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企业旗舰 > 正文

张强:创新工业固体废物处理,彰显环境保护大义

中华英才 作者:邓丽君 王颖卿 2020-03-25 17:30

核心提示: 张强的表述能力出色,一番交流下来,予人鲜明的用词准确、言简意赅的印象,正如他所从事的工业固体废物处理事业,高效环保去冗余。

张强1
王颖卿 摄

“三十岁之前的我,只是为了生活而生活。”如今不过四十三四岁的张强,用爽朗的语音说出这句感悟后,讲述起自己的职业道路。他的表述能力出色,一番交流下来,予人鲜明的用词准确、言简意赅的印象,正如他所从事的工业固体废物处理事业,高效环保去冗余。

自愿重走长征路 学会坚韧 觅得信念

张强从初入社会到而立之年,像所有同龄人一样,忙于赚钱、成家、生子、养家。虽然没有特别明确的事业目标,但他工作能力强,即使从事不同的行业,也都干得风生水起。

“可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向往。”

从年代上算,1976年出生的张强对共和国缔造者们走过的红色岁月,本不该有太多的感触与怀念,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毛泽东迷”:从小爱听毛泽东的故事;2002年起又迷上了毛著,并开始研究毛著;2004年春节,他带着妻子到延安拜谒了毛泽东居住过的窑洞;当年3月,他投资10多万元的“东方红大食堂”在故乡河北沧州市的繁华地段红火开张,且一路经营顺利兴隆……“那时候本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过下去。”

张强4--(1)
内蒙古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固废无害化处置现场

2006年5月中下旬,向往红色文化多年的张强,在看电视时了解到,为了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由中央电视台发起、组织的“我的长征”即重走长征路活动队伍,正从江西瑞金一路前行,即将进入湖南境内。“我立刻就产生了要跟随他们去体验长征的想法。”

2006年6月1日,张强在父母、妻子等家人的支持下,关闭了饭店的生意,背着行囊独自从沧州出发赶赴湖南,于次日追上了“我的长征”活动队伍,开始了一场挑战自我的行程。

由于没赶上央视最初的报名阶段,张强不能成为正式的活动参加人员,但他毫不介意,和六七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组成了与央视活动队伍相距200米的重走长征路志愿者小分队,大家互相鼓励着齐头并进。

“可万事开头难,长征更是如此。尽管去之前做了很多准备,但没走几天,我的脚底就磨出了水泡。水泡不烂的时候不怎么疼,可一旦水泡被磨破,那钻心的疼痛现在想起来还是让人记忆犹新。”张强回忆说,他早已不记得自己的脚上总共长了多少水泡,很多时候,往往是旧的水泡刚刚结痂,新的水泡又磨出来了。

10多天后,由于天气炎热,张强的脚底几乎全部溃烂。这种情况下,空着手走路都很艰难,更不用说是负重前行。一起的志愿者及央视的一些队员纷纷劝张强回家,但他没有退缩,依旧坚持着。

当年6月中旬,“我的长征”队伍走到了湖南省一个叫新车的镇子,由于脚伤越来越严重,张强为了能跟上“大部队”,花了1300元从镇子上买了一匹马,配上鞍具后把行李驮在马背上,自己牵着马一瘸一拐地坚持“长征”。

“没想到这匹被我取名为‘新车’的马,带来的麻烦远远大于它提供的方便。”首先是马的“吃饭”问题。每天上路前,瘸着脚的张强要为“新车”准备好一天的草料;到了晚上更麻烦,住宿的地方是农村还好,要是宿在城里的宾馆,他连拴马的地方都找不到。很多时候,张强只能央求宾馆服务员找个地方把“新车”圈起来。

一天上午,队伍走了很长的山路。当张强给“新车”卸下鞍具让它歇息的时候,竟发现马身上已被行李磨破了很大的一块皮肉。心疼之余,张强赶紧拿出消炎药给“新车”敷上。脚伤未好,马又受伤,张强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迷茫,望着前方无尽的路,他第一次产生了退出的想法。

“不想牵着马走长征路的我,已经引起了央视摄制组的注意。”活动主办者们主动和张强进行了简单的会面,对他说了很多鼓励的话,这让他一下子重拾起了信心。几天后,张强毅然把“新车”送给了沿线村庄中一位家境贫穷的农民,自己重新背起行囊,义无反顾地继续走他的长征路。

