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事 >特别报道 > 正文

走近东江纵队老战士张明发

军旅生涯 一生荣光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爽 2020-03-07 10:40

核心提示: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和谐幸福的生活。”

张明发1
东江纵队纪念馆坐落在深圳坪山新区坪山办事处东纵路旁,这里也是东江纵队司令员曾生的家乡。纪念馆占地约5000平方米,展厅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于2000年12月建成开馆,现为深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广东这片红色的土地上,处处记录着东江纵队的英雄事迹,特别是在深圳,“东纵精神”已经成为特区发展的不竭动力。

东江纵队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省东江地区创建和领导的一支人民抗日军队。在长达7 年的抗战中,东江纵队得不到来自党中央的直接支援,困难时期甚至没有一部电台。

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东江纵队从小到大,逐渐发展为拥有11000 多人的抗日武装力量,并与其他华南抗日武装开辟了华南敌后战场,成为“敌后三大战场”之一。1945年,朱德同志在“七大”军事报告《论解放区战场》中,将东江纵队与琼崖纵队和八路军、新四军并称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足见其重要意义。

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签署了《双十协定》,为履行协定,东江纵队主力于1946年6月奉命北撤山东解放区。国民党挑起内战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定,以东江纵队北撤部队为基础,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纵队,转战华东。而留在广东的东江纵队指战员坚持隐蔽斗争,战胜重重困难,逐渐发展壮大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

张明发2
2013年10月18日,深圳市委与军事博物馆联合举办的《纪念东江纵队成立七十周年图片展》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开幕。迟浩田上将等老将军和各界领导、嘉宾、朋友、深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东江纵队老同志代表、被营救文化人后代及东纵、边纵后代代表上百人参加了图片展开幕式  中新社记者 叶平摄

1949年3月,两广纵队南下和粤赣湘边纵队等部队并肩作战,担负解放广东战役一翼的任务,为解放广东作出重要贡献,被中央军委誉为“广东人民解放的旗帜”。

可以说,在驰骋疆场、东征西讨的风雨历程中,东江纵队为国家解放、民族独立建立了赫赫战功,他们的忠贞不渝、一往无前,铸就了伟大的“东纵精神”。新中国成立后,许多东江纵队的老战士,依然发挥着他们的智慧与力量,奋战在各行各业,坚守本色,自强不息,为新中国的发展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业绩,并激扬着新时代的精神与信念。

抚今追昔,饮水思源,我们不能不对东纵功绩心生景仰,更不能不对东纵战士心生感激,基于此,本刊记者南下深圳,走近东江纵队老战士,和他们一起回首烽火岁月,共缅时代之光。

“党组织给了我生活的新希望”

张明发,1937年出生于广东惠阳潼湖区欣乐乡,曾是东江纵队的一名侦察员。

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座谈会上,张明发身着挂满勋章的旧军装出现在现场,虽已耄耋之年,但老人精神矍铄,思维敏捷。

张明发5
东纵老兵齐聚由润东红色文化主办的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座谈会

张明发出生的第二年,日本侵略者便占领了广州、香港等地,四处枪炮声隆隆,人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不幸失去父母的张明发无依无靠,随之被卖猪仔卖到香港,后又被卖到惠阳,然后又在8岁时,以15担谷子再被转卖。

“童年的凄惨经历,带给我巨大的精神痛苦。我的养父叫张炳光,是一个木工,卖到他家时,我身体羸弱,浑身长满疥疮,后来,我一边和养父学吹唢呐、做水泥工,一边治好了病,当时因家境太过贫寒,我只念了三年半的书,便辍学了。” 讲述悲惨的童年生活时,老人很平静,或许是太过久远,让苦难早已变成光阴里的碎片。

13岁那一年,是张明发一生的转折点,他见到了广东人民解放军江南支队第一团供给处副官曾玉才和惠东人民护乡团第二大队欣乐武工队队长张先,感受到了许多的温暖。后来,他才知道这个队伍是粤赣湘边东纵东江一支队二团,“队里的领导给我讲革命道理,让我很受教育,回想自己的童年遭遇,内心非常酸楚,我想,一定要当个游击队员,去打坏人。”

就这样,1948年冬,张明发正式加入张先领导的武工队,成为一名“红小鬼兵”,任务就是站岗放哨、侦察敌情、搜集并输送情报。

生活给予张明发太多磨难,但那一刻,他不仅感受到了组织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生活的新希望。

“宁愿被打死也绝不出卖同志”

战争年代,为了解敌人情况,少不了机敏的侦察员。虽然那时的张明发才十几岁,但在侦察敌情方面毫不含糊。

张明发6
张明发等东纵老兵被深圳欢乐谷授予“终身荣誉谷民”

大概是1948年9月的某日,张明发在街头突然发现一群国民党兵,大约20多人,均持有武器,他快速向组织报告敌情,正是由于及时的情报提供,使得我方队伍能够迅速在沥林圩1里路外设下埋伏,将敌人引入埋伏点。5人当场被击毙,8人被活捉,其余在逃跑中被武工队围追全部歼灭,目睹战斗的群众群情振奋,大快人心!

侦察工作特殊,危险时常相伴,也时刻考验着侦察员的体力和意志。

张明发清晰记得,有一天中午,他被组织派到东莞谢岗村侦察国民党兵营情况。他将自己乔装成放牛仔走近兵营,当路过兵营附近时,刚好有四十多个官兵出来练兵,不多时,便有两个士兵走过来大声呵斥:“你是共产党派来的侦探吧?”而此时的张明发,脸不红、心不跳,机智比划自己是个哑巴。国民党士兵见张明发很难对付,索性开始拳打脚踢,以便令其招供,如此地毒打持续达半个多小时,即便如此,张明发依然没有吐露半个字,“我当时就下了决心,打死也不能出卖组织,出卖同志!”

