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 >特别报道 > 正文

中尼开创全面务实合作新局面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爽 2019-02-01 17:14

核心提示: 为更好地服务和加强中尼经贸关系持续向前发展,2018年12月17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举办了“一带一路”国别商务论坛暨中国-尼泊尔商务发展主题论坛。

中国和尼泊尔区域合作向南亚腹地延伸,构建中尼印经济走廊,将使尼泊尔真正实现从“夹缝中生存”到成为“中印桥梁与纽带”的转变与升华,还将助推“一带一路”倡议海陆对接,突破长期困扰跨喜马拉雅区域合作的地缘窠臼。

为更好地服务和加强中尼经贸关系持续向前发展,2018年12月17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举办了“一带一路”国别商务论坛暨中国-尼泊尔商务发展主题论坛。

论坛上,作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别商务研究系列丛书的第一本——《“一带一路”中国-尼泊尔商务报告》正式亮相,这突显了尼泊尔在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的重要地位。

686226
上马相迪A水电站项目,是尼泊尔首个中企建设运营项目

尼泊尔是佛祖诞生地和佛教发源地,国土面积与中国辽宁省相当,民族、信仰和地理构成非常复杂,南部平原洼地类似印度,北部山区源自藏区文化,中部谷地是典型的尼泊尔独有文明。

作为一个喜马拉雅内陆山国,仅有的两个邻国就是中国、印度。正如“大尼泊尔”创立者、沙阿王朝首任国王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所说,“尼泊尔就像夹在两块巨大岩石中的土豆。”位于中印两个新兴大国之间,尼泊尔在南亚地缘政治和“一带一路”建设中具有特殊作用。

作为联合国确定的48个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尼泊尔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实现经济起飞和可持续发展。而中国及时的经济援助,极大增强了尼泊尔发展对华关系的信心,特别是尼泊尔与中国人民,长期和睦相处,平等相待,形成了一种历史亲和力。

中国一贯支持尼泊尔维护国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两国高层交往频繁,所以,“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尼泊尔作为中国的重要邻邦,对加入“一带一路”项目展现出极大热情。

2017年5月12日,中尼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尼泊尔对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以实现自身经济发展充满期待。2018年6月,尼泊尔完成政治转型,再次当选总理的奥利率团访华,两国领导人表示将加强“一带一路”框架下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灾后重建、经贸投资等领域合作,双方签署了中尼政治、交通、基础设施、产能、经济技术等十余项双边合作文件。

根据尼泊尔政府统计,中国对尼泊尔投资已连续两个财年保持第一,成为尼泊尔第一大外资来源国。中资企业是尼泊尔承包工程市场的主要参与者,为尼泊尔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改善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尼民间交流合作日趋活跃,中国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投资尼泊尔酒店、餐馆、物流、制造业等行业,建成诸如尼泊尔规模最大、最先进的水泥厂。中国已成为尼泊尔重要游客来源国,数据显示,2017年,来尼泊尔的中国游客达到13万人次,旅游合作方兴未艾。

在原中国驻尼泊尔大使于红看来,当前的中尼两国,都占在各自发展的重要节点,两国共同面临着合作发展的新机遇,中尼双方应抓住有利时机,为两国关系深化和发展开辟更广阔前景。

世代友好筑牢合作根基

2018年7月12日,尼泊尔政府赠与中国政府的一对独角犀牛,承载着尼泊尔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飞往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

中国古人视犀牛为祥瑞之兽,文学上用灵犀表达人与人之间心领神会,唐代大诗人李商隐诗句“心有灵犀一点通”形容中尼友好大概恰如其分。

尼泊尔与中国有着长达1500多年的友好往来历史,早在公元406年,中国僧人法显访问尼泊尔,同期尼泊尔佛陀跋陀罗访华,成为中尼佛教文化交流的标志之一,也开启了两国交往的先河。公元639年,中国西藏的松赞干布和尼泊尔尺尊公主合婚,推动了两国的深入了解和友好往来。玄奘法师在尼泊尔被视为智慧的化身,令大唐声誉远播。尼泊尔工艺家阿尼哥入仕中国,在推动中尼建筑、佛寺佛塔、梵世造像、天文仪器等方面做出重要贡献,成为尼中友好交流史上的佳话。

1995年,中国与尼泊尔建交,无论尼泊尔国内局势如何变化,尼泊尔历届政府均支持中国在西藏、台湾和人权问题上的原则立场。2009年12月,两国关系正式上升为世代友好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2010年以来,尼泊尔高级别代表团先后来中国参加上海世博会、成都西博会、中国南亚博览会以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2年和2017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先后访问尼泊尔,推动中尼关系不断向前发展。2014年中国商务部和尼泊尔财政部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谅解备忘录》。2016年3月,两国签署《关于启动中尼自贸协定谈判可行性研究的备忘录》和《中尼国境货物运输协定》。2017年5月,中尼签署《中国商务部与尼泊尔工业部关于建设中尼跨境经济合作区的谅解备忘录》。

