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企业旗舰 > 正文

林信涌:大健康的密钥在水里面

——氢氧气雾化机的出现或将提速大健康进程

中华英才 作者:邓鋆 吕月华 2020-09-17 07:28

核心提示: 本刊专访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信涌

林信涌6
林信涌陪同钟南山院士参观公司总部,介绍企业文化

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潓美医疗),一家转战医疗器械领域不足10年的企业新秀,虽名不见经传,却独受钟南山院士的青睐,其氢气医学事业发展成果深得院士的关注与肯定。氢氧气雾化机,一台刚拿下国家三类呼吸医疗设备注册证的新型产品,不仅在第二届进博会作为创新型明星产品大放异彩,更在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严峻之时发挥了辅助治疗的作用,赢得专家、医生和患者的一致好评。这份成功的背后,却是一个人与死神较量的痛楚寂寞,是一个企业家十年转型路的坎坷不平,是一名华夏儿女面对人类共同课题——慢性疾病所做出的积极探索。他,就是创造出目前全球性能稳定、体积最小的氢氧气雾化机的企业——潓美医疗的掌舵人林信涌。

“科学的尽头是什么?可能是哲学。”

抗疫行动 不辱使命

2020年1月25日,庚子年大年初一下午三时许,终于暂时卸下一切工作回归生活的林信涌,扛不过倦意沉沉地睡了。待到他被手机急迫而顽强的震动唤醒时,尚未意识到,酣眠中他已错过了五通来自钟南山院士的紧急呼叫;而等待他的将是一场事关国民生命安危的紧急营救,一项将个人梦想、企业荣耀与民族尊严融为一体的神圣使命。

看到钟南山院士的名字后,林信涌迅速清醒了过来。这是一通直奔主题、简短严肃的通话。电话的另一端,钟院士正在参加中央领导同志召开的紧急会议,商讨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电话接通后,钟南山院士顾不得寒暄,礼貌又直接地询问当前公司现有氢氧气雾化机的库存情况,是否可以第一时间启动加班生产模式。跟钟院士打交道已有六年之久,在其克制又周全的询问中,林信涌感受到事态的紧急与严峻,毫不犹豫地答应:立即订机票回上海,并着手安排调度抗疫物资及相关复工复产事宜。

林信涌4
林信涌陪同钟南山院士参观生产车间

2月2日,大年初九,注定将是林信涌终生难忘的日子。经钟南山院士力荐,在各级政府与企业的共同努力下,潓美医疗的氢氧气雾化机历经9年打磨与等待,终于迎来了光明一刻——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列入“国家创新”三类呼吸医疗设备批准上市!消息一经传开,全体员工相拥而泣。

拿到国家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之后,潓美医疗出品的氢氧气雾化机便整装出发,以“疾病治疗副攻手”的定位(钟南山院士语),分批次奔赴抗疫前线。

林信涌13
在抗疫阻击战中,潓美医疗贡献了上海力量

2月5日,作为抗疫排头兵,第一批机器共计21台分别被运往武汉普仁医院、武汉市汉阳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三家医院。

2月7日,5台机器被运送到武汉中心医院。

2月12日,403台机器被配送给援湖北荆州医疗队。

2月18日,362台机器被运往广东。

2月26日,683台机器被运送到美武汉指挥部。

3月5日,1000台机器被运送到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指挥部……

林信涌5
疫情期间,氢氧气雾化机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使用

在全国疫情最为紧急、武汉人民抗疫形势最为紧张的一个多月里,潓美医疗在全国范围内对接7省24市县的46家医疗机构,共计捐赠近3000台、市值近两亿元人民币的氢氧气雾化机,为打赢抗疫阻击战贡献了上海力量。对于这一出色表现,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中国青年报》《解放日报》《新民晚报》《南方日报》等多家媒体给予关注、报道,并做出了高度评价。2020年7月,在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举办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关企业携手抗疫座谈会上,潓美医疗应邀参加并接受表彰,被授予“携手抗疫共克时艰”奖牌。