“从那一刻起,‘信念’这个词开始真正在我的头脑里生根。”他切身地理解了7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从江西瑞金出发,开始的这一场艰苦卓绝而又无比壮烈的长途跋涉的意义,对多年来从书本上阅览过无数次的“革命先烈的足迹”有了刻骨铭心的真实体验,“虽然我们这么苦,但穿的已是舒适的登山鞋,而过去革命前辈们穿的是什么?布鞋、草鞋甚至是赤脚。他们为什么能坚持到胜利,因为有信念支撑!”而张强,正是以革命前辈这种精神做榜样,克服了身体的种种伤痛,毫不动摇地坚定向前。

张强5--(1)
内蒙古鄂尔多斯蒙西工业园区固废无害化处置现场,固废堆像金字塔般坚固壮观、分类精细,不扬尘且便于再利用

2006年12月26日,在距离甘肃天水市武山县城不远的地方,正背着行囊徒步的张强,身边多了刚从河北赶来探望他的母亲、妻子及儿子。“那已经是她们第二次来看望我了。”到了当天下午,他7岁的儿子也坚持走完了20多公里的长征路,这让他既感动又骄傲,也让他萌生了“要将长征精神代代传”的信心。

2007年1月5日,“我的长征”活动队伍到达了当年红军三军胜利会师地——甘肃会宁,也是活动的终点。张强等七人志愿者队伍和活动“大部队”一起,完成了9省份、6100多公里的徒步行程,沿着革命前辈的足迹翻过了雪山、走过了草地、经历过了风霜雨雪的恶劣天气和急行军、夜行军,一个也没掉队。主办方为了表扬他们,向他们颁发了认可的证书和奖章,希望他们能永远铭记长征精神。

“但我并没有满足。”原来,张强心中的长征终点是延安,他想彻底完成自己的长征路。在家人的支持下,2007年1月6日,张强扛着“重走长征路”的红旗,开始一人上路走向延安,“那十几天的‘独行侠’进程,对我的精神是一次更大的考验。”所幸他不仅跨过了考验,还收获了很多感动和温暖。“在六盘山附近时,我遇到了收留我住宿的好心村民,他们给我做的热乎乎的馒头、大米粥和土豆丝,是我记忆里珍贵的美味;往志丹县走的时候,同一辆军车早晚遇到我两次,车上一位当地军分区的司令员热情地带我去参观了志丹县革命纪念馆……”

当年元月20日,历经重重考验的张强终于到达了延安,“站在革命老区的土地上,7个多月的徒步跋涉历历在目,我觉得我不仅是完成了对自己的挑战,磨练了意志、锻炼了体格,而且发现,长征精神正是我们现代人缺乏的一种精神,我要将它永远铭记、并用于实践!”

转行工业固体废物处理造千万福 保四方土

“长征”归来后,张强没有再从事之前做过的餐饮、销售等行业,而是选择投身环保事业,创立了宇翼环保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从事工业固体废物处理多年的双亲一起,不怕脏不怕累,一边科研一边实践,将工业固体废物的环保化处理作为余生的唯一目标,誓要干出个名堂来。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急剧增长。”转行后的张强很快成为行业的“民间专家”,对各项行业数据如数家珍。他介绍说,据环境保护统计数据显示,2005-2015年,我国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年平均增长率高达9.8%,2015年产生量达32.71亿吨。据初步统计,截至目前我国工业固体废物堆存总量已超过百亿吨。工业固体废物堆存处置的环境污染问题已经引起我国政府的高度关注。《“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明确提出“重点针对大气、水、土壤等问题,形成源头预防、末端治理和生态环境修复的成套技术”;《国家环境保护“十三五”科技发展规划纲要》提出“针对我国风沙以及施工和道路扬尘污染严重的问题,开发不同类型扬尘污染监测与防治关键技术和设备”……

张强6
内蒙古能源新丰电厂固废无害化处置现场

全身心投入新行业后,张强基于积极主动的学习和父母既往的工作经验,经过多次探索和反复试验,创新研发出一套完整、成熟、适用性强的工业固体废物环保处置固化堆积处理技术及装置。一改传统工艺技术易造成扬尘、渗透土壤、固废无法再利用等弊端,以“工业固体废物与废水配比搅—工业固体废物分类配比添加固化剂—管道输送—固化筑堰—池上修池—中心应急池—堆高储存和固体绿化”系统,实现了扩大库容量,提高渣场场地使用率;精细化管理固体废料、提高再利用及再销售率;场区环境整洁、无任何扬尘污染;固化逐层堆积的同时逐层绿化,美化环境;降低管理成本;减少企业处理费用等优势,并获得了国家专利。

随后,他不辞劳苦地亲自前往全国去跑推广,坦言是希望能帮助更多大型厂矿实现固体废物的环保化处理,保护更多土地资源及环境资源。他把自己的转行喻为“新长征”,说自己之所以能有这样百折不挠的勇气,都源于重走长征路获得的精神信念与力量,“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又有多少能难过万里长征”!

