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经济 >企业家风采 > 正文

郝国成:铁骨铮铮百战沙 赤心拳拳谋聚变

——转弊为利科学发展 变沙为土富国强民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吕月华 2018-11-29 17:46

核心提示: 本刊专访内蒙古地核资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国成。

682195

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企业家,他在诚信守法的前提下,向时间要人才、要团队,向荒漠要绿地、要耕田,每向前迈出一步都精打细算着投入产出比,追求着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叠加及最大化实现。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促使他高度关注百姓福祉,而家乡万顷无垠的沙漠始终是他内心里深深的痛,从房地产事业到进军防沙治沙领域,向着“沙漠不再贫瘠,荒漠远离人类”的远景出发,在创新精神的驱动下,他集结科研团队搞研发,并始终秉承“科学治沙富民、创建绿水青山”这一根本理念。毕十年之功于一役,终以产品“沙聚变”重拳出击治沙市场,探索出化沙漠为绿洲、变沙地为良田的路径。

2017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隆重召开。来自内蒙古通辽市的郝国成,带着他的九年心血之作——“沙聚变”技术积极参会。会议期间,他与到会的联合国官员及多国专家就当前面临的问题以及沙聚变技术研发展开了交流座谈,最终,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沙聚变”技术及产品的突破性和创新性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可并引发轰动。这犹如一剂强心剂,令郝国成和他的团队倍感振奋,更广阔的治沙战场等待着他们一显身手,也更加坚定“有沙漠的地方就一定要有沙聚变”的信念。

“我的最高目标:有沙漠化的地方就一定要有‘沙聚变’!”

从吃沙少年到治沙带头人

“目前,全世界沙漠面积有3140万平方千米,沙漠化土壤正以每年5到7万平方千米的速度扩展。亚洲有一半以上的干旱土地已受沙漠化的影响……我国的沙漠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千米,占国土总面积的17.93%。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面积30.030万平方千米,占国土面积的3.12%。实际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面积20.370万平方千米,仅占沙化土地面积的11.8%……”

682196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董事埃里克·索尔海姆与地核资源董事长郝国成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大会上亲切交谈

提到这一系列触目惊心的数据,在治沙领域里已奋斗十年并初见成效的郝国成仍然眉头紧锁,忧心忡忡。就像吃过苦的人不愿再让子女吃苦一样,吃过沙的郝国成一想到世界上还有许多人仍然在吃沙而倍感沉重。对他而言,只要有荒漠的存在,“沙聚变”的事业就不能停!

这份执着当然离不开他在沙漠中的艰难成长。“我的人生与广袤的沙漠密不可分,我是看着沙子、吃着沙子长大的。我出生在内蒙古奈曼旗,也在这里长大。奈曼旗地处横跨内蒙古、吉林、辽宁三省区的科尔沁沙地腹部,沙地面积占总面积的60%。奈曼春天最大的特点是风沙大,沙借风势,漫天飞舞,天地间一片浑黄,形成一次又一次沙尘暴,能见度最多不超过七八米。”出行一趟,头发、嘴里和耳朵里被风沙灌满沙粒是家常便饭,被黄沙掩埋在屋内的体验更是令人后怕。“记得在我上学前有一年的春天,我去姥姥家,当时的风沙特别大,15公里的路程行走六七个小时才到,在那玩的十来天中,姥姥家的房子有两次在一夜之间被大风刮来的沙子埋住了门窗,把我们困在了屋里,最后是很多乡亲帮助姥姥家清走了沙子,我们才走出了屋子。”万一外援救助不及时,后果不难想象。

奈曼,不管是在中国地图上还是在世界地图上,对于大多数外人而言,不过是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或遥远的存在,而对于置身其中的人而言,每一次沙暴来袭,切肤之痛都是极为刻骨铭心的。饱受风沙之害给当时少年的郝国成幼小的心灵上投下了阴影,同时也埋下了治理沙漠的种子。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内蒙古奈曼旗国营木材总厂工作,从事人造板制造业。常年的接触木材,令他跟树木有种特殊的感情。其间,也带领职工年年植树造林,但是不仅造林成活率极低,而且成树还会成片成片地枯死。树木蓄有量逐年降低的事实着实令人沮丧,这驱使着他开始琢磨,“有什么物质能够提升沙地植树成活率,并且还能生长旺盛?”