林信涌7
疫情爆发后,陆续投产的氢氧气雾化机分批次装车,
运往抗疫一线

这份圆满的答卷离不开各级政府的支持,离不开各个环节之间的通力合作。接到钟南山院士的重托之时,公司库存仅30余台。而氢氧气雾化机有1000多个零件,产业链供应企业有上百家,分布在全国各地,都处在停工状态。最终,在长三角三省一市(苏浙皖沪)协同互助机制的保障下,产业链得以打通,生产运作得以恢复。2月13日,潓美医疗作为新冠肺炎物资生产的重点单位,被列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物资)保障组的“重要防疫装备”企业名单。3月4日,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首次将氢氧混合气疗法纳入方案,“有条件可采用氢氧混合吸入气治疗”,果断的背后是严谨与信心。

氢氧气雾化机是一台通过特殊处理,每分钟可从水中提取3升气体(其中,氢气66.66%,氧气33.33%)的设备,在患者或使用者通过鼻导管吸入氢氧混合气体的过程中,补氧的同时也加强了细胞的抗氧化能力,从而提高人体细胞的活力,减少机体发炎、病毒分化的可能。

过去,若将氢气和氧气摆在一起讨论,人们往往会谈之色变,首先想到的是燃烧和爆炸的可能性。在这项关乎人类生命品质和健康指数的创新事业中,则有了全新的思维:氢气是大气中质量最轻、分子最小的气体,吸入氢气可降低气体在支气管树中的流速阻力,提高氧气的利用率,降低气道阻力,减轻呼吸困难的症状。而氢、氧、药的结合,则能够有效提高吸入药物的利用率。此前,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传染病院、上海第十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牵头下,在留观病房开展了一系列临床试验性治疗。实践证明,对于疫情期间使用了氢氧气雾化机的新冠肺炎病人,其呼吸道水肿、粘液甚至痰栓等症状得到改善的情况明显比单纯吸氧效果要好。

林信涌12
2019年11月9日,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林信涌应邀上台介绍氢氧气雾化机

截止到2019年,国内98万家医疗机构中的前百家已有超过一半实质性地参与到潓美医疗的科研工作当中。潓美医疗已经与合作单位累计发表32篇高分值的SCI文章;已完成世界首例人体临床项目:过敏性鼻炎多中心临床项目,PM2.5环卫工人肺部炎性因子项目。未来3年,将累计开展多项人体临床,合作对象涵盖国内59家,国外10家以上教学医院。

前不久,题为《氢氧混合气吸入改善新冠状病毒病患者呼吸困难》的论文研究成果公开发表,这是由钟南山院士率领国内数十家新冠定点医院的医生共同参与的回顾性、多中心临床研究报告,证实氢氧混合气吸入能缓解病人呼吸困难等临床症状并缩短住院天数。

“事业和志向的结合,才是圆满的人生。”

事业转型 因缘际会

早在1992年,经过三年审慎考察,林信涌终于在继马来西亚的企业——中荣集团增加了第三个事业点,上海。从1977年开始创业以来,他一直将身体当作永远也用不完的本钱,以公认的“拼命三郎”精神拼搏着。尽管他早已经将产品做到了国际顶尖水平,塑造出全球第一的品牌,尽管早在19岁时就因透支生命而被迫接受胃部切除三分之二,林信涌仍然在为事业的不断壮大不舍昼夜。直到2008年的某个夏日午后,从前的人生模式戛然而止。

林信涌11
2016年4月15-17日,在世界胸科大会期间,林信涌与钟南山院士、白春学教授合影

那是在一重要会议后,林信涌突然吐血不止。他先后就诊四家医院,均被无情地宣告“胃癌晚期,最多还能活半年”。这一结果于他来说并不十分意外,但是不服输的个性又令他不甘于被命运逼到死角,想想最疼爱的小女儿才不过五六岁,老父亲尚在,必须采取行动,对死神做出“反击”。

追忆那求医问药的三年,其情其景仍历历在目,“每天能够醒来就很开心,担心随时会在睡梦中走掉”,却早已超越了因对疾病无知所引发的恐惧,戏称“那是一段很‘有趣’的经历”。在理性面对死亡和感情上留恋世间的反复较量中,林信涌走完传统治疗的开刀、放疗、化疗三部曲,也几经辗转找到日本肿瘤专家做治疗。病情虽然得到控制,生命却几无品质可言。