凭着如革命者般坚韧的意志,多年的技术推广经验和良好口碑,张强很快将事业版图扩展,在最需要这项技术的西部重工业地区,如内蒙古等地扎根。目前,由其发明创造的工业固体废物环保处置固化堆积处理技术及其装置,已在全国10余家企业得到推广应用,固体废物固化总处置量达到3000万吨。

“我们最典型的工程应用案例是内蒙古达拉特旗经济开发区,年处置固体废物量达到300万吨。”此外,年处置固体废物均为100万吨的内蒙古蒙西工业园区、内蒙古能源发电新丰热电有限公司、内蒙古中谷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新疆中泰化学圣雄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年处置固体废物50万吨的蒙能集团公司、阿拉善吉盐化建材有限公司,年处置固体废物30万吨的内蒙古晨宏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都是此项技术的受益企业和长期合作者,“因为我们的技术带来的效益是复合型的”。

首先是生态效益。

根据内蒙古乌海市科技局出具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结果,张强发明的工业固体废物环保处置固化堆积处理技术及其装置,在实际应用中可治理固体废物扬尘污染,在西北地区多风少雨气候干燥的气象条件下,如果处置360万吨/年固体废物量,可减少总扬尘产污量2.34万吨;减少新鲜空气污染277.2万吨、汽车尾气污染3万-4.2万吨;减少因利用废水和固体废物进行搅拌处理的部分废水处置量;减少覆盖18万—36万立方米黄土、减少破坏植被面积135—270亩。

此外,在工业固体废物渣场达到符合国家标准的高标准防渗处理的同时,此项技术的堆体绿化与普通绿化方式相比过去优势明显,首先绿化费用仅为20元/平米,且在固体废物层层固化堆积的同时进行层层边坡绿化,堆体边坡采用挂网、锚杆、喷射植被技术等方法绿化,可有效实现坡面的生态绿化,使堆体成为厂区的“景观”,为生态化厂区打下坚实基础,践行国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国策。

“其次是经济性效益。”张强算了一笔账:以一个规划占地面积30万平方米、距离工厂10公里的年处置工业固体废物100万吨的储渣场为例。与传统工业固体废物堆存处置技术相比,采用他发明的技术及其装置,可节省工业固体废物(干粉状/浆状)道路建设费用2500万元、浆状类工业固体废物板框压滤设备购置投资约2300万元;每年节约干粉状工业固体废物运行费用240万元,节约浆状类工业固体废物运行费用1640万元。同时,处置干粉状类工业固体废物,每吨可消耗部分废水,可为企业节省部分废水处置费用,并降低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例如生产水泥)时的含水量,还可为企业节省生产成本。

最后,此项技术还可以为当地政府解决就业等问题,实现客观的社会效益。 “2015年,内蒙古电视台新闻联播就对我们的技术进行过积极报道,多年来,合作过的多地政府也多次对我们进行肯定和表扬,这些都让我和我的同事们欣慰并自豪。”张强说,所谓事业,在他看来就是具有长久、深远的意义,能够帮助更多人的事情,“当一个人拥有能为之投入、为之奋斗的事业,是特别幸福的。”

放眼环境资源保护 志存高远 报效祖国

在内蒙古扎下根基后,张强和他的宇翼环保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将个人及企业的社会责任心发挥尽致,不仅严格恪守国家各项环保要求及规定、结合实践主动研发和改进技术及设备,而且关注所在地区环境,将目光放远、拓展到更多领域与区域。

张强3
张强发明的获得国家发明专利的工业固体废物环保处置固化堆积处理技术工艺

“从2010年开始,我们企业与内蒙古自治区多个城市展开项目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走遍了全区,发现乌海市黄河水利枢纽乌海湖沉积淤泥问题非常严重,是影响整个地区发展的极大问题。”张强组织了专业团队针对问题进行调查,对乌海湖泥沙形成的原因、沉积量和泥沙结构进行了专业分析,并提出了利用他发明的环保清理固化堆积处置技术,综合治理乌海湖泥沙沉积和乌海湖周边环境的生态化修复。他将所有结论及解决建议做成了题为《乌海湖沉积淤泥环保清理固化堆积处置项目》的万字报告方案,希望有一天,能将乌海湖打造成内蒙古的枕水江南。

