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封底人物 > 正文

李土生:尽忠行孝家与国 内仁外义道及法

岁月有涯歌且行 情洒人间心无悔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吕月华 2019-06-03 19:02

核心提示: 本刊专访北京土生书院院长、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书法家研究会副会长李土生。

编 者 按

“百善孝为先。”数千年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孝道文化不仅是中国社会自古及今所遵从的基本道德规范,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学大师李土生先生半生忙于书法创作和学术研究,2007、2009及2011年三次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专著《土生说字》和《手抄国学经典》新闻发布会,第一次,双亲坐在台下,后两次父亲则永久地缺席。有感于“子欲养而亲不待”,他便发愿,在有生之年将力所能及推行孝道文化。此后,他一方面坚持逢年过节为家乡老人送温暖送福利,另一方面在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常年组织每月一次的敬老慰问活动,风雨无阻,从无间断。不少社会人士被其善举所感染,纷纷加入,活动办得越来越精彩,在社会上引起了积极反响。2019年4月26日,北京东直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迎来土生团队第100次慰问活动,值此活动之际,本刊对李土生先生进行专访,一探初心,并对活动给予跟踪报道。

694014
王颖卿 摄

李土生,一个非常传奇的人物,从习武到挥毫,从易学到中医,从著书立说到力行公益,从说文解字到弘扬孝道,样样涉猎,又行行精通。独处时,他习字作画或悠游书海,乐在其中;社交时,他慈悲为怀且一视同仁,以德服人。“文武双全”、“著作等身”已难以概括他的半生所学;“胜友如云”、“广受爱戴”也不足以形容他的人格魅力。他用生命书写的传奇不同于旁人的特立独行,不是“举世皆醉我独醒”式的愁苦,亦非横扫天下的遥遥领先,只是安于一字一句的积累,冀图弘扬民族传统文化,让华夏文明普照万世;只是立足于一家敬老院和家乡老年协会去推行孝道,以推动全社会的和谐美满。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横渠四句”被历代学者和仁人志士奉为至高的理想与使命,虽穿越千年尤熠熠生辉,任思潮更迭仍直抵人心。

站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新的历史阶段,不少勇担使命的先锋于滚滚浪潮中洞察时需,以一己之长反哺社会,日积月累,成就斐然。他们往往不事张扬,却总能以诚感人,以学惠人,以德服人。从军营中走出来的国学大师李土生就是这样一位典型代表。他虽然已过了退休的年纪却仍然将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因为他那一身绝学尚有用武之地,满腹经纶尚待进一步传播,满腔抱负尚未完全实现。

上 篇  情牵公益——深仁厚泽,天天向善

李土生就是凭着一颗纯然的赤子心,在老人们面前努力扮演好“孩子”的身份,从2011年开始,每月专门抽出一个下午来看望这群老人,陪他们聊天,给他们送礼,给老人们带来欢乐,这一坚持就是八九年。

“我取得的一些成就是爸爸妈妈的骄傲,但是爸爸去世那天,我感觉对不起他们。”

敬老孝亲,始于足下

2019年4月26日是个寻常的周五,而对李土生来说则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因为他要把整个下午用来履行一场约会,兑现一个诺言——在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街道养老服务中心举办第100次敬老慰问活动。所以,尽管四面八方请他讲课的邀约不断,但他仍然雷打不动把这一天空出来留给敬老院的老人们。

694015
李土生92岁高龄的母亲

单纯从年龄上来讲,现年66周岁的李土生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人”了,然而,在一群耄耋老人的面前,他无疑还是个“孩子”。而他,就是凭着一颗纯然的赤子心,在老人们面前努力扮演好“孩子”的身份,从2011年开始,每月专门抽出一个下午来看望这群老人,陪他们聊天,给他们送礼,给老人们带来欢乐,这一坚持就是八九年。

那么,究竟什么原因让自成一派的一代书家、文字学家将目光从创作中转移到现实生活中的老人群体呢?话要从2008年说起。

“那一年,我爸爸87岁了。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在南京大学讲课,但是总感觉不对劲儿,爸爸会有事。后来实在坐不住了,就跟领导请假,第二天早上坐着六点半的飞机就赶回了北京。要是在平时,我会把行李先送回办公室再去看望爸爸妈妈,但是因为感觉不好就直接回家,说要见爸爸。妈妈说,爸爸没事啊,思维也跟以前差不多。我看到爸爸确实挺好的,就回办公室了,刚好当天的《北京日报》有一篇报道介绍我的汉字,想到爸爸看到我的名字和作品见诸报端会很高兴,就拿着报纸回去给他看。”没想到这一见竟是人间永别。那些日子对李土生来说是极其煎熬的,既要照顾老母亲的情绪和健康,又要压抑自己心中的悲痛。