2011年3月,一个转折契机出现。当时日本发生了大地震,引发海啸及核电站泄漏事故,林信涌出于国际人道主义情怀,拖着虚弱的身体投身于援助行动。在灾区现场他惊讶地发现,日本当地百姓竟然用昂贵的富氢水洗澡,认为它具有防癌作用。作为一个刚从死亡线挣脱的肿瘤患者,他对此十分敏感,也对氢分子迅速产生了兴趣。

回到上海,林信涌立刻展开调研,先是研读艰涩难懂的氢分子医学论文,随后赴日本拜访论文作者,在交谈中了解到,氢分子的确有助于改善细胞活性、提升免疫力,但市面上尚未出现理想的产生氧气和氢气的符合人体安全使用的设备。这一空白大大激发了他自度度人的激情。

擅长自动机械制造的林信涌集结研发团队高强度工作,仅三个月时间便研发出一台电解水方法生产氢气的设备,这就是氢氧气雾化机的雏形。它与当时日本最流行的空气分离氢气方法的最大区别在于,流量大、浓度高,可产生适合人体吸入的氢氧混合气体,非一般工业用气体。虽是医学外行,又师出无名,但是强烈的亲身体会和可喜的实践结果给了他坚持的信心和希望之光。“我自己首先就是受益者,第二个受益人是我的父亲,他2010年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已经不认识我了,用半年后即恢复正常思维了,而且还容光焕发。我身边的朋友也都是我的‘小白鼠’,很多经典案例是从他们中间产生的。”于是,他渴望将产品市场化,让更多人知道,让更多人受益。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接连的碰壁,专业认识的轻视和打击,都是寻常事。他那颗不屈服的心从未因此放弃挖掘各种可能性。林信涌费尽周折,终于在2014年的某一天,获得一个向钟南山院士做简报的机会。原本做足了准备,见面前几分钟却被告知,还有会议要参加,时间紧张,请简短。原定30分钟的交流被打了一半折扣。会面后刚阐述几句,林信涌就被打断了,钟南山院士只问了三个问题,表示听明白后,未做表态便匆匆离去。“被打发”的沮丧情绪严重挫伤了这个团队的锐气和自信,黯然踏上归途。

不久,林信涌意外接到钟院士助理的电话,面对“想要借几台机器做实验”的要求,他大喜过望,激动之情难以言表。次年的正月十六下午两点,喜从天降!林信涌再次意外地接到钟南山院士亲自打来的电话,钟院士表示因事务繁忙无暇抽身拜访,只好请林信涌飞往广州,可尽早沟通合作意向。林信涌果断搭乘次日最早一趟航班,在白云机场人来人往的环境下第二次会面钟南山院士。二人之间围绕氢氧气雾化机,以及氢气医学发展的可能性展开交流,就此结下了一段师生之缘。

林信涌9-2

林信涌9-1
今天所使用的厂房、办公楼仍然是25年前落户伊始建造的建筑

尽管引起钟院士的关注颇为荣幸,而接下来的奋斗岁月仍然暗淡无光。每每想到钟院士当初电话里一句“这件事是真的”,每每望见钟院士来去匆匆的身影及其鼓舞的眼神,林信涌的信心和勇气便再一次压倒了绝望与无助。

然而,疫情尚未结束,人民卫士钟南山院士还在为抗疫殚精竭虑,关于他与潓美医疗存在利益瓜葛的谣言竟肆意横飞。对此,钟院士无心辩驳。林信涌则表示,二人之间始终保持着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钟院士绝不会将任何个人感情因素掺杂到神圣的科研领域,“钟院士是医生,他心里装的只有患者和科研,考虑的是民族大义,这种境界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企及。”

2019年,氢氧气雾化机取得了根本性突破——在历经几次的临床实验失败,终于迎来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成功结果,达到统计学意义,取得这一成绩,当然也离不开钟南山院士及十位国内知名呼吸界的专家教授的参与,并有白求恩医学奖得主徐克成教授、北京大学吕有勇教授等数十名专家集结团队紧密合作,参与到氢气控癌的实践和科研中,切实见证了氢气治病的神奇力量,共同编著出版《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一书,对现阶段氢气抗癌的成果作出阶段性总结。

