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

首页 >其他 >专题报道 > 正文

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

中华英才 作者:范丽庆 文/图 2018-11-30 19:20

核心提示: 探讨中国戏曲在世界戏剧版图中的格局和地位。

682259
参加展览开幕式的嘉宾合影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梅兰芳纪念馆承办的“东方与西方——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2018年10月下旬在北京西藏大厦举行。这是继2016年举办“梅兰芳精神及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之后,又一次专题研讨“梅兰芳表演体系与世界戏剧”的国际性会议。

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戏剧学院、中国戏曲学院、中国传媒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南京艺术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厦门大学、上海师范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梅兰芳纪念馆等国内高校和科研机构及日本、韩国、新加坡、俄罗斯、美国、挪威、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的3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国际会议。

梅兰芳是20世纪中国戏剧表演大师,早已广为人知。同时,他也是中国近代史上较早自觉进行中国戏曲文化海外传播的先行者。20世纪初,中国京剧艺术发展走向繁盛,而世界各国对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所知甚微。梅兰芳1919年首次走出国门,开启了中国戏曲艺术有组织、有规模地走向世界的先河。足迹所至,遍及日本、美国、加拿大、苏联、德国、法国、瑞士、奥地利、埃及等十多个国家。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梅兰芳与多位世界级艺术大师建立起深厚的友谊。苏联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把梅兰芳的表演艺术称誉为“富有诗意的程式化了的现实主义艺术”;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则表示,中国戏剧对他的戏剧理念产生了深刻影响和启迪。梅兰芳的京剧表演艺术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之广与影响之大,迄今无人逾越。

682260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在“走向世界的梅兰芳”展览仪式上讲话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在会议开幕式致辞中说,梅兰芳不仅是20世纪杰出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还是较早走向海外并享誉世界的文化使者。本次国际学术讨论会旨在从世界戏剧的大格局中考察、探讨梅兰芳戏曲表演体系与斯坦尼、布莱希特戏剧表演体系的关系,进一步总结中国戏曲规律,探索中国戏曲未来的发展路径,同时也可以确认中国戏曲在世界戏剧版图中的格局和地位,这对中国戏曲和世界戏剧及其理论的交流、对话具有重要意义。韩子勇对梅兰芳纪念馆近年来的学术研究成果表示肯定。梅兰芳纪念馆努力践行党在新时代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要求与使命,大力推进学术转型,先后举办了多场高规格高质量的学术研讨会、学术论坛和专题展览,为推动梅兰芳表演艺术的社会传播和理论研究贡献了智慧。

梅氏家属代表、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发表致辞,对来自世界各地的高校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以及媒体朋友,表示真诚的感谢。她说,梅兰芳是20世纪杰出的京剧、昆曲表演艺术家,在中国及世界戏剧舞台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与20世纪享誉世界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布莱希特等戏剧大师巍然并峙。20世纪30年代,这三位艺术大师分别相识于苏联,今日借此良机,以研讨会的形式,探讨这三位世界性戏剧大师对世界戏剧舞台的深远影响,并非是为了歌功颂德,而是要从学术的角度研究他们,客观地评论他们,从而得出有价值的结论。从这个角度体悟大师们的艺术精髓,其意义深远。

中国台湾世新大学讲座教授曾永义代表与会专家致辞说,梅兰芳不只是一个戏剧家、舞蹈家、音乐家,他又是个文学家、艺术家,乃至于绘画的艺术家。可以说,各式各样的艺术荟萃在他的一生之中,所以他能把中国两大系统的表演艺术——板腔体的表演艺术和曲牌体的表演艺术,融萃于一身;所以梅兰芳先生可以作为中华民族表演艺术的代表性人物,而我们这样的一种表演艺术,可以说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是值得我们民族骄傲的。

682261
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讲话

研讨会开幕式由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主持。他认为,梅兰芳的京剧艺术创造了20世纪的奇迹,梅兰芳的思想精神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推进戏曲艺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对梅兰芳艺术、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的学术研究和理论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梅兰芳海外戏曲文化的交流和传播,他与各国戏剧家、艺术家、理论家的对话和沟通,为中国戏曲与世界戏剧的对话,为中华文化走出去贡献良多。今年梅兰芳纪念馆申报的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及相关文献收集整理与研究》获批立项,这个项目的展开与完成必将进一步推进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的深入研究。