就是这份“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将他从埋头写书习字的痴迷中彻底激醒了。当父亲的骨灰被运回老家浙江东阳后,他找到村长、村书记倾吐自己的想法,想在村里捐建老年协会,把三四百号人聚在一起,给父亲办一场葬礼。葬礼当天,他站在回村的必经之路的路口,挨个发红包。随后,在这场几十年来全村第一次大聚餐席间,李土生承诺:自此以后,每逢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和中秋节,一定回村里看望老人、慰问老人,每年承担一次免费旅行。这种突如其来的一系列福利对许多一辈子过得紧巴巴、没出过远门的乡亲们来说是莫大的好事啊。

一诺千金重,转眼间,十年过去了。自村老年协会成立以来,符合年龄标准的老人们陆续入会,并享受到了李土生承诺的待遇,而那些年龄即将达标的老人们也都盼着早点儿入会。当老人家坐上大巴或动车走出家乡,住上星级宾馆,瞭望外面的世界,都纷纷落下感恩的眼泪。

“大善最美”

上善若水,大爱无痕

家乡老人的眼泪没有给李土生带来欣慰或满足感,他反而变得更加地惆怅。此时的他也已年过半百,对生命、生存和生活有了更深一层的思考。“生命的长度不是由自己来决定的,不是说你想来就来不想走就不走的,关键在生命的宽度和深度上怎么去把握。生存不是你说了算,但是生活呢?”想到去日苦多,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一生劳碌而无所得,甚至膝下凄凉,他便决定力所能及做更多事,为身边的人,为能够接触到的老年人。

时不我待的紧迫感驱使着李土生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了公司所在街道的敬老院——北京东直门街道养老照料中心,表达意图并得到应允后,他立刻调动身边资源,邀请一些志同道合的演员朋友和志愿者们一起,很快就促成了第一次公益敬老活动,并取得了圆满成功。老人们的欢颜给了李土生更大的勇气和决心,“当我第二个月再去的时候,就有人问我能坚持多久,当时我还在吹牛,真的是在吹牛,‘我们中国人讲究60一甲子,那我就坚持60次。’后来我又说,‘八八六十四,我要坚持64次。’然后不知不觉就坚持到了九九八十一次,我自己也没想到能够坚持到第100次。我现在的想法变了,这件事没有终点,有生之年要一直坚持下去。我要给所在地的老人带来幸福感。”

当李土生跟养老中心的老人们在一起时,他调动浑身的热情和能量,时而手舞足蹈,时而放情歌唱,老人们都拿他当宝贝,当亲人。可是没人知道,每当有人唱起一首《我的好妈妈》时,他的内心特别酸楚。因为自从父亲辞世后,北京雾霾大,母亲便回老家定居。并不年轻的他,平日里唯有靠打电话以解惦念之苦。“我一年能跟这里的老人见面12次,但是和自己的妈妈呢,也不过只有春节、清明节、端午节和中秋节这几次。”

别看只有这几次机会,李土生却是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以尽孝道。“我回家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染头发,我的头发现在是花白,我就要全部染黑,还要换上一身干净崭新的衣服,平时不用擦脸油,进家门之前也要特意用上。你不能让妈妈看到你苍老、疲惫的样子,她会心疼的。不光如此,我下车后还会故意蹦蹦跳跳的,跟妈妈调皮,逗着玩儿,这样才显得很年轻,哪怕再累都要这么做。每次见面都会给妈妈包红包,如果有朋友在场,我会提前把红包包好,悄悄塞给朋友,叮嘱他们以自己的名义给妈妈。外人送红包,妈妈感觉是不一样的。”每次回家,即便出门应酬,他也要带上母亲,只因为母亲爱热闹,而且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延长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

若问他动这么多心思、长期这么做累不累?他反倒答非所问地说,“我是人类,怕累就不是人类了”,然后又反问一句,“新华字典里最后一个字是什么字?”不待你回答,他又立即翻出字典一脸严肃地说:“是‘做’字。为什么最后偏偏落在这个‘做’字?这是在教我们做人。怎么做人?做字本身就告诉你了,人+故,就是人要做好事做到死。”

经年累月与汉字为伍,从书写汉字到研究汉字,李土生对汉字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更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他信手拈来几个,阐述了自己坚持做好事的理由:“为什么是羊大为美?为什么善字以羊打头?又为什么吉祥的‘祥’里面也有羊?为什么但凡含羊字的汉字,它的意思都很美好?因为我们老祖宗认为,羊最善,它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它一辈子都在咩咩地叫嘛。”

他的解释如此别致,令人难以辩驳。在讲字的时候,李土生显得愈发慈眉善目,都说“相由心生”,善,又何尝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