随着氢气抗癌研究工作的深入,氢氧气雾化机在医学界受到更广泛的关注,也得到了小肝癌研究奠基人汤钊猷院士、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院士、肿瘤诱导分化开创者王振义院士等一大批专家学者的肯定和支持。这无疑给了林信涌莫大的鼓舞和激励,他一向务实于企业经营及反哺社会,对于氢氧气雾化机的“一夜成名”毫无思想包袱,既不惧怕山寨机的竞争,也不担心技术层面的赶超,对于今后的发展只有一句话:“对的事,做就对了。”

“为使命而努力,无功也有厚德;为理想而坚持,无名也成美事。”

造福人类 心之所向

不难想象,一个非医学专业出身、自己还有肿瘤病史的人声称“能够生产出治疗多种慢性病的气体”,要取信于天下尤其是医学专家是多么的困难,更何况是氢氧混合气体。然而,林信涌做到了。这固然离不开他本人锲而不舍的奋斗精神,也更离不开贵人不计回报的相助,精神导师孜孜不倦的指引。

钟南山院士为潓美医疗提供持久而专业的指导并加以把关,无疑是林信涌事业上的“贵人”。而另一个人,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的创办人证严法师,在林信涌从失败走向成功路上,则充当了灵魂导师的角色。

林信涌3-1

林信涌3-2

林信涌3-3
美医疗企业办公场所内景

但凡参观过潓美医疗总部的人,无不对其生机盎然的环境赞不绝口。因为这里不光绿草如茵、流水淙淙,而且窗明几净、纤尘不染,不光企业内部如此,就连周围三公里以内也找不到任何纸屑与烟头。林信涌对环保的重视由来已久,对时下快餐文化和包装过度的现象感到痛心疾首,早在多年前就在内部抓垃圾分类,环境维护包干到人。

林信涌8-1
美医疗,绿意盎然,流水淙淙

采访潓美医疗的过程,不论与员工接触深浅,所见多寡,都会被其独特的企业文化所吸引:每个员工包括中高层管理者在内,只需交很少的钱就能享受到公司配给的高品质三餐;原材料均是员工们亲手所种所养、充满自豪感和成就感的绿色食品;以自助餐形式取餐,提倡光盘行动;保持每周两天食素日的惯例;员工轮流担任值日生……更有一个暖心细节,即每人桌面上都摆放一只用于公益事业的投币竹筒,“当你每次投进去一枚币的时候,就有一个念是善的。”凡此种种,林信涌无不将之归结为证严法师的教化。自从2010年被正式引荐到慈济慈善基金会上海分部后,他便将慈济的诸多理念引入到企业管理当中,“虽然做得远远不够,我们还是朝这个方向走”。

这10年间,证严法师对林信涌有过两次开示,深刻影响着他今天的胸怀与格局。

早先,一俟样品机研发成功,林信涌便迫不及待地向证严法师汇报成果。仔细聆听完林信涌的阐述之后,法师给出三条建议:一、水是生命之源,既然用纯水产出的氢氧混合气对人无害,就可以去做;二、不要急功近利做市场,要先做科研,走医疗之路;三、坚持做,5-10年一定会成功。尽管一听到“科研”二字就感到“腿软”,林信涌还是从第一、三条建议里找到了勇气和信心,从此咬牙坚持面对所有困难。

林信涌10
正在施工改造、即将用来做会务、培训交流场所的楼层

又经过几年钻研,氢氧气雾化机的性能得到极大提升。林信涌的生命质量有了质的飞跃,追逐利益的心也开始活泛起来。他满心欢喜地带着新一代设备向证严法师汇报最新进展。一听到预定的价格,法师原本和悦的面色立刻沉了下来:你知道天下有多少人因贫而病、因病而贫吗?大家都买不起的机器,就等于没有发明。最好还是缓一缓,应该想着如何把产品做得更便宜最有效,而且绿色环保。一席话令林信涌感到羞愧难当,自此牢记法师“忌贪嗔痴,救天下贫”的教诲,并将“便宜、环保又最有效”当作生产器械的核心标准加以严格遵循。

