怀?

学诚大师:2015年9月4日,海峡两岸及港澳佛教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祈祷世界和平法会在北京龙泉寺隆重举行。星云长老与两岸四地佛教界高僧大德不辞辛苦,莅临法会,共同主法,祈愿祖国和平统一、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世界持久和平。星云长老在致辞中表示:抗日战争时期,是全民抗战的无畏精神和无数先烈的舍生取义换来了国家新生,捍卫了民族尊严。今天的中国已不再是从前的中国,我们有能力、有信心捍卫祖国的完整和民族的尊严。当代佛教文化倡导的慈悲、正义、和平,对提升社会道德,维护社会安定团结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只有维护和平,人民才能幸福,人类才有未来。

中华英才:长老护送“佛首”归来,似对两岸“合璧”寄寓殷重厚望?

学诚大师:2016年3月1日,长老以90岁高龄,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出席“捐赠北齐佛首造像回归仪式”,无偿捐赠并亲自护送流失20载的佛首归来,我在现场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长老在捐赠仪式上表示:佛首回来,不但说明海水隔断不了两岸文化历史,隔断不了血源关系,也隔断不了佛首佛身的合璧。凡是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凡是阳光照到的地方,就有中国人。他还特别强调,要爱护中华文化,因为“文化自信是我们的灵魂和生命”,希望每一个炎黄子孙都要相信自己“我能够”“我可以”,“希望这一次金身合璧,不但让佛像合璧,也让两岸因缘更加和平。”

中华英才:佛首回归,金身合璧,既是文化寻根,亦是守护世魂。

学诚大师:在南京大报恩寺佛顶骨舍利盛世重光法会上,在金陵刻经处成立150周年纪念会上,我们都能见到星云长老的身影。只要有回馈家乡、报效祖国、利乐有情、祥和世界的因缘,就有他奔波的足迹;只要有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的时机,就有他慈悲善巧的行谊。

(2018.06.16 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