出席研讨会开幕式的还有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等。

682258
古琴京剧跨界艺术《琴芳梅兰》

开幕式结束后,在随后展开的主题发言中,与会的30余位境内外学者围绕会议主题展开了热烈而深入的研讨。中央戏剧学院丁扬忠教授是新中国第一个攻读德国戏剧和欧洲戏剧的留学生,陆续翻译出版了布莱希特的戏剧理论,他在这次研讨会上所作的《布莱希特与梅兰芳》的发言,认为布莱希特跟中国文化的关系不一般。中国的戏剧家应该在三个方面向布莱希特学习:第一要学习布莱希特的哲理思维的高度;第二是文化建设;第三是必须有创造性。中国戏曲学院副院长冉常建教授在《表意主义戏剧与现实主义戏剧比较研究》的发言中认为,中国戏曲是以程式化歌舞意象表现生活的表意主义戏剧,梅兰芳是表意主义戏剧的代表人物。北京大学顾春芳教授在《梅兰芳所代表的中国戏曲美学对布莱希特的影响》的发言中,围绕青年布莱希特所受到的中国美学和中国文化的影响;老庄的思想对于布莱希特早期剧作《在城市的丛林中》在思想和叙事两方面的影响;梅兰芳对布莱希特的影响以及布莱希特对梅兰芳的误读三个方面进行了阐释。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李玫研究员从梅兰芳1935年赴苏联访问谈起,论述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对梅兰芳及中国戏曲的评价的意义;中国艺术研究院胡芝风研究员对中国戏曲与斯氏、布氏戏剧体系进行对比,从戏剧观、时空处理、角色情状、演员心理体验等方面阐述了各自的不同之点;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研究员发表的《梅兰芳1930年温哥华之行考述》,形象生动地披露了梅兰芳1930年访美途中经过加拿大温哥华的细节和插曲,并揭示其历史意义。意大利米兰(FM)艺术中心艺术总监马可·斯可蒂尼在《布莱希特式戏剧中的梅兰芳》的发言中,用一组策展札记展示东西方艺术的融合以及西方和中方相互融合的过程,其目的是展示中西方是如何相互理解对方以及如何避免双方的误解。中国艺术研究院王安奎研究员在发言中认为,当下戏曲理论与美学研究的关键在于怎么样能够用中国自己的语言,来解释中国戏曲的美学特点,并且这种解释让世界其他国家的学者、戏剧家能够有所了解,能够进行交流。在这个交流中间,进一步把我们中国戏曲的特点彰显出来。厦门大学陈世雄教授所作的《1935年4月14日中苏戏剧家讨论会记录(未删节版)的四个看点》的发言,将中苏戏剧家讨论会未经删节的版本予以首次披露,提供了重要的研究史料。

682262
“东方与西方——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场

研讨会上发言的还有1982年明确提出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三大戏剧体系”命题的上海戏剧学院孙惠柱教授,在此次会议上他所作的《三种戏剧创作模式初探——兼论梅兰芳、斯坦尼、布莱希特体系》发言中对“三大戏剧体系”的观点进行了更正,认为只有梅兰芳配称戏剧体系,因为他是全方位的,编剧、导演、表演都是他完全掌控。而中国传媒大学周华斌教授,则在会上发表了与孙惠柱教授不同的学术观点,认为世界三大的说法,学理上并不是十分严谨,20世纪的易卜生戏剧,奥尼尔戏剧,英国萧伯纳戏剧,甚至后来的荒诞派戏剧都不在其内。此外,挪威汉学家易德波女士,梅兰芳纪念馆原馆长秦华生研究员,韩国首尔大学李昌淑教授,韩国仁荷大学金遇锡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梁燕教授,以及梅兰芳研究馆梅玮馆员、毛忠助理研究员等,围绕“三种戏剧观”“戏剧体系”“梅兰芳与布莱希特”“梅兰芳的海外影响”等议题也分别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其中不乏不同观点的交锋,颇为引人入胜。

本次研讨会期间,梅兰芳纪念馆于10月21日下午举办了《走向世界的梅兰芳》专题展览,向观众直观立体展现了当年梅兰芳访日、访美、访苏的历史盛况与细节。此次展览不仅展示了梅兰芳历次出访的珍贵图片,还展出了很多从未面世的原件藏品,包括各类文献资料、国外友人赠品、出访纪念物等。泰戈尔为梅兰芳亲笔题诗的团扇,也在此次展览中首次与观众见面。

682263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中),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吕品田(右二),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右一),台湾世新大学讲座教授曾永义(左二),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左一)在研讨会开幕式上

为了以多元化的立体形式呼应此次研讨会的主题,梅兰芳纪念馆还在10月22日、25日、26日分别在知音堂、国家大剧院举办了古琴京剧跨界艺术《琴芳梅兰》的演出。《琴芳梅兰》由梅兰芳纪念馆出品,梅兰芳纪念馆与北京琴宗文化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制作。该作品由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总策划,古琴名家杨青领衔,携手著名笛萧演奏家喻晓庆,京剧名家、梅派传人胡文阁,用古琴演绎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经典唱段。古琴与京剧这两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合奏,让与会的境内外专家学者耳目一新,均给予了高度评价。

本次研讨会上,由梅兰芳纪念馆创办的《梅兰芳学刊》创刊号也成为与会专家学者的热议话题之一。该学刊主编刘祯表示,希望学界专家踊跃赐稿,进一步助推梅兰芳及其表演艺术体系的研究。

(2018.11.16 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