逃出了生死阵线,闯进了鲜有人涉足的新领域,又经历了几次精神洗礼,现在的林信涌不仅感恩着生命中所有的遭遇,也坚定着奉献付出的步伐。所思所想不再拘泥于经营企业本身,更有“不要为了科学而科学,科学要转化到老百姓受益”的社会担当以及“天佑中华”的深情祝福。

回看40多年创业路,林信涌感慨万千,自嘲过度操劳令他提前衰老,不满60岁的人却拥有70多岁的容貌,而以此换来的是开创新局面的欣慰:“我很开心参与到很多人的生命历程,挽救了那么多家庭。现在每次去徐克成院长的工作室,那些患者看到我都很激动,对我说,‘你让我们对生命、生活又重拾信心,同时还不要钱。’”面对患者的由衷感谢,他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当局外人赞美他胸怀大爱,他却陡然谦卑了起来,“毕竟本质上是企业,企业就是要研发好的产品,然后销售带来利润。可能因为个人经历的关系,更能感同身受肿瘤患者的痛苦,所以,如果能在赚钱的同时帮助到很多人,哪怕少赚一些也无所谓。”质朴的话里,透着他兼顾理性与人性(感性)的人生观,而这在他看来,把握二者之间的度“永远是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人最核心的命题”,也是他会一直坚持下去的原则。

林信涌14
氢氧气雾化机

潓美医疗出品的氢氧气雾化机可以在全球普遍适用,能够满足全球大众的需求,这是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的。林信涌表示,作为一项地道的中国发明,希望能跻身“一带一路”倡议部署中,在促进经济合作的同时也带给人们健康。

关于今后的企业发展,林信涌的思考是多维度的。作为曾经的患者、今天的创新器械研发人,他深知所谓的疾病,尤其是慢性病,多半是人们为无知和欲望所累。他呼吁人们改变生活方式,树立正确的生命观,防病大于治病。作为医疗器械企业的经营者,从新冠疫情爆发到自然灾害频发,再联系到未来2030-2060年将是中国人口红利最困难的阶段,他将企业运营的重点落在如何为国家减轻医保负担。短期的三五年内,有望走商业保险的路,为人民群众买健康送保险/买保险送健康。而自落户上海之日起就着手建造的厂房,将在高品质改造之后,以氢气医学学院和培训基地的崭新面貌,为行业发展、学术交流提供平台。

从制造业领军人物变身医疗设备工程师、氢分子医学倡导者和先行者,林信涌的人生完成了一次蜕变。在他看来,这绝非一己之力所及,而是造化神功使然。氢分子来源于水,不论是“上善若水”的哲学思想,还是有望提速大健康进程的新兴学科——氢分子医学,无不是自然对人类的馈赠。

“唯真唯简,方能致远。”

林信涌2-1
林信涌与钟南山院士座谈交流

钟南山院士对林信涌的评价

2019年,在由暨南大学和羊城晚报社共同举办的《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的发布会及氢医学及癌症康复的学术讨论会上,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呼吸病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因不能亲临现场,特通过一段视频表达了他对氢分子医学现阶段的发展表示有信心,对未来的发展空间也表示期待:“希望氢分子医学,特别是针对控癌,还有很多气道疾病,神经系统疾病,未来对很多系统疾病的研究,都将进行循证医学的方法,来证实它的有效性,那就是个创举,就是世界的创造。”

早在2014年,钟院士就因氢分子医学与林信涌结缘,对氢氧气雾化机在肿瘤治疗方面的可见效果给予肯定,并高度赞扬企业家林信涌对氢气医学发展的推动作用:“林先生对氢气医学方面在学术上作出了很大贡献。他作为后勤,作为协调,他的指导思想还是为人类、特别是一些顽固性疾病,要作出一些自己的贡献。”

林信涌1
林信涌近照

人物简介

林信涌,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自1977年创办中荣集团以来,先后在中国台湾地区、马来西亚、上海、大连、墨西哥、南通成立公司,经营精密自动化制造业。2011年创办上海潓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推进氢气医学事业的发展。担任世界台商协会、上海台商协会理事,慈济慈善基金会荣誉理事等社会职责。截止到2020年7月,共申请近400项专利,已有国内外已核准专利192项,发明专利114件,其中,新型专利39件,设计专利39件。

(2020.09.01 第17期)