身为奈曼人,郝国成自然亲历了奈曼人治理沙漠的整个过程,被家乡人民治理沙漠的百折不挠精神所鼓舞的同时,他也感到很沉痛,“奈曼的治沙壮举是令人敬佩的,成果也很好,但代价更是巨大的。带着思考总结过去,郝国成发现,没有先进的治沙手段和过硬的拳头治沙产品,当时大多数地区的治沙基本采用的是治标不治本的模式,重视了‘防’、轻视了‘治’,虽生态效益尚好,但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就差了很多,治理沙漠也就失去了后劲。”对问题有了深刻的认识,深埋于心的那颗治沙种子便开始生根发芽,“与时俱进的思索更让我坚定成为一名治理沙漠的探索者”。

时间转眼来到2008年。当举国人民沉浸在以奥运盛会迎四海宾朋的喜悦当中的时候,郝国成的世界却是看似波澜不兴却又翻天覆地的。他以一个干脆果断的决定,促成了事业上的大转型,从利润较高的房地产开发转而投到治沙这个利国利民乃至有望造福全人类的伟大事业当中。当然,在新事业一穷二白的阶段,郝国成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随着企业稳扎稳打积累了十年,那内心的朦胧方向才变成今日落实于企业文化中的一项企业使命:为国家的荣耀、社会的进步、民众的富裕而不断努力!

“寻找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结合起来的沙漠治理办法是我始终探索的目标。”

从单纯治沙到三效合一

没有情结何谈情怀;没有担当何谈责任?一旦下了从根本上改变治沙局面的决心,郝国成便马不停蹄忙碌起来。成立地核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之初,为了给事业打下坚实基础,他先后走访了中国科学院、吉林大学、内蒙古农业大学以及中国农业大学等多所院校,结识了十多位专家,很快便形成了一支集聚21位专家、教授、博士和硕士在内的研发团队。

682198
钱学森博物馆馆长钱永刚(左二)到“沙聚变”应用基地视察

为了少走或不走弯路,全程采取超常规操作只为跟沙漠抢时间,“在实验过程中基本没走什么弯路,正常的试验每次只采用3组样,而我们则每次采用9组样,因此争取了时间,保障了精准,严格执行‘一小时内必须拿出问题解决方案,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全面实施执行’的铁律。”

郝国成自称他们并没有什么精彩故事,然而在一个个拼搏的身影背后,我们还是能感受到那涌动于每个人胸中的深情与赤诚。“在选定菌种的过程中,我们每次都同时派出10组人员,就连65岁的老专家都亲自驾车,日夜兼程地在计划时间内将菌种取回。其中,63岁的孙志民老师在去河北的途中突然得了脑梗,他自己电话咨询了一下医生,就下高速买了些药吃了继续赶路。回来后已耽搁了最佳治疗时间,目前虽接续治疗近2年了,还是留下了半面脸麻木,说话发音不清的后遗症。”

一支拿出全部生命热情来为无数人的幸福家园创造可能性的团队,没有理由不成功。所以,后来有很多专家教授被郝国成所在的地核资源团队的工作精神所感动,不但不收取报酬还帮助企业筹集运营资金。于是,历经3年3600余次的攻关实验,又在近5年的产品应用实践中进行了多次突破性功效升级,成功研制出第三代沙地改良剂“沙聚变Ⅲ”。

“沙聚变”,是一种以硅酸盐矿物质、植物纤维素和复合生物制剂为主要原料的多功能沙地改良剂,其主要作用:一是能起到节水保水、节肥保肥、抗风固沙和促进植物生长的作用,而且持久稳定。二是能提高土壤的离子交换性和胶黏性,促使松散的沙质颗粒聚合成团聚体。三是能创建土壤微生物所需的必要生存环境,形成完整的土壤生态体系。