2018年6月,应李克强总理邀请,尼泊尔总理奥利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两国领导人对于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通过发展喜马拉雅多元联通网络,加强互利合作方面达成重要共识。

中国与尼泊尔之间跨喜马拉雅山一线,是历史长河中是一条重要的联络线。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位于中国的云南省,连接缅甸、尼泊尔和西藏,这条线路对尼泊尔的经济,产生了长达数百年的重要影响,沿喜马拉雅山各关口分布的食盐贸易路线,曾是尼泊尔和西藏进行贸易往来的著名联络线,不仅是过去,其对未来增强两国及其他国家的商业、社会文化联系同样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发展跨喜马拉雅地区的联通网络,将有助于整合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整个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

2018年7月20日,尼泊尔总理奥利在北京向中国商界发出邀请,保证中国企业在尼泊尔的合法权益,呼吁中国投资者前往尼泊尔充分开发尼泊尔的巨大潜力。对于中尼关系,奥利充满信心:“中国尚不富裕时,就曾帮助尼泊尔;现在富强起来的中国,不可能不带动尼泊尔的发展。无论我做不做总理,尼中友好关系都是不会变的。”

尼泊尔的目标是2030年之前,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尼泊尔驻华大使利拉·马尼·鲍德尔直言,除了尼泊尔人民的努力之外,还需要中国的大力支持,他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将给尼泊尔的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带来深远的影响。

独特地缘政治格局中赢得发展新机遇

南亚作为中国周边战略的西南方向,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区域。

但南亚地缘架构具有显著的特殊性,这个区域内的各个国家相互关联,与其他区域之间的关联性相对松散,长期以来一直是国际关系体系中的一个半自主区域,外部强国很少将南亚作为战略重点,所有世界大国的南亚地缘战略,都是以如何处理与印度的关系作为核心问题的。

686224
距离尼泊尔边境仅23.5公里的西藏吉隆镇,被誉为“珠穆朗玛峰后花园”,2018年10月31日,吉隆国际边贸市场正式投入使用。此地将打造成为集国家一级陆路通商口岸、南亚贸易陆路大通道、中尼跨境经济合作区为一体的西藏主力外贸通商口岸等目标。 图为如今的吉隆小镇道路通途  中新社记者 何蓬磊摄

同时,受喜马拉雅山天堑阻挡,南亚形成了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与欧亚大陆的陆路交通不畅,南亚发展甚少享受到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红利”,中国与南亚国家的贸易水平相对较低,尼泊尔经济发展在南亚国家中几乎垫底。

在这种地缘格局下,中国努力支持包括尼泊尔在内的南亚中小国家独立自主,帮助他们更好的发展自己、保护自己。目前,中国与南亚东西两翼次区域联通建设与经贸合作有序推进,尤其是西部“中巴经济走廊”已取得丰硕成果。

但中国与南亚腹地的互通不足,即跨越喜马拉雅山南麓的通道。事实上跨喜马拉雅区域不仅拥有诸多佛教和印度教圣地及雪山等文化和自然资源优势,且水电资源丰富,但都未得到充分开发利用,而中尼区域合作,正是在向南亚腹地延伸。

尼泊尔虽经济落后,但本身充满了多样性和可能性。

尼泊尔是内陆山地国家,50%的国土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地区,自然风光旖旎,气候宜人,生态环境基本未受破坏,其徒步旅游和登山业在全球享有盛誉,同时,尼泊尔有着丰富多样的古代文化,佛教和印度教独特而罕见的融合,境内寺庙供奉的神多达3.3亿位。尽管尼泊尔拥有吸引游客的巨大潜力,但2017年前往尼泊尔的游客数量仅为100万人次,略高于尼泊尔总人口的3%,而同期,中国西藏接待游客已经超过2500万人次,可以说,旅游业是尼泊尔亟待充分开发的领域。

很窘迫的现实是,尼泊尔的道路、航空等交通基础设施落后,公路等级低而缺乏维护,运输效率极低,机场设施陈旧,在尼中友好论坛主席高亮看来,如果尼泊尔主要城市之间能建立起良好的交通设施,那么旅游业可以在未来10年改变尼泊尔的经济格局。“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发展如公路、铁路、桥梁等基础设施加强互通,而这些基础设施正是促进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尼泊尔可以从这些基础设施中受益。

目前,中尼两国着力打造喜马拉雅立体互联互通网络,重点加强口岸、公路、铁路、航空、通信等领域合作,其中,尼泊尔最为关注的是中尼跨境铁路项目,这对破解其交通运输困难将有很大帮助,而提升中尼口岸运行水平、加快周边公路修复和升级、开辟更多直航航线、深化跨境光缆合作等,都将是今后的合作重点。