“之所以提这个方案,也是因为从事环保行业多年,对一方水土、一地环境有职业化的发现和改善意识。”殊为难得的是,张强还不畏繁琐、不辞艰辛地将意识化为执行行动,提出:通过抽沙船、搅拌站,可将淤泥搅拌为浆状,再经管道输送至乌海湖周边需要生态治理和恢复生态面貌的区域进行固化堆积、绿化修复,形成黄河沿岸绿色风景线。“黄河泥沙富含多种矿物质和有机质,是天然的有机肥,不仅可以改变乌海周边的荒山荒地,也可改善阿拉善沙漠,创造万亩良田。”张强把这一全程环保无污染、可实现低能耗低费用、同时实现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流程,写成完整系统的项目方案,投交到国家有关部门,并表示愿意为这项项目出资,以实现他助力社会公益的发愿。

“如果投入执行,既可完全避免淤泥在运输堆放的过程中产生的二次污染,消除因污染带来的民事问题压力,减轻政府的环保压力;而且可以为乌海市民改善生活环境、消除生活烦恼,让人们的生活指数得到提升;甚至能为祖国打造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黄河沿岸治理改造典范,为子孙后代创造一方更好的家园。”

十多年来,经历过长征路洗礼的张强,始终信念纯粹、意志坚定。他践行了当年踏上延安土地时的诚愿,将长征精神带到了工作中、企业中、生活中,并在长征精神的感召与激励下,主动选择环保、投入公益,为公民大我、社会大义、祖国大爱而执着付出,勇敢向前!

内蒙古宇翼环保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内蒙古宇翼环保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宇翼环保”),成立于2010年,是国内首家致力于节约资源、改善环境、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固废环保处置服务性企业。多年来,宇翼环保陆续投入科研资金1000余万元,聘请包括环保、化工、机电等专业的多名技术专家先后参与研究试验,经过不断探索和反复实验,自行设计、研发的《工业固废环保堆积处置技术》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多项发明专利及实用新型专利。该项技术对旧有工序进行了创新,淘汰了车辆倒运、固废场地散堆散放或挖坑填埋的不环保做法,创新发明了“管道运输、固化筑堰、池上修池、层层注浆、清液回收、坚固堆体、堆高储存、黄土覆盖、堆体绿化”的固废处置新技术。该项技术科学地解决了气化渣、粉煤灰、电石渣、煤矸石、盐泥、磷化渣、污泥等各种固废的环保处置问题,突破了传统生产工艺,降低了固废的处置费用,达到了环保要求,对我国煤电产业、煤化工产业、化工产业的发展以及环境保护都有着重大意义。

2010年6月,宇翼环保获得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颁发的运营资格证书以及科技厅颁发的科技成果登记证书;2013年,宇翼环保获得乌海市“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及“重大知识产权成果奖”;2015-2016年,宇翼环保成功申请两项技术专利;2017年4月,宇翼环保运营的固废处置项目顺利通过国内两家第三方权威环境检测机构的环境检测,成为内蒙古自治区环境保护厅第一家《国家先进污染防治技术》推荐的企业。

2010开始,宇翼环保连续每年获得内蒙古自治区《环境污染治理运营资格证书》(内环科治字[2010]001号、[2011]039号、[2012]031号、[2013]038号);2011年,中国环境学会正式邀请宇翼环保为其理事单位;2012年,宇翼环保自主研发的《工业固废环保处置堆积技术》获乌海市《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2013年,《工业固废环保处置堆积技术》再获内蒙古自治区《科学技术成果登记证书》;同年,《工业固废环保处置堆积技术》还获得了“乌海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重大知识产权成果”等荣誉;2014年,内蒙古环保专家对《工业固废环保处置堆积技术》进行审查报告,结果合格;2015年3月16日,内蒙古新闻联播对宇翼环保的专利技术做了专项报道;2015年,宇翼环保自主研发的《固体废弃物堆积边坡绿化的基垫》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实用新型专利证书;2016年,宇翼环保独立研发的《固体废弃物固化储存的环填埋场筑坝建设装置》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实用新型专利证书;2017年,宇翼环保的发明技术被内蒙古自治区环境保护厅推荐到国家环保部申报《先进污染防治技术》;2018年,宇翼环保独立研发的《固体废弃物固化储存的环填埋场筑坝建设装置及其方法》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发明专利证书;2019年,宇翼环保被评为高新技术企业。

(2020.03.16 第05-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