虽然年纪小,但对自己工作的重要性,他了然于胸,并全力以赴,他深知,每一个重要情报,都关系着同志的性命,而这事关党组织的生死存亡,马虎不得。

君子营村有个大地主叫张玉朗,张明发一直在秘密关注他,有一天,他发现张玉朗进入天主教堂约一个小时后,便跑到埔仔国民党兵营。当了解到他是去报告村子藏有地下党时,张明发立即向组织报信,随后,游击队马上便通知君子营小学教导主任、地下党员叶克青转移,“当时叶克青正在学校后面的树林下理发,头刚剪到一半。”半小时后,国民党特务包围了小学,结果却是扑了个空,“当时叶克青如果被抓到,就是杀头示众啊。”国民党特务残忍的暴行,让张明发至今回忆,依然愤慨不已。

张明发个子不高,非常清瘦,但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兵,无数次地带回重要情报,挽救了同志的生命,也保护了组织的秘密,那个时候,镇隆、潼湖、欣乐乡、沥林、君子营、企岭、石古……都留下过他侦察的足迹。

张明发4
张明发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座谈会上发言

为早日加入团组织,做党的有力助手,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张明发不仅在思想上要求进步,在行动上也是不遗余力,他协助地下党发展党、团组织,建立乡村政权,发动农民参加农会,组织青少年到夜校读书,排练进步节目,宣传党的各项主张政策……

由于其积极肯干、勇敢机智、纪律过硬、工作有效,1949年7月,经时任潼湖区工委、团区工委书记陈方介绍,张明发如愿以偿,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为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随后的1951年,他被欣乐乡政府选送,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

“希望能将当兵的接力棒传下去”

1959年,伴随广东省委下放干部,张明发被安排至湛江农场任团支部书记,当年7月又转调粤北山区,参加三线建设。

在粤北山区,张明发一干就是30年,无论组织将其调至哪个岗位,他都兢兢业业,从无怨言。在连州工商所担任所长兼支部书记期间,他思想领先、以身作则、大胆管理、奋发图强,硬是将一个后进所发展成为小有名气的先进所,其所在单位多次被评为先进,他个人也被评为连县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并以退伍军人二等积极分子身份出席县劳模大会。

在粤北山区工作的几十年间,张明发遭遇多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期间,夫妇二人饱受折磨,被批斗、被审讯、被抄家、被送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大儿子张勇报名参军,原本已经体检合格,准备入京,后因受父母牵连,被公然阻止,错失当兵机遇。即使这样,张明发也从未放弃过生活的希望,在获得平反后,他又送二儿子张文参军,这次,他如愿以偿,二儿子顺利进入济南空军地勤汽车连。

张明发7
张明发进警营讲党课

在张明发看来,参军光荣,他希望将当兵的接力棒传下去,延续自己保家卫国的梦想,他时刻教育儿孙们要胸怀远大理想,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在1988年11月的《深圳特区报》上,记者看到醒目位置的一篇报道《职责高于一切》,记录的正是张明发二儿子、深圳小客车公司司机张文拾到11万元人民币归还失主的故事,这在当时,已被传为佳话。

“用艺术创造表达激情与梦想”

1997年香港回归,在深圳,一尊长4.2米,高4.8米,宽3.8米,重达1.5吨的国内最大樟木根雕《大鹏展翅》制作完成,一度引发海内外收藏人士的广泛关注,《深圳侨报》还曾给予专版进行报道,而此作品的作者正是张明发。

与根雕的不解之缘,缘自他在粤北山区工作的30年。粤北山区树多、山多、奇石多,自幼便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张明发,常常寄情于山水之间,闲暇之余,他总是细心观察身边的一草一木,随之迷上盆景艺术。

但盆景时常枯死,既是心血之作,他自然舍不得丢弃,便琢磨着如何变废为宝。随后,他开始尝试用刀、斧进行艺术加工,于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他渐渐爱上根雕艺术。从花草虫鱼到鸟兽,再到人物、风景,通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一个个枯朽的树根在他手中脱胎换骨。

1992年10月,深圳举行中国首届国际精品博览会上,张明发创作的《根雕大鹰》作品荣获两项大奖。1994年1月,经深圳商品学会决定,将其创作的一头饱经沧桑、回首艰苦和光辉历程的作品《拓荒牛》,转赠给该商会名誉会长霍英东先生。

香港回归祖国那一年,他创作的根雕《大鹏展翅》,正取材于粤北少数民族山区丛林中,树根年龄在百年之上,张明发依形造势,利用香樟木朽根的天然纹路,夺造化之灵秀,惟妙惟肖地雕塑出一只怒视苍穹、双翅尽展、直欲冲天的大鹏造型。他坦言,“我的童年在香港度过,被人卖来卖去,饱受磨难,现在香港即将回到祖国怀抱,我的心情十分激动,我要用我的创作,来表达我的激情和梦想。”

自1992年退休后,张明发便不间断地进行艺术创作,与其子合作,创造根雕艺术达百余件,那些作品无不饱含着他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眷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和谐幸福的生活。” 在老人看来,能为国家作贡献,便是一生的骄傲,战争年代是,和平年代也同样如此,而这正是老兵的初心与本色。

【本栏目由润东红色文化提供支持】

(2020.02.16 第03-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