由于尼泊尔境内地理落差大,河流密布,水流湍急,所以水力资源相当丰富,仅占地球陆地面积0.094%的尼泊尔,拥有的理论水电蕴藏量却高达全球相应藏量的2.27%。据世界银行估计,尼泊尔水力发电潜力高达83000兆瓦,其中可供开发的约43000兆瓦,但目前尼泊尔水电资源开发利用率不足3%,电力供应严重短缺,旅游旺季时,全国仅40%的人口能用上电。

尼泊尔自身没有水电开发的技术和能力。近年来,中国水电建设集团、葛洲坝集团、长江三峡集团相继进入尼泊尔,帮助尼泊尔开发水电资源,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尼泊尔的水电供应,让尼泊尔看到了希望。

尼泊尔迫切需要中国的实践经验和方案,而中国也需要通过尼泊尔完善“一带一路”在南亚的布局,并实现西藏稳定与发展的内在需要。

中国西藏与尼泊尔、印度和不丹等南亚国家接壤,是历史上南方丝绸之路、唐蕃古道、茶马古道的重要参与者,也是中国西部与南亚国家交往的重要门户。

但一段时期以来,受边界、领土和安全等因素影响,中国西藏地区与南亚国家经贸往来发展滞后,虽然西部大开发让西藏经济开放水平提升较大,但仍面临自然环境条件局限、基础产业支撑缺乏、地缘政治和安全制约等难题,GDP总量在低位徘徊,如果利用区位比较优势,将会大大提升西藏以及周边地区的经济开放水平。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西藏面向南亚开放的区位优势得到凸显,有专家直言,西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首先与尼泊尔对接较为可行。

西藏虽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滞后地区,但相比尼泊尔,优势依然明显。西藏沿边地区劳动力不足,尼泊尔劳工提供了必要补充。西藏边贸主要以尼泊尔为贸易伙伴,中国产品极大丰富了尼泊尔人民的日常生活。尼泊尔自然环境远比西藏更适合农业生产,可以成为西藏农副产品供应基地,缓解日喀则,特别是阿里地区的供应压力。西藏地区与尼泊尔分别位于喜马拉雅山的北麓和南麓,旅游资源可以整合起来,打造环喜马拉雅国际旅游带,促进中尼文化交融,并带动服务贸易和投资合作,既符合尼泊尔以旅游业为基础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战略,也是西藏地区加强对外开放合作的重要途径。

同时,两国还可以推动中尼跨境经济合作区与工业园建设,打造跨境产业链;加快自贸区建设,促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提升金融合作水平,为双边经贸发展提供有力支持……总之,“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符合两国的意愿与根本利益,虽然过程中可能存在困难与挑战,但只要双方共同面对,妥善处理,定能在共享发展机遇的同时,实现两国的互利共赢与共同繁荣。

中尼重点项目助力尼泊尔经济全面提速

巍巍的喜马拉雅山南麓,盈盈恒河流域北缘,承载着尼泊尔全体人民“引水之梦”的尼泊尔巴瑞巴贝引水隧道工程,正在采用中国全新制造的开山神器“双护盾硬岩掘进机”紧罗密鼓地向前推进。

686225
尼泊尔帕坦皇宫的一部分是在14世纪建成的,但主体建筑是在17-18世纪完成的,帕坦皇宫是尼泊尔最古老的皇宫,也是尼泊尔的世界文化遗产

20世纪90年代开始筹备,历经20余年的考察和设计,其间尼泊尔政府曾邀请意大利、中国、韩国、印度四个国家五个专业国际公司进行评估和投标。面临喜马拉雅山系特殊的、复杂多变的西瓦利克软弱地层,诸多外企望而生畏。最终,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中铁二局集团有限公司一起勇夺桂冠,开始联合实施这项跨世纪工程。

尼泊尔巴瑞巴贝引水隧道项目,是被尼泊尔政府视为最受重视的“国家的骄傲”工程,是全球第一个穿越西瓦里克地层的TBM项目,是尼泊尔的第一个TBM项目和尼泊尔第一个跨流域输水工程项目。通过本项目的实施,可灌溉尼泊尔中西部和远西部交界处的巴迪亚和班克地区51000公顷的农田,彻底解决该区域极度缺水的现状,并且利用约152米的水位差异建造发电站,为尼泊尔不太富裕的电力提供48兆瓦的电力支持。

该项目自2015年6月4日正式开工以来,始终保持“高标准、严要求、高水平”的施工管理理念,将中国企业的优良安全质量管理理念推广至尼泊尔市场,向尼泊尔政府及人民展现并传递了中国技术和中国标准。