“沙聚变”与沙质土壤混合后,在水分充足时呈现稀泥般的流变状,水分蒸发后聚结成固体状,随着水分的变化两种状态可自由转换,形成土壤水稳性、力稳性和多孔性的有机结合,全面调节土壤中水、气、热及营养保持和移动,促进土壤微生物的生存和繁殖,土壤微生物群落生物量明显增加,生物活性大幅增强,土壤养分转换率迅速提升,使其具有生产和耕作的能力。

“沙聚变”技术和产品,作为一项革命性的创新,因其实现了固沙和植被恢复的双重目标而获得了国家一系列的肯定和支持。2012年,通过了内蒙古自治区科技厅的科技成果鉴定,并获得国家农业科技成果转化重大项目;2013年,获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支持和科技部科技惠民项目支持;2015年获得国家科技创新项目支持。2015年,“沙聚变”被列为通辽市科技兴市的重点项目,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重点推出。2016年,荣获2013-2015年度通辽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有了国家项目的支持和奖励,地核资源团队的信心更足了,干劲儿更大了。随后,公司很快完善了生产设施的配套建设;实现了“沙聚变”应用机械化;示范区的正常运行和成果转化得到了有力保障;推动了“沙聚变”产业化发展的步伐加快。

放眼市场端,“沙聚变”在农牧民们群体中是有口皆碑。奈曼旗东明镇好土甸子村村民李长宝使用“沙聚变”后说:“‘沙聚变’就是沙地的克星,老百姓的福星。” 奈曼旗八仙筒镇立新村村民李炳贺使用“沙聚变”后也逢人便讲,“‘沙聚变’让我家这几年的收入翻了一番还多。”在“沙聚变”示范基地周边,绝大多数农牧民亲眼看到“沙聚变”的应用效果,都表示非常看好产品和技术的前景,“这项技术这么好,早晚国家会出钱改造。”

这着实体现了农牧民的心声,目前农牧民自身还不具备经济上全部承担的能力,迫切希望国家能有政策性的扶持,实现共同奔小康的梦想。

“我将以毕生的精力发展‘沙聚变’,力争让更多的沙地变良田、沙漠变绿洲,让沙漠化土地成为人类生存、发展的空间。”

从立足当下到走向未来

在团队全体人员的倾力配合下,地核资源十年内创造了一系列令外界感到不可思议的成绩:发明了“沙聚变”技术,开发了“沙聚变”产品,“沙聚变及应用技术”获国家发明专利(专利号:ZL 2012 1 0113255.X);研创了(3D沃土打印机)即“沙聚变专业施撒搅拌机”和“沙聚变专业施撒搅拌挖坑机”,“沙聚变施撒旋耕一体机”获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ZL 2015 2 0032942.8);解决了工人劳动强度大、施工速度慢和成本高的问题,实现沙漠化治理、沙地改良和沙地植树机械化作业。在《水土保持通报》《中国农学通报》等平台发表论文5篇;现又申报新的发明专利2项。

682199
内蒙古自治区科技厅厅长李秉荣(左三)到“沙聚变”应用基地视察

截止到目前,已应用“沙聚变”的区域覆盖面积近9万亩。主要在内蒙古、甘肃、辽宁、上海、河南、广东等地区。主要应用于沙漠化治理占1%、沙漠造林占43%、沙化农田改良占18%及草牧场改良占7%,用于沙区公路和铁路护坡工程、矿山恢复治理、沙区湖底和河渠防渗工程占31%。今年,50吨“沙聚变”产品走出国门,在蒙古国戈壁东省得到应用,初试效果良好,今后将会有批量应用。

钱学森院士曾指出:“沙产业就是在‘不毛之地’的戈壁沙漠上搞农业生产,充分利用日照和温差等有利条件,推广使用节水技术,搞知识密集型的现代化农产业,这是完全可能的。国际上以色列比我国西部地区的自然条件更恶劣,但他们在沙漠上开发了现代农业,且经济效益十分可观。”他还说,“我们在西部开发中,首先要转变关于西部沙漠的思维定势,沙漠上也有搞农业的有力条件。所以对此不仅是‘治理’,更重要的是‘开发’,将治理蕴含于开发之中,这就是我提出的沙产业的指导思想。”

682197
北京大学教授李克诚(左二)到“沙聚变”应用基地视察

循着这一思路,郝国成率领地核资源坚持走“多用光、少用水、无废弃、零污染、新技术、高效益、可持续”的沙产业技术路线,不仅研发出了“沙聚变”新产品,并科学利用“沙聚变”开创了三项应用理论模式:《流动沙丘固定与植被恢复新技术集成模式》《半干旱区荒漠化土地综合治理新技术集成模式》和《农林牧复合式沙地绿色生态系统与沙产业创新发展集成模式》。三个模式治沙与沙产业开发结合起来的具体实施方案,将生态保护与农牧民脱贫致富有机结合起来,为贫困沙区探索出了一条实现沙漠增绿、资源增值、碳汇增量、国家增税、企业增效、农牧民增收的精准脱贫、稳定致富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那么,能够同时达成环境、经济和生态效益的“沙聚变”,这个品牌是因何而来呢?地核资源团队为此也没少花心思。首先源于它的性状,让松散的沙粒聚合起来形成团粒;其次是使用该产品之后最终达成的目标:不毛沙地聚变成沃土;最后是前辈的肯定与赞赏,内蒙古治沙前辈们及钱永刚教授(钱学森院士之长子)目睹了“沙聚变”的应用效果后都称其为:这是沙漠中升起的一团绿色蘑菇云!

“沙聚变”的聚变作用仍然在路上。它促进了农牧业大幅增产增收,更成就了特色沙产业的创新发展。2017年,应用“沙聚变”新开发两种经济型植物:沙漠栽植红榛树和沙漠种植有机旱稻。

在全球沙漠化日益恶化、全世界沙漠面积已达3140万平方公里的严峻现实面前,郝国成深感国家沙化土地治理任务之艰巨。为了按质按量实现2020年防治目标、有序推进绿色生态文明建设的进程,郝国成将致力于“沙聚变”的推广与应用,并非常希望能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将“沙聚变”的应用列入国家专项治理沙漠化的计划之中,以期实现变沙漠化土地为人类生存发展空间的“聚变”效应。

心中有目标,脚下有行动。地核资源在产业化发展的道路上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深化研发“沙聚变”核心技术,院士工作站正在筹建;根据地域及行业需求,创新开发“沙聚变”系列产品;加强质量管理和专业服务体系建设,打造“沙聚变”知名品牌;充分利用互联网构建“沙聚变”营销网和服务网;采取先进的经营方式,实现长期稳定收益,确保“沙聚变”产业健康发展;组建沙漠治理暨沙产业开发联盟,引领特色高效沙产业项目开发,扩大“沙聚变”应用领域;创建绿色健康沙产品专属网络营销平台……

曾经在成长路上逆风沙艰难跋涉的少年,如今已蜕变成世界防沙治沙阵营中一位坚定的践行者、排头兵。在他眼里,前方只有一个目标——沙漠不再贫瘠、荒漠远离人类。在他胸中,只回荡着一个旋律,那就是《地核魂》:

塞北飞沙剧沧茫,地核崛起铸脊梁。

戈壁万里风云荡,妙手运筹大文章。

科技兴企根底强,自主研发乾坤广。

商海逐鹿群英会,战沙豪气贯九江。

郝国成简介

郝国成,中共党员,汉族,1964年11月出生于内蒙古奈曼旗。1984—1988年间就读于东北林业大学木材加工专业。1988—1993年间任内蒙古奈曼旗国营木材总厂技术科长、总工程师。1993—1999年间任内蒙古奈曼旗国营木材总厂厂长,其间被通辽市授予优秀青年企业家,被内蒙古自治区授予青年劳动模范。1999年带头自主创业。2000年成立了内蒙古同舟科工贸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从事房地产开发、筑桥、修路等。2007年成立了内蒙古三岩矿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从事矿产资源开发和深加工。2008年成立了内蒙古地核资源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从事沙漠治理研究及治沙产品开发,“沙聚变”第一研发人。其间被通辽市授予“五一劳动奖章”。

(2018.11.16 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