在干好项目工程建设的同时, 项目部始终积极改善周边民生环境,施工3年多来,他们一直关注当地学校的教育条件问题。当地大多数中小学生没有书包,都是用头顶着厚厚的书本去上学。2018年5月27日,项目部与中国扶贫基金会驻尼泊尔办公室携手,为驻地围的拉格切米中学和人民学校捐赠了781套书包和教具,每个书包里装有饭盒、水壶、文具盒、彩笔、本子、胶水、铅笔和尺子等20多种学习和生活用品。与此同时,项目部还为当地村落累计修建道路达10余公里,为当地学校、村民取水打井累计30余口,解决了当地用水的困难,极大改善了当地的基本生活保障。

“我感谢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长期以来对尼泊尔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不久前,尼泊尔驻华大使利拉·马尼·鲍德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深情表达。

近年来,中国企业对尼泊尔投资快速增长,双方合作项目也不断传来喜讯。

尼泊尔国内基础设施相对落后、电力供应短缺、经济发展缓慢。长久以来,首都加德满都划分区域每天轮流停电,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后,大部分地区出现无电可用的状况。

上马相迪A水电站项目,是中国电建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在尼泊尔的第一个投资项目,也是尼泊尔多年来首个进入建设期的私人投资项目,更是尼泊尔水电建设史上第一个提前实现发电的水电站。

上马相迪A水电站项目有两台机组,装机容量为50兆瓦。2016年9月26日,上马相迪A水电站首台机组并网发电,为把电站生产的绿色电能,及时源源不断地送入尼泊尔国家电网起到了关键作用。2017年1月1日,两台机组成功实现商业运行。该项目占尼泊尔总装机容量的5.72%,运行投产对缓解尼泊尔电力紧张状况,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马相迪A水电站累计总发电量达到5.29亿千瓦时,累计安全运行668天。

686227
蓝毗尼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诞生地,位于尼泊尔南部特莱平原,是世界各地佛教徒朝拜之地,也是当代佛教复兴的基地

上马相迪A水电站建设过程中,一度遭遇了罢工阻工、“4.25”大地震、印度对尼泊尔的非正式禁运等尼泊尔当时最突出的三大困难。但是,上马相迪A水电站克服重重困难,提前并网发电,在尼泊尔上演了“中国速度”,刷新了建设纪录,为低迷的尼泊尔水电建设带来了希望,在当地社会引起强烈反响,上马相迪A水电站也因此被赋予了“快速”与“高效”的含义。

如今,上马相迪A水电站已是尼泊尔家喻户晓的明星电站,为其他在建和即将开工建设的水电项目树立了榜样,提供了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几年来,中尼航空业合作也取得诸多进展,主要体现在合资经营、购买飞机、修建机场、增加航班等方面。喜马拉雅航空公司2014年由中国西藏航空有限公司和尼泊尔雪人环球投资公司共同投资成立,成为中国西藏自治区政府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项目,这也是迄今为止尼泊尔民航史上最大一笔外商直接投资。它的成立,改变了尼泊尔长期以来航空基础薄弱、航线少、管理落后的局面。

自2016年4月12日尼泊尔加德满都至斯里兰卡科伦坡首航成功至今,喜马拉雅航空已经执飞南亚、中东等多条国际航线,为中尼及周边地区架起了空中桥梁。凭借优质、高水准的航空运输服务,喜马拉雅航空在尼泊尔获得了较高的信誉度和认可度,并得到尼泊尔政府高度赞赏。2016年3月以及2018年6月,喜马拉雅航空应尼泊尔政府要求,先后两次顺利完成奥利总理访华和参加博鳌论坛的专机保障工作。

尼泊尔冬季是旅游旺季,西藏夏季是旅游旺季。利用季节差异,喜马拉雅航空与西藏航空公司形成优势互补,可以将飞机实现异地调配,充分发挥经济效益。这是中尼旅游+航空资源互补的一次重要尝试,可以说,双方各取所长、互惠共赢,充分印证“一带一路”是一个中国与世界共同繁荣发展的重要平台。

据介绍,未来5年内,喜马拉雅航空飞机规模将达到15架,会陆续开通至曼谷、东京、墨尔本、法兰克福、伦敦、首尔等国际航线,并重点打造东南亚、南亚、欧洲通过加德满都中转连接拉萨的国际航线,建设进出西藏的快捷国际通道,增强尼泊尔与中国的边境贸易和文化旅游合作,加快西藏“世界旅游目的地”建设。

可以说,中国企业大力支持当地基础设施和经济建设,为尼泊尔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贡献了重要力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国在尼泊尔累计签订承包工程与劳务合作合同额45.4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0.39亿美元,而其中,央企成为投资主力军。

正是源于中国企业的大力支持,尼泊尔当地的水电建设、工业产能建设以及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取得快速发展,相信随着中尼关系的进一步稳固,中国与尼泊尔投资及工程合作,也将步入新的发展时期。

(本栏目由润东红色文化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